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谁说本喵要异地恋了?才不呢╭(╯^╰)╮

    丘延平的话惹来了顾家兄弟两人探究的视线,顾闻乐有些炸毛, 他不自觉拎尖了嗓音问道, “早就死了是什么意思?死人还能打仗?”

    顾闻业的反应虽然没有顾闻乐那么大, 但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任谁被告知自己打了一场仗, 对面的士兵其实都是一些死了不知道多久的活死人, 心情都得微妙一下。

    不仅仅是微妙。

    “这些人应该都是上战场之前就被炼制成了人傀。”丘延平说道。

    其实这些解释不解释,都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战争已经过去, 发生的伤亡也已经造成,这些都是已经走过的历史了,现在才做追究没有多少意思。

    但是既然这种情况已经被发现,为了避免日后再次出现相似的状况, 丘延平也必须详尽地将人傀这种极少见的手段告诉顾闻业。至少, 日后再次遇到的话,顾闻业也有办法应对。

    “所谓人傀,便是不知疼痛、不知疲倦, 甚至身首分家, 只要还能找得到、拼得齐, 就可以无限制地利用下去。人傀的存在时间视炼制者的能力而定, 顾将军遇到的胶着了快两个月的状况, 已经算是十分突出, 通常人傀的存在时间只有短暂的十来天的样子。”

    “所以后来大哥他们成功退后战线后, 对方也没有再像之前那样乘胜追击紧咬不放, 是因为人傀的存在时间到了极限?”顾闻乐问道。

    丘延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但是这不代表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他话锋一转,道,“人傀的炼制是先将水银浇灌人体。以一根银针插入头顶心,引入水银灌体,逐渐再依次封住人体各个五感部位,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封制成一具栩栩如生的标本。随后找来一种蛊虫,虫体能在剧毒水银中生存,炼制者通过操控蛊虫来操控水银人傀。这种蛊虫极少见,不过既然有人懂得制作水银人傀的方法,那这种蛊虫对方自然也有办法弄得到手。——我们的突破点就在于这种蛊虫上,放在水银人傀身上的蛊虫是子虫,它们接受母虫的指令,而母虫则受操控者的命令安排,一旦母虫死(si)亡,所有子虫都会因为失去主导的方向从人傀上脱落离开。”

    “促使人傀行动的就是这些蛊虫,当子虫离开人傀,那么这些人傀充其量也就不过是含着剧毒做得好看一些的标本而已。”丘延平说道。

    “也就是说要对付这些人傀,就得先擒贼先擒王。”顾闻乐总结道,他抿抿嘴,心里想着要是擒贼先擒王这一套有说的那么简单做到就好了,“王”肯定被数量更多的人傀贴身保护着,想越过那么多人去擒王,那可不比应对这么些打不死的小强轻松。

    “可以这么说。”丘延平说道。

    顾闻业没有对这些发表什么观点,他记下了丘延平说的东西,虽然心里也明白丘延平所说的办法并不比他们与那些人傀军队厮杀容易多少。

    “依照那个摆摊人当初收取朱文旻三十年寿命的价格,那一场古长之战,他收取的价值一定更高,也许拿走的正是这些快三千人的士兵的全部寿命,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都是你情我愿的交易,谁都怨不得谁。”丘延平又说道。

    “以寿命为交易的筹码,这真是闻所未闻,那个奇怪纹身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顾闻乐咂巴着嘴疑惑极了。

    丘延平微微摇头,要是他知道的话,也就犯不着在这里分析纠结那么久了。

    他说道,“虽然我们与那个奇怪的家伙从未打过正面的交道,但是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但凡是有奇怪的事情出现的地方,必定有他曾经出现过的痕迹——无论对方究竟是处于何种目的交易的。”他微微停顿了几秒后,开口道,“只要顺着这些痕迹追踪下去,就能离他越来越近。”

    顾闻乐微微皱眉,他低声疑惑道,“我们为什么要追踪他?无冤无仇的……”

    的确,这个手腕上纹刻着日晷图案的人与顾家兄弟二人无冤无仇,但是丘延平却有心想要追踪下去,无论那人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将那些本不该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带到这个星球,甚至做出一笔笔交易,那人都已经破坏了这个世界的平衡,若不是接二连三几件事情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最后得以归回正轨,这个世界的轨迹早就该偏离了。

    丘延平不能让这个人屡屡打破这个世界的平衡,更不能看着这个世界最后因为崩坏得太彻底,而被世界抹去。

    丘延平不知道上一世他的世界最后变得如何,但他永远记得当日他身受天雷刑法严惩之时,那漫天的雷光抛洒向五洲四海,仿佛天空塌陷一般,犹如末日。他希望在他死后,那些雷光能够停止消失。

    “顾小先生,我没说我们吧?”他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顾闻乐,他从没打算过把无干人等牵扯进来,他站起身,微微伸了个懒腰,窝在椅子里看了太久的视频,浑身都发出了抗议的声响。

    顾闻乐连发出好几声的“诶”声,他瞪圆了眼睛看向丘延平,说道,“你打算一个人去追踪那个怪人?那多危险!”顾闻乐连忙看向自家大哥。

    顾闻业深深看了丘延平一眼,他有他的军职责任在身,丘延平要去追踪那个手腕上纹刻日晷形状的人,他肯定无法随时随地伴在左右,他见丘延平虽然嘴上没有多说什么,眼里却是满满势在必行的决心,微抿了抿唇,沉声说道,“丘先生若是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提出来。我定会在能给予的范围内给出最大的帮助。”这是顾闻业能给出最大的承诺了。

    丘延平微微眯起眼,他忽然笑开来,说道,“有顾将军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

    顾闻乐站在一旁干着急起来,这听起来简直就是要分居两地异地恋的架势,就算是热恋中的小情侣,遇上异地恋这种大杀器,也多半要夭折,何况他家大哥这种八字还没一撇的?顾闻乐左右看看,偏他家大哥半点这样的意识都没有。

    “可、可丘先生不是要躲华府么?丘先生离开了将军府的话,万一后来被华府的人找到了怎么办?”顾闻乐急道。他话问出口,转念一想,似乎被发现好像也不错,直接绑来结婚算了。生米煮熟饭,反正大家都那么熟悉了,早就住一块儿了不是?可不就差一个仪式,最后再促进促进升华升华友谊?

    顾闻乐这么一想,心道还不如被发现了。

    丘延平看向顾闻乐,说道,“谁说我要离开将军府了?怪事又不是满大街随处能捡到的。我守株待兔就成了。”

    顾闻乐现在倒是想丘延平跑出去晃了,他纳闷道,“可是……丘先生不是要追踪着情况么……光是在将军府里又怎么能?”他疑惑地问道,难不成丘先生也是眼线遍地都是?顾闻乐抖了抖。

    丘延平低笑了两声,“你忘了我是谁了?”

    “啊?”顾闻乐愣了愣,没反应过来。

    “风水大师,足不出户也可知天下事,又何须跑到外头去呢?”

    顾闻乐一下子被丘延平那副高深的模样唬住了,他愣愣地看着丘延平,隔了半天才眨了眨眼缓过神来,他抿抿嘴,又有些犹豫道,“可这次巴斯亭夫人……”他没说完,显而易见之后的意思就是“丘先生你也没全算出来啊……”

    丘延平看懂了顾闻乐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他朝顾闻乐龇了龇牙,顾闻乐怂怂地闭上嘴,悄悄躲到自家大哥身后。

    “要算就算天下大事,这样的小事不足我费那样的心思。”他倨傲地扬了扬下巴,风水师数堪舆,那多是要看生辰八字手相面相有据而论,若是凭空算卦,如果不是出来忽悠人的,那就是一项大本事,有这本领的人堪堪一手可数,他未满而立便有那样的本事,可向来是丘延平爱翘尾巴的得意之处。

    不过就如他所言,要他凭空算卦,那也得有足够的理由。

    上一世他也只为了皇帝算过两次空卦,救了皇帝两次性命,第一次他白了头发,得了皇帝亲封御算子的封号,得了一邸御堪府;第二次他倒退了十年寿命,隔天引来天雷大惩。

    可能是与皇帝搭上关系,他没帝命那般硬,又不像皇帝有皇龙紫气护着,贸贸然去改帝命自然赔上了自己,这次他三算空卦,应该不至于落到如此。

    丘延平眯着眼,脸上虽然傲娇兮兮地挂着一幅得天独厚的模样,心里却暗搓搓打起了鼓,巴不得等顾家兄弟两人一走开,就立马审问掌心功德铺中的那小人,好好问问这次该怎么算,他这回算是帮天道做事吧?就算没有赏,可也不能有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