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罰?怎麼罰?罰輕了這廝不長記性,罰重了萬歲不高興,所以只能罵一頓出氣了!張文江把聖旨小心翼翼放在桌上, 里啪啦就是一頓臭罵。{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你當然料事不周!你當差是一日還是兩日?禁軍大營是何等重地,你竟派賀道斌堂而皇之地跑去拿人!誰給你的膽子,啊?樂陽公主本就個沒事都有找點事的主兒,你將有人冒充公主府的人行凶的事嚷得盡人皆知,她能不派人過問?……”

    姜二爺幾不可見地向後挪了挪,避開府尹大人四處噴濺的口水,老老實實地領罵。

    張文江罵完後長長出了一口氣,靠在椅背上道,“本府一句話忘了叮囑,你就捅出這麼大的簍子來。”

    姜二爺一臉慚愧,“下官愧對大人的信任和栽培,又讓您費心了。大人您看,下官下一步該如何行事?”

    張文江按著砰砰直跳的太陽穴,“這不過是個小案,能被搬上早朝,定是有人要收拾郎超和馮現安。”

    姜二爺眼楮一轉,“您說的是……護國公?”

    只能看到這一層?張文江白了姜楓一眼,“羽林衛乃守衛皇城的主力,白D乃萬歲的心腹,馮現安卻是秦相的人。”

    所以是萬歲要除掉馮現安?那馮現安肯定要玩完了,郎超更是要灰飛煙滅。姜二爺的桃花瞳亮晶晶地望著府尹大人,等他示下。

    半晌,張文江又沉思道,“或許此事並非萬歲之意,而是護國公或太傅所為。”

    姜二爺眨巴眨巴眼楮,“大人,不管是萬歲還是護國公、太傅,總之這件案子一定會揪出郎超,對吧?”

    張文江點頭,“白D如此配合,說明行凶之人絕非來自右羽林衛。”

    所以在右羽林衛大營是搜不到的,得去左羽林衛大營或什麼犄角旮旯里找。姜二爺受教,“既然是上邊要查的案子,這三人就不用下官派人去找,自會有人把他們送過來吧?”

    張文江的怒火又騰地躥了起來,“你當萬歲為何下旨讓兵部、右羽林衛和京兆府共查此案?除了京兆府,他們誰會查案?!你不去找,難道讓本府親自帶人去找嗎?”

    那不行!姜二爺立刻道,“下官帶人去找。”

    張文江又呼呼一陣,才道,“此案交給德敏去辦,你听他差遣便是。”

    “是。”姜二爺應下,退出京兆府後倒背雙手美滋滋地返回西城兵馬司,將賀道斌找了來,如此這般講了一番,然後道,“你跟著少尹趙大人辦理此案,要事事听從趙大人的指派。”

    “是。”賀道斌應下,又急匆匆走了,衙門事忙,他快連喝口水的功夫都沒了。

    周其武給自家大人上茶,激動道,“郎超去年坑殺數十無辜百姓,他死都難消其罪,大人辦得漂亮。”

    姜二爺極為舒適地靠在椅子上吃茶,上邊的事他管不了也打听不清楚,但他明白不管是誰要辦馮現安,郎超都完了。

    周其武又請示道,“大人您看,下官能做些什麼?”

    “你?”姜二爺不解。

    周其武解釋道,“下官曾任肅州酒泉縣丞,被郎超坑殺的百姓可能來自肅州酒泉。案發後,下官曾在康安城中見過肅州酒泉的村民,下官覺得他應是此案的知情人。”

    姜二爺搖頭,“你什麼都不能做,這件案子也能現天。要弄倒馮現安必須有鐵證,埋在羽林衛地下的百姓尸首就是鐵證。至于你說的那個知情人,若他有心,在郎超坑殺百姓的罪行公之于眾後,他自會跳出來,不必咱們去找。若現在去找,反而可能引起郎超的猜疑,殺人滅口。”

    周其武豁然開朗,“下官明白了,多謝大人解惑。”

    待周其武也出去忙活後,姜二爺才長嘆了一口氣,“能跟著本大人這樣的上司,是他們的福氣。”

    姜猴兒立刻道,“二爺您通情達理,不會拿下屬撒氣,也不會貪了他們的功勞,克扣他們的銀子,康安想進您衙內做事的人,從衙門口能排到東城兵馬司衙門口。”

    姜二爺翹起嘴角,謙虛道,“排到東城兵馬司做什麼,平白無故惹人嫌。”

    春光大好,姜寶不願在屋里悶著,“二爺,您該去巡街了吧?”

    姜猴兒也道,“小的相中了幾處能開私塾的房舍,您巡完街可以去看看。”

    看完還可以順道回府用飯睡午覺,姜二爺伸了個懶腰,“走。”

    姜二爺出西城衙門走到街上時,姜慕燕和姜慕箏也從書房走了出來,長長舒了一口氣。

    “終于成了。”姜慕箏揉揉酸痛的肩膀道。

    姜慕燕笑道,“二姐,咱們拿去給我母親看看如何?”

    “我也是這麼想的。”父親不在家,最能評判書稿質量的便是二嬸了。姜慕箏與姜慕燕拿著書稿到西院,去找雅正夫人。

    還在屋中坐月子的雅正夫人接過沉甸甸的書稿,亦是無比激動,夸獎女兒和佷女後,讓她們到園子里歇息,她則從頭開始認真翻看書稿。

    待姜二爺回府時,便見自己的兩個女兒和兩個佷女在小園中賞花嬉戲。時近春分,杏花綻放,桃花萌發,加上小姑娘們如銅鈴般的歡笑聲,令小園生機勃勃,姜二爺的臉上也綻放出令春光更明媚的笑容。

    “二伯回來了。”最先看到姜二爺的姜慕錦歡快喊道。

    姜留奔到姜二爺面前道,“爹爹,書稿寫好了!”

    姜二爺揉了揉小閨女頭上的小揪揪,興致勃勃道,“如此正好,咱們收拾收拾去城外踏青,讓你們玩個盡興。”

    “耶——”姜慕錦歡快地跳了起來,“二伯,我要放彩鳶!”

    姜二爺明白了,“西市里擺些賣紙鳶的攤子,你們自己去挑吧,晌午飯也在外邊吃,天黑之前回來便好。”

    “是!”四個小姑娘齊聲應了,每個臉上都帶著真心的歡笑。

    姜留歡快道,“姐姐們先去收拾著,我去問問采薇姐姐去不去。”

    好熱鬧的鄭采薇自是欣然同行,江熹辰和鄭呈新也要跟著,姜留還將前來道堂供奉香火的和至也捎帶上,一群人浩浩蕩蕩向西市奔去。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