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亲王府03】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顾将军的未来伴侣一定很幸福喵~

    丘延平踏进黄祁策的卧室, 便是觉得有股阴气将这间卧室包围着散不去, 他没有理会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人家给他的报酬可没包含这些。

    他将侵入黄祁策睡梦中的魇兽揪了出来,模样狰狞黑气团绕的魇兽被困在黄符之下, 欲逃不得。

    黄御天震惊地后退了两步, 看着面前完全颠覆他世界观的一幕, 眼前这个玩意儿是从他父亲嘴里钻出来的???黄御天下意识把视线转向了自家父亲的肚子,这么一团东西, 怎么装进去的?

    丘延平注意到黄御天的视线变化,不由得也是顿了顿, 他倒是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

    魇兽被揪出, 黄祁策还处于梦境中无法被外界喊醒, 这是魇兽留给黄祁策的最后一个噩梦,必须走完才能出来;又或者像顾闻业那样,强行突破那也不是不行, 但是丘延平不觉得黄祁策有这个能力和魄心。

    丘延平打算离开, 却被黄御天拦住, 他挑眉看向不放人的黄御天,开口道,“前黄小将军还想留我吃晚饭呢?”

    黄御天被这个称呼戳中了痛脚, 他狠狠瞪了丘延平一眼, 说道, “别以为你有点能耐就能蹬鼻子上脸, 顾闻业那是个例外, 何况他日后日子也不一定好过,你别向一个反面教材学习。”他轻哼了一声,又道,“在我父亲彻底醒来之前,你不能离开这个亲王府,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耍诈呢。”

    丘延平有些无语地看了看他,他还以为这人真对他放下心来了,原来还留了一个小后招,只不过这个后招也实在没多大用处,他想离开这个亲王府,办法多得是,还需要谁同意么?

    “前黄小将军……”丘延平开口,黄御天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气急败坏道,“你偏要加上那两个字么?!”

    丘延平眨了眨眼睛,“不加将军两字我还能叫你什么?”

    黄御天算是看出丘延平故意在气他了,他气哼哼地没再说话,扬扬下巴示意丘延平说他的话去。

    丘延平耸耸肩膀,说道,“我是个生意人,拿钱办事替人消灾解病,就算我看你不顺眼,也犯不着和我的名声过不去,你说是不是?”

    黄御天又是一声哼,“你的名声?在我们这一圈里谁还不知道你的名声?还需要维护么?”

    这下轮到丘延平一噎了,这段时间的顺遂和相处几人的态度让他暂时忘记了这具身(shen)体的原主,顶多也就留给外界一个好皮囊、好性格、鬼才的印象,在学术圈子里、高(gao)干m圈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名声。

    他咂了咂嘴,他喜欢噎别人,却少有人敢噎他,丘延平觉得这个前黄小将军实在不太明智。

    丘延平正打算开口,却是听到床上的黄祁策突然开口大声呼喊着什么,黄御天连忙上前,“怎么回事?!”

    丘延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就是做噩梦了么。

    他慢吞吞挪着步伐走过去,装模作样查看了两眼,说道,“做噩梦了,叫两声不是挺正常的?”

    他说着,却被黄祁策嘴里忽高忽低的叫喊和大幅度的动作引开了注意。

    黄祁策脸上**m出极致的惊恐,他紧闭着眼,眼皮下的眼球飞快地转动着,手脚不受控制地胡乱摇摆踢蹬,嘴里喊着一个个人名,“……你们都别过来,别过来!”

    丘延平挑了挑眉毛,在心里记了几个下来,说道,“看来这个梦还挺渗人的。”

    黄御天瞪了眼说着风凉话的丘延平,说道,“你快想想办法!”

    “前黄小将军,我就是个替人治病消灾的,哪有那么多神奇的能力想干嘛就干嘛?你爸做噩梦而已,梦醒了就好了。”丘延平说着,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悠闲地撑着下巴,看着床上黄祁策的挣扎。

    魇兽编织的噩梦都源于入梦者内心最深处的恐惧,而这种恐惧,多数又与现实息息相关,丘延平不难做出猜测,黄祁策嘴里这些反复念叨的人名,说不定与黄祁策之间有着什么血腥关系。

    “你们亲王府待客之道不怎么样啊,都要吃饭的点了,强留贵客也不备点晚餐用?”丘延平待了一会儿,见黄祁策没有转醒的迹象,他摸摸肚皮又开口道。

    黄御天有些无话可说,他拍了拍手掌,召来下人吩咐备菜,他看向丘延平说道,“你倒是敢吃得放心。”

    “这有什么可不放心的。万一我真在你父亲身上动了什么手脚,我要是遭殃了,连着你父亲也得遭殃,这个风险你不敢冒吧?”丘延平悠闲地撑着下巴,闲闲地道。

    丘延平说的正戳中了黄御天的死穴,他的确不敢冒这个风险,他本想说那样的话至少能让丘延平吃得不安心,却没想到人家看得可透彻了,直接抓住了他的命门,怪不得敢如此嚣张。

    这天丘延平直到晚上九、十点钟的光景才从亲王府里出来,他摸摸吃得心满意足的肚皮,打道回府。

    将军府里,顾闻业险些就要去亲王府要人了,丘延平迟迟未归,要不是他曾经按在丘延平所有外套衣纽上的生命体征监测器显示对方安全无虞,他早就过去了。

    顾闻业看到丘延平安然无恙地回来松了口气,顾闻乐好奇问他怎么就在亲王府里呆了那么久,丘延平便把情况简单说了一遍,顺便还说了说亲王府的伙食,食材新鲜多样,就是可惜了厨师的功力不到家,没有将军府做的好吃。

    顾闻乐一听丘延平报的一串菜名,心都痒了,嘴上直说,“丘先生多吃点啊,可不能费了这些好东西。”

    丘延平还挺认真地回了顾二弟弟,“那可不,端上来两人份的菜全进我肚子里了,黄御天脸色别提多臭了,哈哈。”他咧开嘴角,笑得尤其开心。

    顾闻乐心里舒坦极了。

    顾闻业低笑着摇头看着两个活宝似的男人,说道,“本来怕你回来晚了肚子会饿,特地让阿訇做了点小点心留着给你做夜宵,现在看来是要浪费了。”

    顾闻乐猛地瞪圆眼睛,就差没时间开口说“还有我”了。

    丘延平脸上堆起虚伪的笑,说道,“顾将军说笑了,晚上六点多吃的晚饭,折腾到现在可不消化得差不多了?吃夜宵正是时候,顾小先生觉得呢?”

    顾闻乐连连点头,“正是时候,正是时候!”

    顾闻业笑起来,喊来阿訇,让他可以把夜宵热一热拿上来了。

    丘延平觉得自己的胃口就像一个无底洞,他舀了一勺子的鱼羹,鱼羹绵软毫无鱼腥气,只有淡淡的咸鲜吊着胃口,配合着薄荷草的调香,鲜美极了。

    “顾将军真是体贴啊,顾将军未来的伴侣定是十分幸福了。”丘延平眯着眼睛捧着热羹,一边小口小口抿着,一边夸道。

    顾闻业眼神变了变,他看着丘延平脸上**m出简单的餍足的愉快模样,微微一笑,意义不明地反问了一句,“是吗。”

    丘延平发出一个清浅的鼻音,算是正面回答了。

    顾闻乐蹭了一碗热鱼羹,满足地窝在椅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自家哥哥和未来大嫂之间的聊天。

    他觉得自家哥哥此时此刻像一个正在慢慢收网的渔夫,整个渔网里只有自家大嫂这一条大鱼。

    “先前你说黄祁策在梦中喊了不少人名,你还记得有谁么?”顾闻业等丘延平吃完了夜宵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后,步入正题问道。

    丘延平点点头,“我记下了几个。”他报出几个人名,随着人名一个个报出来,就连先前有些懒散模样的顾闻乐都是坐直了身(shen)体,丘延平见状挑挑眉毛,“这些人身份不低?”

    顾闻乐咽了咽口水,说道,“岂止不低,那都是隔三差五要上星际联播的人。我就说最近怎么老没见到这些人……和黄祁策有什么关系?”

    顾闻业开口道,“之前我潜入亲王府中,随着两名要丢垃圾的小厮到了一处后院,后院中摆放了诸多怪石。那两名小厮要丢的东西,是一袋碎肉,我在其中发现了半截连着指甲盖的手指。”

    顾闻乐脸色变了两变,“手、手指?”

    丘延平微微眯起眼,“你是说,这些失踪的人都成了这袋肉?”

    “这些人你们也许并不熟悉,他们都是亲仁党,曾经屡屡顶撞黄祁策的提议,黄祁策绝对有动机将这些人一网打尽。”顾闻业说道,在他发现那一袋袋碎肉的时候,他心中就已经把近几年失踪的政要人员的名单列了出来,当丘延平报出那些人名,几乎全都位列其上,他便是明白自己的猜测多数是正确的。

    “那么多碎尸都丢在自己的后花园里……这黄祁策的心还真是大。”丘延平说道,“难怪我见他卧房阴气绵绵,整个亲王府都透着股让人不舒服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