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你的日子,

    像是一出一出的黑白片,

    缺乏生命的活力,

    喪失動作的生氣,

    只有你,

    能帶給我生命中的光和熱。

    ncaa(美國大學籃球3**m),是一個擁有優秀傳統的藍球3**m,而它的季後賽,剛好是安排在每年的三月。

    全美三百九十二所第一級大學的籃球隊中,除了三十隊為實力(強qiang)勁的3**m冠軍得以自動進級外,其他三十四隊,需由九人選拔委員會遴選出來。

    幾家歡樂,幾家愁的男籃64名單在三月初公布,替ncaa著名的“三月瘋”掀起序幕,之後不久,瘋征的三月賽便嗚鼓開賽了。

    64(強qiang)賽程的節奏非常快,比賽采一翻兩瞪眼的單淘汰賽,一失足即成千古恨,這種(刺ci)激是看nba所無法感受到的,而且,一個大男生為籃球又哭又笑,這種赤子之心恐怕也是nba那種老油條球員想裝也裝不來的。就此三月瘋,軟(性xing)的一面有時比硬(性xing)的戰況更有吸引力。

    三月瘋在產生一年一度的甜蜜十六(強qiang)後漸進高ch o。它的無可預測(性xing)更是教人著迷,直到最後,驅使球迷踏入瘋狂境界的是四(強qiang)的產生——北卡羅來納大學、佛羅里達大學、威斯康辛大學和密西根州大學。

    在威斯康辛大學野狼隊的休息室內——

    最後一個被瘋狂球迷擠進來的4號球員,費盡力氣才將門關上並鎖緊,接著就(操cao)著一口典型的德州腔英語抱怨連連。

    “真是瘋狂,這下子又不曉得要到什麼時候才能離開了?”

    “都是他害的羅!”另一位開始換衣服的7號球員以拇指往後面一指那個正在休息室盡頭,背對眾人坐著,猶在“面壁思過”等待恢復正常情緒的野狼。“幾乎都是沖著他那張娃娃臉來的!”他開玩笑地說。

    “真想不通,”12號員則咕噥道;“比賽時一副隨時準備置人于死地的凶狠模樣。女孩子們就說他酷得好迷人,可一離場,又變成另一張落魄的娃娃臉,女該子們卻又說他是憂郁得令人心碎,反正不管是正面或反面都是他!我也很酷呀!為什麼就沒有人這樣迷我?”

    “怎麼?你妒忌啊?”歷號球員揶揄道︰“去換張娃娃臉啊!

    8號球員也戲誆地擠擠眼。

    “而且,要學他那樣,對任何女孩子都敬而遠之。”

    “那還有什麼戲好唱?”12號球員脫口道。

    “唉!這你就不懂了,女孩子就是這樣,你越遠離她,她就越想纏過來。”8號球員c嘴道︰“喏!你看茱莉,又是校花,又是富豪之女,多少人追她她都理也不理,卻偏偏緊纏著老是躲著她的娃娃臉,害娃娃臉蹺了不少課哩!”

    突然,一聲拉得長長的吁氣傳來,所有的球員皆不約而同的往盡頭那邊望去,知道谷健已經找回理(性xing)了。

    “娃娃臉,慢慢來沒(關guan)系外面有好多球迷,恐怕我們暫時是出不去了。”4號球員說道。

    谷健疲憊地膘他一眼,隨即默默地開始換衣服,大家似乎早就習慣他這副要死不活的模樣,見怪不怪地回頭各自整理自己的服裝儀容。

    “哦!對了,娃娃臉,剛剛有個女孩子把這個東西塞給我,”4號球員突然抓起剛換下的衣服,掏著口袋像在翻找著什麼。“她說你需要這個。我覺得滿有趣的,什麼樣的禮物我都見過,就沒見過只有一片口香糖的,所以,我就順手……”

    “口香糖?”原本死氣沉沉的谷健,驀地驚叫一聲,旋即一個箭步跳了過來。“快給我!”

    “呃?哦……拿去吧!”

    不但4號球員詫異,所有的球員也都驚訝于谷健的激烈反應,不過是一片口香糖而已,不是嗎?有什麼稀奇的?他們隨便哪一個人都有帶幾片放在(身shen)上啊!

    可是接著,谷健在看清口香糖之後,竟然一把拽住4號球員的衣襟,“你看見她了?她是什麼樣子的?跟我一樣是東方人嗎?”他急吼吼地問。

    “呃……是……是啊!她是跟你一樣的東方人,可是……”

    谷健隨手扔開他。反(身shen)沖向旅行袋,從里面的皮夾掏出一張相片,抓著又沖回去4號

    <i>[續貼心妹妹第八章重生上一小節]</i>球員面前。

    “告訴我,是她嗎?是她嗎?”

    4號球員疑惑地看了看。

    “好像是她,可是,我看到的女孩子年紀似乎比較大些,頭發也比較長……”

    “天哪!是小茹,一定是小茹!”

    谷健激動地喃喃自語,下一秒,倏地沖向門口,如果不是大伙兒一起抓住他,恐怕他早就開門 出去了。

    “你瘋啦!娃娃臉,外面是什麼狀況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想出去讓那些女孩吃了嗎?”

    “不,放開我,放開我!”谷健掙扎著叫道︰“我要去找小茹,我要去找小茹呀!”

    “晚一點啦!娃娃臉,現在外面……”

    “不行,晚一點她就走了,我要現在去找她!”

    “好,好,好,你別急,我……我幫你去找,再把她帶進來,這樣比較安全,ok?”

    也不管谷健同不同意,4號球員朝眾人使個眼(色se),讓大家抓牢谷健,“別讓他出去!”

    迅速吩咐一聲後,4號球員就拉著7號球員一起開門擠了出去。門再次被鎖上,12號球員雙手抱胸地靠在門上當門神。

    大家慢慢的放開谷健,谷健死瞪著12號球員好半晌後,突然轉(身shen)開始在休息室里來來回回的踱步,時而停下來氣惱的扯扯頭發,時而咬牙切齒地怒瞪著12號球員,仿佛正在考慮要不要沖向前一口咬住他的喉嚨似的,看得12號球員直發毛,到最後,還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在這段等待的時刻里,對室內的每個人來說,每一秒鐘都比一分鐘還要漫長。

    眾人擔心谷健會不顧一切的闖關,事實上,谷健也的確想找機會宰幾個人來玩玩。

    終于,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個小時,也許是一天,也可能只有十分鐘,門後傳來4號球員的呼喚聲,大家不約而同的松了一口氣。

    12號球員謹慎地打開一條門縫,一個窈窕的(身shen)子首先被推擠進來,突然……

    “小茹!!!”谷健像瘋了似的狂喊一聲,同時沖向前,猛地一把摟住依茹甚至還未站穩的(身shen)子,幾乎是哽咽地喃喃說著,“我好想你,小茹,我他的好想好想你喔!”

    “我也是,谷健,我也是!”依茹也微微地抽噎著呢喃道︰“我已經快了一年把大學念完,可還是覺得好久好久喔!

    “天哪!我真的好想你。”

    谷健把臉埋在她濃密的秀發里,不清不楚地咕噥著,好半晌後,他才慢慢的抬起頭俯視著懷中的小人兒,“小茹,你好美,你越來越美了。”他誠心的贊嘆道。

    依茹的臉蛋兒緋紅,羞赧地微笑著,如此甜蜜可人,惑是那麼的大,漫長三年的夢里相思好苦,而谷健向來不是什麼規規矩矩的家伙,所以……

    “該死!你又在我面前我妹妹了!

    隨著依茹後面進來的李依杰嘟嚼道。

    “算了,反正心都是他的了,一下應該也不算什麼了。”

    ********

    谷健依然獨居,但住處比台灣的套房寬大舒適許多,甚至還有鐘點佣人定時來清掃。這些當然都是裴任天的慷慨施予,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他自己的面子。

    在臥室里的地毯上,小倆口氣喘吁吁地分開來,谷健意猶未竟地在依茹紅腫的雙唇上又多了好幾下,才依依不舍的放開她。

    “好想你。”谷健第n次重復,繼而又咬牙切齒的怒罵道︰“都怪那個混蛋。每次我想去找你,他總是有辦法讓我去不成,真是個有夠φ┐睦蝦輳 br />
    “我明白,我明白。”依茹諒解的溫柔道。

    谷健委屈地瞅著她。“害我只能听到你的聲音,這樣根本不夠嘛!”

    “所以,我就盡可能的趕來找你了呀!”如同三年前一般,依茹又開始哄他。“以後,你爸爸就沒辦法再分開我們了。”

    說到這個,谷健的嘴噘得更高了。

    “你為什麼都不告訴我你要來了?”

    “是哥說要給你一個驚喜的嘛!”依茹不好意思地笑笑。

    谷健嘟嚷一句听不清楚的三字經,隨即又問︰“你能待多久?”

    “咦?你還不了解嗎?”依茹好笑地瞧著他。“我曾說過我要念碩士、博士的,不是嗎?就建議我到美國來念。哥就說,和你念同一所大學最方便,所以,我就來跟你一起念書羅!”

    “而哥哥呢!他剛好退伍,因此和我一起來,他說他要順便來念點語文課程,等你進職籃後,他要做你的經紀人,免得你被你爸爸吃了還不知道。”

    她聳聳肩又說︰“當然羅!他也想順便賺點經紀費用,等你和你爸爸的約滿了,我們就一起回台灣,那時,他才有錢和你合伙做生意,屆時就毋需的資助了。”

    谷健呆了片刻。“你……你是說,你要來威斯康辛跟我一起念書,然後,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不必只靠電話听聲音,然後……”逐漸的,他越說越興奮。

    “我的日子就不會過得這麼痛苦,我們也不會再分開了,然後……然後……”

    他突然停住,旋即猛抓住她雙肩。“我們先訂婚吧!”

    依茹笑靨嫣然。

    “好啊!”

    谷健頓時眉開眼笑。

    “等我一進職籃就結婚,屆時,就可以靠自己的能力來養你了。”

    依茹更是笑意盈盈。

    “都依你。”

    “時候一到,我們就立刻回台灣!”

    “沒問題,老婆當然要跟著老公走羅!”

    ********

    三年後,被視為“喬登第二的天才球員”野狼,在聲勢如日中天之際,突然宣布退休,自此消失于nba,籃壇中不見蹤影,仿如流星閃逝,徒留在球迷心中的遺憾久久無法消失。

    即使數年後,野狼仍是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野獸派球員,那剽悍狂野的氣勢,始終無人能出其右,他就像是一只真正的野狼,一只能咬斷老虎咽喉的野狼!

    ..(《貼心妹妹》第八章 重生全文在線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