狹小的通道里,偶像與粉絲,陳宇與樂洋,爆發了慘烈的踫撞。【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雙方都打出了真火,不管不顧,想要置對方于死地。

    然而有趣的是,玩命歸玩命,轟鳴的槍聲下,雙方竟然還不忘敘舊。

    “我靠!我的耳朵!”樂洋的耳朵被陳宇用子彈打爛一只,若不是樂洋身手敏捷,躲避及時,這一槍就爆了他的頭了,樂洋慘叫道︰“偶像你玩真的啊?”

    “廢話,能當你偶像的人,怎麼能不夠狠?”陳宇抓準樂洋換子彈慢的間隙,舉槍掃射,壓制得樂洋無法離開掩體。“別忘了,你還欠我一個人情呢!”

    “是啊,我沒忘,偶像!我老姐那件事,等將來我會報答你的!”樂洋已經裝填完畢加特林的子彈,正在轉動,準備射擊。

    陳宇慧眼未卜先知的功能提前預判到,急忙躲回彎曲的通道拐角處,做手勢讓時萬和曹連城兩人先撤。

    這兩人一個瞎眼,一個斷臂,行動力受限,且身手不強。

    事實上,陳宇帶他們倆上島,壓根不是想叫他倆幫忙打架的。

    曹連城是摸金校尉的後人,時萬是盜門傳人,尋墓找墓、偷東西潛行,才是他倆應該發揮的長處。

    陳宇不想讓二人沒有發揮作用就丟掉了性命,于是悄悄命令他倆撤離。

    剩下的玩命的工作,交給他和符虎就好。

    時萬和曹連城忠心耿耿,都想用自己的身體幫陳宇擋子彈,可陳宇命令已經下達,兩人無奈,只好向陳宇深鞠一躬,眼含熱淚地轉身離去。

    陳宇放他們兩個自由發揮,是生是死,有無成效,全憑天數。

    現在通道里就剩下陳宇和符虎兩個人了。

    不遠處樂洋已經裝填完加特林的子彈,開始了新一輪的瘋狂掃射。

    “咻咻咻!”

    “哈哈哈!”樂洋拖著血淋淋的身體不斷前進,打得通道內石屑紛飛。

    陳宇和符虎身上全是窟窿眼,血流如注,面目全非,狼狽地抱頭鼠竄。

    這種局面了,樂洋還沒忘記找陳宇嘮嗑。“偶像,快出來投降吧,身為粉絲,又看在我欠你個人情的份兒上,我保證給你個痛快,不會有任何痛苦!”

    樂洋欠陳宇的所謂人情,其實是全國古玩大會總決賽後,華東集團與粵省胡家商戰,毒婦陳芸組織了槍擊樂洋老姐樂凝的行動。

    樂洋曾潛入粵省胡家,凌遲了毒婦陳芸的親兒子。

    後來粵省胡家把毒婦陳芸交給陳宇,陳宇把她留在了樂凝病房外,並驅散了所有安保人員。當天晚上,樂洋趕到,用最殘忍的手段,幫他老姐報了仇。

    “我說,你就這麼償還我的恩情?”陳宇一邊躲閃流彈,一邊叫喊道︰“照我看,你應該拿命來償還我的恩情!”

    “哈哈!”樂洋笑道︰“好啊,偶像,你出來,我讓你親手弄死我!”

    陳宇罵道︰“你當我傻啊?我要是不躲,你肯定把我打成篩子!”

    “嘿嘿,樂洋老弟,好久不見啊!”見二人生死相搏還聊得興起,符虎也憨憨地加入了進來,甕聲甕氣跟樂洋套近乎。“你最近過得怎麼樣啊?”

    可符虎並沒有單純地套近乎,他從身後的巨型背包里掏出一顆手雷,沒有拉火,而是用力把它丟在通道石壁上,使其通過折射反彈到樂洋附近。

    “砰!”手雷被樂洋加特林的密集火力網擊中,引爆了。

    一聲巨響,地動山搖,樂洋加特林的槍聲戛然而止。

    陳宇和符虎怎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二話不說,躥出來就是一頓射擊。

    “突突突!”卻不想,樂洋沒死,又換了把沖鋒槍,把二人的反擊壓了回去。陳宇和符虎堪堪退回,身上又多了七八個槍眼。

    “靠!加特林炸壞了!”樂洋叫罵道︰“符虎兄弟,你變了,太陰險了!你剛才我問最近怎麼樣,我剛想回答還不錯,可就被你炸成了麻子臉!”

    “符虎兄弟,我恨你!”

    樂洋確實被炸得不輕,防護服燃燒起來,身體大部分皮膚都皮開肉綻,插滿了手雷碎片和子彈頭。

    “突突突!”雙方的武器回到了同一層面,樂洋以一敵二,劣勢很快顯現出來,陳宇和符虎重新佔據了主動權,開始反推陣線,壓制樂洋。

    “你最近確實過得不錯!”陳宇意味深長道︰“體格壯了將近一倍,身高都往上竄了十幾公分,武道境界更是翻倍猛增,我猜,你不是二次發育了吧……哎呦,可惜,沒打中!”

    話聲未落,陳宇射出的一顆子彈擦著樂洋的頭皮就過去了,令他扼腕。

    陳宇的話更是別具內涵。

    樂洋確實是個年輕人,但他的年齡已經不能繼續長身體了。

    然而一段時日沒見後,樂洋的身高、體型、武道境界都突飛猛進。

    這肯定不是‘年輕人長身體’能解釋的事。

    “偶像,你的眼楮依舊還是那麼犀利,我佩服!”樂洋抽空還擊,大聲稱贊陳宇,卻並沒有直接回答陳宇的問題。

    自打黃河事件之後,直至如今的雷神島事件,沒人知道樂洋經歷了什麼。

    陳宇繼續追問道︰“樂洋,我這個當偶像的問你,你們來這座廢棄金礦,到底要找什麼?你們究竟得到了什麼情報?”

    “噗!”樂洋繃不住笑了,可是因為受傷太重,又疼得齜牙咧嘴。“偶像,你咋這麼天真?別說我對雷神島也一知半解,就算全知全解,你覺得我能告訴你嗎?”

    “哼!”陳宇冷哼道︰“一知半解?那不還是知道嗎?實不相瞞,直到現在,我對雷神島還一無所知!”

    “那你也敢來,勇氣可嘉!”樂洋的聲音逐漸變弱,明顯心不在焉。

    因為樂洋遇到了絕境。

    前面陳宇和符虎堵路,他過不去。

    他身後的追兵,已經殺死了他的全部追隨者,只剩下了他和他師姐。

    斷後的他師姐小愛,已經舍命和身後的追兵打起來了,身披數十創。

    “師姐!”見師姐小愛重創倒地,樂洋心痛欲絕,竟不管陳宇和符虎了,公然把自己的後背暴露給陳宇和符虎,從身後抽出大馬士革刀,去救師姐。

    “ 嚓!”陳宇追上去,用槍口瞄準了樂洋不設防的後腦勺。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