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不該愛上人?

    像你一個習慣孤獨的身影,

    也許你愛的是流浪,

    也許你愛的是飛翔,

    而愛你的我

    卻阻斷了你自由的方向。

    這是一間設備齊全的大套房,也是個標準的男孩子房間,狂放的凌亂中又不失整潔,意即,如果稍加收拾一番,即可恢復整潔。

    簡單的床墊被襦直接鋪在矮窗下的棒木地板上,休憩區與客廳的活動區以電視音響和矮書櫃充當隔間,中型冰箱就放在廚房與浴室入口的中間,廚房的另一邊甚至還有個小小的陽台,洗衣機剛好佔去陽台的一半空間。

    此刻,將近午夜時分,谷健從廚房端出一碗泡面和一碟鹵菜放在矮桌上,盤膝坐下後,先拿遙控器打開電視,選好台後才開始大快朵頤。

    他一向不挑食,但卻一定要吃足三餐外加消夜,多吃一點可以,少吃一餐絕對不行,雖然不至于胃痛什麼的,卻絕對會全身無力、四肢發軟,說不定還會把人的手臂看成豬腳。

    他才剛吃完泡面,電話就驀地響起來了,他臉(色)怪異地盯著叫囂不休的電話好半晌後,才不情不願地拿起電話筒。

    “喂?”他不經心的應了一聲。

    “小健嗎?是我啦!”電話那頭是個年輕女孩的聲音和帶點洋腔調的國語。

    “我知道。”谷健淡淡地道。“有事嗎?”

    “沒什麼啦!就是媽叫我問問你好不好?自己一個人生活並不容易。”

    谷健始終維持著漠然的表情。“我很好。”

    對方遲疑了一下又說︰“還有爸爸,他要我問你什麼時候回來?”

    谷健視若無睹地盯著電視,沉默片刻後才突然反問道︰“媽媽跟周叔叔現在怎麼樣了?”

    對方也靜默好半晌後,才慢吞吞地問︰“小健,你為什麼一定要媽媽離開爸爸去和周叔叔在一起呢?”

    “姐,不要明知故問了,你應該知道為什麼才對。”

    對方又沒聲音了,好一會兒後才又傳來她無可奈何的話語。

    “小健,你該知道爸爸也是不得已的。”

    “不得已個狗屁!”谷健喃喃的咒罵一句。

    “小健,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對方不滿的譴責道。“爸爸教我們……”

    “都是狗屁!”谷健仍是用咒罵打斷她的話。

    她似乎極力在忍耐著,用壓抑的語氣說︰“好、好,我們別說這個了,北卡羅來納大學、佛羅里達大學、威斯康李大學和密西根大學都不斷的來找你,你要不……”

    “我不要!”谷健斷然的拒絕。“我說過,我在這兒念大學就好了!”

    “可是爸爸說……”

    “狗屎!不要再跟我提起爸爸!”谷健警告道︰“否則,以後我再也不接你的電話了!”

    “小健,別忘了你需要爸爸的經濟支援。”她提醒他現實的考量。

    “不需要!”谷健傲然地回答,“難道你忘了他每個月所給的巨額零用錢,還有我決定來這兒前,他為了撫平我的怒氣所扔給我一張空白支票嗎?”他冷笑。“我是在填了一百萬領出來後才到這兒來的,再加上所有我存起來的零用錢,足夠讓我在這兒念完大學,再自己創業呢!”

    “小健,你……”她不安的頓了一下。“你不打算回來了嗎?”

    谷健哼了哼。“除非媽媽和周叔叔結婚,否則我是不會回去的。”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爸爸說……”

    “只要我離開那兒就有可能。”谷健再一次截斷她的話。“還有,你再提一次爸爸,我就掛電話!”

    但似乎她也是個不怕死的家伙。“可是小健,你明知道爸爸……”

    說掛就掛,谷健“喀!”一聲用力扔下電話,還忿忿地拔掉(插cha)頭,然後氣呼呼地瞪向電視,好半晌後,詭異的陰沉之(色)才逐漸退離那張俊逸的娃娃臉。

    谷健無奈地輕嘆出(胸xiong)口的郁悶之氣,同時暗暗起誓絕不會像父親一樣,變成一個無情的男人,也不會把事業與榮耀放在親人和家庭之上。

    想到這兒,他的腦海里自然而然地浮現出依茹的影子,開心的笑容隨即取代了原先的不豫之(色)。

    半個多月來,他都只能在李依杰專心練球時,才能悄悄地溜進體育館和依茹聊聊天,若不幸被李依杰發現了,就會馬上被攆出去。當然啦!他一定會再偷偷(摸Mo)(摸Mo)地溜進去,而後又被扔出去,再鍥而不舍地溜進去,也同樣會被……

    後來,他心想,他(干gan)脆到學校去接她好了,為此,他還特地去買了一輛摩托車呢!結果,她卻說被教官看到不好,在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努力的自我安慰,說什麼光聊天也是有好處的!

    其實,他這樣想也是沒錯啦!否則,他哪能在短短的半個月內就對她有了初步的認識與了解呢?

    現在他也約略明白,她並不是如平時所顯現出來的那般溫和膽小、毫無主見,似乎只會任由哥哥擺布,那都只是表相而已!雖然溫柔平和的個(性xing)使她不愛與人起爭執,但在必要的時候,她還是會堅持己見,跟人拗到底,甚至拍桌子喊話都有可能。

    譬如,李依杰認為她沒必要天天去看他打籃球,覺得她根本是在浪費時間,反正她又不會打,若真喜愛籃球,待在家里看球賽不是更好?練習有什麼好看的?

    但是,依茹卻堅持,即使她不能親自在場上流下汗水,至少也要有一份參與感!最後,李依杰拗不過她,只好讓她繼續跟羅!

    甚至當學校宣布二年級就要開始課後輔導到九點時,她更是一個人單槍匹馬的跑去“通知”老師,表示她毋需參加輔導,如果硬要她參加,她寧願轉學!

    老師對她沒轍,只好破例讓她免參加輔導。

    不過.基本上,依茹除了特別聰明外,她也只是個相當普通的女學生,過著和一般少(女nu)一樣的生活。然而,在谷健的感覺里,他就是覺得依茹比別的女孩更溫柔甜美。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谷健並不諱言,過去他也曾喜歡過別的女孩子,卻沒有一個能讓他有想追求的(欲ru)望,相反的,他一直是女孩子追逐的對象,可只有依茹能引起他這種想積極爭取的(強qiang)烈欲念。

    如果感覺對了,再丑陋平凡的女孩也會是吸引人的;相反的,如果感覺不對,即使長得傾國傾城,也只不過是另一個雌(性xing)生物罷了。

    ※※※

    每年三月至五月間所舉辦的全國大專院校運動會即將開鑼了,但張若培卻還搞不定那三個番仔隊員,在和教練商討後,終于決定暫時放棄那三位仁兄,由張若培和李依杰帶領b隊成員上場。他們不求得什麼名次,只希望不要敬陪末座就好了。

    于是,張若培和李依杰就更辛苦了,不但要加緊訓練b隊成員的球技,還要培養彼此間的默契。當然,林華和義務管理員依茹也就跟著更加勞累了。

    星期日中午,林華、依茹、陶雨潔和簡素芬把便當、礦泉水和水果拿進體育館後,大伙兒就散坐在各處用餐,林華和張若培、李依杰圍坐一處邊吃邊討論戰術,而依茹就和陶雨潔、簡素芬一塊兒窩在門口不遠處嘰嘰喳喳的閑聊。

    三個人的便當都沒動過,水果倒是全吃光了,而依茹老是漫不經心地把目光瞥向門口。

    陶雨潔在喝了一口礦泉水後,隨口問︰“不吃了?”

    “我在減肥!”簡素芬說。

    “我剛剛肚子餓,先買了一個三明治吃了。”依茹也說。

    陶雨潔聳聳肩。“好吧!那再請問一下,以前我們都坐在最里頭,為什麼今天要坐這麼外面?”

    “對喔!我也正在想這個問題哩!”簡素芬也覺得頗為困惑。

    依茹突然臉紅了,並反射(性xing)地避開她們探索的眼神,“呃……這……這邊的空氣比較好嘛!”她囁嚅道。

    “哦——空氣比較好啊!”

    陶雨法和簡素芬交換了一個眼(色),簡素芬隨即岔開話題。

    “小茹啊!丁淵真的不來了嗎?”丁淵是a隊的大前鋒,也是那個很不幸地被簡素芬迷上的倒楣蛋。

    “來了也沒用啊!不都是吵一吵又跑了。”依茹嘆道︰“所以,根本就沒通知他們來。”

    “我咧——那我還來(干gan)什麼?”簡素芬很現實的抱怨起來。

    陶雨潔不甩她,又問︰“那大運會怎麼辦?”

    “只好暫時靠b隊和兩個候補隊員了。”

    陶雨潔搖頭。“真是的,可惜他們三個了,听說他們高中時,本來也在亞青選手的名單內,結果就是因為他們自我意識太(強qiang)烈,最後被排除在外,沒想到到現在還是這副德行。”

    說起來,陶雨潔也是個籃球迷,所以才會和依茹湊在一塊兒,只是她沒有依茹迷得這麼夸張罷了,而且,她的功課也沒有依茹這麼厲害,不必念書就能緊抓住全校第一名的後冠,因此,她都只能在用功之余抽出時間來捧場。

    至于簡素芬,她是陶雨潔多年的鄰居兼老同學,在環環相扣下,三個人就這麼湊在一起了。

    “是啊!”依茹贊同地道︰“所以我一直在想,如果能讓他們聯手,恐怕亞運、瓊斯杯都會是他們的天下呢!”

    “啐!”陶雨潔嗤之以鼻。“他們要是聯手.是很(強qiang)勢沒錯啦!可也沒你說的那麼夸張好不好?”

    依茹沉默了一下,又說︰“或許是因為自私吧!我知道哥哥的身材雖然夠高,球技卻沒那麼厲害,他只是同我一樣迷籃球,而且多少有點運動細胞罷了。所以,我一直希望他們能聯手搞出點成績來,或許運氣好的能被選上國手哩!那些世界(性xing)的比賽我是不敢想啦!只要能參加瓊斯杯、亞運就可以,這樣也算了了我一樁心願。”

    陶雨潔和簡素芬互覷一眼,心中都明白依茹為什麼會這麼講,老實說,依茹迷戀籃球的真正原因,在她們看來,實在是有點傷感情,但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好了啦!有努力就有希望嘛!你哥哥那麼拼,而且,他現在也不過是大二,還有時間的啦!”說著,為了轉移依茹的注意力,陶雨潔忙朝李依杰那頭望去。

    “咦?他們又要開始練習了耶!才剛吃飽說。”

    依茹和簡素芬自然也順著她的眼光看過去。

    “沒剩多少時間了,當然要好好把握時間羅!”

    “哇!那個是誰啊?好矮喔!”簡素芬突然叫道。

    “矮?拜托,他至少也有183了耶!”

    “真的?嘖嘖,跟別人比起來他最矮,沒想到卻是那麼高!”簡素芬不可思議地問︰“最高的是誰?”

    “就是隊長張大哥羅!他有190公分。”依茹淡淡地道。

    “哇!竹竿!”簡素芬更夸張地叫了起來。

    “其他人大概都超過190了吧?”

    “一半一半啦!”依茹聳聳肩說。

    “哇、哇!你們看,”簡素芬又叫了,“那個a隊隊長在灌籃耶!”她頓了頓,突然轉頭問依茹,“那是叫灌籃吧?”

    “對,那是……”依茹突然將到口的話打住,並陡地往後看去,旋即拍著(胸xiong)脯對躲在她後頭的谷健抱怨。“嚇死人了,谷健,你不要每次都這樣偷偷(摸Mo)(摸Mo)的嘛!

    听到她的話,陶雨潔和簡素芬立刻訝異地回過頭來,只見一張笑咪咪的娃娃臉就靠在依茹的左肩上對她們咧嘴嘻嘻笑。

    “沒辦法嘛!要是被李老大發現,又要把我趕走了!”谷健小小聲地說。

    依茹忍不住失笑。“你就那麼怕我哥?”

    谷健聳聳肩,才張口,簡素芬便伸手指著他叫道︰“他是誰?”

    依茹忙噓了一聲。“拜托小聲點,別讓我哥听見了!”

    陶雨潔和簡素芬下意識地朝正在忙碌的那群人望了一眼,隨即回過頭來小聲問︰“(干gan)嘛不能讓你哥听見?”

    依茹欲言又止地瞧瞧谷健,而後低頭不語。

    谷健隨即咧出一口白牙解釋道︰“我要追小茹,李老大不準羅!”

    “你要追小茹?”陶雨潔驚訝地低呼,而後仔細的瞧了瞧他。嗯!看起來還挺不錯的呢!至少可以打九十分以上。“你也是f大的學生?”

    谷健頷首。“企管一年級。”

    陶雨潔“哦!”了一聲,而後再問︰“為什麼李大哥不準?”

    谷健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因為我不打籃球。”

    “就這樣?”陶雨潔皺著眉轉向依茹。“不會吧?小茹,你不會迷籃球迷到這種程度,連男朋友都一定要會打籃球才行吧?”

    “小茹不是那樣的啦!”谷健忙替依茹辯解。“是李老大反對而已。”

    陶雨潔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哦!所以,你才偷偷(摸Mo)(摸Mo)的避開李老大?”

    谷健很滑稽地苦著臉回答。“對啊!每次被李老大抓包,他就會趕我走。”

    陶雨潔想了想。“其實,這也很容易了解,小茹她爸爸去世得早,她媽媽又為了工作而長時間待在國外,幾乎都是李大哥照顧小茹長大的,他會特別護著唯一的妹妹也是很自然的,不過嘛……”她拍了拍依茹的手,依茹則很自然地抬起眼來看她。

    “我想,你哥應該不是單純的因為他不會打籃球而反對他,而是他太過保護你了,大部分做哥哥的,都會跟爸爸一樣,對妹妹有一種特別的保護欲,只是你哥更嚴重罷了,誰教你等于是他帶大的哩!雖然這樣對你來講不能算不好,可也不能算絕對正確的吧?”

    “對、對,”簡素芬贊同地道︰“他可能會反對每一個想追你的男孩,根本不管你是不是喜歡人家,如此一來,你就沒辦法找到一個自己真正喜歡的人了!結果,你不是做一輩子老處(m)女,就是和他最信任的好朋友或死黨結婚!”

    “就像我大哥那樣,老是警告我不準亂交男朋友,還說他以後會介紹他的好朋友給我認識,老天,”她無可奈何的翻了一個白眼。“他那些朋友啊!一個比一個棰喔!”

    陶雨潔又跟著說︰“其實,說句老實話,我有時候真懷疑,做父母的是不是真是為子女著想,才阻止我們交男朋友?”她無奈地笑笑。“像我爸媽,老是告誡我不要現在交男朋友,說什麼等考上大學後再交也不遲;可是,當隔壁徐媽媽的兒子從美國拿了碩士學位回來後,我爸媽又反過來鼓勵我趕緊把握機會把他抓住。”她搖搖頭,嘆口氣。“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谷健听著听著,(干gan)脆在一旁坐了下來,而陶雨潔和簡素芬所坐的位置,剛好可以擋住那頭隨時可能會(殺sha)過來的視線。

    “我表妹才慘呢!”簡素芬說著,從包包里掏出口香糖,“因為她是獨生女.所以,姨媽和姨父就把她看得死死的,”她讓其他人各自抽去一片,“只要是男孩子,一律被隔絕在十尺之外,”接著,她也拿一片放進嘴里咀嚼。“甚至還叫她只能考護專哩!”

    “我倒是認為,基本上他們都是在為我們設想,”依茹卻表達了不同的意見。“也許想法不一樣、作法不同,可追根究底都是為我們好呀!”

    “或許是那樣沒錯,但是,有時他們的作法並不一定是對的吧?”簡素芬反駁道︰“听過,‘愛之適足以害’這句話沒有?有時候,他們為了我們好,卻反而是害了我們耶!”

    “我則認為他們只是為了讓他們自己的面子好看而已。”陶雨潔喃喃自語道。

    “我們有我們的立場與想法,他們也有他們的立場與想法,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想法才是對的,”谷健頭一次提出個人的見解。“所以才會有代溝的存在,因為不管是好意或自私,雙方都不能以平等身分坐下來好好的溝通了解一下。”

    他垂眼盯著地下。“即使是作風相當開明的歐美國家也一樣,無論思想再怎麼進步,仍(脫tuo)不了自我主觀的意識。好一點的會規勸我們,差一點的就直接(干gan)涉我們,若是自我意識太濃厚,便成為自私,到那個時候,他們就會以‘為我們好’為借口來(強qiang)迫我們達到他們的期望了。

    “而最糟糕的情況是,若他們純粹以‘所有物’的觀點來看待我們,生命便會成為一種折磨了,因為,我們不是要認命地成為他們的傀儡,就是要擔下不孝子的罪名,但無論怎麼決定,心靈上的傷害都是避免不了的。”

    三個女孩子相視一眼,不約而同地猛點了一下腦袋。

    “他說的最為精確,把所有的狀況都包括進去了。”

    谷健抬眼笑笑,沒再說話。

    “沒想到你看起來一副單純的樣子,卻能有如此精闢的見解。”陶雨潔頗感意外地說。

    “大我們兩歲還是有差的喔!”簡素芬笑道。

    唯有依茹看出谷健的笑容中隱約帶著苦澀,她不禁擔心地問︰“谷健,你還好吧?”

    听到她的聲音,他臉上的苦澀倏地消失,又恢復一貫的風趣開朗。

    “當然好,你沒有發現這次是最久的一次嗎?”

    依茹愣了愣,隨即“啊!”了一聲道︰“對喔!好像是耶!”

    陶雨潔疑惑地瞧著兩人。“你們在說什麼啊?什麼最久?”

    依茹往場中看去。“之前大哥總是一下子就逮到谷健來找我,接著就立刻把他‘驅逐出境’,今天可能是因為有你們在,谷健比較好躲,所以,直到現在還沒被發現。”

    “不會吧?”簡素芬不可思議地看看這個、望望那個。“你們就是這樣約會的?”

    依茹一听見“約會”這兩個字,頓時緋紅了一張小臉。

    “什麼約會啊!你不要亂說嘛!我們不是這種(關guan)系的啦!”她心急的辯解。

    陶雨潔蹙起眉頭問︰“那是什麼(關guan)系?”

    依茹不曉得該如何解釋,很自然地就轉向谷健尋求幫助,收到求救訊號,谷健便笑咪咪地解釋,

    “我要追她,她答應讓我追,但還不算是正式的交往。”

    陶雨潔猛然翻個白眼,嘟嚎著,“真受不了!”

    簡素芬則是輪流在他們身上瞄來瞄去,而後嗤笑道︰“有她大哥這只看門狗在,你還追個屁啊!”

    谷健卻一點也沒有氣餒的樣子。“沒問題,我很會適應環境的。”

    陶雨潔和簡素芬盯著他瞧了好半晌,然後對視片刻,在對方眼里看到自己的想法,同時笑了笑。

    陶雨潔先開口。“我想,我們還是幫點忙好了,不過……”她斜睨著依茹。“就得看你能不能偶爾把籃球撇到一邊去了。”

    “把籃球撇到一邊去?”依茹為難地瞟了一眼在場中奔馳的人影。“可是,大運會就快到了耶!”

    “拜托!結果是如何,你早就清楚了,不是嗎?”陶雨潔嘆道︰“不敬陪末座就該偷笑了,對這種比賽,還有什麼好期待、好熱中的?”

    雖知陶雨潔說的沒錯,但依茹卻還是猶豫著。“可是……”

    “沒(關guan)系,”谷健很體諒地打岔道︰“暫時這樣就可以了,是我要追她的,我不想因此而破壞她原有的興趣。其實,這樣聊聊也很不錯啊!偶爾再加上一些雞飛狗跳就更(刺ci)激了,你們不覺得這樣比一般的約會還要有趣得多嗎?而且,將來回想起來,肯定是回味無窮,說不定我們還會上癮呢!”

    凝視著谷健毫無芥蒂的陽光笑容,陶雨潔不禁羨慕地說︰“小茹啊!你運氣很好喔!谷健這麼體貼你。”

    依茹臉蛋兒紅紅的偷瞧谷健一眼。“呃!我……我知道。”

    聞言,谷健開心的笑了。

    “那有沒有開始喜歡我了呢?趕快告訴我,我要……啊!老天,李老大來了,我要趕緊溜了,待會兒再來。”說著,谷健就一溜煙地跑不見了。

    怎麼話才說一半就蹺頭了?

    三個人傻傻的愣了片刻,而後互覷一眼,隨即嘴角一揚,不禁失聲笑了起來。

    “天哪!你們都是這樣子的嗎?”簡素芬大笑著問。

    陶雨潔也笑不可抑的說︰“他真的好好玩喔!”

    “他還曾經被哥拿球k出去呢!”依茹小聲地說。

    “喂!你們三個小女生是怎麼搞的?一下子嘰嘰喳喳的,一下子笑得跟個瘋子一樣,你們到底在說什麼這麼有趣啊?”

    陶雨潔斜睨著滿身大汗的李依杰,慢吞吞地笑說︰“哦!我們在說啊!李大哥很像老母雞哩!”

    ※※※

    越接近預賽時刻,依茹的臉(色)就顯得越不安,雖然她不會打,但是,她也看得出來,f大籃球隊的情況實在不佳,搞不好在第一場時就會被刷下來了!

    但是相對的,李依杰也因為專注于比賽的事,對依茹的緊迫盯人也就放松了一些,所以,谷健就有更多的機會接近依茹,到後來,依茹甚至在買晚餐便當時,會順便替谷健多買一份,可也常常會看到谷健捧著吃了一半的便當逃出體育館,或者抱頭躲開接二連三扔過來的隻果、梨子、香蕉什麼的。

    “哥,你不要這樣嘛!至少讓谷健吃完啊!”依茹抓住還想追打出去的李依杰抱怨。“這樣很可笑耶!”

    “誰教他老是來纏著你!”李依杰余怒未消地說。“早警告過他不準來找你了!”

    “哥!”依茹真不曉得該怎麼說才好,有時侯,她覺得哥哥真的像小孩子一樣幼稚得很。

    緊抿著嘴笑的張若培跟上來拍拍李依杰的肩頭安撫道︰“好了,阿杰,其實我也覺得你太緊張了,像我家那個才國三的小妹,還不是有一大堆男生來找她,可是我爸媽就只給她幾項限制,譬如課業優先、玩樂其次啦!還有不準超過九點回來啦!不準抽煙、喝酒,進入不良場所啦!不準做出什麼後悔莫及的事啦等等,再加上幾樣實際建議,然後就讓她去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了。”

    李依杰頓時攢緊眉心,大表不贊同。

    “那怎麼可以?女孩子很容易上當受騙的,如果我們不幫她們……”

    “老兄啊!”張若培一手搭著李依杰的肩膀,硬是將他從門口轉回體育館內。“沒錯,我們是替她們著想,可是,你也要從她們的立場來考慮一下嘛!我們管得太多,她們會說我們不尊重她、不相信她,或許剛開始她們還會忍耐著服從我們,可是時日一久,她們會長大,也會開始反彈,沖突也就產生了,最後啊……”

    他將李依杰按到座椅上坐下,自己跟著坐在一旁。

    “你有沒有想過,當她開始正面,和你對峙時,你該怎麼辦?”

    “小茹才不會呢!”李依杰很有自信的(脫tuo)口道。

    “不會嗎?”張若培轉頭瞧著猶在體育館門口朝外面張望的依茹。“你確定?”

    “我……”只說了一個字,李依杰便又閉上了嘴巴。誰也不如他了解依茹那種平時溫溫吞吞,偶爾來個死不認輸的個(性xing),若是有朝一日,兄妹倆對上了,真的很難保證誰勝誰負哩!

    張若培將李依杰臉上的猶豫盡收眼底,他又拍拍他。

    “明白了吧?你要知道,少(女nu)心是很難捉(摸Mo)的,我有三個妹妹,一個比一個難纏,我是修練多年才能擁有這些‘覺悟’,現在免費傳輸給你,希望你好好想一想,畢竟你只有一個妹妹,要是搞壞了兄妹間的感情,我肯定你會後悔莫及的!

    “可是……”

    “另外再奉送你一個訣竅!你越尊重她,她越會听從你的建議,但若是你硬要限制她,終有一天,她會開始把你的命令當放屁!”張若培黯然地苦笑搖頭。“當初我大妹就是因此而離家出走的。”

    李依杰心頭一震,駭然地瞠視他半晌。

    “那她……她現在……”

    張若培低頭盯著自己交握的雙拳。

    “她跑去跟一個能夠‘尊重’她的男孩子在一起,她說,對方從不把她當小孩子看待,所以,她也願意听他的話;可是,當對方厭倦她時,她就像垃圾一樣被甩了,她只好又回家來了。”

    張若培輕嘆一聲。“但是,我還是很慶幸她回家了,而不是就此墮落下去,這也算不幸中的大幸。反正,從我大妹之後,我和爸媽就會盡量去考慮到妹妹們的想法,而不是一味的嚴厲管教,我們會和她們討論,而不是用命令的方式對待她們。

    “甚至當我二妹說她不打算念大學時,我爸媽也由她,因為她的志願是自己開一家精品店,她寧願去工作賺錢來實現自己的願望。”他笑笑。“這也是一個很好的目標啊!比那些浪費四年生命混到一張大學文憑,卻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的人好太多了,不是嗎?”

    或許李依杰無法一下子就全盤認同張若培的經驗談,但他卻很在意張若培所說的結果——萬一哪天依茹真的和他杠上了怎麼辦?甚至……離家出走?!

    張若培懶散地靠著椅背,有意無意地瞄向出口方向。“其實,你自己心里也很明白,那個谷健看起來實在不錯,開朗幽默又有耐(性xing),還很可愛哩!是你故意在找他的碴而已。”

    “可是小茹才高二耶!”李依杰辯駁道。

    “高二又如何?心理成不成熟才是關鍵吧?”張若培反駁。

    “可、可是……”李依杰掙扎著想要找理由再辯。“他……他不會打籃球!”

    張若培“哈!”了一聲。“你不會是要告訴我,不會打籃球的男孩子都沒有資格交女朋友吧?”

    李依杰窒了窒,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可是小茹她……”

    “你可以問她的意見,但不要幫她做決定。”張若培斷然地說︰“除非你真的不擔心她會不會反彈。”

    反彈?!對峙?!

    天哪!還有離家出走?李依杰頓時被嚇出一身冷汗,他驀地跳起來,匆匆跑向倚在出口門邊的依茹,眼角瞥見外頭似乎有道人影一閃,但他當作沒看到般,一把抓住有點尷尬的依茹。

    “小茹,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小子?”

    依茹呆了呆,旋即臉紅了起來。“哥,你在說什麼呀?”

    “我在問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那個小子啊!”李依杰咬牙切齒地說︰“你老實說,我……我不會生氣的。”

    依茹有點困惑地瞧了李依杰半晌,接著偷偷朝門外瞥了一眼,然後囁嚅地道︰“其實,我也沒有想那麼多啦!我只知道,每次他來找我,我都會好開心,有時候他晚點到,我就會覺得很不安,擔心他是不是不會再來找我了,直到看到他,我才會安心,甚至有的時候……”

    她悄悄抬眼瞅著李依杰。“跟他聊著聊著,我竟然會忘了你們還在練球,昨天我甚至想過要暫時撇開籃球和他出去走走……哥,這是不是就是你說的喜歡呢?”

    李依杰听得都傻了。

    這若不叫喜歡,那什麼才叫喜歡?

    良久後,李依杰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好吧!既然你也喜歡他,以後我就不再阻止他來找你了,可是……”

    話還沒說完,一旁就突然竄出一個“偷听族”的人,手里還端著快吃完的便當呢。

    “哇!謝謝,謝謝李老大,真是太感激了,以後我就不必常常練跑步了。”

    “我還沒講完呢!”李依杰忿忿地對他說。

    谷健一邊扒著便當,一邊嬉皮笑臉地應道︰“是、是,李老大請說,我洗耳恭听。”

    “首先,你不能對小茹亂來,否則我會扒了你的皮!”李依杰凶狠地命令。

    谷健很配合地擺出一臉滑稽的畏懼表情。“不敢!不敢!”

    “還有,上哪兒去都要先跟我說一聲。”

    “那是應該的,不過……”谷健聳聳肩。“目前我大概都會陪她一起看你們練球,暫時不會到處亂亂跑。”

    李依杰滿意地頷首,谷健卻又接著說。

    “唉!說實在的,看你們練球實在是浪費時間,連呆子都看得出來,以你們那種球技,恐怕連中學生都打不贏喔!如果我是你們,就(干gan)脆不要出去丟人現眼,(干gan)嘛還要浪費精神去……”

    “谷健,我要宰了你!”李依杰發出一聲怒吼,“不要跑,我今天非宰了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