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许清楼人血馒头1】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二喵:emmm我觉得我哥可能有痴汉隐形属性

    丘延平醒来的时候, 先是看着有些陌生的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随后想起自己应该是住在顾闻业的家里, 怪不得看着有些陌生。

    他这样想着, 翻身坐直起来, 视线下意识随意一扫,就看到睡在床边一张躺椅上的顾闻业, 他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从床上猛地一下子跳到了一两米开外的空地上。

    顾闻业被丘延平这样的大动作惊醒过来, 他微微眨了眨眼睛,抬手揉了揉眼角, 道了一声早安, “丘先生昨晚睡得还习惯吗?”

    丘延平:“……”

    现在他全都想起来了, 昨晚虽然说是喝得有些小醉, 但还不至于说是喝到断片,那些画面现在全都跟破烂画册似的从丘延平脑海里翻过。

    他居然直接占了顾闻业的床睡了一整晚……顾闻业没把他丢出去还真是好朋友了。

    丘延平有些尴尬地扯了两下嘴角, 又想装得从容镇定, 于是不自觉拉开了一个颇微妙的笑容, 说道,“顾将军的床还挺舒服的,昨晚打扰了。”

    “没有关系。”顾闻业微微一笑, 他坐直起身(shen)体,丘延平看着他毫不费力地笔笔直从躺椅上坐起来, 又全靠着两臂的支撑把自己从躺椅上挪到一边的轮椅上, 他微微咂舌, 顾将军的腰腹力量和手臂力量一定很好。

    “丘先生先用卫生间吧。”顾闻业见丘延平看着自己,愣愣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由得好笑,丘延平这幅模样就像是被一晚上睡在别人房间里的事实弄得精神恍惚了似的,他索性出声提醒道。

    丘延平收回自己落在顾闻业腰腹和双臂肌肉上的视线,意识到自己看着顾闻业看得有些出神,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尖,点点头走进卫生间里。

    没过一会儿,丘延平又从卫生间里跑出来了,他尴尬地举着漱口杯子,问道,“那个……有新的杯子和牙刷么?”

    顾闻业愣了愣,好像是没有……

    丘延平最后还是回了自己的小别院,他一边刷牙漱口,一边在心里槽着昨晚那瓶红酒一定是假酒。

    两个人在饭厅里碰见的时候,顾闻业正在和顾闻乐说着什么,他一只手按揉着头颈,大概是昨晚睡在躺椅上有些落枕,他见到丘延平,朝他微微点头笑了笑,说道,“丘先生要是饿了的话就先吃吧,昨晚醉酒,对胃总是不太好的。”

    丘延平脸上微烫,点点头拉开座椅入座。昨晚他霸占了顾闻业的床一整夜,现在看到顾闻业揉着头颈,更是心里有些负罪感,都不怎么好意思接话了。

    顾闻乐眼睛瞪圆了一圈,惊讶自己居然看到丘延平难得**m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来,随即他又转向自家大哥,醉酒?昨晚?感觉信息量颇大。

    顾闻业没有理会顾闻乐那双充满求知欲的眼睛。

    顾闻乐撇了撇嘴,索性直接自己开口,他挪到了丘延平边上,拉开一张椅子坐下,随便给自己拿了两个馒头放到面前,假惺惺地装着吃早饭的样子,旁敲侧击佯装关心道,“丘先生昨晚喝醉了啊?”

    丘延平微眯起眼睛,喝醉?他丘延平的字典里就没有“醉”这个字!

    “醉了?没有。”丘延平义正言辞地否认道,给自己舀了一勺白粥,慢悠悠地吹凉了送进嘴里。

    顾闻乐一噎,瞬间把他接下去所有想要八卦的意图掐灭在了摇篮里,顾闻业笑了起来,弯起眼角看着一脸正直又胡说八道的丘延平,还真是要面子。

    三个人正吃着早饭,管家又进来了,说是昨晚来拜访的男人现在又过来了。

    顾闻乐糟心地看着这一桌还没怎么动过的早餐,许清楼这个男人还真是会挑饭点来,是不是要是再有第三次,就是正中午过来了?

    他心里虽说这样腹诽着,但面上还是一副端端正正的模样,他拿起一边的擦手巾抹了抹嘴,说道,“那就让他在接客厅里等着吧。”

    管家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顾闻乐无奈地看向顾闻业,说道,“这苍蝇真是盯得够紧。”

    “走吧。”丘延平喝了几口暖粥下肚,站起身看了眼顾闻乐,“苍蝇叮臭肉,干嘛这么说自己?”

    顾闻乐:“……”他看着丘延平率先走出去的背影,没忍住低声问了自家大哥道,“我怎么觉得丘先生对我有点敌意?”

    “错觉吧。”顾闻业不怎么走心地安慰道,心里清楚多半是自家的傻弟弟先前说丘延平喝醉了酒,踩到了猫尾巴,猫炸毛了。

    顾闻乐:“……”

    许清楼在接客厅里一直站着原地徘徊,见到有人来了,猛地抬起头下意识大步走近了两步,见是丘延平,又止住了步伐,直到看到顾家两兄弟紧随其后过来,才又快步走了过去,“顾小先生!顾先生!”

    顾闻乐见到许清楼先是愣了愣,才不过一个晚上的功夫,许清楼看上去糟糕透了。

    他脸色灰暗发黄,青色的胡茬冒了大半张脸,眼睛里都是血丝,眼球微微外凸,眼袋黑而极沉,眼角周围是一圈仿佛发炎一般的淡紫红色,嘴唇干裂,刚才一说话,就崩开了嘴唇上新结好的痂,乌红的血渗了出来。

    “……许先生?”顾闻乐话里都带上了两分难以置信,一个人一晚上的功夫,状态怎么能差成这幅鬼模样?

    许清楼沉不住气,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顾小先生,昨晚我说的,你考虑得如何了?”

    顾闻乐干笑了两声,推诿道,“许先生也太急了吧,这事情我还要与公司其他几位董事开会商量,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啊。”

    许清楼眼神里染上几分戾气,看得顾闻乐心里陡然升起一丝寒意,许清楼说道,“顾小先生这是在浪费时间……”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丘延平打断,丘延平抬了抬眼皮子,懒洋洋地插嘴道,“许先生威胁人的做法就有些不太上道了,不如我来给许先生看看?”

    “你是什么人?”许清楼皱起眉头,昨晚他就在将军府里看到这人,没想到一大早居然还在,这人和将军府有什么关系?

    “我是什么人重要么?”丘延平假笑了笑,他微扬起下巴,倨傲地斜睨了他一眼说道,“我要是许先生你,这时候听到有人愿意帮忙,早就恨不得摇着尾巴巴结上了,都快成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哪还有心思分神给不相关的人呢?”

    许清楼被丘延平的态度和毫不客气的一番话激得眉头倒竖,顾闻乐见状赶紧打圆场道,“丘先生是我们顾家请来的幕僚。”

    许清楼听到顾闻乐说的这句话,才稍稍抑住自己的脾气,脸色稍缓。将军府请来的幕僚,那能力肯定不在话下,他话锋转道,“原来丘先生是位大能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那……丘先生有何高见?”

    丘延平呵呵笑了一声,说道,“先伸出你的右手来。”

    许清楼愣了愣,第一次被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他看了一眼顾闻乐,顾闻乐显然也不知道还有这一个环节,傻傻地看着丘延平,连许清楼疑惑的眼神都没接收到。

    许清楼抿了抿嘴,伸出自己的右手。

    丘延平看了一眼,张嘴说出了许清楼的生辰八字,问道,“许先生,我说的对不对?”

    顾闻乐张大了嘴,他看向自家大哥,手肘轻轻怼了两下,极低声问道,“这是什么情况?他昨晚查了许清楼?”

    “没有。”顾闻业回道。

    “那……”顾闻乐愣住了,顾闻业竖起食指挡在唇前,示意顾闻乐闭嘴,顾闻乐想继续问下去的话戛然而止。

    “都对。”许清楼说道,他顿了顿,问道,“丘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确认一下而已,免得算错了人。”丘延平说道。

    许清楼皱起眉头,算错了人?

    “丘先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问道。

    丘延平轻轻嘘了一声,“别吵。”

    “……”

    “许先生六年前靠经营高端科技产品发家致富,到现在身价过亿,一路顺风顺水,顺遂得不行嘛。”丘延平说道,许清楼微眯起眼睛,听见丘延平的夸赞,脸上的微笑还没来得及挂上,就听对方话头一转,“许先生,人血馒头吃得还开心么?”

    许清楼脸色蓦地一沉,他猛地收回手垂下收进袖子里,冷声道,“丘先生说话要过过脑子,张口就造谣可是要去蹲铁牢的。”

    丘延平闻言反而笑了起来,“我说的是真是假,许先生心里门清。我就问许先生,六年前那款让你得以把公司建起来的产品,是你自己的心血么?”

    许清楼沉声道,“不是我的,难道还是别人的不成?丘先生大概是外面传言听多了,误会了什么吧,这一次我就当做没有听到,丘先生请谨言。”许清楼看在丘延平还是将军府请来的幕僚份上,没有直接撕破脸皮,他换了口气,说完后便冷脸直接离开了,连招呼都没打,甚至忘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更没强逼顾闻乐立即给他发声。

    丘延平看着许清楼步伐匆匆又蹒跚的背影,轻嗤了一声。

    顾闻乐咽了咽口水,问道,“丘先生……你认识许清楼?”

    “不认识。”丘延平挑了挑眉,边往外走边问道,“怎么那么问?”

    “那你怎么知道他的生辰八字?还有……丘先生说的‘人血馒头’,是真的?”顾闻乐迟疑地问道。

    “算出来的。”丘延平说道,“你们不都知道他发家之初并不干净么?踩着别人、啃着人血馒头发家的路,走了六年才走到了现在,这许清楼的能力看来也不怎么样。”

    顾闻乐闻言微噎,他想到先前丘延平说的“确认一下,免得算错了人”,莫非就是在算这个?可是光凭看手就能推出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光凭生辰八字就能推出一个人的过去么?这未免也太……儿戏了。

    顾闻乐有些怀疑。

    丘延平见状也没说什么,毕竟这个世界的人没见识过这般玄妙的东西,不能理解抱有怀疑也在意料之中。

    “那丘先生知道那个人血馒头,究竟是什么事情吗?”顾闻乐还是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开口问道。

    丘延平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我说了,你会信?”

    顾闻乐尴尬地轻咳一声,自己刚才的小心思被丘延平揭穿了,实在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支吾起来,求助地看向顾闻业。

    顾闻业没有帮着解围,信还是不信,在于顾闻乐自己,如果不信,问了也是白问,对另一个人来说也是一种不尊重,他是不赞同顾闻乐这种做法的,他开口道,“等你能接受这些事情的时候,再来问也不迟。”

    顾闻乐嚼了嚼自家大哥的这句话,突然回过味来,他猛地看向顾闻业,嘴唇动了动,他先注意了一下丘延平那边,见丘延平已经走出了接客厅,才低声问道,“什么叫这些事情?你……早就知道了?”

    “嗯。”

    “你相信?”

    “是的。”顾闻业回道。

    顾闻乐盯着顾闻业看了几秒,突然垮下肩膀,“这种事情你是怎么接受得那么快的?是不是因为丘延平的缘故?只要是他说的,你都信?”

    #我家哥哥为什么那么痴汉又妻奴#

    顾闻业微微皱眉,总觉得顾闻乐的话里有话,他没有搭理对方奇怪的后半句话,只是说道,“眼见为实,等你亲眼见到了,你以后也会相信的。”

    “……见到什么?”顾闻乐心里蓦地爬升出一股密密麻麻的麻意,他浑身一抖,鸡皮疙瘩都爬上了手臂。

    顾闻业微微一笑,没有在说什么,这个反应反而让顾闻乐更加受不了了,他像一只受惊的猫似的,猛地跳了起来,窜出了门外。

    “哥!你又吓唬我!”外头还能听到顾闻乐既怂又不满的叫声。

    丘延平没有见到顾闻乐进屋,光是见到了顾闻业,他挑了挑眉毛问道,“刚才那一声是怎么回事?你吓唬他什么了?”

    “只跟他说,要他眼见为实而已。”顾闻业耸了耸肩膀,咧开一个纯良的笑,他看着丘延平,问道,“许清楼今天的状态很差,是不是和你之前提到的‘人血馒头’有关系?”

    丘延平“哟呵”了一声,轻佻地笑道,“顾将军分析能力不错啊,这么快就找到联系了?”

    顾闻业低笑了两声,“是丘先生提醒得太明显。”

    “的确有关系,只不过我不明白的是,明明六年前发生的事情,要说报复,早就该报复了,为什么留到现在才开始实施?”丘延平说道,他微皱着眉头,下意识咬着食指思考,“肯定有什么契机,只不过暂时我还没有找到。”丘延平自说自话起来。

    “也许许清楼自己更清楚?”顾闻业问道。

    丘延平想了想,点点头,“也许吧。”他一笑,带着确凿自信的口吻,说道,“我看,用不着等到今晚,许清楼又会过来了,就看他今早这样的状态,今晚太阳落山后能不能撑得过去都难说,到时候什么要瞒的秘密不用我问,他自己都会主动交代了。”

    顾闻业脑海里浮现出许清楼刚才的模样,微微点头,那副模样的确看起来憔悴得可怕。

    ——甚至“憔悴”两个字都不足以来形容许清楼了。

    顾闻乐不知道这两个人后来又说了什么,只知道到了晚上,果不其然掐着饭点的时候,许清楼又来了。

    顾父顾母两人已经听说了今天早上的事情,见又是许清楼前来,两个人都皱起了眉头,他们就算不知道许清楼身上发生了什么,短短一天的时间里来回跑两回,足见事情的紧急性了。

    “丘先生!”

    这一次许清楼一进屋没有再找顾闻乐了,他甚至连表面上彬彬有礼的虚伪模样都没有精力端着,他直接扑向了丘延平,差点就要撞到丘延平身上去了,顾闻业皱着眉头,在丘延平之前眼明手快地伸手一把扯住了许清楼。

    “许先生,有话好好说。”顾闻业声音冷淡道,他手劲极大,即使坐在轮椅上,照样能把一个成年男人的冲劲巧妙地挡住化解掉,他蹙眉看着许清楼,许清楼披头散发,身上的衣服看起来都像是急匆匆披上就跑出来的,浑身透着一股糜烂又惊惧的气息,这幅模样要是被星际狗仔队拍到,之后一天财经新闻板块的头条就该是他的了。

    丘延平被顾闻业这一手惊诧到了,本来他还想要自己出手挡一挡了,没想到顾闻业在他身边直接把人拽了个急停,他低声道了声谢。

    顾闻业微摇了摇头,他松开手,问道,“许先生这次来又是因为什么?”

    许清楼直直看向丘延平,噗通一声跪下,“丘先生救救我,您一定有办法的……”他说着,重重磕了一记响头,把顾闻乐意外得眼睛瞪圆了一圈。

    早上还眼高一等口出威胁的男人,这才隔了一个白天的功夫,居然跑来下跪还磕了响头?

    他不由得把惊奇的目光投向丘延平,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

    丘延平看着许清楼,说道,“救你?我以为我要救的不过是你的公司罢了。”他假笑般扯了扯嘴角,“许先生何来此话?”

    许清楼身(shen)体抖了抖,用力揩了下鼻涕,接下去要说的东西是他曾经费尽心思想要瞒天过海六年的秘密,直到这一刻,他心里依旧在做着矛盾斗争,他知道一旦他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他现在的一切就都毁了,但是他又怕,万一他什么都不说,没人帮得了他,那他就连命都没了。

    早上丘延平那句似警醒一般的话让他警钟敲响,当年的事情他瞒得很彻底,活着的、知道那件事情的人就只有他一人,可是丘延平却直接点了出来,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那句暗示已经足以让他寒毛竖起了。

    他知道,如今正有奇怪诡异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如果说有谁能够帮得了他,那么早上莫名其妙知道他秘密的丘延平,一定是唯一的人选了。

    “许先生要是有所隐瞒,那我就什么都帮不了你了。”丘延平淡淡出声道。

    许清楼心头一颤,他的事业、他的名声可以毁,但性命只有一条,要是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许清楼一咬牙,开口道,“这件事情我想单独和丘先生说。”

    丘延平微微眯起眼睛,他盯着许清楼看了几秒,然后微微点头,“好。”他看了眼皱眉并不赞同的顾闻业,对他笑了笑安抚道,“总是离死(si)亡越近的人,秘密越多。顾将军能不能借一间房间一用?”

    顾闻业抿了抿嘴,沉默了几秒后开口道,“随我来。”

    许清楼被丘延平那句不怎么吉利的话说得浑身又是一抖,他现在就如惊弓之鸟一般,对这些字眼尤其的敏感介意。

    顾闻乐跟在他们身后,刚跑出去又转了回来,急匆匆对顾父顾母道,“爸妈你们先吃,我们去去就来。”他说完,一眨眼就又跑了出去。

    丘延平和许清楼两人进了小房间,兄弟两人被留在了外面,顾闻业低声叮嘱了一句注意安全后,便和顾闻乐两人在门外等着。

    顾闻乐看了眼顾闻业,问道,“我们就这么在外面干等着?”

    “嗯。”顾闻业点头。

    顾闻乐沉默了几秒,干等着不是他的个性,他抿抿嘴,又跑去自己的那屋里,拿了几个小玩意儿出来。顾闻业看着那几个小玩意儿眯起了眼睛,这几个小东西他看得极其眼熟,是他们军处里用的窃听器。

    顾闻乐轻咳了一声,塞到顾闻业手里,他悄悄绕到屋后头,往里面丢了一个接收器,然后试了试音量,正好能把里头两人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丘延平自然是注意到了顾闻乐的小动作,不过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又临近崩溃边缘的许清楼却是没注意到那么多了,他紧张地搓着手,声音不稳地开口道,“六年前,我和我的朋友曾经一起研发了一个产品……”

    那款产品正是后来许清楼得以发家的东西,他们两人在产品后续的开发利用上起了争执,许清楼坚持要走私营化,另一人却觉得这个产品应该卖给星际军处,考虑到产品本身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和能动性,私人使用并不是最佳的,但是卖给军处就意味着这是一笔垄断的交易,显然,私营化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许清楼见友人无法被说服,并且扬言他绝不会让这款产品流入市场,投入了太多心血和期望在其中的许清楼咬牙做下了一个决定。

    他独自拿着产品的设计概念、草图和成品去申请了产品的所有权,同时为了防止友人的申诉,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利用媒体舆论将友人打成了偷窃作品不成、气急败坏的小偷。

    后来他成功将这款产品投入市场,并且靠此赚取了建立公司的第一桶金。

    在公司建立的同一年,与许清楼一同设计出这款产品的友人郁郁而终,而他却飞黄腾达。

    许清楼哆嗦着嘴唇看着丘延平,颤抖着声音说道,“丘先生,是卓林他来找我了,是他要来报复我……你救救我,救救我!”他紧紧攥住丘延平的手,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