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棺材屋01】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讨好卖乖是没有用的╭(╯^╰)╮

    反应过来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的丘延平,又加上被硬生生吃了豆腐, 终于恼羞成怒地将顾将军赶了出去, 他头一次把别院大门合上还落上锁。

    顾闻业站在别院外头, 挺直的鼻梁险些被迎面撞上来的大门拍上, 他后退小半步,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好险好险, 他还是要靠一张脸来诱惑自家媳妇儿的,鼻子是关键, 可不能折了。

    他听听院里的动静, 显然一时半会儿不太可能就给自己开门,顾闻业只好暂时先离开。

    把人逗狠了,顾闻业抿了抿嘴唇,在心里想着, 忘记了缅因猫虽然性格温顺,但其实骨子里记仇的天性却没有消失。

    丘延平在紫气还大盛的时候将需要制作的符纸全部完工,符纸分攻击和守护两种大类,鉴于近日的状况, 丘延平多做了一些守护符纸,打算让顾闻业找个机会转交给顾父顾母还有那只有些撩贱的橘猫。

    似乎一直有人对风水大师有着片面的误解,总认为他们给人看卦算相, 都是做些嘴上的文绉绉的功夫, 武力值却没人觉得是拿得出手的。然而事实上追溯到最初, 风水大师与天师一脉相承, 斗法战神魔。

    不过天师后来确实落没了一阵,也衍生出外数个分支,专攻看相风水的是其中一脉。

    丘延平收拾好了符纸,把别院的大门敞开,省得顾闻业之后找来吃一个闭门羹。

    他习惯地去找将军府里那几个地灵公询问情况,因为最近黄祁仁的不安分,丘延平已经习惯了隔个三两天就要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端倪。

    不过丘延平还真是没想到,随口一问,还真问出了问题来,整个中心城前前后后出现了十数个失踪的人口,在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前脚魇兽的事情刚刚告了一个段落,后脚紧接着却又继续折腾起了幺蛾子,丘延平咂了咂舌,觉得这是黄祁仁在挑战他。

    中心城占地面积很广,一个城里又分了几十个“区”,十几个人的失踪,老实说,算不上特别需要引起重视的事件,但是偏偏,这十几个人全是参加了集春灯会的游行之后失踪的。他们来自各个方向各个区,单独看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集春灯会是为期三天的大型游行活动,就像过去人们会庆贺冬瑞雪载歌载舞一个性质,不过现在更多的是把这个作为一个庆祝嬉闹的由头而已。

    丘延平都快忘了集春灯会已经开始了,昨天是灯会的第一天,不少人都会玩个尽兴,通宵不归的人不会少,因此那些失踪的人口的亲属到现在为止,未必就发现自己的家人已经失踪了,还只当是在外面玩得太疯狂。

    然而地灵公这里却是显示得十分清楚,投射在虚空中的镜像里,那十几个失踪的人,如今却是被困在一个十分窄小昏暗的地方,顶多二十个平米的空间,却是被割裂出了十几个独立的间隔,平摊下来,一个人连两平米的空间都没有,想要翻个身都困难。

    再细看那一个个间隔开来的独立空间,那是垂直上下的,没有任何可以让他们活动的余地,也没有任何可以让他们上下的外界助力,这十几个人就像是完完全全被封死在这一层一层隔开的木板之间,活像是生生被关在棺材木里似的。

    突然之间,这投射在虚空之中的镜像猛地颤抖起来,再一眨眼的功夫,镜像轰然崩塌,丘延平神色一凛,转头去看地灵公,只见那只地灵公的身影变得虚糊透明,仿佛随时要消散开来的样子。

    丘延平脸色一变,来不及细想,连忙将手腕上一串佛珠取下,手腕一抖,佛珠首尾相衔的地方散开,串化为短鞭,将地灵公整个圈了起来,地灵公逐渐透明的灵体渐渐稳固下来,灵体的颜色再次缓慢变成了夯实的乳白色,丘延平轻松了口气,神色却从未如此地凝重起来。

    地灵公在转播那个场景的时候遭到了袭击,看来有人同样知道地灵公的存在,更是察觉到了地灵公的动作,甚至还懂得如何打断解决地灵公,对方的出手果断又快速,好在丘延平反应也不慢,第一时间巩固住了地灵公的灵体。

    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一定是那个镜像背后的始作俑者,这一点毋庸置疑。只不过丘延平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如此精通这些古术。不过这么一来,只要这个镜像背后的始作俑者与黄祁仁是站在同一边的,那么那些被人为操控的魇兽出现也有了解释。

    丘延平将巩固住地灵公灵体的佛珠收回,取下其中一粒赠给地灵公,佛珠能巩固灵体,他这串佛珠开光百年,是从丘家本家的收藏室里挖出来的宝贝,不是寻常佛珠能相比的。

    每一颗佛珠都有鹌鹑蛋那样的大小,光亮圆润,被丘延平带了几十年从未离过身,现在取下一粒赠给了地灵公,他将剩下的二十颗佛珠重新系好戴回手腕上。

    地灵公欣喜地抱住那颗鹌鹑蛋大小的佛珠,捧着宝贝,刚才险些灵体消失的恐惧都被欣喜冲走了。

    丘延平手上那串佩珠一共有二十一颗鹌鹑蛋大小的佛珠,即是佛教中原有的十地与修身十地及佛果。现世多有人认为,佛珠不可拆,少一粒断一粒便是大损佛德,失慧心。但实则佛德心生,慧心也没有得失的说法,丘延平是不明白民间哪来那么多这不许那不行的说法的,但凡有用,对他而言是没多少顾忌的。

    他把地灵公送走后,沉着脸找到了顾闻业,顾闻业见到丘延平第一眼,看他黑着一张脸,还当是丘延平还在生他的气。

    丘延平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顾闻业联系了总警署督长,让对方帮他查出参加了昨晚的集春灯会、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音讯的十三个年轻人。参加集春灯会都有一个入口登记,因此查出这十三个年轻人并不是什么难题,稍稍排减了一下外貌范围,得出的答案恰恰好好便是十三个年轻人。

    这十三个人里,有男有女,家中父母全是从其他城转来谋求发展的。

    这些年轻人里,年龄最大的也就不过二十出头,年龄最小的,是背着父母与哥哥跑出来偷偷玩耍的九岁男孩。

    总警署督长很快传来了一份资料,十三个年轻人的详细资料都在上面。丘延平一张张翻看过去,资料上每个年轻人的样貌都与他在地灵公投射出的镜像里对上了。只不过比起资料上那一张张鲜活的笑脸,镜像投射出来的却是一个个死气沉沉而又麻木的脸,仿佛对自己的境况毫无挣扎的打算,自然而然地情愿被关在这个只能躺卧着、翻身都翻不了的“棺材”里。

    从昨晚的集春灯会到现在,不过是一天不到的时间,这十三个年轻人的反应却一致得不像是仅仅只被关押了一天的模样。

    “这些人都是在昨天的集春灯会上失踪的,集春灯会一共会进行三天,如果对方还打算下手的话,今晚与明晚是个机会。”丘延平说道。

    连着视频对话的总警署督长皱起眉头,他说道,“既然明知对方要下手多半会选择在集春灯会上,为了最大程度上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我必须取消今年的集春灯会。我不可能为了让你们找出可能的嫌疑对象,让那么多平民冒险。”

    “督长说的没错。”顾闻业说道,丘延平看了两人一眼,尤其是看了顾闻业一眼,顾闻业幅度极小地微微摇头,他说道,“但是集春灯会一直是由皇室举办,陛下审批,我们军部七处与督长的警署都是侧面维稳的部门,要取消今年的集春灯会,还是要得到陛下的应允许可才行。”

    “我这就去提出申请。”总警署督长匆匆说完,取消了视频对话。

    丘延平挑了挑眉头,“如果这件事情就是黄祁仁策划的,或者说黄祁仁本来就知道这件事情,却听之任之,那个督长去提申请能过?”

    “当然不能。”顾闻业说道,“但是这个流程是必须得走的。一方面好让督长明白这都是不得已的做法,同时能够调派更多力量助力我们暗中调查,另一方面虽然打草惊蛇了,但是来得出其不意,对方一定会乱,而一旦乱了心,出现的疏漏就会多,这是我们的机会。”

    丘延平咂了咂嘴,没想到就那么几秒钟的聊天功夫,顾闻业心里就转了这些弯弯道道,男人心真是深不可测。

    顾闻业好笑地摇头,“这些是最基本的,丘先生只是不喜欢做这方面的分析而已,不然丘先生也能反应过来。”

    丘延平深以为然地点头。

    “丘先生不喜欢做的,我来做就好。”顾闻业又说道。

    丘延平轻轻哼了一声。

    别以为现在卖个乖讨个好,就能消去先前说的话,得罪了就是得罪了,他丘延平的记性那么好,要忘记这事儿,那可是很【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