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星际风水大师23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顾将军的小粉丝可真多╮(╯_╰)╭

    A城距离星际械斗学院有一段距离,即便是坐上了天际特快列车也得花一点时间。

    丘延平自前几天被老校长请来做讲座,乘了天际特快列车,就知道自己和这些速度极快的代步工具不对付,偏偏人在江湖飘,天际特快列车躲也躲不掉。

    他和顾闻业两人面对面坐着,顾闻业的代步轮椅停靠在旁边。

    丘延平恹恹地头抵车窗,闭眼不去看外面闪得飞快的外景,他觉得自己哪怕睁开眼一秒钟往外看一看,就得吐了。

    千年前的老古董真的吃不消这种飞速。

    特快列车上的乘务员推着零食车在走廊上来回走,尤其爱在顾闻业的身边晃悠来晃悠去,问了不下五次要不要来点什么。

    丘延平皱着眉头忍着乘务员小姐姐身上有些偏于浓烈的香水味道。

    顾闻业微侧头看向第六次走到自己身边的乘务员,“麻烦给我一杯清水就好。别的暂时没有需要,谢谢。”

    这是顾闻业第一次开口向乘务员提出要求,前几次都是微笑着摇头回拒了,乘务员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顾闻业言下不想再被打扰的意思,她又小小地失望了一下,脸上挂着官方的微笑,“好的,请稍等。”

    丘延平抬了抬眼皮子,飞快地又合上了,哼笑了一声说道,“顾将军的小粉丝还真多。”

    “多是好奇而已。”顾闻业微微摇头,他看了眼窗外,一手撑着座椅抬高身(shen)体,一手够着卷到上边去的压缩窗帘,按了收放的按钮把窗帘放了下来。

    丘延平察觉到光线的变化睁开眼,他看了看被放下的窗帘,在心底“啊”了一声,原来那玩意儿是窗帘。

    “帮大忙了。”丘延平朝顾闻业一笑,支着脑袋一手轻揉太阳穴,说道,“你们这儿的列车啊,和我不大对付,还有没有别的代步工具了?”

    顾闻业轻笑起来,“遮了帘子好些没?”

    “还行吧。”丘延平撇撇嘴,过了半晌回道,“有些飘。”他恹恹地又趴回了两人之间隔着的桌板上。

    乘务员拿来了顾闻业要的清水,见到丘延平趴在桌子上,愣了愣,看向顾闻业轻声问道,“这位先生需要帮助吗?”

    “晕车药……”顾闻业微皱眉,吃药总是下下策,所以先前他没向乘务员要,但看现在丘延平晕得厉害,他想想还是出声问道。

    丘延平打断顾闻业的话,说道,“不需要。”

    吃药?他才不吃呢。

    顾闻业闻言只好冲乘务员笑笑,“没事了。”

    丘延平等到乘务员离开,他懒懒地抬了抬眼皮子,说道,“哪有男人动不动就吃药的,这点小事忍忍就过去了。”

    顾闻业失笑地摇摇头,“喝些水,再闭眼睡会儿,没多久就能到了。”

    丘延平看了眼被顾闻业放到自己面前的玻璃杯子,里面的水倒是盛得满当当,“给我叫的啊?”

    “嗯。”

    丘延平伸出舌头舔了两口水,味道寡淡得让他直皱眉头,更不舒服了,他没说什么,稍稍往外推了推水杯,然后重新趴好姿势合上了眼睛,“到站了叫我。”

    “好。”

    丘延平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条毛巾被,顾闻业坐在他对面,背靠着背垫也在闭目小憩。

    他撑着头,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桌面,没意识到自己盯着顾闻业睡着的模样看了有一会儿了。

    顾闻业长得很好,丘延平觉得上辈子进贡给皇帝的几个异域小贵族都没顾闻业长得好看,高挺的山根鼻梁,唇珠精致又圆润,单薄浅色的唇看起来就是很适宜接吻的模样,一双眼是柳叶形的内双,敛着好看的弧度。

    ——所有的五官凑合着摆在那张脸上,看起来就像是老天爷精雕细琢废了心思的。

    丘延平想到一句话,那些长相普普通通的,是女娲沾了泥巴的柳条甩出来的,像顾闻业这种的,那应当是女娲亲自亲手捏出来的。

    长得是好看。

    丘延平在心里下着评价,他见顾闻业浅浅的眼皮底下眼珠转动,他收回目光,知道顾闻业要醒了。

    “抱歉,”顾闻业醒来,看到丘延平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抿嘴低头笑了笑,“本来还说要喊你醒来,没想到反而你醒得比我还早了些。睡得怎么样?还晕车么?”

    “差不多了,快到站了吧?”丘延平见顾闻业耳朵尖微红,嘿嘿一笑,不过好心地没有点破,顺着顾闻业的话说道,“过会儿去医疗中心,看看付旸升,付家那边应该还没那么快意识到放在王歌上的小鬼已经被除了,但是以防万一,王歌那儿你要不要找些人看着点?”

    “走之前我就已经安排了人手在王歌身边看着了,放心。”顾闻业说道。

    丘延平点点头,顾将军做事,有谱儿。

    天际特快列车缓缓停站,顾闻业和丘延平两人等着列车上的乘客下得差不多了,才慢慢走出来。丘延平原想在顾闻业坐上轮椅的时候帮一把手,结果看顾闻业一撑手,轻轻松松支起上半身挪到轮椅上,便合上了嘴,就这两手臂的臂力,顾将军就能翻他一个跟头了。

    两个人到了医疗中心,说起来这里还是丘延平第一次见到顾闻业的地方,不过顾闻业自己多半是不知道的。

    付旸升的病房在医疗中心的顶楼,设施设备都数一数二,有一个专用电梯直通顶楼,电梯口站着两个门卫似的彪形大汉。

    “我是丘延平。”丘延平上前一步自报家门,说道,“听闻付小公子卧床数年未醒,我来看看是出了什么毛病。”

    “……”门口那两个门卫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举起手腕上腕表似的玩意儿,对着丘延平上下扫了一遍,丘延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

    “是检验你身份的携带款扫描腕表,没事的。”顾闻业轻轻握住丘延平的手腕,低声解释道,然后他看向那两个门卫说道,“星际甲等将军顾闻业,代表星际械斗学院表示慰问。”

    手腕上的扫描腕表显示出了两个人的身份,其中一个壮实的大汉大概是和顶楼的人通报了一声,然后点头放顾闻业和丘延平两人进电梯。

    “管得可真严。”丘延平进了电梯低声嘟囔了一句。

    顾闻业笑笑,付家有这样的财力背景,付旸升又是付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子,有这样的待遇不稀奇。

    电梯门打开,丘延平和顾闻业出来,付家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他们两人身上,丘延平抽动了两下嘴角,刚想说话,病房里走出一个穿着气质都雍容的女人,就是脸上有种时间也带不走的疲惫和悲恸。

    “丘先生,顾将军。”那个女人出声道,“谢谢你们过来关心阿升,只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不知道两位是因为什么缘故,现在又来了?”

    “如果我说是有了新的进展……”丘延平观察着那个女人的表情,慢吞吞开口。

    女人的眼神闪躲了一下,“新、新的进展?”

    “嗯。我们找到了当年造成这起事故的原因,也找到了幕后的凶手。”丘延平说道,他顿了顿,突然话锋一转,“对了,你是……?我们方便进去看看他么?”

    “啊,我是阿升的妈妈,当然,请进来。”女人微微后退一步。

    “原来是付家二太太。”丘延平朝她微微笑了笑,走进病房里。他扫视一圈整间病房,目光落在躺在正中央病床上的年轻男人。

    付旸升出事的时候不过十五六岁,身(shen)体消瘦抽长,不正常的单薄,一张氧气罩覆在他的面孔上,遮住了大半张脸,他的身上连着诸多仪器来维持生命体征,唯一能够证明付旸升还活着的机器上显示着他的心跳频率。

    然而老实说,丘延平已经无法在付旸升的身上觉出哪怕一丝的生气来。

    ——这在风水一行里,这样的情况会被笼统地归为活死人一类里。

    人活着,便是因为一股气撑着,气散了,哪怕心脏还在跳动,呼吸还在继续,人还是死的。

    丘延平正打量着四周的时候,付家二太太问道,“丘先生……找到了幕后凶手,是谁?”

    “你们不知道?”丘延平漫不经心地反问了一句,付家二太太的脸色变了变。

    “付旸升的情况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的?”丘延平没理付家二太太大变的脸色,转而问起其他的来,他站在付旸升的病床前,伸手从付旸升的衣领里拉出一根七彩绳编的挂饰项链,他扯了扯嘴角,付家二太太见状一惊,忙把丘延平和付旸升隔开,“丘先生!”

    “我说怎么明明人死了那么久,看起来各个方面都还像是活着,光凭这些机器即便能吊一阵子气,也撑不了那么久,原来是因为这七彩玲珑绳牵住了他的生魄。”丘延平说道,他这一句话出口,那付家二太太便是一副快要晕厥过去的样子。

    “你、你胡言乱语什么东西!?我家阿升明明活得好好的!”

    “你们管这叫活得好好的?”丘延平笑起来,“恕我不敢恭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