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雲旒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看著外頭的景物。

    yua集團大樓高達三十幾層,算是附近商業大樓中最高的,而他的辦公室就位于頂樓,視野非常好。

    他每每心情不好,或是思考事情的時候,總會站在這……

    秘書送文件進來的時候,訝異他仍站在落地窗前一動也不動。跟在他(身shen)邊也好些年了,她不曾看過他這個樣子。

    他這一兩天好象都無心于公事,不是簽文件簽到一半發起呆,就是一言不發的站在落地窗前想事情。

    他是為了x周刊的事嗎?要不,好象打從那件事(發fa)生後至今,他就常常魂不守舍的。

    唉,畢竟是男人嘛!enne小姐的魅力果真是非凡,連一代工作狂也為了她在工作時間忘了(身shen)處何境。

    秘書把文件放在他桌上後,悄悄的退了出去。不久後,她用電話擴音傳話進來。

    「總裁,令弟——」

    她還沒把話傳完,電話就給按掉。樂霽堂不顧她的阻止直接打開門走了進來,秘書也急急忙忙的跟了進來……

    「總裁,我……」

    「我知道你攔不住他。」

    樂霽堂大搖大擺的走向兄長。「你老弟見你還得按規矩來,你這種人還真是六不認!」有些事他今天得來和他說清楚。

    樂雲旒淡淡的看他一眼。「你來得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

    「喔?」看來他來找他是找對了。「希望我們說的是同一件事。」他今天是為了封禹荷而來。

    樂雲旒看了秘書一眼。「麻煩煮兩杯咖啡進來。」

    待她退出去後,他先開口,「你先說吧,找我有什麼事?」抬起眼對上樂霽堂的眸子,他覺得他今天應該有什麼要事,因為他的眼神很難得這麼認真。

    他打啞謎似的說︰「甲喜歡乙,丙喜歡甲,可乙對甲似乎不感興趣,但卻又有一些(曖ai)昧,所以當丙決定追甲時,他覺得還是有必要知會乙一聲。」

    「如果乙不答應呢?」他的甲乙丙分別可以對號入座,也清楚是指誰。

    「這種心態是什麼?逃掉的魚永遠比較大只?」樂霽堂的眼冒著火,他欣賞封禹荷,覺得她和他以往交過的女孩很不同,所以如果可能,他想和她交往。「你不覺得乙的心態很可議嗎?甲告白的時候他拒絕,可當丙要追甲時,他又不放手。」

    「也許他只是不願意傷害她。」

    「但腳踏兩條船會傷害她!」樂霽堂直視著他,不想再玩對號入座的游戲了。「一個為了前女友會放棄參加禹荷生日會的男人,你沒資格愛她。」

    「八卦周刊的事情不是真的!我和enne沒什麼。」

    「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個小時就會有什麼,更何況是八個小時!」他才不相信他老哥是柳下惠,面對enne那種風情萬種的女人能絲毫不動心。

    「那些雜志內容除了共處部分是真的外,其它根本就是誤導!」

    樂霽堂嘲諷的說︰「誤導?不會啊,我覺得它推測得合情合理。」頓了頓,他接著說︰「你不會是因為和enne同處于總統套房內敘舊了八個小時,才忘了和封禹荷有約吧?」

    「我失了她的約是錯陽差。」他也曾試圖聯絡她,可是……

    他對他的解釋一點興趣也沒有。「你不必對我說這些,基本上你拒絕她也是對的,這反而給了我機會。」他看著他。「我今天就是來告訴你,我打算和她交往。」他想知道他的反應。

    「這只是你單方面的想法。禹荷呢,她也答應你的追求?」樂雲旒故意裝得漠然。

    「我會追到她的。」

    「即使那只是因為,你長得像我的移情作用?」

    樂霽堂瞪著他的樣子像要將他生吞活剝。「你說什麼?」

    這時秘書端了兩杯咖啡進來,亦嗅到了樂家兄弟間一觸即發的火味。

    天啊,高頭大馬的兩兄弟要是打起來,戰況一定很慘烈!

    放下杯子後,她欠了下(身shen)就打算離開,可還沒走到門口,就听到樂霽堂的咆哮——

    「你有本事再說一次看看!」

    弟弟……弟弟在罵哥哥耶!她下意識的加快腳步。

    「禹荷

    <i>[續著了迷第十章上一小節]</i>接受你,只怕也只是因為你和我長得神似,她透過你尋找著我的影子……」

    她才拉開辦公室的門就听到砰的一聲,匆匆的回過頭去,就看到樂雲旒跌坐在地上,而行凶者樂霽堂正怒目看著他。

    樂雲旒用手拭去嘴角的血,眸中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光。

    「總……總裁……」秘書護主的想往回走,好歹看一下主子的傷勢,但步伐才邁出,樂雲旒就冷冷的阻止她。

    「出去!」樂霽堂方才那一拳給得狠,他口中嘗到濃濃的血腥味。見秘書仍杵在門口,他提高音量,「out!」

    樂霽堂居高臨下的看著挨了自己一拳的兄長。「剛開始我或許只是個影子,可相信我……我很快就會取代那影子,讓它完全消失!」

    樂雲旒站了起來,從容的拍了拍(身shen)子。「你今天來的目的說完了吧?」

    「你要下逐客令了?」

    「你的話說完了,可我還沒說。」他看著他,經過這一兩天的沉澱思考,他決定了一件事。「我要你離禹荷遠一點。」

    「憑什麼?」

    「憑她喜歡的人是我!」

    「恚 思宜滴沂腔   櫻 幌氳秸嬲睦那櫓饕逭 謖飫鎩!br />
    「我說過,enne的事是誤會,我和她只是朋友。」為了維護enne的面子,他可以沉默的接受任何人的誤會,可若封禹荷要解釋,他會解釋。「可封禹荷對我而言是不同的。」

    他是花心,女朋友換得多且快,不過他不曾腳踏兩條船,可有人卻是惦惦呷三碗公!樂霽堂就是認定他腳踏兩條船。

    「我不會因為這樣就讓步的。」

    「你有讓過步嗎?」樂雲旒的語調冷得像冰。

    「什麼?」

    「我看到了……前天晚上你和禹荷在一塊。」也虧得那天的(刺ci)激,否則他不會有現在的決定。

    這家伙什麼時候變成(偷tou)窺狂了?他故意(刺ci)激他的問︰「你是說我吻她的事嗎?」他笑了,很故意的說︰「那只是小case,往後還會有更香艷的!」

    樂雲旒的冷眸中透著火光,「你沒有那個膽。」

    想不到他也會有那麼抓狂的表情噢,真有趣!再往上一層激他,「有沒有那個膽你很快就會知道,就怕到時候沒膽看的是你!」

    「你敢!」

    「對于女人不敢就沒種。」他挑釁的冷笑,「你放心吧,和我交往的封禹荷會比跟你在一塊的時候快樂!我會好好照顧她,會讓她在我懷里忘了你。」

    「樂霽堂!」樂雲旒的聲音冷得像冰、沉得像石。

    他不怕死的冷笑看他。「封禹荷我要定——」

    樂霽堂的話未說完,樂雲旒原本垂在(身shen)側的手倏的握成了拳頭,電光石火問已揮了過去——

    砰的一聲。

    厄……厄死!樂霽堂感到一陣天旋地轉,頭上一群星星狂飛、天使在唱歌……

    「很痛呃!」這人打人怎麼這麼打的?朝人家的眼楮就這麼ㄇㄞ過來,他就不怕他明天成了見不得人的熊貓眼!

    疼痛令樂霽堂真正的發火了,他掙扎的爬了起來。「像你這種人,連承認自己所愛的勇氣都沒有,還得仰賴媒體把它挖出來,讓人人贓俱獲了,又睜眼說瞎話的(強qiang)辯只是朋友!」他恨恨的說︰「該離禹荷遠遠的人是你!你既不喜歡她,又利用她喜歡你的心情妄想綁住她,你不覺得自己很自私、很卑鄙嗎?」

    「我沒有不喜歡她。」

    「你喜歡她,可你卻拒絕她?你明明和enne在飯店胡天胡地了八小時,卻說你們只是朋友?你不覺得自己的話前後矛盾嗎?」

    「不管你信不信,我對禹荷是真心的。」原以為他對她只是喜歡,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是自由、沒有壓力和束縛的。他喜歡這種感覺,也以為自己會安于這種感覺,可當他看到霽堂和她走在一塊時,嫉妒感卻充塞了他的心。

    他無法忍受任何男人和她走得太近,即使是他的弟弟!

    談感情就是這麼一回事,若只是欣賞、喜歡的階段,彼此間是沒有什麼佔有j的,更別說產生嫉妒不悅的感受。

    經過enne的背叛事件後,他真的很怕再談感情

    <i>[續著了迷第十章上一小節]</i>,因為(身shen)體會過那種愛之j其生,恨之j其死的極端感覺,他深深知道感情對人的毀滅(性xing),因為害怕而心生恐懼。

    他花了六年的時間去對enne忘情,卻沒能克服對愛情的恐懼,他依舊不相信女人,寧可寄情于工作,也不願再談感情,可就在這個時候,封禹荷出現了。

    她魯莽、直率、善良、天真……她是他之前所不曾接觸過的類型,也因為她的單純,和她相處真的太容易了。

    她天真純淨得如同孩子,對于小孩子,他根本沒有防心,就因為這樣,她悄悄的、不請自來的進駐他心中,一顆心什麼時候被盜,他完全不知道。

    一開始他還粉飾太平的想佯裝不知情,想以著只是朋友去蒙混真正的心情,而之後雖然知道她在他心中已不只是朋友,他也當自己是有點喜歡她。

    後來的嫉妒、佔有j……才令他真正醒悟,他對她不只是喜歡。

    他愛上了封禹荷!

    enne使他不敢再輕言動心,封禹荷卻使他高築起的心牆一一的崩塌。他開始明白,與其被嫉妒、痛苦的情緒逼得快發瘋,與其眼睜睜的看著她成為別人的,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他的「恐愛癥」似乎渺小得微不足道。

    樂霽堂瞪著他,生氣的說︰「你對她是真心的,可最後留在她(身shen)邊,陪著她傷心的人卻是我!」

    「我沒有那個意思要傷害她。」他根本不知道,當初自己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拒絕她的,他不是沒有發覺自己對她的好感,可他……

    他沒有準備再去愛,甚至害怕自己接受了她後才發覺,自己還是沒法子給得起愛。

    他拒絕她又何嘗不是好意?他真的怕她受傷害。

    「沒有那個意思?可造成傷害卻是事實!」

    「那也是我對她的好意!」

    傷害了封禹荷,還說是對她的好意?!樂霽堂手一握,又給了他一拳。「這也是我對你的好意!」趁樂雲旒還沒站穩,他又撲向他。「我還可以對你更好一點!」

    他揮出的拳頭失了準,樂雲旒躲開了,並用力的反(身shen)一撲,兄弟倆扭打成一團……

    由于辦公室里不時發出咒罵和東西撞擊的聲音,秘書害怕得前去搬救兵,不久一些主管級人物沖進來,大家努力的拉開打得正凶的兩人。

    「別打了!」

    「有什麼事好商量!」

    樂雲旒用力甩開架著他肩頭的人,眼楮仍看著樂霽堂。「你們都出去,這是我們之間的問題!」

    「總裁,可……可是……」老主管怯怯的開口。平時斯文冷靜的總裁,怎麼打起架來那麼狠?那樣子像發了狂的獅子。

    見兩人互不相讓的樣子,主管們也怕越勸氣氛越僵,既然勸不了,也只好離開。

    樂霽堂瞪著樂雲旒。「人都走了,再來啊!」他根本就是逞匹夫之勇,他覺得自己這張引以為傲的臉,八成好一段時間見不得人了。

    樂雲旒第一拳砸在他眼骨上,之後鼻子、臉頰……

    天!他眼眶附近明天鐵定黑了一圈,再加上兩團紅得發紫的「腮紅」和紅鼻子……他的樣子只怕比日本新宿的那些街頭藝人更ㄅ1ㄤ!

    他怎麼不知道這家伙這麼會打架?他以為成天待辦公室的他一定只有挨打的份,哪知道……

    S3Tm,玩真的!

    他玩真的,他也玩真的啊,可技不如人卻也是事實。

    「你先到醫院掛好號再來。」樂雲旒雖然算打贏了,可也挨了幾拳,而且幾乎在同一個位置,嘴巴內側破了好幾處。

    走到辦公桌旁拿出醫箱,放在樂霽堂面前打開,自己卻沒有取就拿起外套打算離開,拉開門把前他忽然說。

    「我……是真的愛她,不管你信不信。」

    他都被打成這樣,還有不信的嗎?老哥在揮拳的同時,八成把他當情敵打!

    「喂,你去哪里?」打架結束了,可兄弟畢竟還是兄弟。

    「找她。」

    「以後……你要是敢讓她哭,我還會再找你算賬的!」

    「禹荷有你這樣的朋友,真好。」

    封禹荷真的只當他是朋友,而他呢,也許吧?當朋友才是最好的結果。「

    <i>[續著了迷第十章上一小節]</i>你是在抱怨,有我這樣吃里扒外的弟弟,算你倒霉嗎?」

    樂雲旒笑著向他揮了揮手,拉開門走了出去,樂霽堂目送他離開才開始上。

    老哥要去找封禹荷,那他的enne呢?

    他並不清楚兩人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可他覺得可以相信老哥的話——他和她只是朋友。畢竟他所認識的樂雲旒是不說謊的!而就他知道有enne這號人物開始,也是因為她找他找得凶,那也意味著老哥不想讓她找到。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有興趣時,會故意躲著她?這樣會比較有趣嗎?

    以此推斷,他家老哥被拍到和enne在飯店共度八小時,也許……是有什麼誤會吧?

    看來,封禹荷前天是白哭了。

    現在,想哭的好象是他呢!

    一想到封禹荷,他還是笑了。他們兄弟倆的「品味」還真是有夠特殊,超級美女不愛、無敵佳人不放在眼里,兩人卻為了一個清秀佳人大打出手。

    封禹荷,你這藍波女的面子可真大!

    為自己小小的、剛萌芽的單戀默哀吧。

    也罷,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他用棉花棒沾了一些碘酒準備涂在傷處,破皮的傷口一踫到碘酒——

    「啊……」他齜牙咧嘴的痛得哇哇叫,眼淚差些沒掉下來。

    為什麼他在失戀日還得被「毒打」?全世界的花花公子大概他際遇最慘!

    唉……

    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

    五星級飯店大廳內一早就擠滿各家媒體的影視記者,甚至還有出動了sng車,為的是能搶先轉播國際巨星enne今天要回美國的最新消息。

    再者,則是之前八卦周刊披(露)她和樂雲旒的情事,媒體記者分頭並進的想突破紼聞男女主角的心防,證實報導內容的真假。

    可樂雲旒那頭的態度低調而沉默,根本不作任何回應,倒是glice在昨天向媒體統一發了稿,說今天ennc會回美國,在回去之前,她會對八卦周刊刊登的內容作說明。

    媒體不到八點就在飯店內外佔位置,約莫九點半enne才出現在大廳。一見到她現(身shen),現場鎂光燈立刻閃個不停。

    enne今天穿著一襲香奈兒的鴕(色se)套裝,頭發則簡潔俐落的盤起,美麗的她無論何時何地,作任何的打扮,都是無懈可擊的!

    但一些較細心的記者發現她似乎比較瘦了,臉上的笑容較之剛來時候的燦爛奪目,顯得黯淡了些。

    記者會開始的時候,由主持人先說明召開記者會的原由,之後麥克風便交到enne手中。

    「我記得我剛到這里的第一天,在機場有位記者朋友問了我一個有趣的問題,他問,我這回回來,有沒有特別懷念或是非見不可的人?」她笑看著在場的記者們。「那個我口中『很久不見,想忘都忘不了的朋友』就是yua集團的總裁,樂雲旒先生。

    「我們相識在我尚未進入演藝圈的時候,他曾經是我的男友,不過現在他只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以上就是我對x周刊報導的回應。」

    剩下的不到二十分鐘是自由發問時間,記者們分秒必爭,可問的問題仍是在x周刊的報導上打轉。

    「enne小姐,針對雜志上刊登,你和樂雲旒先生同逛某名店,樂先生買下了一只百萬鑽表相贈的事,可不可以請你說明一下?」

    「這點我必須澄清,雜志刊登的內容其實是有誤導的嫌疑,那天去買表,並不是只有我和樂先生,尚有他的秘書,而且樂先生買下的東西也不只有鑽表,還有一條項鏈。那條項鏈的主人才是樂先生的真命天女。」那項鏈……是trent要送給封禹荷當生日禮物的吧?

    那天陪樂雲旒去應酬,因為和客戶散的時間尚早,因此她纏著他去買東西,想不到那時候就被跟拍了。

    「樂先生有女友了?」記者們十分好奇。yua集團在國際問相當知名,且總裁是個大帥哥,這緋聞十分有賣點。

    enne神秘的一笑。「我想,這不在今天的記者會回答內容中,且這問題也

    <i>[續著了迷第十章上一小節]</i>不該是由我答復。」愛的trent,不好意思喔,小小的使了下壞心眼,想必往後的日子你會窮于應付這些無孔不入的記者。

    「那你對和樂先生在飯店共處八小時的報導,有什麼話說?」

    這記者的問話方式真尖銳。「這是事實,可在飯店共處八小時,不見得非得有什麼事(發fa)生。」

    「那段時間你們同處在一塊,都沒有事情(發fa)生?」

    「除了你心里想的外,全都有可能(發fa)生。」她幽默的回答令問問題的記者面紅耳赤,並惹得在場諸位一陣笑聲。接著她又說︰「那天我生病了,所以我的經紀人拜托樂先生前來照顧我,因此使他錯過一位重要朋友的生日邀約,我在此深感抱歉。希望透過我的道歉可以使他們盡釋前嫌。」

    台下的發問仍踴躍,可時間有限,仍有許多記者沒問到問題。enne在最後以一段感(性xing)的話作為此行的ending。

    「這十幾天的時間我過得十分充實,對于這個地方的一切仍是感覺美好,即使是……人有悲歡離合!謝謝。」

    結束了記者會後,許多記者仍想靠近再訪問些什麼,可全被保全人員和她的隨(身shen)保鏢給擋駕了。

    搭電梯上樓時,enne問(身shen)邊的glice,「我表現得還好吧?」

    「goodgirl!」她知道那場記者會對enne而言是多麼的沉重,trent給她的情傷未愈,她卻要(強qiang)顏歡笑的在別人面前不斷回答關于他的事。

    enne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問︰「早上要你打的電話,打了嗎?」她今天就要離開這里回美國了,有些事她必須有所交代。

    而她之前造成封禹荷和樂雲旒之間的誤會,她也該解釋清楚。

    「打了。」早上enne要她打電話給封禹荷,告訴她今天她要召開記者會的事,相信內容她會有興趣。

    她幽幽的嘆了口氣,「他們應該可以誤會冰釋了吧?」

    glice了解她心中一定百味雜陳。「enne……」

    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言情兔

    電視上正現場轉播著enne召開的記者會。

    一直到結束了,封禹荷還是盯著電視發呆。

    看來她生日那天,樂雲旒是真的有走不開的理由,而且稍早時候,enne的經紀人也打電話過來過,除了要她打開電視看記者會外,她告訴她,其實生日那天,樂雲旒雖無法如約前往,可一直試圖想聯絡她,但就是聯絡不上,再加上enne偷偷的刪了她留在他手機中的留言,並關了機,因此他要聯絡上她更是不可能!

    這樣的事,為什麼樂雲旒不解釋?

    看方才的記者會,enne話語中的意思好象指,她就是樂雲旒動心的對象。這怎麼可能?若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早在她告白的時候,他就會接受了,不是?

    就在她發呆之際,大門的鈴聲大響。

    透過對講機螢幕,她看到來者竟是……是……

    樂雲旒?怎麼可能是他!

    看到門口站的竟是樂雲旒時她已夠訝異了,等到前去應門,看到嘴角流著血,臉上還有數處瘀傷的他時,她更是嚇了一大跳。

    怎麼了,(發fa)生車禍了嗎?她兀自猜測著。可是他怎麼來找她,現在不該是上班時間嗎?而且打從告白被拒絕,她……她還沒準備好見他呢!看著他,她腦海閃過好多疑問和情緒。

    攙他入內,她提了醫箱過來。小心翼翼的替他消毒上。

    「怎麼弄成這樣?」嘴角都破了,傷口由內延伸到外,還真不小呢!

    「我和霽堂打了一架。」傷口很痛,可看到她關心的替他上的樣子,這點傷還能忍受。

    「打架?!」她愕然,手上的擦動作停了下來。樂霽堂會去找他打架,為什麼?不會是……為了她吧?「為什麼?」

    「為了你。」

    她真被嚇到了,訝異的看著樂雲旒。「為了我把你打成這樣?他太沖動了!那他呢,他還好嗎?」雖然樂雲旒的(身shen)高略高,可兄弟倆都高大,只怕誰也討不了便宜。

    「我都這樣了,他當

    <i>[續著了迷第十章上一小節]</i>然也負傷累累。」

    為他貼上ok繃後,她收好醫箱。「為了我讓你受傷,我真的很抱歉。」天!事情怎麼會鬧得這麼大,不就只是失戀嗎?更何況感情的事沒有孰是孰非,就只有愛與不愛,樂雲旒既然不愛她,感情又豈有勉(強qiang)的道理?

    這樂霽堂真是的。

    「沒有這樣的事。」樂雲旒望著她才幾天不見已顯得憔悴的臉。「即使霽堂不找上我,我也會主動去找他。」

    又是一句封禹荷不明白的話。「找他?這又是為什麼?」難不成是找他打架?

    「男人的嫉妒心有時是超乎自己所想象的。」既然要表明心意,就不再吞吞吐吐,畏畏縮縮的。「老實說,看到你和霽堂走在一塊的時候,我非常的嫉妒。」那種像火在心上燃的感覺會令人喪失理智。

    他都已經拒絕自己了不是?為什麼還要對她說這種話?封禹荷害怕受傷的築高心牆。「你……你在尋我開心嗎?」

    「尋你開心就不會和霽堂打得天翻地覆了!」他沒和人動過手,沒想到第一次就是紅顏禍水的兄弟閱牆。

    「可是你拒絕我了。」

    他拉住她的手,誠懇的說︰「男人在面對感情時,並不是像一般人所想的那麼堅(強qiang),我曾受傷過,所以當真愛來臨的時候,是恐懼多于喜悅。」

    「使你恐懼多于喜悅的人是enne?」

    樂雲旒看著她。有些事他覺得有必要提,即使那無疑是把結了痂的傷口再掀起一次,可現在的他即使這麼做,也不再像從前那樣血淋淋的痛徹心扉了。

    傷口痊愈的痂即使被掀起,也不再痛、不再流血,僅存的是對那傷的記憶,淺淺的、淡淡的……

    「你還記不記得我的初戀?」他記得她問過他,還批評過他的初戀乎乏無奇。「過分注意功課,忽略了女友,使得我的初戀無疾而終,自那時候起,我就告訴自己,如果有一天,再遇到一個令我心動的女孩,就不再重復同樣的錯誤,然後……」深吸了口氣,「我在美國攻讀碩士學位時,認識了enne……」

    王子和公主浪漫的相遇,可結局卻令人惋惜。

    他語氣平淡的描述自己和enne的事,唯一的听眾卻是听得眼眶泛紅……

    她以為樂雲旒天生就是王子,高高在上的決策者,沒想到他的感情歷程竟是如此的令人難過。

    王子遇上了公主,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的事好象只會出現在童話故事。

    「……就這樣,我和enne結束了。」那一刻他終于知道,感情要長久必須靠認真的經營,可認真經營的感情不見得能久長。

    談感情就像兩個人在拔河,雙方力道要旗鼓相當才能維持平衡,一旦一方松手了,另一方跌得傷痕累累是必然的。

    封禹荷難過的看著他。「並不是世界上所有的女孩子都是這樣的。」原來美麗的enne曾經那麼壞!可也許那時她比較年輕,又向往著一步登天,才會作錯決定吧?她看得出來,對于樂雲旒,她是真心的。

    可有些緣分沒把握住,失去了就真的失去了。

    「這些道理我懂,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這就是你拒絕我,且不願解釋在我生日那天,你和enne為什麼會在一塊的原因?」

    「enne的事——」

    封禹荷忙著打住。「算了!你不用解釋,我相信你和她真的沒什麼。」enne的誠意她接受了,至于她為什麼那麼寬宏大量的不追究那天的事,晚上或明天樂雲旒看了影藝版的頭條也會知道。

    「你既然那麼怕談感情,為什麼現在又……」

    樂雲旒微笑的看著她。「因為即使再害怕,也比不上眼睜睜的看著你被搶走。」

    「這種感覺就像一個胖子面對一塊蛋糕,即使喜歡,卻因為怕胖而猶豫著,可當別人要拿走蛋糕時,他又急巴巴的把它搶回來。」

    她的比喻令他笑了出來。「你放心吧,胖子之所以成為胖子,是因為他終究會因為蛋糕的美味而忘了『安危』的把它給吃了!」

    吃了?封禹荷听到這兩個字忽然心跳加速,面紅耳赤。

    <i>[續著了迷第十章上一小節]</i>

    天,她怎麼滿腦子小玉西瓜!「你……」

    樂雲旒趁她心慌慌之際,傾下(身shen)在她臉上吻了一記,並在她耳邊說了句,「我愛你。」然後順勢將她往(身shen)上帶。

    封禹荷紅著臉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好一會才有勇氣抬起頭,卻看到他用溫柔而深情的眸子望著她。

    「你……你看什麼?」

    伸手輕撫著她的頭發。「你留長發會很好看,現在不再單戀了,為我把頭發留長吧!」她曾說過,短發對她而言,是和單戀畫上等號的。

    「你喜歡?」

    「喜歡。」

    「留長發很辛苦的,而且春天之後就是夏天了。」戀愛中的女人就是愛計較,她向他俏皮的皺皺鼻子。「我有什麼好處?」

    每天說一次「我愛你」,這個是一定要的啦!

    不過現在不能提出,會嚇壞這個吝于說愛的大總裁。

    樂雲旒失笑,「對你,我可以很慷慨的,你想要得到什麼好處?」

    「還沒想到,到時候再說!」要什麼才是最實惠的?她得好好合計合計……

    在封禹荷想事情想得出神時,樂雲旒又吻上了她,這一回不再只是「甜點」式的吻在她臉上,而是吻上了她的唇……

    這一吻上了癮,他顯然「餓」很久了。

    封禹荷(身shen)上的淡雅香氣若有似無的繚繞在四周,體溫發燙似的透過薄衣傳來,在她眼中他看到深情愛戀,而他呢?

    冰藏在心底塵封的熱情因她而復活,他為她……

    著了迷啊!

    兩人在客廳難分難舍之際,根本沒發覺有人已經打開第一道門進屋來了。

    透過玻璃窗封堯姝可以看到客廳的一切——

    哇塞,不得了!老妹什麼時候變成豪放女了?封堯姝看到令人臉紅心跳的一幕,她躡手躡腳的又出了門。

    「呼,好險!」舒了口氣她才驚覺——

    咦?這是我家耶!我(干gan)啥逃得跟行竊中,差一些被主人發現的小偷一樣?

    唉,算了!反正難得有這種怪現象,只是……她家老妹沒失戀喲?不但沒失戀,還陷入一種名為「戀愛癥候群」的絕癥中。

    封堯姝拉拉雜雜的倚著柱子想了一堆。無意間瞥到了表——

    九點五十八分?!

    啊,要死了,她趕不上第三堂「點名狂」的課了!

    那該死的代課男、造孽羊……成天點名點名,一堂沒點會死嗎?他當閱兵啊!

    不但放話要當了她,且還是毫不留情的死當!他就不怕她狗急跳牆嗎?

    有種就放馬過來!他都不怕她死了,她還怕他沒命嗎?

    走著瞧!

    看完了女藍波封禹荷與冰山總裁樂雲旒的巴掌定情後,千萬別忘了——

    *有容花園系列285當王子遇不上公主之二《動了心》俠義美人封堯姝與倒霉帥哥聶陽的冤家奇緣。

    ..(《著了迷》全本在線閱讀完畢)..

    <div class="msg">

    <b>溫馨小提示︰</b>

    您正在閱讀的全文已全部完結,您可以︰

    1、或,收藏起來以後再回看!

    2、進入的作品列表,繼續閱讀有容的其他作品..

    3、閱讀或下載與《著了迷》所屬“當王子遇不上公主1”相同系列的小說。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