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黄祁策的委托 01】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喵:我的媳妇儿翻手风云剧变

    黄祁策的噩梦之症的确被丘延平治好了, 许诺过的酬金这天也源源不断地派人从亲王府搬送到了丘延平过去居住的单身公寓里,免得暴**m了丘延平就住在将军府的情况。

    丘延平索要的材料数量不少, 他就站在自己的公寓里监工, 看着自己不大的单身公寓被一箱一箱的材料填满, 到最后落脚休息的地方都没几个了,他心里升腾起一股诡异的满足感,他把下人打发走了之后, 顾闻业便从外面进来, 看这满地打开的箱子, 里面价值不菲的材料让他都有些咋舌。

    除了一些稀有的草药之外,顾闻业还看到了几副在星际中排得上名的野兽的巨大骸骨, 被分解装进箱里。

    草药的用处他还能猜到一些, 但是这些骸骨,除了基因研究开发的科学组和装备研究组的人会高价购入以外, 他看不出丘延平会需要这些东西。

    丘延平看出了顾闻业的疑惑, 不过既然顾闻业没有直接开口问,他便装傻充愣似的没做解释。

    沈慎之的报酬也在这天一起送来了,丘延平开口要的那些材料里, 有一种楔叶类的植物十分稀有, 花了沈慎之一点时间去收集, 直到今天才收到手。

    鹿首木属楔叶类,叶小呈楔形, 根茎粗大, 因为生长在高地, 位于海拔极高点,鹿首木有活络气血的疗效,只不过这种效果通常能用其他草药代替,所以很少有人会专门去采集这类生长环境刁钻、又没啥特殊用处的草药。

    但是丘延平知道鹿首木其实还有另一种名字,那是在他的时间轴上被称为封印木,树干粗直,高可达三十米,用处,却是用来做成一把尺。

    人都说风水大师凭一罗盘、一八卦镜、一风水剑便可立身,但事实上,他们有时候要用到的小道具还不少,尺便在其中。

    鲁班尺、寻龙尺、丁兰尺,这三种尺便是他们风水大师常用的尺子。

    封印木与其他树木不同,是风水一行中专门用以做尺的木种,究竟为何偏要选择这种木头做尺,丘延平不得而知,只知道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没人破坏过。

    丘延平虽然性子里有些爱剑走偏锋,过去又爱与本家大长老对着干,但是自从被雷劈过后,丘延平老实了不少,规矩立着总归有它的道理,对吧?

    丘延平那掌中功德铺里是能兑换尺子的,丘延平一看需要的功德星光就萎了,一把尺子就要扣光他浑身上下所有的功德星光了,那还玩什么?

    于是丘延平就起了自己做尺子的念头,反正这些吃饭的家伙,他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每个细节,只要有原材料,那就不成问题。

    沈慎之把丘延平最急需的封印木送了过来,丘延平立时对沈慎之的态度好了不少,这让沈慎之有些受宠若惊了,他下意识看了一眼顾闻业,顾大哥看着他的眼神可沉可沉了,沈慎之一个哆嗦。

    “其实、其实我这次来还有一事……”沈慎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是亲王那里,亲王想再请您去一趟,似乎还有些难言之隐……”

    顾闻业微皱眉,“黄祁策找你来请丘先生过去?”

    “又不是先前没合作过,干嘛他不派自己人亲自过来?”丘延平听出顾闻业的疑惑来了,他一挑眉问道。

    沈慎之也琢磨着为什么,只是没琢磨出来原因就已经到了丘延平的公寓来了,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

    顾闻业沉吟片刻后,转向丘延平说道,“我曾在黄祁策身边待过一段时间,了解他的性格。他应该是已经对你的身份立场起了疑心。”

    “将军府与慎之的关系密切是摆在太阳底下大家都知道的,黄祁策想要通过慎之再次请你,或许是认为你与我关系亲密,而我与慎之又是从小到大的朋友,你会看在我的薄面上几次三番答应慎之的请求。”他顿了顿,道,“换言之,你答应了慎之的这次请求,便是侧面表明了你的立场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丘延平脑筋转得也是活络,很快跟上了顾闻业的思路,他挑了挑眉,转而看向一脸恍然大悟的沈慎之,说道,“麻烦沈先生转告亲王,要求人就有点诚意,自己亲自来,要是觉得没必要,那就别来找我。”

    沈慎之点点头,“我明白了。”

    沈慎之将丘延平的拒绝一字不落地传给了黄祁策,黄祁策听了不怒反笑,说道,“上层圈子里都传这个丘延平性子乖僻,软硬不吃,皇粮不分,现在看来果真如此。不过也罢,丘延平有能耐,恃此而骄也是够资格,那我就亲自去请一请便是!”

    黄祁策与黄御天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m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来。

    黄祁策的面色依旧呈现一种灰败的枯竭感,谁都看得出来黄祁策的情况不太妙,正因此,黄祁策这一回丝毫没有拖拉,递了一个函送去丘延平的住处后就直接坐专车飞了过去。

    拜访函被送去丘延平的住处的第一时间,就又被转送到了将军府里,丘延平扫了一眼拜访函便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他在自己的小别院里不紧不慢地把三柄长尺标上特殊的量刻。

    他划开掌心的皮肤,流着血的掌心在尺身上抹开长长的血痕,“九天风火至,山川内混行。律令摄!”语毕,天云凝聚在这一处小别院之上,浓浓滚滚,似有大雷之象,过了半晌,却是轰然散开。

    丘延平随后在这三把尺身上撒上一层白骨研磨开来的骨粉,再裹上一层满满的树胶。

    他将成尺丢进锻炉里用烈火炙烤,尺身丝毫没有被烈火吞噬,只在锻炉里被烤得通身发红。

    大约过去了七七四十九息功夫,丘延平戴上手套拿一把长嘴钳夹将三把尺子从锻炉中依次取出,再丢进边上的一大缸凉水里头。

    这一缸凉水是丘延平储存了好久的无根水,大半个月的功夫才将将存储了这大半缸子的水。

    炙热的尺子入了凉水便是瞬间发出“滋——”的一声响,冒出腾腾的白气。

    丘延平将凉透的三把尺子取了出来,他手掌拂过这三把鲁班尺、寻龙尺和丁兰尺,仿佛生成共鸣一般,三把尺子尺身微微颤动起来,细听似乎还有“嗡嗡”之音,一丝发丝宽窄的雷光忽然凭空现形,游走在三把尺身上轰然炸开。

    三把尺子没有丝毫受损,却是尺身显得尤其坚韧,隐约泛光。

    丘延平将这三把尺子暂收入掌中功德铺中,因为这三把尺子并非是功德铺中的东西,日后取出无需扣除功德星光,却是有一个类似于随身携带的小万千空间了。

    做完这些,丘延平伸了个懒腰,才打算回自己的小公寓里,去迎一迎黄祁策一行人。

    顾闻业在军部七处里,听到自己的手下急匆匆跑来,说是将军府的方向上空突然出现了奇怪的天地异象,他皱眉匆匆跑到外面,远远看去,似乎那一片天的所有云都缓缓向将军府的上空汇聚成团,有种乌云压城的压抑,然而还没等顾闻业赶回府里,那团厚重的云团却是在他的眼前乍然散开。

    顾闻业与正出府的丘延平正正好好打了个照面,丘延平意外地挑起眉头,“顾将军?”

    顾闻业微愣,“……丘先生。”

    “顾将军不是在军部里头么?怎么突然回来了?”丘延平问道。

    “手下的人看到将军府上空突现异象,我……”顾闻业话没说完,就被丘延平打断了,他轻咳一声,说道,“那个,顾将军不必在意,并没有什么大事。”

    顾闻业闻言又是一顿,他隔了几秒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问道,“丘先生的意思是……那天空异象,是丘先生招来的?”

    “嗯。”丘延平点点头,他冲顾闻业咧咧嘴,“这不是要去应付黄祁策那一府的破事么,总得做些准备。”

    顾闻业看着丘延平并不引以为意的样子,心里微微一跳,他又看了一眼将军府的上空,如今已是恢复了先前蓝天白云的模样。

    这样招手便是风云剧变的能力,在丘延平眼中却仿佛稀疏平常得仿佛是家常便饭?

    “不多说了,黄祁策那厮估计已经到我公寓里去了,我先走了。”丘延平看了一眼时间,匆匆说道。

    顾闻业“啊”了一声,回过神来,说道,“那,丘先生自己多加小心。有事联系我,丘先生的衣扣上有紧急求助按钮,只需要把衣扣摘下即可激活。”

    丘延平讶异地挑了挑眉,他低头抠了抠自己的衣扣,说道,“原来这玩意儿还有这用场啊。我知道了,顾将军还真是细心,谢啦。”

    “丘先生,小心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