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月明風輕月票鼓勵)

    第二天一早,劉半夏來到了急救中心之後,直接就趕奔病房。【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只不過不是他們二科的病房,而是心胸外科的病房。就算是昨天回家,他也在惦記著那位肺挫傷患者的情況。

    觀察了一會兒患者的生命體征,雖然沒有達標,但是還算穩定,這也算是比較不錯了。

    畢竟要在調整的兩到三天之後才會開始吸收,那時候才會有好轉的跡象。

    估計還是自己多心了吧,這位患者雖然有任務跟著,但是應該就是趕巧了的重型肺挫傷。

    從這邊出來,他才開始在自己的科室里巡房。

    今天的最後一個房間,留給的就是那位給父親捐肝的人。

    “今天的感覺怎麼樣?”劉半夏笑著問道。

    “感覺好多了,在icu里可是真的不得勁。”患者笑著說道。

    “醫生,今天是不是我就能下地走動走動了?在床上躺著,越躺越累。稍稍運動一下是不是能好點?”

    “明天的吧,再堅持一天,明天就在病房里轉一小圈。你這個手術還是比較大的,就算是再愛運動,也得慢慢來。”劉半夏說道。

    “劉主任,我哥是不是就沒事了?也不會有別的並發癥什麼的了?”患者的妹妹問道。

    “目前看指標還是很不錯的,你父親在icu也可以。只不過他的年紀畢竟大了,而且前期的肝硬化對身體的影響也比較大,所以還需要再多呆兩天。”劉半夏說道。

    “都不用著急,都得慢慢的來。要保持個好心情,同時也要對生活充滿信心。對你的身體多少會有一些影響,但是影響也不會很大。”

    “這個在手術前也都給你們仔細講過了,現在就都在按照咱們的預計情況發展。而且不管是你還是你父親,身體恢復的也比預期的好一些。”

    听到他這個話,兄妹倆都露出了笑容,這才是他們最喜歡听的。

    整個過程也是一個長時間的恢復過程,不僅僅現在要好,將來也要好才行。

    看過了這位患者,劉半夏的巡房任務就算是結束了,還得正式開啟新一天的工作。

    剛要去大廳,他的電話響了起來。

    “老陳啊,啥子事情。”接通後劉半夏笑著問道。

    “來一趟心外的病房吧,昨天那位肺挫傷的患者有了橫紋肌溶解的癥狀。”陳學海說完就掛了電話。

    劉半夏一愣,然後趕忙往樓梯跑。

    坐電梯還得等,跑樓梯快一些。

    他也沒想到,自己從那邊出來到現在還不到一個小時呢,患者的狀況就有了變化。

    “老陳,什麼情況。”跑到了病房後劉半夏問道。

    “雙腿腫脹、尿袋里有血,已經采血做生化了,判斷為橫紋肌溶解。”陳學海說道。

    劉半夏也仔細的看了一下,眉頭皺成了個大疙瘩。

    這位患者果然還是有病癥沒有查出來,被肺挫傷給掩蓋了。

    “醫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早晨的時候你過來不還是好好的嗎?”患者的家屬問道。

    “你先別著急,目前我們也在查找原因呢。”劉半夏安慰了一句,然後又仔細觀察起患者來。

    “滴滴滴……滴滴滴……”

    而就在這個時候,患者的監護儀又響了起來,患者癲癇發作。

    “給一針安定。”

    劉半夏趕忙說道。

    邊上的護士趕忙給患者推了一針,患者的身體慢慢安穩下來。

    “你看著像是什麼病癥引起的?”陳學海問道。

    劉半夏搖了搖頭,“昨天的生化結果也沒看出來什麼異常,一會看看最新的吧。就以為是重型肺挫傷呢,看來還是有別的病癥啊。”

    “要不要喊神內的人過來?剛剛的癲癇發作恐怕也是病癥的一種表現,我擔心還會持續性發作。”

    陳學海點了點頭。

    對于這位患者,他目前也有些無計可施的感覺。

    “你過來一下,你再跟我講講她這幾天有什麼異常沒有。”劉半夏對著患者家屬說道。

    “沒有啊,她一直都很正常。最近就是在健身,要不然也不會想著騎共享單車了。”患者家屬說道。

    劉半夏走到患者的身邊,用手感受了一下患者現在的體溫,並沒有高熱的癥狀。

    要是有了術後感染,倒是也可以引發癲癇。

    但是現在沒有高熱,基本上感染的病因也可以排除掉。

    “昨天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可是患者到底是為什麼呢?”梁曉琳說道。

    “不能著急啊,等一會兒生化的結果出來看看吧。正常來講,不應是這樣的。可是竟然還有了橫紋肌溶解,怎麼也不好理解啊。”劉半夏也低估了一句。

    橫紋肌溶解,也是急救中心很常見的病癥。大多都是過量運動,或者是像上次解救的那位被混凝土包裹的患者一樣,遭受了擠壓傷。

    這位患者雖然被撞擊了,可是那是昨天的事情。要是真的是病因,在昨天送診不久,或者是昨天晚上就應該能夠有表現。

    現在在醫院躺了一晚上,電解質也補充了一晚上,然後她就橫紋肌溶解了。

    肺部的听診,還是符合重型肺挫傷。

    從查體的結果來看,並沒有任何能夠引起他們注意到情況。

    “患者是什麼情況?”這時候神內的彭博也趕了過來。

    梁曉琳趕忙把這位患者的情況作了重點介紹。

    “會不會是摔倒的時候磕到了頭啊?”彭博問道。

    梁曉琳搖了搖頭,“患者的頭部沒有任何挫傷或是撕裂傷,是電動車撞的,主要集中在胸腹部。”

    “那還真有些奇怪了,風濕免疫類疾病?沒見過這麼怪異表現的啊。”彭博說道。

    “如果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患者在入院以前應該就屬于病癥的發展期,只不過這次受傷之後,一下子讓病癥進入了急性期階段。”

    “目前表現出來的就是橫紋肌溶解、癲癇,那個脾髒是怎麼回事?劉主任這是你的範疇。”

    “也遭受到了撞擊,ct掃出來有血腫,不過包膜沒有破裂,也不是很嚴重,就沒有做手術。”劉半夏說道。

    “這樣的話,我的建議也就是先掃一下頭部,看看是不是有器質性病變。”彭博說道。

    “正常來講,如果僅僅是撞擊傷還沒有磕到頭部,一般都不會引起癲癇癥狀。而且我看昨天的送診記錄上也有現實低血壓、低血氧。”

    “咱們普遍意義上的理解,就是患者被撞擊之後造成的。會不會有一種可能,原本患者的血壓和血氧也不是很高?”

    “那是不是也有一種可能,脾髒原本也有些腫大?”梁曉琳接了一句。

    “這個可以作為一個備選項。”劉半夏說道。

    “目前患者的一些癥狀,可能都被肺挫傷給掩蓋了。也可能是某些病癥導致的患者的肺挫傷很嚴重,也有這個可能吧?”

    陳學海點了點頭,“這麼說的話,就證明患者現在的病癥,也是存在互相影響的一個情況啊。”

    “陳老師,生化結果。”

    這時候心外的實習生劉亮拿著生化報告單跑了進來。

    陳學海接過來之後,仔細的看了一下,然後遞給了劉半夏。

    劉半夏拿過來看了一眼,眉頭緊緊皺起。

    患者的相關指標,都是在正常範圍之內的,比如說血糖6.1、血鈉136。稍稍不正常的是,血乳酸8.3、血鉀5.5、丙酮酸2.2。

    “這個就是乳酸性酸中毒了吧?”劉半夏問道。

    “先給碳酸氫鈣和葡萄糖吧,關鍵是這個乳酸性酸中毒是原發性的,還是因為橫紋肌溶解升高引起的呢?”陳學海反問了一句。

    “還有這個丙酮酸升高,是不是代表著她目前身體分解代謝葡萄糖出了些問題?因為她的血糖濃度目前還是正常的。”

    “這也是有可能,還是先糾正,然後再研究吧。”劉半夏說道。

    如果這位患者是糖尿病患者,那麼一切的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偏偏患者不是,血糖很正常。

    患者現在的癥狀,可以稱之為高乳酸血癥。

    乳酸和丙酮酸,其實都是葡萄糖代謝的中間產物。就是因為這個過程出了一些狀況,才造成了這兩類物質的堆積,引發了癥狀。

    糖類的分解在氧氣供應充足時,就會按照正常路線來走。患者目前的血氧雖然不是正常值,但是也就是稍稍低一點,正常情況不會影響到分解葡萄糖。

    “如果患者有這類代謝性疾病,我覺得頭部ct得來一個。而且也需要喊一下內科的人吧?”彭博說道。

    “喊一下王歡吧,先糾正一下看看效果怎麼樣。”劉半夏說說道。

    “不過昨天我們檢查的時候,這些數值都是正常的,好像是從今天早晨才開始高起來的?”

    “所以現在是病癥的急性期嘛,應該也是因為受傷產生的影響。”彭博說道。

    “但是人體的代謝系統,牽扯的範圍也很廣,存在問題的地方有很多啊。也不是那麼好查,只能一點點的來。”

    大家伙點了點頭,看向病床山的患者,都有了一丟丟的無力感。

    互相掩蓋、互相影響的病癥,要想追根溯源,真的是有些難啊。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