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尾声 下】

作品:《星际风水大师

    先皇喵大帝:我儿怕是想念我的喵喵拳了

    黄色大猫沉浸在“我最信任的心腹背叛了我,我最得力的将军要谋反”的悲伤中,为什么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的远大抱负?

    灰色老猫安静地蹲坐在一边,它开口道,“先皇喵大帝仁心爱民,陛下如今的做法却是与先皇相悖,先皇一定不会乐意看到现在这样的局面的。”

    黄祁仁看了一眼灰色老猫,抿紧嘴唇。

    父亲爱民又如何?最后还不是不得不以自毁的方式才守住了这颗星球?父亲临行前让他一定要好好对待这颗星球,他现在做的,不正是遵嘱了父亲的遗愿么?

    黄祁仁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人上了高位,总会尤其的固执,他一根筋地摇头,说道,“不,我没有错。父亲会意识到我的做法才是正确的,这颗星球需要被拯救,我做的才是第一步,等我把所有计划都实施下去,你们就会看到成效,到时候,你们都会认同我的。”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让你的父亲亲口告诉你,他到底有多么失望又不满你的做法。”

    黄祁仁听到这陌生的声音蓦地抬起头,只见大殿外头这下站了一排人,还有一头体型庞大拉风的白虎。黄祁仁瞳孔微缩,“什么人?!卫兵呢?!卫兵!”

    先前顾闻业一人出现在他的大殿之外,他倒能理解,他给过顾闻业特权,无需通告即可准入,那也是因为顾闻业的身份,若是有加急情报,一层层通报上来就要耽误了。

    但是现在,大殿外头那三人一虎,显然是没有这样特权的,却是明晃晃又大摇大摆地直接走了进来,甚至为首的那人还出言不逊。

    黄祁仁一张脸黑乎乎的。

    “卫兵现在都在军部七处里加训呢。那么轻松就被打晕偷走通行证的卫兵,实在太弱了。”顾闻业说道。

    黄祁仁一噎,这是变相承认了劫走白虎打晕他的卫兵的人就是顾闻业了?如果对手是顾闻业的话,这些卫兵再训练,天赋限制,也不可能比得上顾闻业啊。这加训,分明就是调开人手的借口。黄祁仁在心中这么想着。

    丘延平手里拿的赫然是越巫的那件宝器,黄祁仁见到宝物果然已经落入别人的手中,脸色难看得要命。

    越巫眯着眼睛看着黄祁仁,“原来就是你捡走了我的宝贝。”

    “你怎么能与他们为伍,狼狈为奸!?”黄祁仁看到越巫,心里一团怒火,“你怎么半点契约精神都没有!我是给过你好处的!”

    “契约精神?”越巫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你怕是没听过我那儿的老祖宗有一句老话,有奶便是娘。”

    东皇和丘延平听着一齐皱起了眉头,这话实在不中听。

    越巫见状轻咳了一声,又说道,“换句话说,我追求的是利益的最大化。”

    黄祁仁:“……所以我是被截胡了对么?”

    越巫点点头。

    “你们给了他什么好处?”黄祁仁皱起眉头,他觉得自己给出的条件已经十分优渥了。

    丘延平抬了抬手里的棺材屋,越巫鼻孔里出气轻哼了一声说道,“尔等凡人的东西数量再多,也比不上我的宝贝。”

    黄祁仁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捡来的宝贝反而成了让另一个得力助手反水的原因。

    丘延平看向黄祁仁,勾勾嘴角行了一个礼,嘴上却是毫无恭敬地道,“陛下既然如此冥顽不灵,固执己见,那不妨请来先帝英灵,让先帝来判判是非。”

    黄祁仁一愣,“……父亲?”他眉头一皱,说道,“你要耍什么把戏?”

    “请英灵。”丘延平淡淡开口。

    “呵呵,这个用不着我们帮忙了吧?”东皇挑挑眉头,他倒是没有想到丘延平会选择来这一出,直接让黄祁仁正面先帝,不过想想,黄祁仁若是真那么看重先帝的话,先帝若是驳斥了黄祁仁的做法,说不定黄祁仁也会听训收手,但若是先帝也与黄祁仁同出一辙的话……东皇想着,看了一眼丘延平。

    丘延平手中寻龙尺正指引着丘延平找到灵气充盈的方向,他掌心运气,豁地将寻龙尺插入地面,破开那一层高台与铺在上面的地板,看得黄祁仁瞪大眼睛。

    朕的宫殿大堂……

    丘延平依次将鲁班尺、丁兰尺插入在寻龙尺的左右两侧,预示吉凶的两把长尺此刻在这一方位上显示的均是代表上吉的赤红,这便是暗示丘延平可以继续往下进行了。

    丘延平注意到东皇的眼神,他挑挑眉头,听到东皇的传音进入脑海之中。担心先帝的想法?先帝那只大猫若是真没配合地给出他要的答案,那也只能来硬的了,还能怎么办?

    东皇读出丘延平心中所想,微微抽了抽嘴角。

    丘延平佯作从衣服口袋中取物,实则是从掌中功德铺中取出朱砂,将朱砂分别在三把长尺上落下红色,这与当初他在黄祁策的亲王府中所做没有什么不同,这便是尺见红,引小鬼。三把长尺并排分插在土壤中,形成两道窄窄的形门,左进右出,一门迎,一门送。

    丘延平拔出桃木剑,桃木剑看着剑钝,却是轻而易举花开了掌心,他将掌心血抹在三把长尺的尺头上,一声喝道,“丘本家第三十七代风水大师丘延平,迎黑白二老请先皇喵大帝英灵!”

    越巫在边上听着,没忍住噗嗤一声憋出了半句笑声。

    喵大帝。

    喵喵喵。

    越巫看着那两道窄门现出幽幽蓝绿色的光,隙缝隐约出现在两道窄门之间,紧接着一双赤脚出现在视线里,一对黑白童子举着比他们身高高两倍有余的节杖,面无表情地从窄门中踏出,在他们的身后,一只毛茸茸的、身形比那两个童子加一块还要大一圈的大猫冒出了虚影。

    “父亲!”黄祁仁蓦地瞪圆了眼睛,失声叫道。

    大猫显然是有些不明状况,爪子里还扑腾着一条鲜活的小鱼,它发出一声疑惑的鼻音,转了转脑袋,看向出声的黄祁仁,“仁仁?”

    黄祁仁:“……”会叫这个名字的大猫是我父亲没有错了QAQ

    大猫“诶”了一声,道,“仁仁也来了?怎么挂的?与父皇说说。”

    “……没,还没挂。”黄祁仁扯了扯嘴角。

    “哦……”大猫歪了歪头,它收起尖利的指甲,掌垫轻戳了戳身前穿着白衣的白无常,问道,“两位大佬,带我出来遛猫呢?”

    黄祁仁迫不及待地开口,把自己做的一切和大猫分享,急切地想要得到父亲的认同。

    大猫手掌心里的小鱼趁着大猫不备,咻地逃了出去,窜进那右边的一道窄门里,回到那一头世界去了。

    大猫微微张嘴,愣了半晌后,一巴掌糊了上去,黄祁仁下意识往地上一趴。

    黄祁仁熊了大半生被父亲的巴掌招呼了不知道多少次,见到这个动作几乎是生理反应了——尽管老父亲走了也快十几年了。

    丘延平见此心里定了大半,就是没想到黄祁仁好说也是一国之君,一球之君了,这说趴就趴的动作怎么做得这么利落?有失得体啊。

    “……你是不是缺心眼啊!?”大猫见自己的大巴掌没有扇到自家儿子,直接穿了过去,气呼呼地哼哧了半天,总算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它戳戳另外一个黑童子,问道,“我能把这个傻子带回去么?他大概是想念我的喵喵掌了,不训训容易犯浑。”

    黄祁仁委屈极了,“父亲!难道我做的不对吗!”

    “错到离谱。”大猫喷了喷鼻息,看着一瞬间变得失魂落魄的黄祁仁,“我是这么教你的?!”

    “您没来得及教我就走了。”黄祁仁委屈道。

    大猫:“……”那还是我的错咯?

    大猫觉得自己掌心有些痒痒,特别想挠人。

    黑白无常两个小童子回头面无表情看了大猫一眼,大猫立马收起爪子,转而挠了两下自己身上的长毛,又道,“那你没见我活着的时候怎么做的?你看你做的都是什么糊涂事情!”

    “快把人都给我放了!”大猫端坐着一声令下。

    黄祁仁有些懵,是真的没有料到自己的父亲会这样反驳自己的想法,他真的做错了?黄祁仁抿起嘴,犹豫了片刻后接过丘延平手中的棺材屋。棺材屋打开的钥匙是一句密语,必须由本人说出。

    “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顾闻业:“……”陛下,您的中二该治一治了。

    棺材屋像消化不良似的,开始往外吐出一只只小猫,这些小猫一个个都焉头巴脑没精打采的模样,抖抖索索地围在一起抱团取暖一般,可怜极了。

    不一会儿,整个大殿里全是毛茸茸的小猫扎堆。

    越巫心疼地拿回自己的宝器,宝器半晌又吐出了一堆猫毛,身上的金光都掩了下去。

    敲里吗敲里吗我的宝器都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