甦文豪的歸來,也算是給急救中心補充了兵源。【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而且他的歸來,最開心的要數這些實習生和規培醫生們。

    因為在六小只中,甦文豪是最有耐心的,他們不管有什麼問題,甦文豪都會很透徹的給予解答。

    今天他們被劉半夏給開了個小會,現在就是查缺補漏的時候,甦文豪的歸來可謂是恰到好處。

    “老大,你說以後讓甦文豪輔助做教培工作怎麼樣?”劉半夏湊到了石磊的身邊,努了努嘴。

    石磊看了一眼,“我還以為你要選許一諾呢,這丫頭干啥都是很麻利的啊。”

    “他們倆的性子不一樣,讓許一諾幫忙干點科里的活沒問題。真正協助處理教培工作的話,她就略顯毛躁。”

    “劉依清呢,這丫頭吧,也算是行。但是她的性子太軟,觀察上來講還不夠細致。甦文豪就行了,要耐心有耐心、要觀察力有觀察力。”

    “李浩、黃波、苗瑞這三個,現在就憋足了勁的想要在手術上爭個高低呢,對于別的事情根本不上心。”

    “反正這些也都是你的活,你想安排誰就安排誰唄。”石磊說道。

    “到時候也是你們二科內部調配,關鍵是你的小兒外科手術咋歸置啊?會牽扯你很多的時間吧?”

    劉半夏點了點頭,“可不是嘛,目前還沒有一個具體的章程呢。不過我的想法是在實習生和規培醫生的社會人當中選志願者,有不怕死的就可以在這方面嘗試一下。”

    “好家伙,我估計能有不怕死的,到時候你相當于領導兩撥人啊,這可是不容易。加油啊,我看好你。”石磊笑著說道。

    “哎……,我自己的壓力都很大的說。趕著來吧,一天天的,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想的是啥。”劉半夏苦笑著說道。

    “沒辦法,在這個事情上,我只能給予你精神上的支持了,別的我是真的玩不轉。”石磊說道。

    “你也別夸我,我現在都是硬著頭皮上呢。過幾天我要經常往三院跑,到時候咱們這邊你辛苦一些吧。”劉半夏說道。

    石磊笑著點了點頭,這個必須沒問題。

    劉半夏但凡要是能夠把小兒普外科的手術搞定,以後急救中心的實力可是嗷嗷增強啊。

    劉半夏可是個寶,必須要當成重點保護動物對待。

    又閑扯了幾句,梁曉琳從電梯里走了出來。

    劉半夏趕忙屁顛顛的跑過來,“就等著你呢,那名患者怎麼樣?”

    “肺挫傷有些嚴重唄,有一些出血比較大的毛細血管給做了止血處理。不過現在間質性肺水腫,還得繼續觀察。”梁曉琳說道。

    “做的胸腔鏡手術,問題倒不是很嚴重。調整電解質、補血,看她這個樣子啊,也得些日子了。”

    “哎,真的沒想到啊,就一個電動車撞傷的,這家伙都趕上被大卡車給撞飛了一樣。”劉半夏感慨了一句。

    “所以我總覺得她的傷情有些奇怪啊,石醫生,您有啥看法沒有?”梁曉琳問道。

    石磊搖了搖頭,“肺挫傷和肺爆震傷是最難調整的吧?上次接診的那位肺爆震傷患者不還是在調整呢嗎。”

    “要是輕癥的還好辦一些,這種重癥的開始太費勁。如果不是注意得早,都會危及到生命呢。”

    梁曉琳點了點頭,“主要是肺挫傷的一些病癥表現是會在受傷後兩到六個小時之內才會顯現出來,有些人還會晚一些。”

    “在一些地方醫院經驗不足,往往很容易給忽略掉。就咱們這位患者,兩三天之後才能夠開始吸收,這兩天也都得注意。”

    “沒送icu嗎?”劉半夏問道。

    “沒送,目前還沒什麼問題,通氣量也可以。反正上呼吸機呢,這個還是有保證的,也多給她掛了一袋血。”梁曉琳說道。

    劉半夏點了點頭,“還是得多注意點,我也有一種感覺,總覺得她這個傷太奇怪。”

    也算是一個提醒吧,目前雖然可以有嚴重肺挫傷來解釋患者身體的情況。但是為什麼撞這麼一下,患者的傷勢就這麼重呢?

    這樣嚴重的情況,往往都是高速沖擊造成的。最起碼那輛電動車也得插上翅膀才行,又不是誰都想當鬼火少年啊。

    而患者目前的這個肺挫傷呢?確實也是一個很嚴峻的問題。經常會由于認識不足、檢查技術不敏感,再加上肺部其余的合並傷而被忽視和漏診。

    就像頭部的延遲性出血一樣,當時拍片你未必能夠看出來。

    送到醫院的時候,拍的胸片也僅僅是輕微的級別。等拍完了ct之後,就已經變得嚴重了。

    到患者上台的時候,已經變成了重型的肺挫傷。

    重型肺挫傷,也是引起急性呼吸衰竭的主要因素。再加上患者肺內有一定的出血,所以患者的血壓和血氧才會急掉。

    如果不是在急救中心,而是在一個普通的急救科室里,還真未必來得及插管。

    因為有些低等級醫院的插管操作只能呼叫麻醉醫生,目前雖然也有所改善,但是並不是那麼全面。

    “對了,辦公室里有甦文豪帶過來的核桃,你們可以砸一些嘗嘗。”劉半夏說道。

    “反正劉依清嘗了幾個,覺得味道很不錯。你們要是啥時候有時間了,就去我家去,他還給我帶來不少蘑菇,正好炖小雞吃。”

    “哪里有時間啊,對了,晴科娃是不是快回去了?”梁曉琳問道。

    “就這幾天了,但是我覺得她可能會多呆幾天。”劉半夏說道。

    “每天都在跟喬喬研究吃啥。這家伙真不怕奔著俄羅斯大媽級發展,戰斗民族的思維,真的不一樣。”

    “哪有你那麼編排人的啊?不過這個確實也是有些特殊。”石磊笑著說道。

    現在也是有媳婦的人了嘛,回家的時候吃飯,自己的媳婦也是控制著吃。很怕吃多了後不好往下減,估計別人家的也都差不多。

    晴科娃就是個例外,這丫頭好像在急救中心的時候食欲就一直很不錯。這次更是特意飛到這里來渡假,就是為了吃美食。

    這個情況放別人身上,估計就算是再大的吃貨也未必能干得出來。晴科娃呢?不僅僅干了,還是高質量的完成。

    “今天你值班唄?”劉半夏看著石磊問道。

    “咋了?你想發揚一下風格?”石磊反問了一句。

    “可別,我最近已經莫名其妙兩次沒回家了。我就發現啊,但凡我離開家的時間長點,等我再回去,我的閨女兒子看我的表情就是怪怪的。”劉半夏說道。

    “現在哪倆小祖宗咋樣啊?上次帶過來看了一眼,好像真的長大了不少呢。”石磊說道。

    “每天除了吃就是是睡,小胳膊小腿上都開始胖出圈了。”劉半夏說道。

    “孩子只要是吃上了奶粉,那個飯量就嗷嗷見漲。算了,不跟你扯了,我上樓看看手術的那位小寶寶去。”

    說完之後,劉半夏就往樓上跑。

    那個小寶寶也是他關心的小患者,哪怕不是在他的科室中,也是他給做的手術啊。

    來到了樓上之後,看到他過來,黃穎樂了,“陳紅陽剛離開,你沒看著他啊?”

    “沒,小寶寶狀況咋樣了?”劉半夏問道。

    “目前看很不錯,手術很成功。”黃穎說道。

    “消化道閉鎖的新生兒目前發病幾率很高,所以你也要看一看其余位置閉鎖的手術,到時候再給搞定就好了。”

    “哎……,一直在被上政治課,這幾天有時間的,就去三院看看他們的手術去。”劉半夏說道。

    “昨天晚上也跟喬喬聊了一下這個事,她也很支持。當了媽媽啊,有時候想法就會有些變化,以前她可不帶管這些事情的。”

    “那就對了,其實啊,小寶寶生命才是最難受。給了他們見一見這個世界的機會,有時候卻不給他們感受這個世界的機會,太殘忍了。”黃穎說道。

    “你都不知道,孩子的媽媽稍稍恢復了一些以後就開始找寶寶,心思都在寶寶身上呢。你預計還得多久?”

    “這個吧,我還真不好說,我都是頭一次做這個手術呢。”劉半夏苦笑著搖了搖頭。

    “反正你們才是真行家,也在你們這里照料呢,你們自己把握吧。我管做手術,護理這一塊可是整不明白。”

    有些人就覺得術後的護理不重要,其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尤其對于新生兒來講,術後的護理所佔的比重也是非常大的。

    溜達進去看了看小寶寶,小家伙正在睡覺。雖然在表現上來講,還是有些差,但是黃穎說恢復得不錯,那就是不錯。

    在這方面他的知識儲備真的不夠用,就得選擇听專業人士的。

    心里邊也是很感慨的,陳紅陽對于新生兒和幼兒真的很上心。

    可能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在這方面這麼投入吧。

    就是不知道自己啥時候能夠把這些常見手術都給掌握好,只能當成一個長期目標來完成了。

    雖然會苦一點,但是看著這個小寶寶啊,真的覺得就算是再苦也值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