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越巫】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巫喵:我很无辜,也很委屈QAQ

    一行人随着龟壳卜卦的指示向南行,一路上越发频繁的阻碍不断,更像是侧面佐证了这条道路的正确。

    越巫本是打算将丘延平顾闻业一行人引入介子空间后,将这两人困在介子空间之中,调换两个世界的时空流逝感——外界正常流逝的一天时间,就相当于介子空间中的十年,这样的巨大差异,足够把困在其中的任何人逼到不得不放弃。

    但是东皇的意外进入却是打乱了越巫的计划,破他的介子空间对东皇来说可算不上什么难事,越巫手忙脚乱着,一边既想着要阻碍他们找来的步伐,一边又想着怎么讲东皇撵出去。

    虚无大手虽然不是东皇呼喝一声就能被退散掉的,但也没法把东皇赶出介子空间。越巫看着越来越接近的一行人,不由的有些郁闷。

    他的天火被那丘家的小辈唤来的无根水灭了,他的卷沙被大风刮散,他的……总之越巫不想多提,实在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情。

    当然要再拿些看家本事出来,丘家那小辈还能不能接招就说不定了,但是丘家小辈没法接,东皇不还在边上没出手过么?惹到东皇亲自动手了,那他这个小空间也差不多玩完了。

    越巫觉得他根本就不该在当初答应那疯子,然后再招惹到东皇那一行人,不然他还能开开心心在这个奇妙的世界混吃混喝,也用不着被东皇一顿追。可惜没有后悔药了。

    越巫一边给那些人下着绊子,一边心里已经开始打起小算盘,到时候真面对面对上了,他该怎么不失骨气地服个软,讨个饶。

    “是这样的,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就当此事此天未曾发生如何?”越巫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一行人,突然开口抢了先机道。

    丘延平愣了一下,从未想过见到越巫的第一面,对方会是说这样一句话。

    “哈哈。还说要我注意些形象,你这话说的就有形象可言了?”东皇毫不留情面地笑话道。

    越巫:“……”

    “你想要把这件事情翻过篇?”丘延平开口问道。

    越巫看向丘延平,心道还是丘家小辈上道一些,他微颔首说得,“没错。”

    “那么那些被困在棺材屋里的孩子怎么翻过篇?你做过的那些事情,仅凭一句‘翻篇’就真的能够翻过篇了么?”

    越巫停顿了一下,他转头看向东皇,“这孩子在说什么呢?”

    东皇环着手臂斜看向越巫,“装。不然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才要把你带走的?”

    “不是因为我把华罗草卖给那些小猫吸?”越巫反问道。

    “你真做了猫毒贩子啊??”东皇咋舌。

    “果然是你。”顾闻业上前一步,打算把人正地就法了。

    “咳,等等。”越巫连忙摆摆手,“这是你们星球的皇帝喊我做的,我一介平民我能怎么办呢?”

    东皇看着越巫,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般,“一介平民?”他嚼着字眼挑起眉头。

    越巫瞪向他,“猫毒贩子怎么了?我也是一个有原则的猫毒贩子,我可是把华罗草里的毒素成分去除了才卖给那些小馋猫的。”

    “你能去除华罗草里的毒素成分?”三色狸猫一听有些激动,“这是什么技术?”

    越巫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面前唯一一只猫身上,“这个嘛,仙术。”

    “……emmmm能买么?”

    “这个嘛……”越巫这次思考的时间更长了,“买下我这个人,来帮你做去除毒素成分的步骤倒是可以。”

    “要多少小鱼干?我有的是钱。”三色狸猫一副冤大头的模样,憨憨地看着越巫。

    东皇顿时老大不乐意地拉长了脸,这小猫怎么那么傻虎虎的呢?

    “我要小鱼干做什么?”越巫疑惑地看着三色狸猫。

    “那你要什么才能让我买下你?”三色狸猫也疑惑地歪着头。

    顾闻业在边上听着自己的属下把话题越跑越偏,终于出声打断了两人的话,“花花,别打岔。”

    三色狸猫看向顾闻业,激动地喵喵叫道,“将军!这个技术能让猫毒贩子走上正道啊!没有毒素的华罗草就不会对身(shen)体造成伤害,贩卖华罗草的商人也就和正经商人没什么区别了!”

    “是吧是吧,没毒又不会致瘾的大烟,多好啊。”越巫在一边附和。

    丘延平觉得自己脑袋都大了,一个两个都在把话题带跑,他脸色不好地开口,询问道,“棺材屋的事情,你丝毫不知情?”

    “当真不知情。”越巫诚恳地眨着他的大眼睛。

    丘延平:“……”

    “棺材屋不是你的东西?我还记得你那时拿来与我显摆炫耀,说得到了稀奇的小玩意儿呢。”东皇拆穿道。

    越巫脸上一僵,显出尴尬的讪讪,他捋了捋身上白衣没多少的皱褶,说道,“被我的灵宠叼去不知道丢哪儿了。”

    “你猜我信不信你说的胡话?”

    “你都说我说的是胡话了,还让我猜什么。”越巫翻了个白眼,“但是这棺材屋现在真的不在我手上,丘家那孩子说的事情我也的的确确不知情,和我没关系。我越巫做过什么事情,从不抵赖,这是原则。”他一身正气地昂着头。

    “……那你的灵宠如今在哪里?”丘延平问道。

    “初来这个世界没几天,嫌我弄来的伙食不好,翘家了。”越巫气鼓鼓地说着。

    丘延平:“……”

    “这伙食到底得有多差才会把自己的灵兽逼得翘家啊?”东皇有些想笑。

    “连吃了几顿素的而已。”越巫觉得自己也很委屈啊,初来乍到没有钱,只能挖几棵野草充充饥了——别说他们神仙该辟谷了,放屁,哪个神仙闻着香味还不会流口水啊,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