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顾喵:抓住一切机会吃豆腐喵

    凭空出现的男人无异是对顾闻业的一种挑衅, 听在顾闻业耳朵里极端暧昧的话让他神色不善地盯着面前的陌生男人,像一只被侵占到领地似的大猫,亮出自己的爪子。

    丘延平听着男人话中有话,眉头微微皱起,显然面前的男人知道他的真正来历,“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东皇。”男人说道。

    丘延平瞳孔猛地一缩,“东皇……”他低声喃喃,对面的男人微微笑着挑起眉头,说道, “看来你知道我。”

    丘延平怎么会不知道东皇,丘家本家有一段歌谣, 他还是个幼子时就已经会唱了——

    天有仙山兮山有名, 东皇巅上东皇钟,神龙无影去无踪,起云覆雨弄造化……歌谣很长, 讲的都是东皇钟,他从小熟记于心, 在他心里,曾一度认为东皇钟是比天道还要让人畏惧的存在, 创世毁世, 全在东皇一念之间。

    “虽然我是因你而来,不过不要紧张, 今天来, 我不过是做个售后服务, 收回被愚弄的一条人命。”东皇说道,走向绑在椅子上的周一丽,他看着面色惨白惨白的女人,手掌在女人面前稍一抹开,发出一声疑惑的鼻音,他转头看了一眼丘延平,似笑非笑道,“看来被愚弄的人不止我一个,你也做了什么。”他从女人的胸前取出一张熟悉的黄符,黄符忽地燃起,他随手丢在地上,女人身上仅剩不多的生气瞬间萎靡了下去。

    丘延平认出那是自己在第二次见面的咖啡厅里给出的黄符,他脸色不太好看地没有作声,那时他还不知道周一丽的情况,更没想到周一丽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做到这份上,同时他在心里也为自己的随意和不作防有些懊恼。

    他始终对这个环境太没有防备了——即使他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奇怪的人、奇怪的东西的插手,让本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外物渐渐影响到了这里居民的生活。这可能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他用不着步步为营小心规划他的生活,没有人威胁得到他,也没有能被人随意拿捏的弱点,他似乎有可以肆意妄为的本钱。

    “看起来你吃了不少苦头。”东皇看着奄奄一息的女人,他嘴角咧开一个冷情的嘲弄,一个普通人敢这样愚弄到他的头上,他必定是要给出一些惩罚的。

    周一丽偷来的寿命也只能偷偷苟且地活着,越发惨白与常人相差甚远的皮肤,让人寝食难安的噩梦,她的每一行每一步,都不得不像一个小偷一般,无处不昭显着她真正的身份,这是东皇给出的惩罚。

    丘延平看着男人收走了周一丽的魂魄,似乎打算直接离去的样子,他下意识上前了一步,想要张口说什么,却又觉得两个人完全天差地别的身份,根本不存在他开口的资格。丘延平当然有他的傲气,但是在对方完全神化的身份面前,他根本是卑微的。

    东皇脚步停下,他看了一眼丘延平,微微歪头,“你似乎有什么想问的?”

    丘延平微微一惊。

    “是的,我想问您,您插手天道改人命盘,以阳寿为筹码相交易……”他顿了顿,抿嘴片刻后复又开口,“这样做,是否会引来天道的惩罚?”

    “呵呵,谁说我插手天道了?他们的命,本该如此。”东皇低笑了两声,他看着丘延平,一双浅色近乎透明的瞳孔里闪着狡黠的光,“我说过,我是因你出现而出现。天道大玄,你看到的,自认为知道的,不一定就是天道的安排。这一点,我想你应该知道?”

    丘延平微愣,他垂下眼若有所思。

    东皇见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把视线投向了一边依旧没有放下警惕和戒备的男人,他冲着顾闻业咧开嘴角肆无忌惮地**m出一个笑容,极其挑衅地挑逗着男人的神经。

    顾闻业深吸了一口气,他绝不会因为对方的故意**m上钩,但是他的确很在意男人不断强调的那句话,顾闻业握了握拳头,眼里的光晦涩难辨。

    一如东皇来时,悠扬清灵的钟声带走了一切,周一丽的尸体留在原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对方来过的痕迹。

    顾闻业看着丘延平始终是那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即使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已经离开,自家媳妇儿的注意依旧全都留给了对方,这让顾闻业心里极其不是滋味,虽然他也知道自己这种吃醋的行为似乎并不恰当——尤其显而易见的,对方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应该吃醋的对象——但是理智归理智,这一点都阻止不了一个大猫对自己对象的占有m(ru)望m和狡猾地抓住一切机会握紧属于自己的权益。

    ——是的,抓住一切机会,顾闻业知道他不能在那个陌生男人身上表现出太多的在意和负面的情绪,他知道他的丘先生一定会对此表达无关痛痒的嘲讽,但是他一定有办法让对方因为某些隐瞒而产生内疚,而他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至少为自己谋取一些迟到太久的福利。

    丘延平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顾闻业歪到了稀奇古怪的点上了,他还在思考东皇留下的那句话,直到顾闻业实在忍无可忍地把人拎出了这间还留着一具尸体的小房间,他才恍然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停留了太久。

    他看了一眼快要合上的房门,里头周一丽惨白的尸体还留在原地,他问道,“她怎么办?”

    “疾病突发,救治无效。”顾闻业说道。

    丘延平噎了噎,点点头,知道这种事情顾闻业处理起来应该算是得心应手。

    顾闻业拎着丘延平回家,房间里的人,他会通知江浩来处理。丘延平看着男人刚毅又面无表情的侧脸,似乎对于刚才莫名其妙发生的一切没有丝毫的疑问似的,他忍不住开口,“你不想问什么?”他话出口,却又觉得自己问这个问题简直是在存心给自己找不痛快。

    顾闻业看了一眼脸上**m出懊恼反悔表情的丘延平,淡淡开口道,“因为丘先生看起来不想说,那我便不问了。待到丘先生愿意告诉我的时候,我自然就知道了。”

    丘延平被顾闻业这一番“通情达理”说得只觉得脸上臊得慌,心里有些难受,他屁股在椅子上左右挪来挪去,怎么坐都有种如坐针毡的不自在,他心里有些内疚,既觉得他故意瞒着顾闻业不对,却也不想编个胡话骗过去,只好抿着嘴不吭声了。

    他垂着眼睛,拨弄着自己的指甲,看上去难得有几分心慌意乱,又带着一点极少见的不知原因的委屈,顾闻业看着自己喜欢的人**m出这样的表情来,心里一软,他说道,“我是认真的。”他看着丘延平抬起来望着自己的眼睛,说道,“我知道我们才开始,等我们一起走过了足够长的路,你愿意告诉我了,我再听就是。我只要那个人对你没有敌意,那就足够了。”

    这一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虽然似乎看起来发生的一切诡异事情,大多是由于那个陌生男人的缘故,但是话里话外,对方的意思却并非要与他们站在对立面的位置。他不了解对方的身份,但是看得出来丘延平对对方敬畏得很,因此他左右都想得清楚,权当是戏外人,不干预不过问,保持现状就好了。

    丘延平看着男人无限包容的模样,心里有些发胀。

    顾闻业又说道,“丘先生只要知道,但凡不触及星球底线的利益上,我都是无条件站在丘先生这边的。”他停下了悬浮快车,就停在将军府的上空,他侧头看着丘延平,丘延平因为他的这一番话,眼里**m出少见的迷茫和退缩,他知道自己击中了丘延平的软挡上,他微微一笑,手掌扣住丘延平的后脑勺,轻轻把人带进怀里,极尽温柔又极尽保护的姿态,把人抱在怀里,他说道,“所以丘先生在我面前是可以放松下来的,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能看到我,我都会在你身边,好吗?”

    “我以为我找的是一个爱人,而不是一个保镖。”丘延平清了清嗓子,嘴上带着调笑道,他下巴搁在男人的肩膀上,眼睛飞快地眨动了一下,用调笑掩饰过一瞬间的慌乱和不知所措。

    “呵呵。”顾闻业低笑了一声,“丘先生不觉得很划算吗?找到了一个爱人,顺便也有了一个保镖。说不定日后还会多一个二十四小时的管家。”他微微侧头,看了眼把毛茸茸的脑袋窝在自己颈窝里的男人,眼里的笑意更加明显。

    “二十四小时?那我可能会嫌顾将军像个老妈子一样惹人烦了。”丘延平低笑着抖着肩膀说道。

    “那劳烦丘先生忍耐一下了。”顾闻业说道,他笑着轻吻了一下男人泛红的耳尖,满意地看着丘延平小幅度颤抖了一下,他发出一阵低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