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父:大儿子向我取经可我偏不告诉他~喵喵喵~

    亲王府闹鬼的事情被传得沸沸扬扬, 在整个中心城范围里都引起了巨大的恐慌, 自然也惊扰到了星际的掌权者。

    黄祁仁第二天就把顾闻业召见了, 顾闻业和丘延平两人当天闯入亲王府被不少人目睹, 后来亲王府上空的天云恢复平静, 被大部分人认为是顾闻业他们的功劳, 传言里把这两人传得神乎其神,说这两人赤手空拳闯过千魂万鬼, 消灭了作妖的BOSS, 换回了亲王府的宁静。

    顾闻业没有把丘延平的特殊公之于众, 这样一个随手召来风云聚变,又能将鬼怪迎来送走的人,他不放心让黄祁仁知道。他只是将黄祁策所做的一切告诉了黄祁仁,昨日那一场引起恐慌的闹鬼事件,是黄祁策直接种下的恶果。

    黄祁仁沉默下来, 顾闻业没必要编出这样碎尸杀人的可怕谎言出来糊弄他, 因为只要他派人去亲王府调查,就能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假。

    “黄祁策与其亲子、管家共同谋害十数位星际要员,证据确凿, 罪当诛。”顾闻业落地有声, 正色道,“现在三人已经伏法, 陛下只需要出一则声明, 安抚民众即可。”

    黄祁仁知道顾闻业说得在理, 他沉默了几秒后点头, “好。”

    黄祁策的滔天罪行终于被揭发,那十几袋碎尸肉块全被人从巨石嶙峋的后石园里找了出来,林林总总堆积到一块儿,数量之多,让进行身份识别的两个法医都变了脸色。

    这件事情在整个地球一都掀起了轩然大波,十几名星际高级官员的失踪死(si)亡直到现在才被曝光在阳光底下,这样的隐秘手段让人不寒而栗。

    在刻意的引导和压制下,原本在中心城爆发出来的闹鬼传闻最终没有被传散出去,一些曾经亲眼看到鬼怪的亲卫兵和下人们也都一个个缄口不言。在将军府里休息了三天、出来闲逛看看事态的丘延平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声这被玩弄操控在掌心里的舆论。

    ——向来但凡有阶级存在的地方,基层能看到的、听到的消息永远都是上层希望他们看到、听到的。

    丘延平这两天在将军府里休息,收到了额外多的关心,过去一直不大情愿给他做小点心的阿訇这两天做得尤其勤快又自觉,丘延平有一下没一下舔着阿訇新做的薄荷鱼片糖,

    ——用了少量的猫薄荷,兑了大量的糖水,倒进小鱼形状的模具里,冷却凝成形后像瘾性糖果似的。

    ——丘延平在顾闻业那儿吃过一次就念念不忘了,可惜阿訇从没给他做过,这次阿訇居然一口气做了满满两大盆的量,还都是给他的,这让丘延平心里居然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阿訇手艺深得他心意。

    这还得回到那天,顾闻业把在车上睡熟的丘延平抱下车送回别院里,一路上不知道被收获了多少双闪着八卦的眼神,上至将军府里资格最老的顾父顾母,下至府里的下人,一个个都老怀欣慰地想着他们的大儿子/大少爷总算开了窍。阿訇是个亲疏分得很清的厨子,一见丘延平现在进了他们大少爷的网,那多半是出不来了,立马好吃的好喝的都乐意给丘延平做了。

    顾闻业对于这些人的反应不做搭理,原本心里还有些犹疑的顾父见状心里更是大定了,就自家大儿子的性子,此时此刻绝对是无声胜有声啊。顾父眯起眼,想着前两个礼拜他找人谈心,顾闻业还义正言辞地回拒了他,说什么他对丘先生只有感激仰慕之情,哼,真是嘴硬。

    丘延平被将军府里好吃好喝供着,如果现在他化成原型,绝对能看出整只猫都大了一圈,毛发都油光发亮了。

    人(喵)生啊,真是好生惬意。

    顾闻业这两天也时不时会常来丘延平的小别院转悠,丘延平都觉得顾将军来得有些太勤了,之前他住在将军府,除了那段替顾闻业治疗腿疾的日子,两人之间走动得勤快了些,其他时候顾闻业会来他这儿那多半是有事情,哪像这两天,有事没事就过来。

    丘延平眯着眼睛,本想作弊掐指算一算顾大将军的葫芦里揣着什么东西,却没想到他什么都没算出来,丘延平一愣,旋即意识到,顾大将军葫芦里揣着的东西与他有关。

    于是丘延平等着顾闻业再次光临他的小别院,他这天晒着太阳锻炼锻炼身(shen)体,正做着铁人三项的倒立,柳叶似的猫瞳里便是出现了一个倒着的顾闻业的身影,他双腿微用力一蹬墙壁,翻了下来,他冲顾闻业扬了扬下巴,调笑道,“顾将军每天都来我这儿报道,快和上班打卡一般勤快了。”

    “丘先生那天气色太差,我实在放心不过,只好天天来丘先生这儿报道了,是不是惹丘先生厌烦了?”顾闻业温和道,他脸上带上两分像是真觉得是自己顾虑不周的局促抱歉,看得丘延平反倒不好意思了。

    丘延平干咳一声,说道,“我怎么会烦你,不过是随口打趣罢了。”他一转脸挂上一副灿烂的笑,把手里永远装不满的零食碗递到顾闻业鼻尖下面,“我本来还以为顾将军是看上我这儿的零食了,阿訇这两天手艺又有精涨了,顾将军要不要考虑给他涨个奖金什么的?算我的。”他颇为霸气大方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浑然不觉他在将军府里吃顾闻业的、用顾闻业的、住顾闻业的,哪来的自信让他说一句“算我的”?到最后不还是顾闻业掏腰包么?

    顾闻业听了脸上笑意变得更加明显,他没有点出来,只是点点头说道,“好,阿訇会很开心的。”

    “哈哈。”丘延平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大方的好主子。

    他见顾闻业不打算伸手拿,便又把自己的零食碗收了回来,揣在怀里窝在懒人沙发上,闲扯道,“这次黄祁策的事情,外面的风声被压得很死啊。”

    “嗯,陛下亲自给的压力,没人敢违抗。”顾闻业说道,他来丘延平这儿并不是打算和丘延平聊这些事情的,但是说实话要是不聊这些,顾闻业也不知道他来这儿还能聊什么,没什么恋爱经验的顾大将军看着丘延平望向自己的眼睛,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又有些不知所措。

    “哦这样啊。”丘延平点点头,他还当是顾闻业一手操办的,如果是黄祁仁的授意,那倒是不怎么让他惊讶了。

    丘延平说完了这句话便没声音了,他没心没肺吃着自己的零食,晒着自己的太阳,就和顾闻业先前没来时没什么区别,懒洋洋得快在懒人沙发上化成一滩猫饼了。

    他稍稍抬头看了眼似乎有些挡着他阳光的顾闻业,思考自己该怎么尴尬又不失礼貌地让顾将军往边上挪一挪,他轻咳一声,没有什么诚意地开口问道,“顾将军要不要一起来晒太阳?房间里应该还有一个沙发……”

    “什么?不用了,既然丘先生没有什么不适,那我就先走了。”顾闻业说着,朝丘延平微一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丘延平看着顾闻业显得有些匆忙慌乱的脚步,难得摸不着头脑了。是他赶人赶得太直接了?不能吧?丘延平心里涌上小小的心虚和愧疚,顾将军好心过来,要是觉得自己不受欢迎的话,那肯定很失落了。丘延平发誓他绝没有半点嫌弃顾将军的意思,就是单纯觉得顾将军来得太勤有些奇怪……顺便站位爱挡他的太阳,他又懒,不想起身再去给人搬个沙发出来……

    丘延平想着想着,幽幽叹口气,男人心,海底针,顾将军心思要是果真那么细腻被他伤到了就不好了。算了,他还是爬起来搬个沙发出来吧。明天等顾将军来他的小院子里时,他邀顾将军一起晒太阳!

    顾闻业匆匆忙忙离开,心里暗啐自己的局促,他回忆自己和丘延平之前相处的时候,竟然没有哪次是单纯放松的闲聊,简直就像公事公办的同事——再正直不过的同事关系了。

    这让顾闻业有些郁卒,他因为魇兽的突然袭击稍稍明悟自己对丘先生的心思,却发觉自己这几个月来与丘先生的相处,半点没有利用到近水楼台先得喵的优势。

    顾闻业抿着嘴,在偌大一个将军府里兜来逛去,最后还是跑到了自己父亲的书房里。

    “笃笃笃”敲了三下门,顾父喊人进来。

    顾父见到顾闻业,嘴角挂上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他弯起细细的眯眯眼,笑得就像最经典的招财猫一样和蔼可亲又带着一丝狡黠,“阿业?有什么事?”

    顾闻业看着顾父明知故问的样子,嘴唇抿得更紧像一条直线似的,他薄着脸皮子,耳朵根都泛起浅浅的粉色,“您知道的。”

    “我知道的?我知道什么?”顾父偏是要装糊涂。

    顾闻业拿他没有办法,只好说道,“您当初是怎么把母亲追到手的?”

    “哦,当初啊……”顾父拖长了声音,顾闻业下意识仔细听着,只听顾父接着道,“当初是你母亲倒追我的呀,我就接受了喵~”

    顾闻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