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sterling月票鼓勵)

    “劉主任,患者室顫,血氧和血壓都掉了很多。[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看到劉半夏過來,護士趕忙匯報。

    “先給心髒按壓,超聲推過來。”

    說完之後,劉半夏就查看了一下患者的尿袋,里邊未見血液。

    又摸了一下患者的腹部,還是很柔軟。

    “醫生,這是怎麼了?”患者的家屬焦急的問道。

    “跟我到外邊來,不要耽誤醫生的搶救。”邊上的一名護士把患者家屬給拽了出去,順便把簾子拉上。

    劉半夏拿著超聲掃了一下,在患者的右側胸腔又發現了大量積液。

    “準備插管,喊心外醫生。”劉半夏說道。

    “好的。”

    護士應了一聲。

    插管包準備好,劉半夏也沒有半點耽擱,直接給患者做了右側胸腔插管。

    這一次的引流量比較大,患者的胸腔積血有些多。

    好在隨著插管成功,患者的血氧有了回升,也恢復了竇性心律。

    剛剛會有這樣的表現,就是因為胸腔積液太多,影響了肺的工作。

    “情況怎麼樣?”這時候梁曉琳也跑了過來。

    “剛做完插管給胸腔減壓,出血量有些大,得上台了。”劉半夏說道。

    梁曉琳看了一眼,點了點頭,“我預約手術室,只能上台了。腹腔怎麼樣?”

    “還沒來得及掃,現在看看。”劉半夏說完就開始用超聲掃腹腔。

    表現還算不錯,脾髒的血腫並沒有破裂。

    “沒啥問題,把胸腔的問題處理好就行了,出血量有些大。”檢查完後劉半夏說道。

    梁曉琳點了點頭,走到了外邊跟患者家屬溝通起來。

    “醫生,怎麼就需要做手術了啊?不就是被電動車撞了一下嗎?”患者的家屬問道。

    “目前她的傷勢已經加重了很多,我們需要做的是找到她胸腔內的出血點進行止血操作。”梁曉琳耐心的說道。

    “我們會先嘗試用胸腔鏡來操作,如果不行的話,就只能轉為開胸,我們肯定是用侵害性最小的方法來做。”

    患者家屬點了點頭,也知道醫生都這麼說了,肯定就得做。

    “平時她在家里怎麼樣啊?我看他的身體好像有些弱。”劉半夏問道。

    “哎……,也不是說弱,就是經常會受傷,最近也在健身。”患者的家屬說道。

    劉半夏點了點頭,現在也問不出來啥,這名家屬肯定是要跟著到手術室外邊守著的。

    “劉老師,那名患者咋了?”劉依清湊了過來。

    “需要上台了,你的小實驗做得怎麼樣?”劉半夏問道。

    “嘿嘿,管用不管用的先放在一邊,反正挺好玩。”劉依清笑著說道。

    “我也不知道究竟該咋做,反正就跟電影里的學唄,把鏡子放在他的腿邊上,然後假裝他的另一條腿也在。”

    “開始時候都是一些小把戲,然後我就把針頭拿出來在床上用力扎了一下。給他嚇得不行,把好腿都抽了回去。”

    “他自己也覺得挺好玩,現在已經不用我帶他玩了,他自己在哪里玩呢。玩的時候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那時候腿沒疼。”

    劉半夏點了點頭,“看樣子還是有一些收獲的,堅持啊,沒準哪天就能夠把他的大腦糾正過來,真正認清現實。”

    “劉老師,開始的時候我還挺緊張呢,其實好像也沒啥。反正我就不管別人咋看我了,然後也挺好玩。”劉依清美滋滋的說道。

    “要是真的能夠對他有幫助就好了,疼起來真的很厲害。反正他們一家現在都把希望寄托在這個小把戲上了,也不知道效果會咋樣。”

    “別看是小把戲,能管用就行唄。”劉半夏無所謂的說道。

    “就像咱們的糞便移植一樣,真正發揮作用的菌群是啥,咱們也不知道,反正有效果,那就是好辦法。”

    “咱們更多的時候還是要看結果的,不用管別的亂七八糟的事情,那些都是浮雲,這個才是正經的。好家伙,甦文豪這是扛的啥啊?這麼大一袋子?”

    听到他的話,劉依清順著看過去,就看到甦文豪扛個大袋子、拎個大包,走了進來。後背上,好像還背著一個包。

    “你這都是啥啊?”

    等甦文豪來到了跟前後劉半夏問道。

    “劉老師,這都是家里邊的山貨,這一兜子里邊都是蘑菇啥的,都是能吃到蘑菇回家炖雞吃。”甦文豪說著就把拎著的大兜子給放到了地上。

    “這個袋子里是核桃,給大家伙吃的。家里邊也沒啥別的玩意,就這些吃著還行。就是皮有些厚,得砸著吃。”

    “這個背包里的是板栗,也挺好吃的,不過都是毛栗子,得煮著吃。烤著吃可能也行,我不會炒。”

    劉半夏上手拎了拎,不管是扛著的大袋子,拎著的大包還有背著的包,分量可都不輕。

    “你不會是從火車站直接坐地鐵扛過來的吧?”劉半夏好奇的問道。

    “沒有,我打車過來的。”甦文豪笑著說道。

    “這麼多東西,進地鐵太佔地方了,也費事,還是打車省心一些。我先給送科里去,到時候大家伙到里邊拿著吃就好。”

    “行去吧,然後直接上班。”劉半夏笑著點了點頭。

    這是甦文豪的心意,扛都扛來了,客氣的話就不用多說。

    還是那個基本原則,干啥都得有來有往。

    往常的工作和生活中,大家伙對他照顧一些,這個可以理解。不是看他日子過得不好,而是因為大家都關系在這里擺著呢。

    他扛過來的核桃啊、栗子啊,都不是啥值錢的玩意,但是這里邊有他的心意在,就跟錢不錢的沒關系。

    給劉半夏的山貨包,直接就放在了一樓,他下班之後就能直接拿走。

    剩下的兩個包,尤其是那一大袋子山核桃,劉依清努力了好幾下也沒有扛起來。

    身體素質這方面,也是充分體現出來了。甦文豪往常力氣活做得多了一些,要比他們都強很多。

    “這一趟回家咋樣?”

    等甦文豪換好了衣服後劉半夏問道。

    “挺好的,感觸也挺深。”甦文豪說道。

    “不過最開心的還是看到家里邊的日子慢慢變好了,回頭我打算找個時間,讓他們也到濱海市來看一看。”

    “還有我的弟弟妹妹們,我也打算攢倆錢給他們做些買賣啥的。現在他們也都是在給人打工,咋也不如自己做點啥。”

    “行,有這樣的考慮也挺好,不過得選好項目。要不然操心費力的,還未必能賺到錢。”劉半夏笑著點了點頭。

    “要是有手藝啥的,來咱們這里發展也行。工作也不是說那麼難找,關鍵就是看態度咋樣,是不是能認真工作。”

    “本來也有這樣的打算,後來一琢磨他們的文化程度不高,來咱們濱海市,還不如在我們縣城謀生。”甦文豪說道。

    “管吃管住的活吧,差不多都是流水線上的那些,太辛苦了。就算是賺的多,他們的身體也未必能受得了。”

    “別的工作看著賺錢不少,可是去了吃喝與房租,剩下的也不多。家里邊雖然賺的少一些,可是開銷也低。”

    “劉老師,您說我們家攢錢弄個小飯店咋樣啊?我覺得不管干啥買賣風險都很大,但是做飯店的話,只要真材實料,做的菜好吃,就會有人來吃飯。”

    “當然可以了啊,要是弄飯店的話,可以讓喬喬幫你們參謀一下。但是有一點,她一參合的事情往往都比較大,你們自己適當的控制一下規模。”劉半夏說道。

    “嗯吶。”

    甦文豪開心的點了點頭。

    這是他這幾天一直在琢磨的事情,能夠得了劉半夏的支持,他就覺得成功了一半。

    在他的心里邊,劉半夏就是那個非常了不得的人,不僅僅醫術厲害,也非常有本事。

    這時候劉依清又溜了過來,眼神躲躲閃閃。

    “偷吃了?”劉半夏笑著問道。

    “劉老師,雖然山核桃的皮有點厚,還不是圓形的,但是里邊的核桃仁挺香。”劉依清坦白了。

    “回頭我看看吧,看看能不能找到糖炒栗子的鍋,咱們帶料加工,讓他們幫忙給弄一下。”劉半夏說道。

    “嘿嘿,我剛剛也扒了一個生栗子吃,艮啾啾的,不糯。”劉依清說道。

    劉半夏都不知道該說啥好了,可沒想到她對于這些土特產的興趣這麼大。

    不過這也都沒啥,大家伙開心就好唄。

    對于劉依清來講,今天也算是有些成績了。小把戲究竟能不能真正管用,還得慢慢觀察。

    其實在醫院工作,有時候壓力確實有些大,偶爾有機會的情況下,也得放松放松。

    也不管他們了,閑聊去吧,他又把剛剛那位患者的檢查資料給翻了出來,還是得研究一下她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癥狀表現得比傷勢還要嚴重,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可是從現在的檢查資料上,好像還看不出來有啥問題。目前的一些指標都符合被車撞傷之後的表現,只不過是更加嚴重一些罷了。

    很頭疼,這位患者的情況啊,有些復雜嘍。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