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星际风水大师16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喵:我说我媳妇是好人,可是他生气了QAQ

    丘延平洗好了顾闻业借给他的手巾帕子,烘干好了给人送回去,顺便就着之前顾闻业要问他事情的缘由,进了人家的屋子。

    顾闻业的房间格局和丘延平的那间几乎一模一样,简约的一室一厅一卫,墙壁是最原始的颜色,木头家具也都是宿舍里匹配的最初设备,半点都没一个将军该有的“特殊待遇”。

    甚至也没有一点人气,除了摆放的水杯和卧室里的床具,别的地方丝毫看不出有人居住的痕迹,冷清又透着股寂寥的味道,丘延平微微怔愣了几秒,转头去看顾闻业。他本还以为顾闻业和前几个月他看见的那个透着死寂的男人已经判若两人,现在看来,却好像并非如此。一个人表面上装得再完美,生活里的细节却能泄**m出一切秘密。

    顾闻业没有注意到丘延平,他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放在抬手就能拿到的矮柜上,一边问道“丘先生喝什么?果汁?茶水?”

    丘延平收回心思,左右这和他没什么关系,顶多过会儿看看他的腿还有没有得治,没必要太上心思,他听到顾闻业提出的唯二俩选项后,想也没想地回道,“果汁吧。”

    顾闻业微点点头,去给丘延平倒水,丘延平便跟在顾闻业后头走动走西,顺便把人家的屋子打量了遍。

    顾闻业一转身,便见到丘延平几乎是贴着自己的轮椅的距离,他一晃神,手里的水杯微倾,被丘延平及时接过拿稳了,丘延平抿了口水,笑眯眯道,“诶不好意思啊,地形不熟悉,一不小心就走太近了。”

    “没有关系,丘先生请坐。”顾闻业比了一个请的姿势,丘延平便坐在整个屋子里的唯一一把单人沙发上。

    “我弟弟平时会来看我,屋子里不摆一张沙发实在有些难为他了。”顾闻业停坐在丘延平面对面的地方微微笑了笑,解释了下丘延平正坐着的这张沙发存在的原因,毕竟在一个双腿残疾的人家里摆着一把用不着的沙发实在有些奇怪。他两手下意识叠着金字塔的模样,微微正色,切入话题道,“先前我提到王歌,丘先生似乎早就意料到了那两道指印的消失?”

    “嗯。”丘延平点点头,他坐在沙发上,比顾闻业坐在轮椅上要高出不少,他不太喜欢这样的距离落差,他交叠着腿身(shen)体一前倾,手肘支在腿上,撑着下巴看着顾闻业,这个动作猛地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他目光直视着顾闻业的双眼,开口道,“我的确早就料到了那两道指印会消失,我还知道这两道指印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什么东西留下的。但是,这个答案我不觉得你能够轻易接受相信。”

    顾闻业微蹙起眉头,并不满意丘延平这个说法,同时有种自己被愚弄又或是小瞧的感觉,他声音微沉,带上了一点强势的味道,“丘先生请说。”

    丘延平并不在意顾闻业这个态度,既然顾闻业做好了准备,那他不介意给顾闻业一个大大的**m,“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枉死之人的冤魂和执念是不会轻易离开人世的。王歌颈脖处的那两道指印便是证实了,他的身边的确这样的魂魄缠绕,那两道如同指印一般的淤痕其实并不是真正因为被掐所致,它更像是一种被标记的痕迹,我们称之为,蠡。”

    丘延平注意到顾闻业想要打断自己,他竖起手指,靠近顾闻业的唇前,顾闻业发现丘延平的手指很白,指尖是红润的粉,丘延平轻嘘了一声,说道,“别打断我,顾将军,我在向你展示一个你从未知晓的新世界。”

    “所谓蠡,便是带有强烈执念不愿离世的魂魄在阳间留下的印记,被标记上的人多是与那个魂魄生前有着诸多牵扯,而一旦被标记,就像是被蠡虫蛀咬的木头,像是久经磨损的器皿,迟早会折,王歌的性命,迟早会因为这蠡,被磨耗殆尽。”丘延平收回手指头,看着顾闻业慢慢开口,“我知道你会质疑我,顾将军。这对你来说,应该是闻所未闻的东西,但是信不信在你,我已经把你要知道的答案告诉你了。”

    顾闻业没有说话,他盯着丘延平的眼睛看了许久,然后慢慢吐出一口气,“你说的是真的。”他用的是陈述的语气,他从丘延平的眼睛里看出了对方并没有胡扯,尽管这一番话听起来就像是一派胡言。

    丘延平轻笑一声,晃了晃脚,“我骗你做什么?又没好处。”

    “你能救他。”顾闻业依旧是那副陈述又笃定的语气,让丘延平既讶异他的接受程度,又有些想笑。

    “你倒是接受得快。”

    “我看不到第二个选择。”顾闻业说道,他多年对敌的经验足以让他辨别一个人是否在说谎,是否在隐瞒,当他意识到丘延平所说的没有丝毫欺骗他的意思,他很快做出了最优的判断。

    丘延平听了兀自赞同地点点头,“的确。”他咧开一个笑容,“不愧是顾将军,我还以为你会需要点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他顿了顿,故意又逗他,说道,“可你为什么觉得我救得了他?我又凭什么要费工夫,去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你知道,在这个星球上,我的名气可不太好,慈悲心怀从来和我没什么关系。”

    顾闻业愣了愣,他微皱起眉,“你救了很多人。我知道。”

    丘延平嘴角的笑容淡了点,他知道顾闻业说的是原身,他微直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自上而下看着男人,“顾将军,你要我救王歌,那我能从你这儿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