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星际风水大师17(一更,补昨天~)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喵:媳妇儿要我做啥我做啥,绝不含糊

    丘延平环着胸站在顾闻业面前,他看见顾闻业的脸上在他说完后**m出一刹那的空白——虽然那很快就被他掩饰下去了,但是丘延平并没有错过——显然,顾闻业没有想到他会抛出这个问题来。

    也许向来顺风顺水要什么得什么的顾将军,还没尝过被人要求报酬的滋味,丘延平不坏好意地这样想着。

    顾闻业的两根食指轻轻搭在一起又分开,像秒针滴答滴答似的节奏,他在思考着自己能给出什么样的报酬,足以让丘延平心动,他微微侧头,想了几秒后说道,“如果丘先生看得起,我可以答应丘先生任何一个条件,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我必定会为丘先生达成。”

    丘延平的视线随着顾闻业的这句话,并不礼貌地落到了顾闻业的双腿上,顾闻业手指微顿,脸上还是那副泰然自得的样子,他微笑着由着丘延平打量自己,过了一会儿开口道,“如果丘先生有办法能让我的这双腿,重新站起来,那么丘先生,我能为你做得更多。”

    丘延平笑了起来,一双柳叶似的桃花眼弯起一个愉悦的弧度,“顾将军一定是谈判桌上的好手,把给我的报酬和自己的福利连一块儿,这是吃定我了?”

    “这个取决于你,丘先生。”顾闻业看向他。

    丘延平舒展了下身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又懒懒散散地坐回了沙发上,“希望顾将军记得自己的承诺,我很期待一个真正的你,能为我做些什么。”

    顾闻业身(shen)体一僵,旋即眼里闪烁出极亮的光,他下意识地前倾着身(shen)体靠近丘延平,“丘先生真的有办法?”

    “试试。”丘延平耸耸肩膀,没有给出既定的说法,他似笑非笑地打量着顾闻业,他难得见到这幅有些失态模样的男人,不过因为这个原因的话,那也在情理之中,他想到这儿,稍稍正了正神色,没有再揶揄什么,他说道,“顾将军,我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准确肯定的答复,不过为了我自己,我会尽力的。”

    顾闻业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微微颔首道,“有丘先生这句话就够了。”

    丘延平轻咳一声,不知道顾闻业哪儿来的对自己的信心,也许前身“怪才”的名气太响当当了?不过这对丘延平来讲也算不作什么压力,他虽然不是原身,对精神力有那样敏锐的直觉,但是他有他的法子。

    这世间疾苦百病,无非是小鬼作祟,苦有厄鬼,病有魖鬼,顾闻业的这双腿,在他眼里,只要找出了作祟的根本,那便也就解决了。

    顾闻业就是看见丘延平嘴上虽说着不满的话,但是眼角上扬处、嘴角微翘处,无一处不显得志得意满,掌控全局的自信,心里才对丘延平有着极大的信心,那点带着小自矜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外界传的乖僻又浑身是刺的难相处。

    “话归正题,”丘延平看顾闻业温温和和地笑着望着自己,没来由得生出两分心跳过快的慌乱来,他率先挪开了和对方对视的视线,翘起一条腿虚晃了两下脚尖,说道,“王歌的问题在于他自己身上,他没有说尽实话,那我要帮他,就难上不少了。”

    “什么实话?”顾闻业跟着丘延平的话头走,疑惑地挑了挑眉。

    “我不知道。”丘延平耸耸肩膀,“这个该你去问他,我和他又不熟悉。不过他一开始就瞒着,估计多半就算你去问,也问不出来。”他说着,在心里觉得好笑,从上辈子到这辈子,他遇到不知多少案子,总能碰到这样相似的情况,总是那些性命难保的人秘密最多,这仿佛亘古不变的规律就像是一道标记。

    顾闻业沉默了下来,他的确能察觉到王歌有许多心事秘密深藏在心底,这些东西就像是枷锁,把他牢牢系在了当年那场事故发生的时候。

    “王歌的事情我已经有些眉目,虽然还不清楚我手上的线索和他到底有什么关联,不过……”丘延平顿了顿,心想着他为什么要和顾闻业说这些?解释这些?他话锋一转,说道,“我先给你看看你这双腿是什么情况,要恢复痊愈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行的,先看一看有个方向。”

    顾闻业微微摆手,“我这双腿要好也不急于一时,丘先生不必为我太过操劳,一次办一件事,太麻烦丘先生实在过意不去。”

    丘延平微噎,为他太过操劳?他眼神怪异地扫了一眼顾闻业,这人说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他撇了撇嘴,既然腿伤的将军不急,那他瞎凑什么热闹?他拂了拂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站起身,“顾将军不急就好,那我就先回去了。”他朝着顾闻业微微颔首,然后由顾闻业送出了门。

    他站在门外头,对着那道合上的门轻哼了一声。不急。那他弟弟还三天两头跟催命似的总发消息过来?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