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亲王府01】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喵:我媳妇儿可想着我了

    黄祁策这个名字虽然已经有一两个月没在丘延平的生活里出现过了, 但是这个名字丘延平可半点都不陌生。

    他挑了挑眉, 尾音意味不明地上扬起来, “黄祁策?”

    沈慎之不知道在座几人与黄祁策、黄御天和朱文旻三人之间的恩怨,他听见丘延平这样问, 只当是对方还不太了解黄祁策, 他点点头解释道, “嗯,黄祁策是现任皇室……”

    他要介绍的话只开了个头, 就被丘延平摆手止住了, “这个人我不救。”

    “啊?”沈慎之愣了愣, 他从没想过会有人那么直接甚至毫不犹豫地拒绝一个亲王的委托,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丘先生是说……?”

    “黄祁策, 这个人我不救。”丘延平又重复了一遍,他也没看顾闻业, 只是闲散地翘着腿, 支着下巴,懒懒地抬了抬眼皮子,说道, “一共九个字,沈先生哪个字听不明白?”

    “这,可那是亲王……丘先生真的不考虑一下?”沈慎之有些纠结, 换任何人想法那这都是能和亲王攀上关系的好机会, 怎么反而丘延平还不屑一顾上了呢?

    丘延平被沈慎之问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曾经把主意打到他们这儿来的人,还指望他去救?这想得也太美了。

    丘延平根本没有想过黄祁策其实只打了顾闻业的主意,压根没有惹上过丘延平自己。

    顾闻业见丘延平脾气开始毛躁起来,他心里好笑,眼睛也弯弯起来,他心里倒是对丘延平去不去救黄祁策没什么所谓,不过看到丘延平这样的态度,他倒是心里微喜,显然丘延平会对黄祁策是这幅态度也是因为他的缘故。

    他开口出声道,“阿慎,你等下,我和丘先生说两句。”

    顾闻乐闻言眼睛猛地瞪得老大,听他大哥的意思,倒像是要劝丘延平去救黄祁策?顾闻业略带警告地看了顾闻乐一眼,小幅度地轻轻摇头。

    顾闻乐反应过来,虽然他还没弄清自家大哥在做什么打算,不过看样子也不像是要白救那人的样子,他闭上嘴,没有多话。

    顾闻业、顾闻乐和沈慎之三人从小玩到大,顾闻业年长他们三岁,沈慎之就像顾闻乐一样崇拜这个大哥,他听顾闻业这样开口,立马点头,全心全意觉得顾闻业能够说服丘延平。

    丘延平看了眼顾闻业,有些不甘愿地随他起身走到会客厅的隔壁。

    “你要说什么?”丘延平问道,大概是因为觉得顾闻业与自己竟然不站在一条战线上而有些不满,语气有些冲人,带了火药味,有点无差别攻击的味道。

    顾闻业低笑了声,他摇摇头,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救黄祁策,黄祁策的确曾经设计害我无法行走,我没想过要以德报怨,不过你不必因为我的缘故而放弃。”

    “我可不是什么人都救的,救这种人我也膈应。”丘延平轻哼了一声,言下之意便是说,他不救黄祁策才不是因为顾闻业的缘故。

    顾闻业闻言嘴角弧度反而更加明显,他说道,“这样啊……我本想麻烦丘先生趁此机会帮一个忙的,现在看来倒是强人所难了。那就算了吧。”他说完,便转身佯装要离开的样子。

    丘延平眼睛转了转,拉住了顾闻业,问道,“……你不妨先说来听听。”

    “我不想逼丘先生救不想救的人……”顾闻业脸上**m出两分为难。

    “咳,你先说说,这个想救不想救的标准,也是视情况而浮动的嘛。”丘延平直觉觉得顾闻业是在准备什么,意识到这个,他反倒心里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顾闻业微微一笑,“是这样的,亲王府的看守严密极难突破,我观察了他们的换班顺序和时间,几乎没有空档,这次恰巧阿慎带来了一个机会,容许外人有机会进入亲王府,这正是我浑水摸鱼潜入亲王府的机会。”

    “亲王府看守那么严密的话,那之后你又该如何脱身?”丘延平问道。

    “脱身倒是不难。”顾闻业说道,向来都是在进来的关卡上设置层层障碍,反倒是出去的门漏洞颇多,顾闻业自信只要有机会混入亲王府,逃出生天不在话下。

    “你打算做什么呢?”丘延平又问道。

    “只是以牙还牙罢了。”顾闻业看了眼丘延平,淡淡笑道,“太过分的事情我不会做的。”

    顾闻业看起来温温和和的模样,丘延平反倒觉得有些难以捉摸,心里发毛,他搓搓手臂,朝顾闻业龇了龇牙,说道,“我怎么觉得顾将军打算做的,却不像顾将军现在说的那么云淡风轻呢?”

    “丘先生很聪明。”顾闻业没有正面回答,却也没有否认,只是噙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丘延平。

    丘延平见状没有再犹豫,他说道,“既然你需要这个机会,那我答应去就是了。”他想了想又问道,“就进去一次会不会不大保险?我要不要拖个疗程什么的?”——可以说是十分配合顾闻业了。

    顾闻业失笑,他摇摇头,说道,“不必,就按照你自己的节奏来就好。”

    “其实我觉得吧,魇兽把黄祁策的精神搅得再虚弱些,对你的行动更有利。”丘延平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我稍稍拖个时间吧。”他说完,没有打算等顾闻业的回应,直接走了出去。

    顾闻业好笑地看着丘延平的背影,他没想过丘延平脑袋里的歪歪脑筋还不少。

    丘延平回到会客厅里,沈慎之见到丘延平和顾闻业一前一后地进来,眼睛微亮,他站起身,问道,“丘先生考虑得如何了?”

    “要我答应救他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些条件,你把先前我开给你的清单量上翻一倍,还有一些别的材料要求我会额外附加上去发给你,你把这些转交给黄祁策看看,他要是觉得这个价格值他那条命,那交易就成功,要是觉得不值,那就让他去另谋高就。”丘延平说道。

    沈慎之抽了抽嘴角,想到那份清单,还要翻一倍,还有别的附加材料,估计总价值不菲,不过说起来对方身份贵为亲王,要付出这些来,大概顶多也就是有些肉痛,也不到拿不出的地步来,他想到黄祁策叮嘱他无论如何都要把丘先生请来的嘱咐,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条件我想亲王一定都乐意付出的。”

    “别,沈先生还是去问问清楚再过来给我答复吧。”丘延平摆手说道,“万一黄祁策那家伙铁公鸡一毛不拔呢?沈先生打算自己贴补出这些损失来么?”丘延平是打定主意要拖延时间了。

    沈慎之又纠结住了,这些材料他要是全贴了,那就离倾家荡产不远了。

    “那……我再去问问亲王吧。对了,丘先生大概什么时候有空呢?”沈慎之打算一并问完,免得之间再多走来回浪费时间。

    “我不像黄祁策大忙人,基本都有时间。沈先生不如还是先和亲王敲定了时间再与我核对吧。”丘延平说道。

    沈慎之闻言觉得似乎也有道理,点点头,说道,“那好,那我就先告辞了。”他加快了脚步,打算与早些和黄祁策联络上。

    “对了,阿慎,丘先生暂在将军府的消息不要往外传,丘先生有些小小的难言之隐,不方便。”顾闻业突然开口说道。

    沈慎之“哦”了一声,一口应下,对于顾闻业的话没有丝毫怀疑。

    “嗯哼。”丘延平发出一个鼻音,他看着沈慎之急匆匆的背影,嘴角微微一扬,带出几分不安好意的笑来。

    顾闻乐见了搓搓手臂,他有些不太明白地问道,“为什么还要帮那个黄祁策?”

    “当然是有我的打算。”顾闻业不打算太多细说,只是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说道,“我们与黄祁策之间的矛盾,你也别和其他人多说,明白么?”

    顾闻乐点点头。

    接下去的几天,沈慎之开始频繁往将军府里跑,第一天来是来传达黄祁策同意交易条款的中心思想,顺便约了时间,结果丘延平说那一天他恰巧没空,沈慎之只好再跑回亲王府又问了时间;时间问题两头连跑了两天,黄祁策的脸色也因为魇兽这段日子不断地光顾而越发差了起来。时间的由头借口用了两次后就不适合再用了,丘延平总算没有再耍黄祁策,只是最后确认了一下那几个条件对方都能满足后,两人总算定下了时间。

    这一来一去的,差不多大半个礼拜也就过去了。

    其实几人之间的交流用光脑的话,完全可以很简单很迅速地完成,可惜丘延平说,他为了以防被人发现,不得使用光脑这类高科技的东西,只能麻烦沈慎之和亲王两人这样一来一回地转述了。

    黄祁策被折腾得早就没有脾气和力气了,沈慎之倒是觉出一点对方在戏弄人的感觉来,但是这种感觉刚挤出苗头来,丘延平就已经订好了时间,又打消了沈慎之觉得自己仿佛被折腾玩弄的错觉。

    ……

    到了约定的那天,丘延平坐着由将军府中一个司机开的天际悬浮车到了亲王府前。亲王府大门打开,丘延平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并且通过了包括指纹、瞳孔、牙齿的验证后,确定了是真正的丘延平后才被放了进来。

    丘延平看着那么繁复的身份验证,不由下意识稍稍张望了一下,好奇顾闻业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他左右没有见到什么动静,他不好再张望下去,免得显得奇怪,他跟在管家身后走进亲王府里,微蹙着眉头,有些担心顾闻业是不是根本没能混进来。

    很快,他的担心就被打破了,丘延平垂在身侧的掌心突然被人轻轻勾了一下,他手掌一抖,柳叶形微窄的桃花眼微微瞪圆,一张薄如蝉翼的纸条出现在他的掌心里。

    ——我进来了。

    丘延平匆匆扫了一眼纸条,刚看完没几秒,那张纸条便猛地消散开来,一点痕迹都不见了。

    他再环顾四周,却是什么都没见到,仿佛刚才自己看到的、感觉到的都是错觉一般。顾闻业就这样完全连自己人都察觉不了地进了亲王府,仿佛幽灵一样。

    丘延平放下心来,也是,顾闻业的能力他还要质疑什么呢?这套间谍行动,人家只会比他更清楚更擅长,想到这儿,丘延平彻底不再把这些担心放在心上,他跟着走在前头的管家往亲王府深处走,他边走边打量着四周,顺便问了情况,“亲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在人家亲王府中,丘延平也得面上稍稍做做样子,喊一声亲王。

    管家恭恭敬敬回道,“亲王自一个半月前就频频噩梦,最近几日尤其严重,下人都喊不醒,也束手无策,只能看着亲王日渐憔悴下来。”

    “都那么久了啊……”丘延平轻啧了一声,让管家心头一跳。

    他扯扯嘴角,想来黄祁策的梦一定很对那头魇兽的胃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