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黄祁策的委托 02】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延平:这个星球上本不该存在的东西太多了喵

    黄祁策和黄御天在亲卫兵的保护下到了丘延平的公寓, 按了半天门铃无人应答,于是黑压压的两排人围着黄祁策黄御天就这样堵在丘延平的公寓门口,好在丘延平的单身公寓是一层楼面一户人, 不然这场面可就要尴尬了。

    丘延平坐着直达电梯上了楼, 电梯门一打开, 便看到一堆人围在电梯井的外头, 他勾了勾唇角, 挑起一抹戏谑的笑, 揶揄道, “呀,那么多人专程等着我啊, 这排场可有些太大了点。”

    黄御天被丘延平一激就要跳起来, 被他父亲拉住扯到了一边,黄祁策脸上挂着和善的笑, 看起来一点都没是能做出杀人碎尸心狠手辣的模样,他笑眯眯地看着丘延平,说道,“这点排场对丘先生来说算什么?依丘先生的本事, 丘先生担当得起。”

    丘延平冲他咧嘴毫不走心地笑了笑, “那倒也是。”

    黄御天鼻子里发出一声气哼,黄祁策愣了愣,他头一回与丘延平打交道, 倒是没料到丘延平会这么的……丝毫不谦虚(不要脸)。

    “来, 各位请进。”丘延平解锁公寓的大门, 发出邀请道,他看了眼那两排黑压压的保镖,问道,“这几位也要进来么?”

    “不必了,你们留在门外就好。”黄祁策扫了眼自己的保镖,说道,“丘先生的公寓说不定是最安全的地方了。”他一笑,意味深长道。

    丘延平呵呵低笑了声,没有说话。

    黄御天见状微微有些不满,这人难道就不表示表示么?得亲王如此信任,简直是莫大荣幸好嘛!

    黄祁策依旧笑着,他走进丘延平的公寓,微微扫了一眼,厨房水池里放着浸了水还没清洗的杯子,沙发上的靠垫也是不太规则随意地摆放着,有些褶皱,看起来像是常被使用的样子。

    黄祁策的疑心被打消了一点,他脸上的笑更明显了,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没有丝毫打算倒点茶水迎客的丘延平,说道,“这次我们前来拜访丘先生,目的想来丘先生应该也很清楚了吧。不知道丘先生能不能找出我近几年来总是觉得困乏、无力、浑身发寒又偶尔伴有刺痛的原因?”

    “亲王那么看得起我,都亲自过来了,那我肯定得答应呀。”丘延平笑呵呵又四两拨千斤般地说道,没有给人半点可靠的感觉,仿佛被开了一张空头支票似的。

    黄御天听了问道,“那你要是找不出原因来怎么办?”

    “那你就别来找我。”丘延平从来没掩饰过自己对黄御天的不喜,此时听到黄御天的发问,立马嗤笑了声说道。

    黄祁策瞪了黄御天一眼,黄御天没了话说,撇撇嘴安静地待在一旁不吭声了。

    “丘先生那么有信心,我也就放心了。”黄祁策说道。

    丘延平看了看黄祁策,受用般地点了点头,“那就好,那我们现在再来谈一谈报酬吧。念在亲王是老顾客的份上,我给您打个九点五折……”

    “……”

    大概是碍于亲王的尊贵身份,黄祁策对于丘延平的狮子大开口也没有怎么还价,直接应下了,这一次丘延平没再出难题要什么稀有的材料,直接要了真金白银,这对黄祁策来说反倒是更“优惠”一些。

    “丘先生要我做什么吗?”黄祁策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现在就能开始吗?”

    “不不。”丘延平摆了摆手,说道,“亲王,病分外因内因,我呢,首先要找的便是外因。这样吧,不如我们先回亲王府,在亲王熟悉一些的地方能够让您稍稍舒服惬意一些。”

    黄祁策对于丘延平突然的温和有些受宠若惊,他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好,丘先生同我们一道走?”

    “好。”

    说走便走,丘延平淡淡笑着随着黄祁策黄御天两人出了门,坐上亲王的专驾。

    到了亲王府已经是临近太阳落山的时候,昏沉沉的太阳映得天边火红火红。

    丘延平蓦地抬手指向西面太阳落山的地方,开口道,“你们看,那边的天像不像是被血浸透了似的红?”

    黄祁策和黄御天两人顺着丘延平手指指向的方向看去,脸色都是齐齐一变,那头正是后石园藏尸的方向,黄祁策勉勉强强扯动嘴角笑道,“丘先生的想象力真丰富,只不过这个比方未免有些渗人了。”

    “也是。”丘延平煞有介事地微微点头,“那要多少人的血才能浸成这样的红啊,您说是不是?”

    黄祁策脸上的僵笑都快挂不住了,他呵呵干笑了两声,没有再搭话。

    转眼再去看自己儿子,没用的家伙早就脸色煞白,像是被吓到了似的。

    黄祁策暗骂一声没用的废物,只是被这么一句小小的比方调侃就吓破了胆子,对号入座了,这可不就是不打自招么?黄祁策暗地里狠狠扭了一把黄御天手背上的肉,黄御天吃痛地脸都变形了,这才稍稍缓过神来。

    他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没有再**m出什么让人起疑的表情来。

    丘延平对于黄家父子两人私底下的小动作不以为意,他轻声说道,“好像到了吧。”

    黄祁策看了一眼,说道,“是到了,丘先生是打算先去哪里?”

    “平时亲王爱在哪里休息?”丘延平随意问道。

    “唔,还是卧房吧。”

    “那便去卧房好了。”丘延平说道。

    去哪儿其实都无所谓,丘延平不过是随便找个借口罢了,要是黄祁策说是书房,最后丘延平也会劝去到卧房里,因为卧房是距离后花园最近的一处房宅,卧房再往后便是一段长长的小径,直通后石园。

    黄祁策进了卧房,身上那股无力疲惫的感觉便是突然加剧更甚了一些,他揉了揉太阳穴,对丘延平说道,“丘先生,似乎一进卧房里,身上便觉得疲软无力,甚至还觉得有些发寒,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先前我来这儿便是觉得亲王的卧房有些阴寒。”丘延平环顾了眼四周,说道,“也许是亲王的这间卧房照不着太阳,被外头的大桉树遮挡住了光线所致吧。”

    “那我喊人去把这棵树砍了。”黄祁策立马说道。

    丘延平点点头,“可以。”

    他继续装模作样看了一圈,目光突然在一个小物什上停住,他拿起一盏元宝模样的灯盏,里头点着一根古旧的蜡烛,问道,“这东西,是亲王买回来的?”

    蜡烛对于丘延平来说不是什么陌生的东西,但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却是太古老了,在亲王的卧房里能看到这样一盏元宝灯盏就已经不太正常了。

    黄祁策闻言抬头看去,“哦”了一声,说道,“这是我……干儿子买回来的,看着可爱有趣便摆在外头罢了。”

    丘延平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毛,“干儿子?朱文旻?”

    “……丘先生怎么知道?”

    “呵呵。”丘延平放下这元宝灯盏,“亲王可知道这个小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

    黄祁策脸色稍稍变了变,听出丘延平言下之意,“丘先生的意思是,这个小东西有不同寻常的用处?”他脑海中已经开始猜测这盏元宝灯盏中是否安放了什么神经作用的毒气一类。

    他脸色变得极难看,因为这玩意儿正是朱文旻送给他的,这是不是代表他的儿子打算谋害他?

    “我就知道朱文旻没安好心!”黄御天一拍桌子。

    黄祁策看向丘延平,问道,“丘先生可否解释一下这盏元宝灯盏究竟有何用处?”

    “古早之时,古人将锡箔纸折叠成元宝的模样,焚烧以寄给死去的亲人留作地下相伴的钱财。”丘延平说道,他拿起元宝灯盏,指了指里头正燃着的蜡烛,说道,“后来又传言,将蜡烛放在元宝之中,可为死去的亲人聚魂魄,年久可回魂。”

    黄祁策听着脸色变得煞白,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听都没听过,偏偏他心中有鬼,又加上丘延平一本正经的模样,让他不得不信,但他嘴上却还是做着挣扎问道,“丘先生难不成信这些无稽之谈?”

    “无稽之谈?那可不一定。”丘延平说道,他摸出一枚五帝钱,将钱孔照着蜡烛的火苗,他对黄祁策微微一笑,说道,“亲王敢不敢从这钱孔里往那火苗处看?”

    黄祁策扯了扯干笑的脸,说道,“丘先生……”他又怎么可能敢呢!?

    丘延平无趣地撇了撇嘴收了手,黄祁策见状松了口气,丘延平将元宝灯盏放回桌上,说道,“既然这个元宝灯盏是由您的干儿子送给您的,那不妨把他也喊来?问问这枚元宝灯盏的来历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

    黄祁策眼里闪过一丝厉色,说道,“好。就依丘先生说的。来人,把朱文旻喊来。”

    丘延平垂下眼,朱文旻来不来其实对他要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用处,但他想借黄祁策的手把人喊来,是有他的私心在作祟。

    在这个星球,五行风水堪舆之术并不盛行,但是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却都频频让他看到了风水的痕迹。

    先是那个自**m女鬼布下的三宫离火阵,当初他当是女鬼入地府,通晓了这些玩意儿,没有放在心上,毕竟风水之事,牵扯鬼事诸多;

    可是后来,付旸升颈间束着他生魄的七彩玲珑绳、付壹博养下的小鬼、星际械斗学院中的龙卧阴阳阵、造成顾闻业腿疾迟迟无法彻底康复的恶念……

    诸多本不该出现在这个星球上的东西却接二连三般发生在他的身边,丘延平再心大也不能装作看不到了,只不过先前他都没有办法着手调查,那些人不是死了,就是不适合直接开口问的,现在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朱文旻,丘延平可打算好好盘问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