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星际风水大师08(小修bug)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喵:媳妇夸我英雄出少年

    “这位是鼎鼎大名的星际第一将军,顾闻业。”老校长为自己在职期间有一个星球第一将军作为自己学院讲师感到颇有几分自豪,他脸上挂着止不住的笑意,向丘延平介绍道。

    “这位是在精神领域颇有建树的科学家,丘延平教授。”老校长继续为顾闻业介绍道。

    “早有耳闻,丘教授年纪轻轻便是为我军做出了诸多贡献,我一直很想亲自与丘教授见一面。”顾闻业坐在轮椅上微微抬头看向丘延平,他微微笑了笑,拉开一个不明显的弧度,“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丘延平听得舒坦,倒是没有半分顾闻业实际上夸的是另一人的不好意思,他微微颔首一笑,虚伪地礼尚往来道,“顾将军也是英雄出少年。”不过他说得也没错,至少有三分是真心话。

    他注意到顾闻业因为坐在轮椅上,所以看向他们时不得不微抬着头视线上扬,这个动作在心理上会增加几分自我处于弱势的暗示,但是显然,顾闻业看上去依旧是一个占据主导、极端自信强大的男人。

    丘延平发现男人此时的状态和他几月前在医疗中心里看到的状态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他是敬佩男人能够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就扭转心态自我恢复的,毕竟从一个将军到双腿无法行走的残疾人……这其中变故宛如云泥。

    说来丘延平会来星际械斗学院,是应老校长的邀请,过来给学生们做一个讲座。

    老校长原话是说,士兵们有必要懂得运用精神力,不仅仅是用作攻击方面,更是自我保护,士兵们必须学会提高在战场上的存活概率。

    对于这一点,丘延平不置可否,但这不是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原身的名声在过去实在算不上好,而原身本人从某些人道角度来说,也实在不算是一个好人,丘延平现在接管了这具身(shen)体,自然是打算在之后的日子里过得舒坦一些,那么洗白原身的坏名气,当然得从娃娃抓起。

    丘延平是从这个角度出发,才接下了老校长的邀请。

    老校长讶异自己的邀请真的被男人接了下来,这个讶异程度不输于当初他接到顾闻业的讲师申请通知书。丘延平的孤僻和乖张是他们这些玩学术圈里都有目共睹的,如果说这个地球一上,有哪些脾气古怪、绝不可能给学生们做学术讲座、教书育人的研究博士,那丘延平一定位列其上——这是所有人都默认的。

    然而偏偏,最不可能的事情在短短一个学期里全都集齐了。最不可能的械斗讲师,最不可能的讲座教授,老校长觉得自己在任期间,光这两件事情就足够他好好吹嘘了。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丘延平啃完了原身留下的所有笔记。起先他还只是抱着充充门面,掩盖自己鸠占鹊巢的事实的想法,不过当他更加深入地领悟到精神力之后,他意识到这所谓的精神力,事实上与他风水一脉息息相关。当他发现了两者之间的关系时,他不由得诚心潜入其中,彻底将那些晦涩难懂的东西掰碎了,一点点消化为己用。

    风水上讲究世间万物由三部分组成,即为气、数、象,三者不可分,后《葬经》亦有云,“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之不散,行之使之有止,故谓之风水。”,这两者中都提到的气,便是原身所专长研究的精神力。

    在丘延平的时间轴上,所谓“气”被认作是一种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东西,它不是被承认的物质存在,因为“气”无法具象化,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在这里,“气”是客观的存在,可以意动驱使机甲,甚至精神力高超的掌控者能够使得精神力具象。

    丘延平曾经为了寻找异象,向外探出自己的神识,收回时眼里闪过银白的光,一转而逝,快得几乎无法辨别,那就是精神力具象化的体现;顾闻业为了搜寻战斗机甲,将精神力覆盖到整片仓库,消耗极大,眼里闪过的幽红同样如此。

    风水师驱动“气”来感知周边万物,感应福祸避趋,而这里的战士机甲师,则驱动精神力控制机甲战斗,事实上,两者是相通的。

    丘延平吃透了笔记,到后面总算能够彻底维持人形的时候,他接到了来自星际械斗学院的邀请,他一转眼睛便是拍板决定过来,然而同一时间发来的另一封邀请函却是又一次被丘延平忽略了。

    这一次他忽略的原因很充分了,那封邀请函每隔三天就原封不动地传一份新的过来,一字不改,一分不差,丘延平鄙夷着那上头邀请人叫什么顾闻乐的,请他还那么没诚意,搞个自动机器人来发邀请信,他才不去呢。

    丘延平性子里带着两分猫的傲娇和高傲,微眯着眼的时候像极了慵懒又满脑子打着恶作剧主意的缅因猫。

    顾闻业听见丘延平的话,低笑了两声,正准备再说什么,就被老校长打断了。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来跟我说说?”老校长介绍完了表面功夫,微微瞪眼看着地上三个昏厥的学生,有些气急地开口,这是这学期第四起学院暴(bao)**m事件了,再这么下去,上头都要派人下来调查,顺便把他撤职了!

    还想和丘延平套近乎的顾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