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掉、掉马甲了……QAQ

    顾闻业之前一直都没想过丘延平会那么抵触这一纸婚约, 毕竟从之前丘延平的反应来看,这纸婚约似乎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他抿起唇, 如果丘延平那么抵触的话, 他是不是不该凭那纸婚约把丘延平变相捆在他的身边?虽说丘延平是自己投奔来的将军府,但归根结底,原因还是因为他。

    丘延平见顾闻业附和自己, 他说道,“说起来顾将军年龄也不小了,倒是没有见你被催过, 真好。”

    顾闻业扯了扯嘴角, “也不尽然。”

    丘延平疑惑地挑了挑眉头,见顾闻业不打算再说下去, 便没有再往下问, 他说道, “谁都不容易啊……”他感慨了一声,也是万万没想到上辈子自己活得潇洒,家里长老长辈扎堆,也没谁能有能耐逼他娶妻生子,偏偏,到了这儿, 捡了一个便宜身(shen)体, 还强送了一个便宜婚约对象。

    顾闻业微微笑了笑, 看了眼时间道, “时间不早了, 我便不多打扰丘先生了,丘先生晚安。”

    “啊?不算晚吧……”丘延平瞥了眼时间,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他略略撇嘴,只好点了点头,“那,晚安。”

    丘延平看着顾闻业离开的背影,有些惆怅地叹了口气,看起来夜猫子只剩下他一人了。

    丘延平现在半分睡意都没有,白天的时候看了那么多视频,晚上又悄悄干了回“偷窥”的勾当,此时正有些小兴奋,要他去休息,怕就算是躺在床上了,脑海中都是回放着几个视频里的镜头。

    丘延平索性便把明天白天里打算做的事情提了上来,先前他说过要算那神秘人的卦,自然是要做些准备。说是凭空算卦,其实也不是真的闭眼随便掐指一算就能得出的,有关那人的消息越多,算出的卦越精准,这就和世上常规一样。

    丘延平在整个将军府的四方八角放上一碟子小米,撒上盈盈的细盐,原本丘延平是打算找个不起眼的角落处放上,没人看到就皆大欢喜。

    不过既然现在是深夜,丘延平也就不怕自己的原型被顾闻业看见,他一转眼变回了猫型,叼着空碟子三两下窜上屋檐,在飞起的檐角上放下碟子,爪心往上一翻,便是多出了一爪子的米粒和盐粒。

    再插上一根细细的约有手掌长度的香,点上后,丘延平蹲坐在米堆边上,看着点起来的香一点点烧上灰烬,香头逐渐朝着丘延平的方向弯曲,看着倒像是一个小人在向着丘延平弯腰。香头一弯到底,却是没有断开。直到燃到了最底部的香根,香火断了,才啪嗒一下,香灰全打散在米堆和细盐上。

    丘延平微微皱眉,他站了起来,正要有什么动作时,一个半透明乳白色的人形渐渐出现在米堆边上。

    “地灵公。”丘延平见到人形出现,微微松了口气,他先前见香根烧尽,地灵公都没出现,还当是没有用场了。

    地灵公是监看一片区域大小事况的小妖,没有特别出挑的能耐,但是地灵公有极强的奴性,会服从任何一个将其喊出形的人的命令要求,因此也备受风水师的喜欢。

    只不过要向地灵公这儿了解到某人某事详细的情况,那就要给出更详细的条件,例如某某时、某某地……而很多情况下,这些条件是连提问者都不了解的,因此绝大部分风水师喊出地灵公,也只是为了了解一下近期发生过的事情,而非为了调查。

    丘延平便是让这只地灵公留意近期发生的一切不寻常的事情,他将要求简单明了地讲了讲,地灵公享尽了丘延平留下的香火灰烬后,身形渐渐消退,丘延平扫了一眼已经带尽的香火,微微一笑,这便表明了地灵公已经接受了他的要求。

    每一只地灵公所能监看的范围都是有限的,因此丘延平以将军府为中心,四方八角各找了八只地灵公。

    当他做完这一切,沿着屋檐往自己别院跑的时候,突然一个急刹车,看着蹲坐在自己别院正对面屋檐上的一只喵,大眼瞪小眼。

    顾闻业也是一愣,没想到居然又看到了这只缅因猫。

    丘延平盯着站在自己斜对面的毛球,竖起了尾巴,对面那只猫的体型远比他大了一倍,身上毛发的颜色与他很像,毛发很蓬松,远远看着……像一只球。那只猫看起来很温顺的模样,白色的腹毛又长又蓬软,丘延平觉得那只大猫身上一定很好躺。

    但是这不能是那只大猫可以肆无忌惮往他对面屋檐上一坐,觊觎他的领地的理由,丘延平威胁似的朝那只大猫龇了龇牙,竖起了翎间的毛。

    顾闻业又是愣了愣,那只缅因猫在向他宣示领地?他目光挪向了丘延平的别院,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他从屋檐上一跃下去,灵巧地跑进了丘延平的别院里,丘延平看着那只大猫非但不走,甚至还当着他的面往自己的屋子里窜去了,这可真是欺负到面前了,他低低吼了一声,迅速跟了上去。

    顾闻业看着别院里空无一人,怪不得他先前蹲在对面屋檐上看了大半天,也没见到心上人的半点影子。

    黑白毛发的缅因猫已经扑了过来,一爪子就要挠上去。

    顾闻业警觉地躲过,一转身便是看到那只漂亮的缅因猫张牙舞爪的模样,他抬起一只爪子轻轻松松按住了那只缅因猫冲来的脑袋。两只猫体型的差距让顾闻业完全可以由着对面那只缅因猫胡乱动作,而不至于被挠到。

    他蹲坐下来,歪头看着脾性似乎与丘先生完全不一样的缅因猫,这只猫真的是丘先生化形?不太像吧……

    丘延平舞了两下爪子发现实在够不到,他黑着脸用力抓了几下按住自己脑袋的猫爪子泄愤。搞啥嘞,跑他地盘上还欺负猫,这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丘延平决定明天一定要告诉顾闻业,他家进了一只非常非常嚣张的大猫。

    “……丘先生?”那只大猫突然动了下浅浅粉色的鼻头,张开嘴口吐人言道。

    丘延平脚下一个打滑,猝不及防趴在了地上,他瞪圆了一双圆圆的猫眼,脸上表情都僵住了,他僵了几秒,确定那只大猫在对他说话后,他“喵”了一声装得极其无辜又疑惑。

    大猫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地上、连之前嚣张得竖起来的倒三角耳朵都软趴趴地垂了下来,看起来极其无辜又乖巧的模样,顾闻业笑了开来,他低头把趴在地上肚子上的毛都沾脏了的缅因猫叼了起来。

    丘延平下意识挣动了两下,四只爪子在空中挥了挥。

    顾闻业把丘延平放下,他低头舔了两下丘延平脑门上的毛,梳梳被自己叼乱了的毛发,说道,“原来真的是丘先生啊。”

    丘延平听着这熟悉的调调,浑身又是一僵,这说话的腔调,除了顾闻业还有谁?

    丘延平紧接着便又听到顾闻业开口,“原来我们那么早以前就见过面了。”

    丘延平抬起一只爪子捂住了脸,真被发现了。

    丘延平一转眼变回了原型,扯过椅子上的外套往身上一披,“……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大猫温顺地蹲坐在丘延平面前,圆圆的杏眼微弯起一个弧度,“刚才进犯了丘先生的领地,丘先生的反应很强烈。抱歉。”

    都怪自己炸了毛……丘延平恹恹地撇了撇嘴,他看了眼还蹲坐在自己面前、原型示人的顾闻业,又糟心地想起了自己原型时窝在顾闻业怀里做过的各种事情,他烦躁地扯了扯顾闻业脸上的毛,“顾将军,能变回来说话不。”

    顾闻业没在意丘延平扯乱了自己脸上的毛发,他歪了歪头,眼里带笑,“丘先生真的想要我现在变回来?”

    “嗯?”丘延平理所当然地点头。

    顾闻业化出了人形,赤身裸(**m地站在丘延平的面前,面色平静地打了一个招呼,“丘先生。”

    “……”

    光天化日耍流氓!!!

    丘延平猛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冲进自己的卧房里随手拿了一件衣服出来丢到顾闻业身上,“穿上!”

    顾闻业接过看了一眼,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头,“只有上身?”

    “……”丘延平又想窜回屋里。

    顾闻业拦住了丘延平道,“不麻烦丘先生了。”他一边说,一边把那件套衫斜斜围在腰间,遮住了重点部位,“这样就好。”

    丘延平一点都不觉得这样就好,春光乍隐伏现的,简直就是在惹人瞎想八想。

    其实刚才那么点时间,丘延平也没看清多少内容……但是丘延平想到了当初还在星际械斗学院时候,曾经不小心看到过顾闻业袒**m胸腹的模样,现在满脑子都是那晕陶陶的图像,丘延平脑袋里哄得一炸,晕乎乎间听到顾闻业有些惊讶的叫声。

    “丘先生!鼻血留下来了!”

    丘延平:……………………???谁都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