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替死鬼】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喵:丘先生难道不就喜欢长得好的喵?

    虽然话题一不小心就跑偏了, 不过谁负责跑偏的, 谁就负责把话题扯回来,丘延平不负众望, 至少还记得自己在被顾闻业口花花之前在说什么, 他推了推顾闻业,示意顾闻业不准贴他那么近。

    都是顾将军贴着他那么近,害得他跑偏了。丘延平在心里想着。

    “先前我记得有人说那个女人的姿势,像是动画片?什么是动画片?”丘延平问道。

    顾闻业见丘延平谈回了正题,便也端正回了态度,拿出谈正事的模样出来, 只不过他听到丘延平突然跳转话题到了动画片身上,他眼里有些疑惑和茫然。

    动画片?顾将军从小就早熟, 动画片与他没什么缘分,于是两人还是得把扯了这句话的下人找来。

    阿盾被喊来的时候还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叫来的, 直到两个一脸严肃的男人全都盯着他, 问出“什么动画片”, 他还是懵的——什么时候将军府里两个大佬对动画片开始感兴趣了?

    阿盾虽然看不懂顾闻业和丘延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有问必答地回了。他家里有孩子, 孩子看的动画片,他有时候也会瞄上两眼,里头侠盗和大反派窃贼的形象可以说是印象很深刻了, 尤其是那种夸张的走路方法, 就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那反派是窃贼似的。

    丘延平与顾闻业对视了一眼, 让阿盾退了下去,两个人调出了阿盾说的那部动画片,两个大男人谁也没想到都到这个岁数了,还返璞归真看起了动画片。

    不过丘延平看得倒是津津有味,动画片对他而言是个新东西,稀奇得很。

    “说实话,我越看越觉得,这个侠盗的脸,和你长得像。”丘延平坐在顾闻业边上,边嚼着看电视必备的小零食,边凑到顾闻业的边上咬耳朵。

    “我听人说,这叫建模脸。”顾闻业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可能是我长得好。”

    丘延平听了瞥了他一眼,“啧,论自吹自擂,恐怕全将军府上下一百号人都比不上顾将军。”他口头上这样说着,不过丘延平也不得不承认,顾闻业的确长得好。

    不知道用“长得精致”来形容会不会偏于女气了,但是怎么说呢,顾闻业这张脸就是长得正正好好,多一分显得刻意,少一分显得淡弱,眉眼五官的每一笔,都像是被认认真真雕画出来的似的。

    丘延平想起过去有人揶揄,说这世间好看的人不少,极好看的人却是万里挑一,因为那些极好看的人都是女娲娘娘造人的时候,亲手一点一点捏出来的,至于其他的,那是后来累了,用柳条沾了泥水甩泥点甩出来的,甩得好的,长得不错,甩得不巧的,就成了歪瓜裂枣。

    丘延平记得自己在初识顾闻业的时候,就在心里这样嘀咕过,顾闻业这张脸,定是备受女娲娘娘宠爱的。

    “丘先生过奖了。”顾闻业谦虚地笑了笑。

    丘延平捏了捏顾闻业的脸皮,“捏着也不厚,怎么就一点都不臊得慌?”

    “看情况。”顾闻业被丘延平捏得五官有些变形,依旧好脾气地温温柔柔地笑着看着对方。

    丘延平听了轻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松开了手,算是略过了这一茬。

    他把视线重新转向屏幕里放出的动画片,里头大反派踮着脚尖迈着大跨步,两手腕微微上翻,紧绷成爪状,急急匆匆地逃开案发的现场。看起来极其夸张又滑稽,不过也正是这样的风格,让这部动画片在七八岁的孩子里尤其受欢迎。

    “看起来,那个女人的姿势真的和这动画片里的小偷很像啊。”丘延平微微眯起眼,然而他不觉得那个女人会是存心要模仿这动画片里的角色,谁会想要模仿一个动画片里的角色呢?又不是多受人喜爱的一个人物,何况姿态又那么的怪异,正常人都不会做这种事情。

    如果不是主动,那就是被动、不得已用这种方式行动,什么人会逼迫那个女人做这种事情呢?又有什么动机?什么目的?

    丘延平发觉这个女人身上的谜团真是一个接一个。

    “如果是被动的,也许这是一种惩罚?至少对于那个女人而言,不得不以这样一幅怪异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真的是一种非常让人难以接受的惩罚了吧。”顾闻业说道。

    “惩罚?”丘延平闻言眼前一亮,这倒是提醒他了,他想起过去一种当街游行,一些违反了礼教的人会被挂上牌子,写清他们所犯下的罪行,例如通奸一类,这些人由衙役牵引着当街示众。

    丘延平心里隐约有了一个答案,只不过没有证据,贸贸然开口给人定了罪就不好了,他说道,“你查那个‘阿惠’小姐的时候,多留意留意她有没有什么不良记录。”

    “你想到什么了?”顾闻业问道。

    “有点眉目,只不过还缺点东西。”丘延平说道。如果有人逼迫“阿惠”不得不以这幅姿态在众人面前出现,是为了揭**m“阿惠”的不正当行为,——正如与她行为相仿的动画片里的大反派,为什么偏偏要这样拐弯抹角?

    顾闻业明白丘延平说的缺点证据,大概指的就是要他查的东西,他心里有了方向,微微点头。

    动用军部七处的资源,要查一个人实在方便得很。很快,随着输入大致的外貌特征,出现了大量符合条件的数据,再经过更加细致的筛选和排查,从地理范围上进行缩小,最后他们得到了唯一的答案。

    借着“阿惠”的名头找到巴思阁夫人,并且想从巴思阁夫人这儿找到丘延平寻求帮助的女人,真正的名字叫周一丽。

    周一丽年龄二十三,也是住在星城,倒是没有任何的不良记录,一直以来都是乖乖女的形象,一路也是顺顺利利,唯独在她二十一岁那年,突然生了疾病,险些就救不回来了,后来在医院里奇迹般慢慢转好,捡回了一条性命。

    只不过自那之后,周一丽的性格突然大变,变得极其内向,也不喜欢与人交谈,成天窝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

    现在文件档案上显示的是该女孩已被家属上报失踪状态。

    丘延平看着到手的资料,挑了挑眉,“周一丽二十一岁那年生了一场疾病,险些没了命,二十一岁,也就是两年前,两年前阿惠也是一场疾病被带走了,如今周一丽借用阿惠的名字靠近巴思阁夫人,那么她一定是知道阿惠的,她与那场带走阿惠的疾病之间,一定存在什么联系。”

    丘延平翻看着周一丽的个人信息,在周一丽的生辰一栏上微微停顿了一下,顾闻业倒是主动查来了周一丽的生辰八字,大概是之前他曾经叮嘱过顾闻乐,查朱文旻的话顺带把朱文旻的生辰八字一道查来时,顾闻业记在了心上,丘延平微微一笑,看了眼周一丽的生辰,既然都放到他面前了,不算一算太浪费。

    他掐指心算了一下,眉头却是蓦地皱起,从周一丽的生辰里看,她早就该在两年前的四月死去,又怎么可能活得好好的?

    有人插手了她的寿命?

    也不对,丘延平否定掉了自己的猜测,他见过周一丽,周一丽并不是那种可遇贵人的命,看面相便是能看得出来,她这一生平平淡淡无波无折,就是平凡人普通人的命,没道理遇得上能改她阳寿的贵人。

    丘延平眉头皱得更紧,垂头思索着什么,沉默了半晌后,他突然抬起头,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声音微沉道,“顾将军,你再帮我查一个人,查查阿惠的生辰八字与生平。”

    没花多久功夫,阿惠的生辰八字与生平被摆上了丘延平的面前。丘延平翻看着阿惠的生辰,掐指一算,眼里闪过一丝了然,果然与他所猜无差,阿惠并不该死得那么早,算来她还应有几十年的阳寿未尽,如今这几十年未尽的阳寿却是硬生生被人夺去了,而周一丽,本该早早死去的人,如今却还活在世间。

    难怪周一丽还能这样正大光明地活着,却没有因为打乱了天道的计划受到更苛责的惩戒,这全是因为有人替她去死了。好一个鱼目混珠,让她暂时瞒过了天道的耳目,而没有再被追踪到。

    丘延平眼色沉沉,阿惠是一个替死鬼,而周一丽,才是那个真正早就该在两年前死去的人。一个把天道都能糊弄得团团转的人物,想要欺瞒过天道的眼睛从早亡中活下来,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光靠一个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女孩,绝做不到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