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空降将军3】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二喵:emmmm我先立个flag

    还没等顾闻业理出什么具体头绪来, 从外面回来的顾闻乐就闯进了书房里, 咋咋呼呼道, “哥!我在外面听到有人说, 看到江浩和一个臭脸将军从我们家里出来了, 他们来找你麻烦了?”

    “顾小先生的眼线还真多啊。”丘延平意外地看了顾闻乐一眼。

    顾闻乐干咳一声,“不是我的眼线……是我大哥人缘好, 嘿嘿。”

    顾闻业说道, “没什么事情, 别一惊一乍。”他顿了顿,又道,“对了,去帮我查查朱文旻。”

    “朱文旻?这名字有些耳熟……”顾闻乐想了想,“是大哥当初的主治医生?他怎么了?”

    “这个人可能有点问题, 你去查了就是。”丘延平说道, “查查他身份背景, 能找到生辰八字的话, 就给我详细来一份。”

    顾闻乐愣了愣,看向自家大哥。

    顾闻业见状说道, “按丘先生说的去查。”

    “尽快给我。”丘延平又补充了一声, 他说道, “为了治你哥的腿。”

    顾闻乐闻言眼睛一亮,兴奋地看着丘延平, “丘先生真的有法子?!”

    “那当然。”丘延平小小地翘了翘嘴角, “风水大师从不打诳语。”

    顾闻乐兴奋地重重点了点头, “丘先生等着!我马上给你找来!”

    丘延平看顾闻乐迅速跑得没影,笑起来,“你弟弟看着比你还热衷。”

    “嗯,当初他没少为我到处跑过。”顾闻业听到丘延平这么说,微微柔和了表情,“可惜最后也没什么用场。”

    “放心,这回我不会让你弟弟白跑的。”丘延平弯着眼角爽快地拍了拍顾闻业的肩膀笑起来。

    两个人在书房里简单将事情又从头到尾捋了一遍,丘延平记下了几个时间节点和关键点,说道,“要是当初和谈时候作乱的人能揪出来,那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也不一定是有心作乱的?”顾闻业知道引起骚(sao)**m的人多半是在他的军队里,但是顾闻业不觉得他手下的兵里会有人故意作乱。他婉转地说道,说完就见丘延平笑了起来,他疑惑地看着丘延平,不明白对方在笑什么。

    丘延平摇着头,不知道该说他的大将军是太单纯还是太耿,在那种和谈的情况下,哪家的小兵会出这种严重的误会岔子?不过既然他家大将军不想往这方面想,那就暂时先不提这个话头了,丘延平耸耸肩膀,敷衍道,“嗯,说不定。”

    顾闻业:“……”

    他抿抿嘴。

    “到底谁出的乱子既然现在还没有头绪,那我们就暂时先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反正目前这个线索是断开的,追着这个方向跑没什么前途。”还是丘延平,他见顾闻业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模样,心软了软,为自己前面不走心地敷衍重新配了点料,给了台阶。

    顾闻业闻言点点头。

    顾闻乐的工作效率很快,事关自家大哥双腿,顾闻乐办得半点不拖沓,顶多隔了半个多小时,顾闻乐就带着一串主治医生朱文旻的资料回来了。

    “朱文旻一路跳级,在星际医科学院专修医药辅修心理学,毕业后就一直从医,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七个年头了,记录一直良好,没有什么违规操作的污点。不得不说朱文旻从实习跳到主治医生的速度还挺快,那么年轻的主治医生现在很少见了。”顾闻乐说道,他从光脑里调出朱文旻的生辰八字,说道,“之前为了找他的生辰八字稍微花了一点时间,毕竟现在很少有人会记录这么详细的生诞了。”

    丘延平点点头,他微仰头看着光脑中投射出来的生辰八字,一边在心里默算着,一边说道,“难为顾小先生那么快就找全了,是正确的吧?”

    “当然是正确的了!”顾闻乐说道。

    丘延平勾勾嘴角,过了半晌蓦地开口,“算出来了。”

    “这位朱医生朱文旻其实姓朱也姓黄,算是半个皇家人,某位的私生子。”丘延平说道,顾闻乐咽了咽口水,差点没呛着自己,“私生子?皇家的?”这个料可有些劲爆了。

    顾闻业听到丘延平提到私生子,他微微意外了一下,问道,“是黄祁策的私生子?”

    “你知道?”丘延平也意外了,没想到这个秘密还有别人知道。

    “在我还没接受军部七处之前,作为特种工种,曾经帮黄祁策解决过一些小麻烦,所以对他的事情也略知一二。只不过没想到当年那个小孩还活着,被秘密养在了外面。”顾闻业说道。

    “解决过小麻烦……”顾闻乐第一次听自家大哥提起他在军部七处之前做过的事情,脑内小剧场不由自主地脑补起了一些血腥镜头,他咕咚咽下一口口水,声音响得窘得让他自己恨不得钻进地缝里,他讪讪地冲着自家大哥一笑,“没什么,我绝不会往外面说的。”

    顾闻业失笑地摇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

    当年黄祁策出轨包养情妇,情妇珠胎暗结,被正房知晓后,暗中派人去结果了。皇家人,就算内里夫妻形同陌路分房而睡,面上总是要做得恩爱的,这样的丑闻决不能传出去,黄祁策知道后舍不得情妇的孩子,便找了顾闻业,要他把人救下来。

    顾闻业把那孩子救了下来,情妇却是没躲过暗箭死了,黄祁策对这样的结果没说什么,大概对他来说,这样的结果就是最好的了吧。

    “黄祁策看来一直在暗中抚养那个孩子,不然朱文旻这一路也不会过得那么顺遂,看他仅仅七年就当上了主治医生,这一路蹿得跟火箭似的。”顾闻业听自家大哥解释了,心里松了口气,嘴上便跑起了火车。

    “说起来,黄御天正是黄祁策官方宣称的独子,照这么看来,黄祁策在他这两个孩子的前途上,还真是不遗余力地铺路。”顾闻乐嗤了一声。

    “你还真是和皇家人关系复杂。”丘延平说道,排个顺序,顾闻业这是从父亲到两个儿子都沾上关系了。

    “你说,会不会是朱文旻觉得是你害死了他母亲,心怀愤懑,所以才推荐你了一个明知道不会给你看病的人?”丘延平撑着下巴随口猜道。

    “或许吧,可是老实说,就算请不到你,我也不会一棵树上吊死,他这么做没多大意义。”顾闻业说道,他们先前因为这个而对朱文旻起疑,但是细想,他却觉得仅是这么做,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丘延平想想,觉得顾闻业说的也在理。

    ——那就尴尬了。他们能想到的线就系在朱文旻身上。

    顾闻乐见气氛一时间变得沉默,他挠挠后脑勺,把自己憋了半天的疑问丢了出来,“那个,其实我不太明白,你们找朱文旻,和治疗我哥的腿有什么关系?”

    “嗯?”丘延平挑挑眉,他看向顾闻业,问道,“你还没和他说过?”

    顾闻业轻咳一声,隐晦地摇了摇头。

    丘延平了然地闭上了嘴。

    顾闻乐:“……我既不瞎也不聋好嘛……你们的小动作还能再明显一点吗!”

    “之前没和你说,是因为没有确定。”顾闻业轻咳一声说道,“丘先生认为,我的腿是有人故意设计拖延了恢复的进度,导致无法痊愈的。”

    “什么!?”顾闻乐猛地站起身,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接到顾闻业不赞同的目光后又收了回去,他捏紧拳头,说道,“我之前就说过吧?肯定是皇家那些人没错了!对,黄祁策、黄御天还有朱文旻,这三个人说不定也参与进来了,黄祁策说不定还主谋呢!”顾闻乐情绪激动地说道,他说着说着狠狠一锤桌子,“他们坐享现在太平盛世了,可去他喵的了!”

    “顾闻乐!注意你的语言!”顾闻业皱眉低声警告道。

    丘延平愣了愣,不太明白顾闻乐这一串的话怎么来的,“什么情况?什么意思?”

    “我来说,大哥他说不定还想护着皇家呢。”顾闻乐打断了顾闻业张口要说的话,“他那是被军校洗脑过了。”顾闻乐腹诽道。

    “坊间其实一直流传着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你知道军部一共有七个分部,分别驻守着七个地球分部吧?几年前,在地球二上发生过军部分部的驻守将军谋权篡位的事情,反皇称帝并且成功了,自那之后,其他六个地球的皇室都成了惊弓之鸟,尤其顾忌这些驻守在地球上的军部将军。只不过因为这几年来,外患不断,这些皇室不得不寄望于这些将军来保全领土,就算心里顾忌,明面上也不敢动手脚。我哥他战功多显赫啊,我早就说过他肯定会被皇家忌惮上。”顾闻乐说道。

    顾闻业摇头,却找不到反驳的话来,顾闻乐很早就与他说过,但他是军人,为皇室效忠是他的天职,去质疑皇室更是违反了他的本职原则,所以即便那时候顾闻乐警告过他,他也从未放在心上过。

    但是不得不说,随着黄御天、朱文旻还有黄祁策之间的关系浮上水面,他心里也有些动摇了。

    “异虫族攻击地球一,军部七处的人顶上,那时候他们就算忌惮我哥,也投鼠忌器。有异虫族的威胁存在,他们不敢对我哥下手,但是后来异虫族退兵签订休战协议,假如那时候皇室的人提前知道有签订协议的打算呢?地球一处于和平安定的环境下,短时间内没有战争,军部七处、我哥的重要性和存在的必要性就不再那么显眼了,那么我哥的腿这时候残了,不正合他们的心意?他再也没法对皇室造成任何威胁了。一石二鸟。”顾闻乐接着说道。

    他是商人,脑子在这方面转得极快,三两下就把心里的猜测理顺了出来。虽然手上没什么实际证据,但是逻辑上基本完善,让人挑不出错来。

    丘延平讶异地眨了眨眼睛,这样杀鸡取卵的事情,他上辈子在皇帝身边待了那么久都没见到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太让人寒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