第5章 星际风水大师05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喵:道理我都懂,但是这章我在哪儿???

    住宅区的西南角是一处不住人的空房,丘延平夜里就去踩了点,那处是空房没人住倒也没让丘延平有多少惊讶,死门本就不宜人居,通常会在这处落建的,都是屠宰场、坟地、停尸间这类。

    左松右柏立在空房的正门两侧,这两棵树本就是生长缓慢的类型,现在看起来有些像是发育不良。

    在正门外一圈是两处小草坪,草都枯了,呈现出一派灰败的景象。

    这处地方平日里就没什么人会过来,会来的,那必定是有所目的的。

    说来,丘延平非常喜欢这个时空的发达信息链,他犯不着什么事情都要自己算出来,上星际网动动手搜一搜,要知道的全都在网上摆着。丘延平找到了这处住宅为何变成如今这幅没人居住的空宅模样。

    虽说这处地理位置的确不宜人居,但显然在过去,这里还是有人家居住的。死门的风水并非不能改变,既然有人住这儿,那么费些功夫改改布局,也不会落得如今这幅凄凉状况。

    曾经住在这儿的是一对小夫妻,夫妻两个平日里挺恩爱,就是偶尔有些小争吵,这本身不是什么问题,但是风水的格局加剧了这种争吵的程度,久而久之,就成了三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

    后来有了孩子,孩子出生后没多久,女人就出现了产后忧郁的症状。男人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一天下班回家,发现女人拿着买来逗孩子的玩偶熊,紧紧捂着孩子的口鼻,男人把孩子夺回来的时候,小孩脸上已经呈现出窒息的青紫色,没坚持到急救车赶来,一条小生命就没了。

    女人当时的口供记录就是带着神经质的叙述,丘延平看见视频录像里,镜头中的女人侧歪着脖子,瞳孔涣散,“那个孩子一直在我耳边吵啊吵,吵啊吵,我实在受不了,就随手拿了东西堵住了,后来他就不吵了,一点都没声音了……”

    那个女人没有被关押进监狱,而是被逮捕入了一家精神治疗医院,事隔一年,女人似乎神智有所恢复,因为受不了自己亲手扼死亲生孩子的事实,在病房里自**m了。

    有些碰巧的是,女人自**m的日子和当年那个孩子被扼死的日子,恰好隔了整整一年。

    而今天凌晨,是女人死后的一周年,也是孩子死后的第二个周年忌日。

    这处空宅要说什么时候会有人过来,那必定是今天,那个孩子的父亲,女人的丈夫,会在今天来悼念自己的亡妻和刚出世不久的孩子。

    丘延平可怜那个男人的遭遇,但是说得冷漠些,这些遭遇是男人自己做的恶果,风水在其中只是一支推动剂,若非男人忽略了自己的妻子,缺乏关心,也不至于最后落得这样的境地。

    丘延平还记得以前丘家大长老摇头晃脑地讲学,他虽然被禁了足,不许去学堂听讲,但是偷摸着也去蹭上了几节课,其中有一回,大长老就说过,风水一行,是集了天时、地利、人和,人事在这三者之中是最易被忽略的。

    世人都把风水堪舆之术想得太过玄妙,然,事实上究其本质,却也不过是先人因后事果罢了。

    丘延平算计着那个男人命中有这一劫,救了这个男人,便是破了三宫离火阵,救了这百千住宅居民,但是也坏了天道的安排,丘延平趁着时间还未到,摊开掌心询问那功德铺里的小人,天道既要他行善,又不许他乱了原定的轨迹,这该如何是好?

    掌心里,冲天辫小人摇摇头,说,“客官以为的天道轨迹并非一定是天道轨迹,客官看到的命数也不一定就是既定的命数,客官该如何自处,全凭客官自行决定,小功德也不好多加言语左右。”

    丘延平听着小人似是而非的话,微微蹙眉,收拢了掌心抿起嘴。

    看到的命数不一定就是既定的命数——这是在撺掇他救人?

    那是不是万一之后天道不高兴了,劈了雷下来,那小人能搞个什么装备替他挡一挡?

    丘延平撇撇嘴,敢情被雷劈的不是那小人,撺掇得那么明显,还说什么“不好多加言语左右”,虚伪,真是虚伪。

    饶是这样想着,丘延平手上的功夫也没撂下。他在空宅的门栏之下埋下古币五帝钱,就是先前他向功德铺赊账换回来的,五帝钱能挡煞,缓解死门的冲煞之气,以防待到男人进屋,屋内煞气太盛,而他又缺了几样东西,不能及时救下男人性命。

    其实照丘延平的性子,他更乐意直接把男人带离这块空宅,没了男人,死门就算在这儿也凑不齐阵法启动的要素,但是这么一来,到底谁操控布置了这一切就无从得知了。丘延平也不信那幕后之人会因为一计不成就放弃,他要是在这儿放走了对方,那恐怕就要等到下一个受害者出现,他才能再次定位对方的位置了。

    如果因为他的插手反而节外生枝出了其他受害人,那他真是犯下大罪过了。

    没有让丘延平等太久的时间,约莫到了凌晨三点的光景,男人出现了。

    说实话,丘延平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那个男人要选择这么个时间点,来这处空宅悼念自己的妻儿。直到他跟随着男人进了里屋,看到男人摆上了召灵的白幡,才明白过来。

    凌晨三点,是阴气最盛,鬼怪最猖獗的活动时间,也是人身上阳气最低落的时候,这时候人往往能透过镜子见到一些白天看不到的东西,那是因为镜子本身就是吸气的东西。

    用白幡招魂,于镜中阴阳相遇,这个做法在民间一直有着传闻。

    人死生相隔,生人想要再见一见死人,会动这样的脑筋也无可厚非。

    丘延平摇摇头,出手将男人的召灵打破了。

    ——只可惜民间传言的多是些错误的说法,召灵召来的,用他们风水界的说法,是镜魂。

    男人召灵用的镜子,应是当初摆设在家中的镜子,镜子吸人气,时间久了,家中活人的气息蕴养出了镜子里头的精怪,在这样阴气极盛的时候,镜魂就会以生人记忆里的模样出现。镜魂以生人的记忆为食,召唤出镜魂的人会一点点忘记他们想念的人,忘记发生过的事情,该记住的,不该记住的,一切都会忘得干干净净,人便也就活得浑浑噩噩了。

    男人被眼前变故惊了一跳,瞪大了眼睛惊喝道,“是谁?!谁在那儿?!”

    丘延平正要出来,便听到一个有些变音的粗嘎声音从另一头的角落里传了出来,“呵呵,看来今天还多了一个不请自来的小鬼。”

    丘延平挑了挑眉头,小鬼?

    “到底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男人的恐惧似乎因为这句话飙升到了濒临奔溃的临界点,本来嘛,大半夜的来死了人的空宅里,怀念怀念死人,续一续前缘旧情就已经够唬人了,现在还搞出这么一出来。

    丘延平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跌坐在冰凉地板上的男人,没那么大胆子就别来玩这些东西,现在出洋相出大发了吧?

    丘延平慢悠悠地从黑漆漆的角落里走出来,“我是好奇想过来看看,废了那么大心思布下三宫离火阵的老鬼,到底有多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