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互助会,纺织厂(求素质三连!)

作品:《某美漫的传奇人生

    半个小时后。

    整栋公寓已经被纽约警署的执法力量给层层包围住了,公寓的警戒线甚至放到了街道拐角处去了。

    一辆医护车上。

    露着右手臂,重新带上自己金丝边眼镜的莱克正在接受着可爱护士姐姐的消毒水治疗。

    他的不死之身仅仅是保证他能够不死外加身体健全,但还是会受伤的,除非是那种脑袋中弹,子弹会自己排出来外,其他的子弹都是不会自己出来的。

    而且疼痛感也不会消。

    “嘶!”

    莱克右手臂微微一颤,下意识的回收,却是被那可爱护士给重新扯了回去。

    青春靓丽无极限的护士头也不抬:“别动。”

    声音很低,但毋庸置疑,好似一股强大的法则之力降临一样。

    莱克张了张嘴:“……”

    不远处。

    额头上也包扎了一下的乔走了过来,刚好听到莱克与护士的对话,有些难以置信的感觉,很难将面前破了一点皮都说疼的莱克跟刚刚那个在走廊和杀手对枪而且还踢走手雷的猛人联系起来。

    乔将杂七杂八的念头挥去:“你没事吧。”

    莱克抬头看着走过来,额头上包扎着纱布的乔,反问道:“你没事吧。”

    “还行。”

    “那就好。”

    乔沉默了一会,朝着莱克道:“谢谢。”

    莱克瞥了一眼乔:“没事,等乔治那边的任务结束,赶紧去报道就好。”

    乔:“……”

    就在这个时候,公寓出口那边,被抬出了两具尸体和三个伤员,503对面502的那个老奶奶还有跟她一起合住的儿子不幸在爆炸中身亡。

    蒙哥马利警监在警戒带那边回答完赶来记者的问题后,一脸漆黑的走了过来。

    乔朝着蒙哥马利打着招呼:“长官!”

    蒙哥马利漆黑的脸上带着些许无奈的看向坐在救护车上的莱克:“停职了一个月,我都忘记你的名言是大场面了。”

    莱克耸肩:“长官,我的名言是,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什么大场面?

    这完全就是不可控的,毕竟,纽约重案组对付的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而且不同于一组和二组,三组就莱克一个人,自然的,在抓捕罪犯的时候,出现火并是不可避免的。

    要怪……

    这都是全美步枪协会的错。

    谁让因为这个步枪协会,导致全美枪支泛滥呢,别说是枪支了,普通人要是有心,RPG都是有办法买到的。

    “哦,这么说我还错怪你了?”

    “我不介意。”

    “我介意!”

    蒙哥马利的语气提高了一些,看着公寓五楼那因为手雷爆炸而砸出来的一个豁口,眉心跳动无常:“你这刚复职,一出任务,好家伙,直接把今年下半年的公共损失预算给丢进去了,而且,你查到什么了?”

    乔在旁边插嘴道:“长官,我们……”

    莱克直接看向蒙哥马利:“那个无名氏属于一个杀手组织的,一个存在与纽约土地上的杀手组织。”

    乔眨了眨眼睛。

    蒙哥马利脸上愤怒的表情一变,然后看向莱克,没有说话。

    莱克从救护车上下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右臂,朝着蒙哥马利说道:“那个无名氏,大卫·柯默思也是属于这个杀手组织的,我从线人那边得到消息,这个组织前段时间有个杀手叛逃了,那个组织想要杀鸡儆猴,于是……”

    说着。

    莱克耸了耸肩没有在继续说了。

    线人?

    那是不存在的,莱克之所以说是线人,无非是等人事情结束之后,能跟警署申请一比最高上限为两千美刀的线人费罢了。

    两千美刀对于抽奖而言杯水车薪,但两千美刀可以让莱克这个月的生活费有着落了。

    说出去可能都没人敢信。

    堂堂纽约警署第三重案组的组长要靠贪污线人费才能养活自己。

    “你的线人?”

    “是的,长官。”

    “消息可靠吗?”

    “百分之百。”

    蒙哥马利看着莱克,沉默了一会,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我给你十天时间,给个交待我,不然我就把你给交待出去。”

    一出场直接花光重案组下半年的公共赔偿预算,蒙哥马利的心都是在滴血的,如果没有这一出,这笔钱到了年底是可以当做奖金发出去了。

    不过……

    下半年的公众赔偿预算,如果对上捣毁一个杀手组织的话,嚯嚯,那样蒙哥马利就不心疼了,甚至还有得赚。

    很快。

    等到清理爆炸后公寓的警员大部分从公寓中撤出来了之后,莱克和乔重新走进了公寓之中。

    整个五楼那边的走廊砸出了一个大洞。

    进入503的公寓,大火也已经被扑灭了,整个公寓被烧的面无全非,一眼看去,完全没一点儿价值的东西。

    几名警员在一片狼藉的公寓中,从大火扫过的废墟中寻找着一些他们自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比如,找出某个杀手组织的地址。

    但……

    莱克压根就不需要,因为互助会的地址很显目,就在纽约靠近新泽西的河岸上,那个以前城堡而改装成的纺织厂。

    只是……

    这个纺织厂注册了公司,正规纳税,雇佣了一群聋哑人在里面上班,给纽约市政提供了大概三百个工作岗位。

    所以……

    就算莱克知道互助会的地址,想要直接带队去打上门去也是有些棘手的。

    因为没有任何证据。

    果然。

    回到办公室中,蒙哥马利听着莱克要对纺织厂对手的要求之后,脸色顿黑:“你想带队去围堵一家上个月在世贸事件中捐出将近五百万的纺织厂,而且还是一家半个月前被市长和州长都去过的纺织厂?”

    莱克点头:“是的。”

    蒙哥马利放下手上的钢笔,抹了一把脸,然后目光飘忽着,有种不太现实的感觉:“你有任何证据吗?”

    “证据?”

    莱克说道:“没有,不过,那里就是一家名叫【互助会】杀手组织的大本营,我现在带着特勤队过去,晚上就能把证据摆在你面前。”

    蒙哥马利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要我在没证据的情况下,把特勤队交给你,然后跟着你去一家给纽约残疾协会提供岗位的纺织厂送温暖?”

    说着。

    蒙哥马利直接脸色漆黑:“想都别想!”

    莱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