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星际风水大师26(捉虫~)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华喵:喵喵喵我家怪弟弟是大神!!抱紧大腿了!

    华北这两天都待在家里,绝大部分原因就出在他的红粉知己身上……

    他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大几年没见过面的叛逆弟弟一眼就看出来了,怎么那么玄乎?

    华南扫了他一眼,华北从小烂桃花不断是事实,这张脸长得是祸水了一些,不过要说到劫难、保命……华南觉得还是过了一点。

    华北没敢把事情全盘都跟华南交代清楚,自己遇到的事情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要说和命有没有关系……他还真吃不准,不然他这几天也不会那么乖巧地躲在元帅府里不出去了。

    华北干笑着左晃右晃跑回自己的房间里,琢磨犹豫了半天,决定还是去找丘延平问个清楚,怎么这人能猜得那么清楚?

    他的事情可都瞒得好好的,外面一点风声都没传出来,没道理丘延平会知道。

    丘延平算到了华北会来找他,他窝在单人沙发上,手边就是一个玻璃球似的小鱼缸,指尖荡在浅浅的一层水面上方,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水里头的景观水草,看到华北来了,收了手,在沙发坐垫上随意擦了两下。

    “你知道些什么?”华北也不和丘延平来虚的,直接明了地开口问道。

    丘延平忽悠他,“知道你命犯桃花还不够?”

    华北噎了噎,他自觉找了张椅子拖到丘延平面前坐下,“你怎么知道的?”

    “用眼睛看出来的。”丘延平指指自己的眼睛,他往沙发背后一靠,环手抱着胸,眯眼看着华北,“红粉知己太多,平日里是走路带风挺潇洒,但是一遇上问题就头疼了是不是?”

    华北干笑了两声。

    丘延平继续又道,“红粉知己也有自己的小跟班、忠心耿耿单相思的小蓝颜,保不准谁就动了偏激的心思是不是?”

    华北这下笑不出来了,他敛起表情看向丘延平,“你怎么知道的?你有办法?”

    丘延平哼了一声没理他,话放出去了,就是为了吊这人的胃口,他偏要吊得华北受不了了才乐意松口。先前华北说他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回家的话,他还记得呢。

    华北不傻,元帅府养出来的儿子们一个个都是人精,他见丘延平这个态度就知道一定是自己先前嘴贱得罪了人家。华北惨兮兮地看着丘延平,卖惨可怜道,“丘大佬,丘小爷,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你就帮帮我呗。”

    “左拥右抱不是挺惬意的么?”丘延平刺了他一句,哼声反问道。

    华北歪了歪头,意识到丘延平像是只要嘴上过瘾反击回来的意思,立马躺平任嘲,“这不是不够高瞻远瞩,没有想到未来隐患嘛。”

    “哦,你的意思是,你短视?”丘延平看着华北一挑眉,扬着尾音反问道。

    “是啊是啊。”华北点头。

    “……”丘延平一噎,没想到华北那么的……能屈能伸没脸没皮。

    丘延平消了气,他眯着眼上上下下毫不礼貌地打量了一圈华北,华北浑身不自在地飘忽着视线,直到听到丘延平开口,“我给你样东西,可以免去你未来那些络绎不绝的烂桃花,至于现在么,冤有头债有主,谁惹的蓝颜,你找谁去说开了就是。”

    “咳,能免去烂桃花是好,只不过冤有头债有主……话是没错,但是问题来了,我这不是红粉知己太多……排除不出来嘛……”华北挠了挠下巴,略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说道。

    “……”丘延平鄙夷地看了眼桃花颇多的男人,说不清心底是不是带了几分酸味,他异性缘就从来没那么旺过,“把手伸出来。”

    华北不明所以地伸出自己的两只手,丘延平拍掉左手,拿起华北的右手看了两眼,说道,“你六天前出门逛过夜街了?”

    华北咋舌地瞪着丘延平,“你怎么知道的?”

    丘延平没理会他,继续道,“你去的第二家酒吧,在里头请喝酒的第三个女孩,就是你要找的人了。”

    华北回忆了一下,那天他请了四五个女孩儿喝酒,第三个长什么样子来着……他“啊”了一声,想起来那个女孩的模样,听说是那家酒吧里的驻酒吧女皇,然后他就看在情面上请人喝了杯酒。那个女孩好看是好看,就是长得不是他那盘菜,除了请喝了一杯酒外,他半点歪心思都没动过,怎么就被那女孩的蓝颜粉丝盯上了?

    华北觉得自己可冤。

    “真是那女孩的小蓝颜啊?”华北又问了一遍。

    丘延平挑起一边嘴角假笑着,凉凉道,“爱信不信。”

    华北又被刺了一句,灰溜溜地离开了,在他要跨出丘延平的房门的时候,丘延平又出声道,“要去找人的话,建议你带上几个保镖。”

    “……”华北心道他又不是去干架的,他是去讲道理的。

    他三天前收到一封匿名恐吓信,他没当回事,隔天出门就差点被人用小火棍戳了,虚惊了一场后他才正视那封恐吓信,但是因为私生活作风问题向家里长辈求助太掉价,华北只和自家大哥小小提过一嘴,谁也没头绪,华南只能安抚他,让他在家里好好安分一段时间,时间久了事情就过去了。

    华北不觉得那个蓝颜粉丝是三分钟热度,他想了想,还是带了三个五大三粗的大保镖出门,去六天前去过的那家酒吧。

    酒吧里那天他请过酒的驻酒吧女皇正在和一个男人喝酒调笑,他走过去,直接横叉在两人之间,没把另一个男人放在眼里,他对那女孩打了个招呼,正想跟她解释一下自己对她没什么歪脑筋,希望她的蓝颜粉丝别再针对他搞事情了,话还没组织好说出口,就听到那女孩惊叫了一声。

    华北心里一紧,赶紧回头,就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小刀悬在自己面前,还好那男人被他带来的保镖给制服住了。

    华北冷汗冒了一脑门,赶紧坐下来大喘气了好几口,直接拿过吧台上的海口杯到了浅浅一口的烈酒灌进嘴里,丫的还好小爷听话真带了保镖来……华北后怕地想着。

    不用说,前几天一直骚扰自己还动手未遂的蓝颜粉丝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了。

    华北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尤其这事情还不光彩的原则,说明了情况后就让自己的保镖把人放了,特恳切地表达了自己绝无贪恋美色哪怕一分的心思,然后遛了遛了。

    华北一回到自家元帅府大院子里,直奔丘延平的那间小院子,门都没敲就直接闯了进去,把丘延平吓了一跳。

    “大神!”

    “噶???”

    “还好你喊我带上保镖了!!不然今天我就得折在那儿了!”华北心有余悸地拍着胸膛,把刚才遇到的事情像说相声似的一股脑全倒了出来。他打定主意日后一定要抱紧丘延平这条大腿了。

    丘延平轻轻哼了一声,得意地微翘嘴角,那可不,听他的,准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