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空降将军1】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吃柠檬!有人竟敢欺负我饭票!

    顾闻乐听到丘延平说的,冷不丁愣了愣, 他信吗?

    他咽了咽口水, 理智让他觉得这话不可信, 但是心里的天平却因为今天发生的种种事情, 让他不自觉偏向了丘延平。

    这太糟糕了,顾闻乐在心里想着。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这句话, 只好嘴上打着哈哈, 顾左右言他道, “丘先生这句话要是被传出去了, 肯定得被按上谋划动乱的罪名。”

    丘延平挑起了眉毛,显然不信顾闻乐这话。

    “谋划动乱的罪名还不至于。”顾闻业淡淡一笑, 心里却同样因为丘延平这看起来仿佛玩笑般的一番话掀起了巨浪,他不觉得丘延平这是在玩笑,他深深看了一眼丘延平,说道,“不过丘先生还是别对外人随便说出这样的话为好。”

    同样是暗含告诫的话,顾闻乐说的, 丘延平就觉得不可信, 但是换到顾闻业嘴里,丘延平就信了, 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这点小小的偏颇,他啧了啧舌, 说道, “我还以为这儿的言论自由度很高呢, 没想到也有那么多忌讳。”这不还是和过去他那个时间轴差不多么?

    也不对,过去他仗着自己有能耐,又在天子面前是受独宠的红人,可敢说了。

    顾闻业笑笑,没有搭话。

    “那可不,都说语天语地独不可语皇家,也就私下里敢扯扯皮,谁还敢放到明面上去?”顾闻乐接口道,他看了眼自家但笑不说话的大哥,又撇了撇嘴,悄声对丘延平说道,“尤其是我大哥,他们军部处里的人对皇家了解得最深,却从来不聊皇家的东西。”

    “哦?”丘延平微微扬起尾调,边上顾闻业轻咳了一声,丘延平眼里带上几分戏谑的笑,问道,“那你和我说这些,可以么?”

    顾闻乐被丘延平反问得一愣,在他心里,丘延平是他未来嫂子,是他大哥的未婚伴侣,迟早一家人,但是现在好像说这些还有些早了,他脸色一讪,食指挠了挠下巴,飘着眼神支吾道,“我也没说什么啊。”

    顾闻业看得出丘延平只是在逗自家傻弟弟,他笑了笑,由着丘延平折腾顾闻乐,没有去帮忙解围的打算。

    三个人回到将军府,顾父顾母还没睡,见到他们三人回来,顾母关心道,“怎么样?许先生那么晚把你们叫过去,事情很严重么?”

    顾闻乐刚要开口,被顾闻业截了话头,顾闻业冲顾母安抚地笑了笑,说道,“不是什么大事,许先生心急罢了,已经解决了。您放心。”

    顾闻乐没顾闻业那么会面不改色说瞎话,听到自家大哥给出了一个教科书般标准的回答后,索性不吭声了,站在顾闻业的轮椅后头点头附和。

    顾父眯眼看了看自家大儿子,又看了看不做声光点头附和的小儿子,这一搭一唱的配合,太熟悉了。

    顾闻业与顾父探究的眼神对视上,表情变都没变,两人对视了几秒,顾父败下阵来,不再探究,顺着大儿子的话说道,“没事了就好。你们前面晚饭也没怎么吃吧?我让佣人给你们留了菜,热了再吃些?”

    “太好了,我都没怎么吃过呢,饿死了。”顾闻乐闻言越过顾闻业和丘延平,直接坐好了位置,他咧嘴冲自家爹妈一笑,“本来还以为得去厨房找方伯开小灶呢。”

    顾母拿小儿子没办法,喊佣人去厨房帮忙热菜去了。

    三人吃了夜宵,丘延平满足地咽下最后一口红烧小杂鱼,笑眯眯地弯起眼,说了一声“多谢款待”,起身回了自己的小别院。

    顾家的厨师还真对他胃口,红烧的小杂鱼全都剔了鱼刺,只留下一根粗大的鱼骨架撑着鱼肉,只需要舌尖稍稍一卷,鱼骨上的肉就全下来了,鱼肉酥软得入口即化,红烧的滋味咸香中带着吊鲜的微甜,全都烧进了鱼肉里,回味无穷。

    丘延平睡在床上,两手搭在小肚子上,还忍不住咂了咂嘴又回味了下。

    他上辈子好吃的东西也没少吃,皇家的百道山海宴他也参加过几次,都没觉得有什么口腹之欲难以满足的,但是偏偏这辈子他却好像变得格外贪食了些,尤其对这些小鱼小虾的滋味欲罢不能,丘延平把这无伤大雅的贪食归结为自己成了一只猫的身上。

    顾闻业发觉丘延平似乎尤其情有独钟那些重火重油的菜品,他下意识留意下来,饭后推着轮椅散步消食的时候,不自觉晃到了单独的厨房灶院里,几个在做清洁后续工作的小工看到顾闻业亲自来了,吓了一跳,还以为有什么大事。

    顾闻业也没想到自己会不知不觉走进这儿,不过人都来了,总不见得白晃一圈再回去,他想了想抿嘴说道,“以后午餐、晚餐都加一道口味重些的鱼虾类,贵客喜欢。”

    他想,丘延平帮了他好几回,之后还要替他治疗双腿,多叮嘱一声厨房,改善一下合他口味的伙食,也不算什么。

    丘延平发觉顾家的伙食真是太好了,他逃婚逃来将军府真是明智的选择,白白蹭了大几天的饭菜。今天酱爆鲜海虾,明天红烧小杂鱼,后天盐焗大明虾,每天都变着花样来。

    丘延平一边吃得开心,一边不厚道地想着,等婚约那档子事情取消了后,他没借口继续留在将军府,那能不能把将军府家的几个厨师挖墙脚挖到自己那儿去?

    顾闻业不知道丘延平这点小心思,他看丘延平吃得开心,便心里舒坦了,于是后厨一拨十来人都收到了顾将军的大红包。

    丘延平自觉在将军府里白吃白喝几天有些过意不去,这天他吃完了午饭,舔干净了嘴角的酱汁儿,决定稍稍做些什么来表达一下自己的谢意。

    可惜没等他有什么动作,顾闻业那边就出了点状况。

    这天下午,顾闻业的旧部下和另一个新面孔突然来了将军府,正好是周末,械斗学院用不着上学,顾闻业在家里,丘延平正帮他药熏着病腿,他斟酌着语句回忆着那次战场上的情况。还没说多少,旧部下就跑来了,愣生生打断了两人独处的时间。

    “去书房说吧。”顾闻业看到来人是自己的得力左右手江浩,微微皱眉说道。

    丘延平收起药草,笑着调侃了他一声,“顾将军真是贵人事多,退了休还有人找。”

    江浩本来还在为顾闻业变得温和柔软的态度不习惯着,听到丘延平这句话,瞬间把那点别扭抛到了脑后,当场有些炸毛,在他眼里,或者说在顾闻业曾经带队的军部七处所有士兵眼里,顾闻业因为腿伤不得不隐退一直是所有人心里的一根刺,这人怎么那么不客气地戳人痛脚?什么叫退休?怎么说话呢!

    “你说什么呢!?顾将才没退休!只是暂时的而已!”江浩说道。

    丘延平挑挑眉毛,没想到顾闻业的小跟班会因为自己随口一句话怼过来,还真是一个暴脾气。

    不过也算是他口无遮拦,丘延平想想,虽然他和顾闻业是朋友,平日里互相调侃着也习惯了,不过这句话大概真有些重了?丘延平抿抿嘴,在心里小小地检讨了一下自己,难得没有怼回去。

    顾闻业因为江浩的口气微皱眉,看丘延平没有说话,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他摆了摆手,加重了语气,又重复了一遍道,“江浩,去书房等我。”这一遍,就带了些命令的口吻了,

    江浩闻言眼睛一亮,有些熟悉的口吻让他不由兴奋起来,他一立军姿,喊了一声“是!”一转身小跑着军步出去了。

    丘延平好笑地看着江浩的背影,不知道该说是军人的习性刻到了骨子里改不掉,还是该说这人一板一眼。

    顾闻业微摇了摇头,抱歉地看了一眼丘延平,为刚才江浩的反常敏感解释道,“先前因为腿伤,我不得不从位置上退下来,这些曾经跟着我的士兵一直希望我能退居二线继续领导他们,但是像我如今这幅样子,还占着那个位置实在浪费,所以我拒绝了。刚才江浩会那么激进,多半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你不要放在心上。”

    丘延平了然地点点头,“嗯,刚才是我不对,没放心上。”他说完,又有些纳闷,他像是容易计较这些的人么?

    “你去书房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丘延平挥挥手赶人。

    顾闻业心里惦记着江浩特意过来又一副有些着急的模样,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他闻言便点点头,直接离开了。

    书房里,江浩等着顾闻业过来,他看到顾闻业书房里的衣架子上挂着笔挺的军装,好好一个大男人,眼眶说红就红了。

    顾闻业进来,见到江浩这副模样愣了愣,他示意江浩坐下,遥控着轮椅滑到江浩对面,“怎么回事?我听管家方伯说和你来的还有一人?怎么没过来?”

    江浩吸了吸鼻子,粗糙地揉了两下眼角,憋回了自己的金豆豆,说道,“和我一起来的是上头空降下来的新……将军,黄御天,皇家的人。”他说到“将军”两个字的时候颇为不情愿,像从牙缝里挤牙膏挤出来似的,听得顾闻业好笑地微微摇头。

    “我们这次过来,是他说,要把将军符拿回来,说放顾将这儿……不合情理。”江浩握紧拳头,顾闻业闻言愣了愣,拿回将军符?

    江浩说道,“将军符又不是虎符,明明军部一二三四五那几处的前将军全都留着自己的将军符,凭什么要把顾将您的收回去?!他摆明了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要把您曾经立的威信全踩下来!先前有两个弟兄不服他没有半点战绩军功就坐上大将军的位置,还被领了军罚,到现在都在军寝里躺着不能下床呢!”

    顾闻业脸色变得难看,他沉默了半晌,拳头握紧了又松开,他不是以前那个大将军,还有血气领着将士冲阵杀敌,他现在不过是顶着前大将军名号的学院讲师,和皇家人直接起冲突对他没任何好处,他开口道,“既然新将军要,那给他就是了,不过是个符章,又没什么实际用场。你让队里那几个倔头子别和新将军顶着做,对他们没好处,以后也夹紧尾巴,现在我不在了,捅了篓子传到上面,没人能给他们收拾烂摊子。还有你,暴脾气克制着点。”

    他说完,觉得自己嗓子干涩得有些发疼,他拿起桌上的茶盏倒了点水,润了润嗓子后,开口问道,“新将军人呢?让他进来。”

    江浩瞪大眼睛,眼圈里还蓄着几滴眼泪,一瞪差点落下来,“您真要把将军符交出去?!”

    他特意先进来,就是想提前和自家将军通个气,商量商量对策,却没想到自家将军根本没打算留着将军符。

    “反正横竖留着我也没什么用。”顾闻业遥控轮椅走到书桌边,打开抽屉,取出一个锦盒,里头躺着的正是将军符。

    “去请新将军进来。”顾闻业说道。

    江浩不肯动。

    “军号23407,执行命令!”顾闻业声音一沉,命令道。

    江浩猛地站起身,抹了一把眼泪,扯着沙哑的腔喊道,“是!”

    黄御天穿着一身军装踏着军靴进来,他端着架子装模作样地尊敬了一把前辈,说道,“顾将军,久仰大名。”

    “黄将军。”顾闻业微颔首,没什么表情地应了一声,他直接将装着将军符的锦盒递了出去,“这就是黄将军要的东西了。”

    “顾将军真爽快,一点都不留恋?”黄御天本来还以为能看到顾闻业失魂落魄的模样,却没能如意,他微撇了撇嘴,转念又一笑,说道,“要是让顾将的那些手下知道,估计一个个都要伤心了。”

    江浩脸色变得不怎么好看,他刚想说什么,被顾闻业一个眼神阻止了。

    “呵呵,我的手下都是军里一等一的好手,心理素质极好,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软弱伤心。”顾闻业微笑着,他顿了顿,看向黄御天,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气势陡然变得凌厉,“对了,黄将军,作为前辈,我有一句经验之谈想与你分享。对自己的士兵好一点,小心过犹不及被反噬一口。”

    黄御天脸色一变,被顾闻业陡然变得分外锋利的气势惊得寒毛倒竖,这时候上没上过战场,见没见过血的差距就明显了,黄御天根本吃不消顾闻业这突然狠厉起来的警告,他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顾闻业见状稍稍收敛,他揉了揉眉心,问道,“黄将军还有别的事情么?”

    黄御天缓过气来,他恼羞成怒地瞪着顾闻业,半晌,开口问道,“顾将军腿伤好得怎么样?我认识些个医疗界的顶级权威,不如介绍给顾将军?诶让我看看,我好和那些权威们说说顾将军的情况。”

    “不劳黄将军……”

    顾闻业话还未说完,黄御天突然大步走近顾闻业,本来几人距离就极近,谁也没想到黄御天会突然走近顾闻业,猛地往上拉起顾闻业的长裤,这一拉自然**m不出什么来,但是顾闻业下意识一惊扭身躲避,狼狈地带翻了轮椅,摔倒在地上。

    “顾将!”江浩失声叫出来,连忙站起身要去扶顾闻业,却被黄御天假惺惺地挡住,“顾将军怎么那么不小心?”

    顾闻业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这种羞辱简直是对他的践踏,他是因为退居将军一位收敛了自己的血性和脾气,但不代表他真的如同表面上装出来的那般,是个温文尔雅的教书人。狂怒在心底掀起惊涛骇浪,他眸色沉得渗人,精神力因为极端暴怒的情绪而凝成一丝丝实体化的红丝。

    黄御天下意识畏缩了一下。

    书房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丘延平扫了一眼情况,脸上微冷,他走到顾闻业身边,顾闻业已经坐直起来,重新回到轮椅上。

    黄御天眯眼看了看突然闯进来的丘延平,先前有些畏缩的情绪似乎被闯散了,他皮笑肉不笑地勾起嘴角,说道,“听说正是顾将军的腿出了点问题,才从位置上退了下来,不知道顾将军的腿还能不能好起来?”

    江浩脸色变得极差,“顾将的腿当然能……”

    “有我在,怎么不能?”丘延平打断了江浩的话头,冷笑了一声。

    黄御天一噎,又道,“有信心是好,可惜那么多业界权威都……”

    “我和那些废物能相提并论?”丘延平又打断道,他嗤笑了一声,说道,“我说顾将军的腿能治好,就能治好。你与其担心顾将军的腿,不如担心担心你的位置到时候还能不能保住。”

    顾闻业握紧轮椅把手,沉默了几秒后缓缓开口,“将军符暂且让你保管一段时间,日后我必定亲自取回。黄将军,背景和后台不是你恣意妄为的资本,这世界上总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比如我。”

    黄御天瞳孔猛地一缩,竟是一瞬间被顾闻业震慑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