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捉奸在床”】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怎么一个个都觉得是我骑了顾大猫

    丘延平模模糊糊从昏睡中清醒过来, 浑身泛着懒洋洋的满足感, 他睁开眼,便是看到一只体型比他大了一圈的大猫蜷缩在他的身边,嘴里还塞着一团尾巴。

    丘延平认出大猫是顾闻业,他眨了眨眼睛, 一时间有些怔愣,显然是记不太清怎么两个人就睡到一张床上去了?

    他推了推大猫的脑袋,大猫嘴巴一松,本来就没多少力气、咬得不紧不松的尾巴从大猫嘴里落了出来, 看得出来大猫咬得挺狠, 灰白色的毛团似的长尾巴上都沾着几团小簇的血迹,看得丘延平瞳孔缩了缩,一张猫脸皱了起来。

    丘延平一转眼化成人形,屋子里除了还团着缩起身子的大猫外,没有别的人,于是他大喇喇地赤(chi)裸m着身(shen)体从床上下来,走到衣橱前随手拿了件长裤长衫换上,然后皱着眉头折回床尾, 把大猫抱了起来。

    顾闻业的猫型比丘延平大了近一倍, 体重近四五十斤的模样,丘延平入手就是一沉,他看看依旧没有醒来迹象的大猫, 要是搁到平日里, 顾将军肯定早就惊醒过来要挠人了。

    他腾出一只手检查了一下大猫受伤的尾巴, 有三四个咬印,有的深一些,有的浅一些,可能是后来没力气了也咬不动了。

    丘延平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印象里他正打算好好盘问一下“不老实”的顾将军呢,顾闻乐就冲了出来,嚷嚷着要什么“抑制剂”,天知道抑制剂是用来派什么用场的,然后顾闻业去处理顾闻乐的事情去了,再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却是一点印象都没了。

    丘延平摸着下巴思索着自己到底遗漏了什么,顺便翻出了屋子里的急救箱,找到了自带杀菌消毒作用的十字绑带,直接把顾闻业的尾巴五花大绑了起来。

    顾闻乐的提前发情让两个出去过二人世界现在终于回来的顾父顾妈吓了一跳,好在将军府里的下人们的早教启蒙工作做的不错,早就在气味刚散出的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不太对劲,迅速避开了,没有被殃及,否则等夫妻两个回到将军府,看到的怕就是一副“人间天堂”的景象了。

    顾妈妈把睡在花圃里的顾闻乐挖了出来,抖开顾闻乐身上不知道怎么就扑腾了满满一身的花瓣,顾闻乐被吵醒略有些不满地睁开圆溜溜的猫儿眼,看到是自家妈妈,才打着小哈欠撒了个娇,“妈~诶嘿嘿嘿嘿嘿……”

    顾爸爸和顾妈妈看着不知道想到什么就突然笑得怪异的二儿子,齐齐抽了抽嘴角,万万没想到他们那么具有种族优势皮相优势的天生威严帝王喵的脸,也能被硬生生笑出一股猥琐的感觉来。

    傻儿子一定做了个不错的梦吧。过来人·顾爸爸在心里想着。

    顾妈妈开口问道,“阿乐乐啊,你哥呢,还在军部七处没回来吧?”

    “喵?”还有些当机没重启完成的顾闻乐歪着橘黄脑袋,疑惑地看了眼发问的顾妈妈,“大哥?不见了喵……”

    顾妈妈以为这是自己的大儿子还在办公的地方,松了口气。

    “不对,丘先生!你哥的媳妇儿呢?”顾妈妈突然又睁大了眼睛,吸了口凉气。

    “也、也不见了嗝。”顾闻乐浑像一只掉进了酒缸里的大猫,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嗝说道。

    顾妈妈:“……”

    丘先生要是被**m得也发了情,把别的猫骑了……顾妈妈咽了咽口水,摸了摸自家胖橘猫的耳朵,哥哥大概是要把弟弟生吞活剥了吧。

    顾爸爸与顾妈妈互相对视了一眼,抱着带着点婴儿肥的橘猫快步走向丘延平的别院去。

    丘延平那一处发情的气味还有些没散掉,两只大猫饶有先见之明地各喝了几口抑制剂。

    丘延平站在自己的里屋里,面无表情地看着没经他允许就冲进他屋子里来的顾爸顾妈两人,他大概是明白顾闻乐的坏习惯是从谁那儿学来的了。也许顾将军才是这个家里捡来的大猫吧。丘延平心不在焉地想着。

    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那是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好了——仿佛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贼尴尬。

    丘延平抱着顾大猫,还与抱着顾二猫的顾妈妈撞了一个对视。

    丘延平的手还落在顾大猫的尾巴根上。

    顾妈妈:……天啦噜我大儿子……

    丘延平接触到顾妈妈有些深意又有些惊讶的目光,下意识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来,最后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丘延平:……

    他刷的猛地收回落在顾闻业尾巴根上、看起来有(十)些(分)不(有)安(问)分(题)的爪子,他干巴巴地开口,说道,“那个顾夫人,我能解释……”

    顾妈妈谅解地点了点头,漂亮又温柔的大眼睛闪着包容的目光,“好的,你解释。”

    丘延平觉得配合顾妈妈的表情,这句话应该换种表达的方式——我就静静看你如何狡辩。

    丘延平觉得很有压力,讲道理他其实真的不能解释什么……他其实刚醒来也很蒙圈啊。

    他咽了咽口水,开口道,“那个,顾将军的尾巴好像有点伤,我给顾将军包扎来着。”他说着,撩了撩顾闻业的大尾巴,可怜兮兮地被包成并不美观的粽子似的尾巴,顾妈妈看着都觉得有些不忍直视。

    所以她的大儿子真的是被丘先生爬了……到底两只公猫要怎么爬来爬去才能把尾巴伤成这副模样哦……

    顾妈妈心里一阵心酸。

    丘延平顺便也看了看顾将军的长尾巴,本来还是挺威风就带了点血的尾巴现在是真的不能看了,丘延平现在有些后悔,他不该为了心里那点小报复故意把顾将军的尾巴包扎成这幅鬼模样的,看看顾妈妈的表情,就像是他把顾将军折腾得那么可怜似的。

    丘延平干咳一声,立马扯开话题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顾将军的伤是怎么来的。”

    他这一句话说出口,立马得到了顾妈妈一个谴责的目光,他一噎,觉得好像自己说了什么天理不容的话似的。丘延平难得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说错了话……没有啊!

    “我醒来就看到顾将军叼着自己的尾巴,我其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丘延平觉得他真的很无辜了,明明是理直气壮要找顾将军讨个说法,结果莫名其妙一闭眼一睁眼的功夫,反倒是他成了有些心虚的那个。丘延平抱着顾闻业的手藏在顾将军浓密的长毛底下,他仗着没人看得见,报复地戳了戳顾将军变成了大猫后变得软乎乎的肚子。

    顾妈妈**m出了一点明白过来的表情,她看看自己这个还处在昏睡中的大儿子,再看看自己怀里还当着机傻乎乎的小儿子,十分同情被小儿子坑得被迫发情却吃不到嘴里去的可怜大儿子。

    顾爸爸看到了滚到地上去的空了的抑制剂,在顾妈妈的耳边悄悄说了两句,顾妈妈的眼神变得更加同情了。

    丘延平打了个寒颤。

    “丘先生现在觉得身(shen)体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吗?”顾妈妈问道。大儿子的情况她已经能够充分想象了,那么其实也没别的好操心了,顾妈妈走了走表面套路,关心了一下一看就是好好着的丘先生。

    丘延平愣了愣,虽然不明白怎么关心的对象突然拐了个弯、变成他自己了,但是丘延平还是规规矩矩地应了一声,说道,“我很好,多谢顾夫人的关心……”他顿了顿,问道,“顾夫人知道顾将军的情况?”

    显然顾妈妈一点都没有着急的模样,这一定是明白顾闻业身上发生了什么。

    顾妈妈眼神飘忽起来,怎么能让她对一个外客晚辈说出“大儿子被小儿子撩到被迫发情→为了不爬小先生决定对自己下手”这样赤(chi)裸m裸的话呢?她胳膊肘撞了撞顾爸爸,示意让顾爸爸接话茬。

    顾爸爸原本站在一边,完完全全是看热闹的局外人的姿态,冷不丁被顾妈妈扯了进来,只好收起自己看热闹的打算,干咳一声。

    顾爸爸正要开口,顾闻业窝在丘延平的怀里总算睡够醒来了,顾爸爸见到自家大儿子朦朦胧胧半睁开的眼珠子,眼睛一亮,说道,“啊,阿业醒了,丘先生不如直接问他吧。”他说着,不等丘延平反应,就直接拉着自家媳妇儿跑了。

    丘延平:……

    顾闻业:……

    顾闻业看着突然放大了不少的丘延平的脸,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以大猫的模样被丘先生抱在怀里,立马有些局促地动了动爪子,四个爪子踩在丘延平的手臂上,爪垫上传来的温度又是让顾闻业一僵。

    他觉得自己还没完全从发情期里走出来,那么近那么亲密的距离实在是太危险了。

    大猫浑身的毛发都有些炸开,丘延平把大猫搁在桌子上,搬了张椅子坐下来,与面前似乎有些腼腆的顾大猫面对面对视着,他眯着眼开口慢吞吞问道,“顾将军,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