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星际风水大师11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差点放了顾大佬的鸽子_(:зゝ∠)_【学院3动m事件】

    顾闻业拿来了丘延平要换穿的衣物,说道,“丘先生明早起来要用早餐么?食堂可以用早餐,不过就像今天晚饭一样,需要教师刷教师证启用布菜机器人点菜。”

    丘延平想了想说道,“那麻烦顾将军明早来叫我一声吧。”

    “好,我明早七点来叫丘先生。”顾闻业说道。

    丘延平点点头,接过顾闻业手里的衣物,道了声谢转身进了屋子。

    顾闻业的外衣尺寸和丘延平平日里穿的差不多,就是内衣尺寸稍稍大了那么一丢丢,丘延平在心底下意识地起了一下比较的心思,然后黑了脸。

    他走出浴室的时候直接化了猫形,掠过床上那一床借来的衣裤,越过矮窗,跳了出去。

    借着夜色的掩护,丘延平很是顺利地摸到了先前傍晚路过的那一小片林子,点上秋意泛着微黄的叶片在月光的照拂下,莹莹笼着一层薄淡的光,丘延平跃上树干,蹲坐在其上,微眯着一双猫瞳,金灿灿的猫瞳里闪过一道白芒。

    丘延平将精神力覆盖住整片林子,槐木与杉木阴阳两隔,泾渭分明,位于小径的右前方与左后方各是教师食堂和学生食堂,正应八卦阴阳的两点,位置安建得稍有些偏差,不过不碍什么大事。丘延平了解在这个星球上,已经没有多少人像他过去所待着的时间里那般了解风水堪舆之术,因此八卦两极编排对应得不那么准确,丘延平也归于是背后那人学艺不精。

    丘延平凝聚精神力,闭上眼。他虽是闭了眼,但心中却是敞亮分明一片,这满林的景致都在他心中缓缓展开,只见那条林径上所铺盖着的落叶在月光之下,有着淡淡的紫气升腾,而本应凝聚起大量福气的龙首正对处,却是什么气息都没有,再放眼环顾周遭,学生宿舍建筑四周皆是笼着极浅淡的黑气。

    他猛地睁开眼,先前心眼所见的景便是应对着“气”数,龙卧阴阳之局并没有如丘延平所料想的那般,给龙首正对处的教师宿舍楼聚起极佳风水,那林径之下升腾而上的真龙紫气仿佛聚起又消散,并没有真正起到作用,反倒是被困在此处的真龙,那汩汩怨念缠上了学生的住宿楼。

    丘延平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林子,先是去了趟学生宿舍楼,在学生宿舍楼的正门门檐上留下一株五帝钱,又抬起猫爪沾了沾朱砂,画了一张黄符贴在不显眼的凹槽处,这些东西全是在他掌心功德铺随着他功德星光的累积升了级后,得以兑换出来,平日里便储藏在功德铺中,待到需要用时再拿出来。

    安放了五帝钱,画了黄符趋避邪怨,丘延平做完了这些,那些原本笼罩在学生住宿楼周遭的黑气一点点退散开去,隐约间,仿佛还能听到极其细微的龙吟声,带着满腔的不甘不愿却又迫不得已。

    丘延平迈着小碎步朝着教师宿舍楼的方向不急不忙地晃过去,虽然幕后黑手暂时还没理出头绪来,但是这学生间的暴动事情,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丘延平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埋头给自己理了理身上乱掉的毛发,深藏功与名。

    第二天一早,顾闻业便来敲了丘延平的房门,丘延平睁开带着起床气的猫瞳,不满地舔了舔爪子,然后蹭地从床上一跃而起,跑到门口再一眨眼变幻人形,披了外套,拉开一条细窄的缝隙,他扒拉着大门,探出半个脑袋,“有事?”

    顾闻业看见头发凌乱的丘延平,微愣了愣,随即很快意识到对方可能还没睡醒,他有些抱歉地说道,“先前丘先生说要用早餐……”

    丘延平抬头看了一眼悬在天花板上的电子钟屏,是他放了顾闻业的鸽子睡过头了。丘延平挠了两下头发,快速说道,“等我几分钟。”他话说完,砰地合上了门,然后便像一股风似的飞快窜回卧室里,穿上顾闻业给他准备好的衣物,又窜进盥洗室里,简单洗漱后巴拉两下头发,最后站定在玄关处的全身镜那儿,上下打量了下穿着顾闻业那套行装的自己。

    不得不说顾闻业的穿衣品味不错,人靠衣装,换了一套穿衣风格的丘延平看起来确实还挺有一副精英模样的。

    就是这带着点修身束缚感的衬衣和西装外套穿身上实在有些不方便动作。

    丘延平撇撇嘴,然后打开大门,对还在门外安静等候的顾闻业说道,“久等了,走吧。”

    顾闻业笑了笑,一边滑着轮椅滑下缓坡,一边说道,“没等多久。这身衣服穿你身上很合适。”

    虽然出门前刚照了镜子,但是听见顾闻业的夸奖,丘延平还是下意识低头看了看,然后咧嘴笑笑,接下顾闻业的夸奖,“是不错,没想到我俩尺码如此相近。就是这些衣服包裹着有些束缚,不方便动作。”

    顾闻业笑起来,“丘先生难不成还想在学院里动动身手比试比试?”

    丘延平一噎,这人可真是不太会聊天了。

    “去吃早饭。”丘延平略过顾闻业的调笑,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哼气,说道,“饿了。”

    在食堂里,两个人遇到了王歌,王歌看起来像是一晚上没睡好的样子,显得有些精神不济,脸上的胡茬冒着青色,眼袋都微微垂了下来。

    “王歌。”顾闻业率先打了招呼,他皱眉坐着轮椅滑到王歌面前,“你的状态不太好,今天还是不要带班了。”

    “没事。”王歌摆摆手,他微俯身刷了下自己的教师卡,启动了一个布菜机器人,说道,“就是没睡好而已,还用不着请假。顾将,我先去用饭了。”他示意了一下,便打算离开。

    丘延平突然开口,“王讲师脖子这儿好像有两个淤青?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王歌伸手摸了摸丘延平说的地方,不在意地说道,“可能是昨天被那三个小鬼按出来的,不碍事。”他挥挥手,找了一张桌椅坐下来开始用饭。

    顾闻业看向丘延平,带着两分疑惑和不确定道,“王歌脖颈处的淤青……看起来不像是机甲留下的痕迹,机甲留下的痕迹是块状大片的,这两处淤青中间分隔,宽度也不过是一公分左右的距离,反倒像是……”

    “人的两根手指头。”丘延平替顾闻业接下了话茬,他微笑着赞赏似的看着顾闻业,微微颔首,他伸出自己的手指,在自己脖颈的相同位置上微微比划了一下,“是不是差不多?”

    顾闻业脸色变了两下,有些难看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