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星际风水大师27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本喵也是万万没想到,逃婚逃到未婚喵的家里去了_(:зゝ∠)_

    华北觉得吧,他们家捡来的便宜三弟其实人挺不错的,面冷心热,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前面说话说得不中听,但是心地是好的,救了他一命呢。

    他想起丘延平小时候像小跟班似的跟在他和大哥两人身后,白白嫩嫩得像块水豆腐,那时候小豆腐还会管他俩喊大哥二哥呢,就是后来莫名其妙就疏远了。

    华北这个人还挺自来熟的,不然也不会在夜街一条街混得那么开。他觉得丘延平不错,便直接大肆插进了丘延平的平日生活里,被丘延平冷嘲热讽惯了,还就不觉得有什么了,依旧凑在丘延平面前,顺便拉着自家大哥一起玩。

    丘延平看着华北新买来的猫爬架,一张始终木着的、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显出了一点点裂痕。

    “真的,这是星宝网上销量第一的猫爬架,你看这里头大有玄机呢,哥?一起玩玩嘛?”华北看着华南,一米八几个子的男人也不嫌腻得慌,贴着华南蹭了两下,然后一眨眼就变了猫,从一摊衣服里踢拉两下爪子爬了出来。

    丘延平脸上肌肉抖了两下,一米八几大个子的男人原型居然是一只苏格兰折耳猫,黄白色的毛发,华北扒拉着华南的长裤,看着他。

    华南抿着嘴,丘延平敢肯定,顶多就犹豫了四秒,一转眼也变成了猫,灰白毛发的折耳猫,两只猫窜上了猫爬架,丘延平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向表面正经的华南玩得不亦乐乎。

    华北丢了一个毛球下来砸中丘延平。

    丘延平磨了磨牙。

    华北见丘延平还没动,眼珠子转了两圈,旋即和华南两个一起,把猫爬架上挂着的所有毛球全都砸了下去。

    丘延平炸了毛。

    一头炸了颈部一圈白领圈的缅因猫身姿敏捷地跳上了猫爬架,爪子一**m,把那两个前面招惹自己的折耳猫结结实实教训了一顿。

    三只猫在猫爬架上玩疯了似的,野得没边,一转眼,就跑出了元帅府,去外头浪去了。

    丘延平跟在华家兄弟俩身后,琢磨着这两兄弟平日里难道都憋着性子?放飞一回居然那么浪?

    他跟着那两人跑到了大概是公园的地方,就有些懒散地不想动弹了,看着那兄弟两个在花圃里折腾,他环顾了一圈,心说还好这里没什么人,不然被认出来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别担心啦,这里是元帅府和将军府联动的秘密花园,只有元帅府和将军府里的人能进出,尽兴玩就好!嘿嘿!”华北兴奋地扑到华南身上,借着华南的身(shen)体奋力往上一跳,把一只光网模拟出来的蝴蝶扑到爪心里。

    丘延平:……真是难以相信二十几岁的男人还钟情于这种游戏。

    丘延平自认自己骨子里还是人,才不会那么解放天性浪成这样,他眯着眼睛往边上花园长凳上一跳,端坐在那儿看着那两只猫打打闹闹,瞎折腾。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丘延平倒三角似的两只耳朵动了动,听到了似乎有人过来的动静,他从蹲坐的姿势变成四爪着地的警戒状态。

    等看到过来的人是谁,丘延平万分后悔他怎么就没直接跑了。

    “是你啊,又见面了。”顾闻业见到有些熟悉的猫崽,心情颇不错地笑着开口,他认识这只猫,是当初他还在医疗中心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的,他本来还以为是什么人变化的,后来发觉就是一只单纯的缅因猫,有点小傲气,不太爱搭理他,没想到这只猫挺能东窜西窜,还跑来他这儿了。

    不过……什么猫那么能窜?从一个城市跑到另一个城市来?顾闻业微眯起眼睛。

    华家兄弟两个见到将军府里的顾闻业,立马收敛了脾性,再见到自家三弟被顾将军抱进了怀里,两只猫都竖起了猫瞳,他们家三弟什么时候跟顾家人那么好了?

    华北刚想跑来打招呼,就见到被顾闻业二话不说抱进怀里的缅因猫狠狠瞪着他,华北愣了愣,眯起眼睛又细细辨了辨缅因猫猫瞳里想传达的东西,华北侧了侧脑袋,没看懂啊……

    华南看懂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家三弟的真实身份好像还没被顾将军知晓,不然也不会真的像只猫似的被抱在怀里了。

    华南走上前解了围,轻咳一声,和华北两人就着猫形打了招呼——他们的衣服全在元帅府里那架猫爬架下堆着呢。

    “华家兄弟,好久不见了。”顾闻业轻抚着怀里缅因猫的长毛,微微笑了笑,冲兄弟两人微点头,他低头看了眼怀里面**m凶相的猫,顿了顿问道,“这只猫是你们的?”

    “啊……”华北刚要开口,被华南勾着尾巴轻扯了一下,华南接口道,“可能是不小心放进来的野猫。”

    顾闻业微微点头,“这样,那不打扰两位兴致了。”他说完,摸摸怀里的猫,抱着缅因猫转身离开。

    华北讷讷地看着顾闻业的背影,隔了半会儿开口,“哥……我们这就让他把咱们三弟拐跑啦?”

    “三弟明显装成一只猫呢,我们又不能拆穿他。”华南说道,“三弟他肯定自己有法子。”

    华北点点头。

    丘延平被顾闻业抱在怀里有些气短,这男人怎么随便看到一只猫就爱往怀里揣?他不**m声色地透出一点爪尖尖,特别想给顾闻业也来一爪子。

    “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你,虽然和一只猫说话有些奇怪,不过嘛,还好你只是一只猫。”顾闻业停在一处僻静处,手指轻挠着缅因猫的小下巴,丘延平下意识配合地微微仰头,舒服地眯起猫瞳。

    他甩了两下尾巴,示意顾闻业可以继续说下去。

    顾闻业轻笑了一声,他还没伺候过这么一只猫主子,不过这种体验还挺新鲜,他一边伺候着猫主子,一边捏着小猫的肉垫玩弄,被丘延平一巴掌扇了一回,顾闻业还有些乐此不彼,丘延平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顾闻业和变成缅因猫的丘延平不知不觉小闹了一个下午,原本因为从顾父那儿得知自己早有婚约的抑郁消退了不少。若是他双腿健全的时候,顾父要他与一个早有婚约协定的人结成伴侣,他愿意履行自己的责任,但是现在他双腿有疾,这么做,岂不是拖累了别人?他与顾父谁也说服不了谁,他连顾父说要他与谁结成婚约伴侣都没听,就直接离开了,到了这块地方,所幸碰上了“老熟人”。

    丘延平也是看出顾闻业心情不太好,才耐着性子陪人玩了一个下午,看时间差不多了,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伸出爪子拍了拍顾闻业圈着自己的手臂,示意好放人了。

    圈着自己的力量小了不少,丘延平纵身一跃跳了出去,他晃了两下尾巴,直接跑开了。

    陪你玩一个下午是本喵最大的温柔╭(╯^╰)╮

    顾闻业垂眼笑了起来。

    等丘延平从不熟的后花园里绕出来回到元帅府,就听到元帅府大客厅里传来小小的争执声。

    “三弟有婚约?和谁?”

    “不是,这什么包办婚姻什么年代了?还玩这种啊?”

    “爸!”

    丘延平竖着耳朵听了个囫囵,毛都炸了。

    这原身怎么还有婚配在身?原身怎么半点都不知情???没准备啊!

    丘延平觉得果然活在这个世界上算不透自己的命数真的很**m了。

    丘延平窜回屋里,变回人身迅速打包了几件衣服直接跑路。

    喵喵的,想打包送他去成婚?他才不会让那谁得意呢。

    只不过元帅府权大势大,要找一个人,不在话下。丘延平要想藏起来,没点什么人帮助还真不容易。他没考虑多久,就直接转向了将军府,顾闻业手段肯定不少,处理这种事情应该不陌生,再说顾将军还欠他一个人情,先还了再说吧。

    顾闻业逗完了猫回到将军府,又一次被顾父逮住,这次他至少把自己的婚配对象名字听清楚了。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家里管家就来通报了,说有人来找他。

    顾闻业推着轮椅出去,便看到丘延平背着一个小包裹,冲着他咧嘴一笑,“那什么,顾将军,江湖救急,我这儿遇到了点情况,有个荒唐婚约要我去完婚,我逃出来了,麻烦顾将军收留收留?就当是还之前的人情好了。”

    顾闻业:……

    他就是丘延平口中那纸荒唐婚约里的未婚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