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真假巴思阁夫人02】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顾大佬的歪理一套一套的╭(╯^╰)╮

    那幢明黄色的可爱小房子里,送走了顾闻业和丘延平的巴思阁夫人站在先前被丘延平借用过的卫生间前, 皱着眉将卫生间里所有的摆设强迫症似的一个一个检查了遍。

    她抿嘴扫了一圈似乎没有多少变化的卫生间, 心里的疑惑和不安稍稍减轻了些, 两个陌生男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拿出了那对她完全没想到还会再见到的泥娃娃照片, 这简直乐坏她了, 可转念一想, 她又怕那些人是了解到了更多的秘密才找来,不得不一直吊着一颗心,装作一个伤心欲绝的老妇人来迷惑视线。

    ——谁忍心频频发问揭开伤疤,去为难一个失去子女的可怜老人呢?

    好在, 那两个男人似乎只是想要寻找失主调查情况,她庆幸对方并没有刨根问底就同意将那对泥娃娃还给她。

    巴思阁夫人光顾着庆幸事情按照她所希望的样子发展, 却没有去考虑,明明是那么奇怪又匪夷所思的事情,为什么那个持着军证的男人只是稍稍问了些表面的问题,却不打算深入调查?如果目的只是单纯为了寻找失主, 又哪里需要惊动军部的人呢?

    这些疑点很容易就能想到,偏偏巴思阁夫人心里慌张,什么都看不到, 宁可自欺欺人般地相信事情就是那么简单。

    巴思阁夫人抚了抚胸口, 送走了人后, 她转身走进客厅边的**m天小阳台, 小阳台大约十平米左右, 瘦长形,她摘下挂在胸口的十字项链,将项链的挂坠与阳台门上一个不起眼的凹陷痕迹相印盖上。

    小小的阳台开始震动,巴思阁夫人脚下四周的瓷砖开始有规律地变动,唯独巴思阁夫人正站在的那块一米平方大小的瓷砖没有任何变化。

    眨眼间,小小的阳台扭动重整成了一个向下的楼梯间,看起来就像一张黑黢黢的、大张的嘴。

    巴思阁夫人微提着裙摆走下楼梯,随着她的脚步走下,两旁带点潮气的墙壁开始发出淡黄的光,逐渐将整个地下区域照亮。

    正如同丘延平之前所预测的那样,整个地下的面积并不小,呈井字字形,布置得就像是一处寻常卧室的模样,明亮的吊灯悬挂在天花板的正中央,米白色的墙壁上挂着好几张全家福,然而最显眼的,却是一具棺椁竖直立在中央,这让整个布置看起来十分温馨的地方显得极其诡异。

    那是一具冰棺,躺在其中的人的面目清晰可见,那是一个与巴思阁夫人长相几乎别无二致的女人,女人裙子下摆**m出的一条小腿的肌肉微微萎缩,显得枯瘦,她圆睁着一双眼,死死看着她的正前方,两手抵在冰棺的棺盖上,指甲半折,干涸冻住的乌黑色的血在冰棺上留下去不掉的痕迹。

    巴思阁夫人站在这具冰棺之前,她看着冰棺里的女人,脸上完全没有惊惧的模样,她斜依着冰棺,一点都不觉得冷似的,轻声说道,“姐姐,你猜今天有谁过来了?带了一份好大的礼物呢。”

    她兀自笑起来,歪了歪头,说道,“你没想过当初被你丢进海里的那两个泥娃娃又会出现在我面前吧?”她说着,眼里闪过一丝戾气,她手指点了点冰棺的棺盖,“你说,我该拿我的两个小侄儿怎么办好呢?”

    巴思阁夫人看着冰棺里毫无反应的女人,又是一笑,“这两个小兔崽子还真是命好,有一个不分三七二十一偏袒至极又不惜代价的母亲,谁会想到活人能被关进两个巴掌大的泥娃娃里头去呢?就连我也骗过了,可惜到头来,还是要落在我的手里。”她摇了摇头,毫无诚意地怜悯地看着冰棺里的女人,“他们的好命也差不多到此为止了。”

    她说完转身离开这间地下室。

    丘延平与顾闻业两人去了一处新建起的商务大厦,让丘延平微微有些惊讶的是,这幢大楼的所有者,竟然是当初有过一些接触的许清楼的产业,原来这里才是许氏集团的办公总厦。

    据丘延平先前调查来的信息,这幢大厦的建造正是几年前巴思阁夫人的丈夫总负责,却后来又出了严重事故的案子。在他们即将完工的时候,却是因为员工的操作失误,导致一根垂挂在高点正打算缓缓落下的圆柱轰然掉落。

    这一意外造成了在场数十名员工的死伤,其中就包括了巴思阁夫人的丈夫。

    丘延平过来,是想调查当初这件事故发生的来龙去脉。

    丘延平在前台与一个接线的小姐姐搭讪,想要问出关于当初工程阶段的消息,可惜小姐姐的视线总是时不时地聚焦在顾闻业的身上,心不在焉地回答着丘延平的话,顾闻业有些许不自然地挪动了下身(shen)体,站到丘延平的身后,小姐姐的目光顿时顺着看了过去,正巧与丘延平撞了个对视。

    丘延平有些心塞地转头瞪了一眼顾闻业,顾闻业摸摸鼻子,没有吭声。

    “其实我进公司也没多长时间,对于当初那起事故的了解也仅限于听公司里资历深的前辈闲暇时聊起才知道的,可能帮不了你们多少忙。”前台的小姐姐说道,“我的午休时间很快就要结束了,所以麻烦你们……”

    她抱歉地看了眼顾闻业,话说了一半,暗示道。

    丘延平不想再和漂亮的小姐姐搭讪了,反正身边有顾闻业这个行走的人形荷尔蒙散播机在,小姐姐都看不见他,他把顾闻业推到了前面,示意让顾闻业发挥一下优势。

    顾闻业无奈地看了眼身后的丘延平,丘延平撇着嘴,戳戳顾闻业的腰,让他赶紧问。

    顾闻业当然知道向这样的前台工作人员问这种问题得不到什么结果,只不过他看丘延平兴致勃勃的,才没有说什么,现在丘延平把他推到了前面去,他自然不打算和前台小姐姐多聊什么,他忽略了对方亮闪闪的眼睛,问道,“我想预约一下与许清楼董事的见面,你能帮我安排一下么?请告诉他是顾闻业与丘先生想与他见面。”

    前台小姐姐脸上**m出稍许为难的神色来,她说道,“许董事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听闻许董事的精神状况……似乎不太好,现在代替许董事的是他的夫人方董事。”

    顾闻业挑了挑眉,他身后的丘延平插嘴道,“这样啊,那约方云更方便。”

    顾闻业朝前台小姐姐点了点头,“麻烦你安排一下。”

    对方点点头,想到顾闻业的身份以及另一个男人口中熟稔的称呼,她拨通了内接电话,转告给方云的助理秘书,是顾闻业顾将军与另一位丘先生想要与方董事见面会谈。

    方云一听顾闻业与丘先生这两个名字,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对自己的秘书说道,“下午的会议延迟,去把那两位先生请上来。”

    “是。”

    顾闻业和丘延平两人在楼下大厅没有等多久便被人带上了顶楼的董事办公室,丘延平看到一身白领精英打扮的方云,与当初在许清楼家中看到的小家碧玉模样完全是两个人,他挑了挑眉毛,与方云打了招呼。

    “丘先生,顾将军,好久不见。你们怎么来了?”方云请人坐下,秘书端来三杯热茶后转身离开了小会客厅。

    “是这样的,最近我们在调查多年前一起建筑工地发生的意外事故,恰巧发现那处建筑工地的建成地址就是这家许氏集团,因此我们上来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当初雇佣建筑工程队的相关信息?”丘延平开门见山说道。

    方云想了想道,“这件事情我曾经听那个人回家提过,不过那时候我还接触不到公司的这些资料,因此印象很模糊。这样,我回头让人帮你整理出一份文件发到你光脑里去吧。”

    “谢谢。”丘延平朝方云点头笑了笑,他顿了顿说道,“你看起来很好。”

    方云微微一笑,她扶了扶眼睛架子,说道,“他过得不好,我就过得好了。看着许清楼越来也像一个痴痴颠颠的疯子,也许这对他来说才是最残忍的惩罚吧。”

    丘延平闻言微微颔首,死是一了百了的解脱,活着反倒是受苦受难的折磨。

    两人没有占用方云多少时间,很快就离开了,方云将这件事情交给了自己的亲信秘书去整理,所有事无巨细的信息资料都囊括其中,让对方在第一时间把整理好的资料传发到丘延平的光脑里去。

    两人又回到了楼下的大堂,前台的接线小姐姐看到他们出来,目光正巧与顾闻业他们对上,她兴奋地微微小幅度摆手,没敢在上班时间动作太张扬。

    丘延平略有些吃味地看着顾闻业,说道,“为什么走哪儿大家都只看你?我也不差啊,好歹是个研究天才,也出镜过几次,长得也不赖,怎么就没人看我?”

    “方云刚才都没有看我。”顾闻业说道。

    丘延平闻言回忆了下,好像是这么回事,心里稍稍平衡了一点,但是没一会儿他又有些炸毛,“屁,当初第一次见面人就说是你的小粉丝了!”

    顾闻业:“……”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他们看着我,我只看着你,换位约等一下,不就是他们看着你了么?”顾闻业微微一笑,看着丘延平侧了侧头说道。

    丘延平觉得这句话好像不大对劲,他抿着嘴琢磨了一下,皱眉说道,“都是歪理。”他说着,耳朵根却是悄悄爬上了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