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棺材屋·越巫03】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丘喵:越巫自诡善驱鬼物

    东皇的话一下子成功地让两只大猫端正了态度, 先前还好笑着东皇的入乡随俗竟是变成了一只那么好看的白色布偶猫的丘延平, 立马抿直了唇线, 一张毛茸茸的猫脸摆出了端正威严的模样。

    “你是说,什么人跟着你一道来了?”丘延平问道, “你知道对方是谁?”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越巫?”东皇开口道。

    “自诡善驱鬼物的那个越巫?”丘延平发出一个疑惑的鼻音,他印象里的确没有一个有能耐的人物名字是与越巫俩字撞名的,独独知道的,就只有这一个了, 偏偏这一个却是最没可能的一个才是。

    丘延平知道的越巫不是人名,只不过是过去一块地方叫越地,那儿出了个坑蒙拐跑的巫师, 被人叫做越巫罢了。

    那个巫师自诩能驱鬼物救人, 结果不少病人被他活活拖死。后来他的骗术被人撞骗,被人报复了一把, 装神弄鬼在越巫回家的路上做了一出戏,叮铃桄榔不时有奇怪的声响发出, 还有石子时不时打在他身上, 就像是有鬼跟着对方似的。

    这巫师没什么真本领, 还真以为自己撞见了鬼,一路战战兢兢地跑回家, 躺床上没隔一晚上就死了, 是活生生被吓死的。

    这事儿是当初他还小的时候, 大长老讲给他们这些小萝卜头听的, 让他们日后就是打算出山出世,那也必须得有真才实学,绝不可行招摇撞骗、欺世盗名之事,否则必定害人害己。

    丘延平知道东皇既然主动提到了这个人,那与他所听来的故事里的越巫应该不一样,就是不知道,这个越巫到底是什么人了。

    “呵呵,那个啊,也是个越巫。”东皇倒是也对这个传言有所耳闻,所谓“好诞者死于诞”,讽的便是这类既无真凭实学,又游手好闲滥竽充数之辈了,“不过我说的这个越巫,是那人的老祖宗。你要是挡着那人的面,把那人与那个没什么本事的家伙混淆起来……那人脾气可不太好。”

    丘延平轻咳了一声。

    顾闻业在一边静静听着,虽是听不明白丘延平与眼前这只猫说的是什么东西,但是不妨碍他听出后面来的小小威胁,他眯起眼睛,瞳孔竖成一条直线。

    东皇轻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越地很早以前是起了一脉巫师,那时候你们丘家倒是已经退山隐世了,不知道这件事也是情理之中。本来那脉巫师的本名就是姓越家姓,当地人叫顺口了,就越巫越巫喊了下去,有些表尊敬尊崇的,也会喊越师。后来那处地方闹了刀劳鬼,大批大批越巫都死了,最后留下的就是我说的这个,也是他们那一脉里最强劲的巫师。”

    刀劳鬼这种鬼,丘延平有过耳闻,也有遇到过一只,这种鬼其实是勾结成伙行动的,每一次出现,那块地方必定又是洪涝又是泥石流的。他当年只遇到一只,是他运气好。

    而且刀劳鬼还能喷毒气,毒气就跟箭似的射向人,被射中的地方当即就会肿胀发紫血脉淤塞,半天不用的功夫就得死。那些死掉的人,不经处理,尸体过了一夜就会起尸,变成和刀劳鬼一模一样的东西。

    凡事遇到刀劳鬼,那必定是那块地方有人干了大损阳德的事情,才把这种就是缺德的鬼吸引了过来。可想而知当年那班越巫经历了多惨烈的一仗。

    丘延平有些唏嘘,能从其中活下来,能力是可见一斑。

    “后来刀劳鬼的事情摆平了,那家伙也就飞列仙班了。”

    丘延平愣了愣,没想到搞半天越巫还是个仙人?飞升成仙这个概念离他有点远。

    “不过这个人的性子吧,就是不安分,时常做出格的事情,也不循规蹈矩地攒功德,后来又被贬下了仙界,算是半人半仙半妖魔吧。”东皇又说道,至于后世出来的什么越巫,那都是徒有虚表,挂着名号狐假虎威的。真正的越巫,到了那人那儿就断了。

    丘延平点点头,他确认道,“那么越巫就是这一次与你一道来的另一人?”

    东皇应了一声,“他这一次打乱了天道不少作为,我得尽快将他带回去受罚。”

    “你知道最近十三个年轻人失踪的事情么?”丘延平问道,“这件事情,恐怕与越巫有关,清楚地灵公的人,除了你我两人外,这里只有他才有可能知道得那么清楚了。”

    东皇还未出声,顾闻业这边却是突然收到了消息,他打断了两人之间的交谈,匆匆开口道,“东街口有情况,有可疑目标出现。”

    “我们过去。”丘延平说道,直接跟着顾闻业蹿了出去,东皇抿抿嘴,显然是不太熟悉自己这幅猫的姿态,还是捏了个法决直接隐了身形,平行着在天上飞。

    “是只猫还是个人?”东街口就是他们先前进入集春灯会的入口街口,那里人猫都有,也是整片地方人流量最大的一处口子,要找一个特定目标的话,可不容易。

    “是人。”顾闻业说道。

    两只大猫很快赶了过来,埋伏在这里偷偷观察着状况的一只三色狸猫见到顾闻业与丘延平,连忙昂起头喵喵叫了两声,等到人走近了,才压低声音汇报情况道,“刚才这里有两只鬼祟的小猫,跟着一个高个子男人进了这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我在那个男人身上嗅到一股华罗草的味道,肯定有问题。”

    华罗草是他们星球上特有的一种植物,有点像大烟,或者说是有害版的猫薄荷。

    他们这些人对这种气味尤其地敏感,绝对不会认错了。

    “收拢包围圈。”顾闻业低声命令道。

    “是!”

    那只三色狸猫飞快地跑了出去,几乎同一时间,总警署督长那儿也收到了消息,赶了过来。

    “顾将军,什么情况?”

    “我们怀疑有人趁着集春灯会,在这里贩卖华罗草。”顾闻业说道,不过他心里清楚,贩卖华罗草多半只是个幌子,用这些华罗草做什么,才是那里头的人的真正目的。他想到丘延平口述中那些孩子的模样,眼里暗沉沉地仿佛有风暴凝聚。

    白色波斯猫督长立马吩咐下去,“所有警员戒备,东街口疑似有猫毒贩子,重复一遍,所有警员戒备,东街口疑似有猫毒贩子。”

    丘延平看着这架势突然变得极其浩大,有些不明了地眨了眨眼睛,这些警员猫的做法比起先前顾闻业的命令可是要高调太多了,这是打算直接正对面杠上啊。

    “丘先生,待在我身边当心了。”顾闻业低声提醒了一句。

    现在他们算是在明,敌在暗,似乎看起来局势逆转了一下,但是事实上,主动权依旧在顾闻业的手上。黄祁仁要是打算出手,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

    “攻!”白色波斯猫一声令下,浑身白色长毛都膨胀地炸了开来,他撒开爪子,一猫当先冲了进去。

    白色波斯猫的身后,数十只各色的猫气势如虹般闯了进去。

    顾闻业四处看了一眼,找到自己的部下,使了一个眼色后,十几只猫全都静悄悄不**m声色地隐在了猫群中,并且慢慢往那间屋子的后方靠拢。

    大门被闯开,里头几只小猫四爪朝天地抱着一笼华罗草,吸得如梦如幻,满脸都是极其爽悦的表情,还有几只在地上打着滚,猫爪子拨弄着被洒了一地的华罗草,喉咙发出唔哼哼的轻响。

    再细一看,一个男人满脸恐慌地坐在位置上,手脚全被绑在了椅背后面,被电子锁拷拷着。

    之前通知顾闻业的那只三色狸猫睁大眼睛看着那个男人,他在顾闻业身后低声说道,“……这人就是之前我见到的。”

    顾闻业应了一声,白色波斯猫督长显然也是明白真正贩卖华罗草的贩子已经跑了,他皱紧眉头,一抬爪子,“都带回警署去。”他看看脚边几个已经蹭到他身上来的小猫,其中一个还妄想往他身后爬,立马黑了一张雪白雪白的猫脸,把小猫按在爪子下面,“快点!”

    “找到了。”

    顾闻业耳孔里的通讯耳机突然传来一道消息,顾闻业微眯起眼睛,他看向督长,开口道,“看来还是让真正的猫毒贩子跑了,真是有够狡猾的。”

    “不过好歹还抓到几只小猫,回去等清醒了,应该是能问出点消息来的。”督长说道,他朝顾闻业点了点头,打算收队了。

    顾闻业回了一个点头,然后与丘延平两人慢吞吞走开。

    大猫转身走开十米左右,大概是耳机里又传来了什么消息,浅灰色的眼瞳里忽然闪过一丝厉色,“那人离开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