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龍市常務副市長王富國回到了黃龍市之後,在當天下午的市委常委會上,他添油加醋的把柳浩天在高爾夫球場所說的那番話復述了一遍,同時在現場播放了一些柳浩天強硬表態的視頻畫面。{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通過王富國這麼操作之後,整個黃龍市市委會議室內一片沉寂。

    市長高立剛臉色陰沉,語氣有些嚴厲的說道︰“柳浩天同志也太不像話了吧,既然他知道當時是在進行現場視頻直播,不為什麼說話的時候不過一下腦子呢?

    他所表達的這些觀點有些是非常偏激的,而恰恰是這些偏激的觀點很容易讓我們黃龍市成為輿論的焦點,這對我們黃龍市的發展非常的不利……”

    高立剛話還沒有說完,旁邊兒黃龍市市委宣傳部部長左秋水的手機便響了起來,高立剛的臉色頓時一沉︰“左秋水同志,最基本的開會紀律你不知道嗎?”

    此時此刻的高立剛心情非常的糟糕,所以直接訓了左秋水一句。

    左秋水低頭看了一眼手機,隨後抬起頭來語氣顯得有些焦急說道︰“  高市長,常委會的紀律我當然知道,這次我的手機之所以會想起來是因為發生了一個緊急的事情,我的手機已經設置成了震動狀態,只有在這個特殊的緊急事件的號碼打進來之後才會發出聲音。

    高市長,就在剛剛,我們市委宣傳部那邊已經炸鍋了,因為有很多省內外的媒體全都向我們市委宣傳部表達了想要采訪一下黃龍高爾夫球場以及黃龍山別墅小區這兩個項目,現在我們市委宣傳部那邊已經是火燒火燎了。

    所以我們今天的常委會必須要加速了,因為我必須要盡快趕回去處理一下此事,而這也需要我們在市委常委會上定下一個基調來,我好確定我應該如何應對那些媒體。”

    高立剛沉默了,他沒有想到,事情醞釀和發展的竟然如此快速,這麼短的時間省內外的媒體竟然蜂擁而至,這是要把整個黃龍市推向輿論焦點的節奏呀。

    一直沉默不語的市委書記陳定海緩緩抬起頭來,輕輕咳嗽了一聲,便吸引了所有常委的目光。

    陳定海和普通的市委書記不一樣,因為他不僅僅是黃龍市的市委書記,還是吉祥省的省委常委,所以他在整個黃龍市擁有很高的話語權。

    高立剛雖然是市長,但是在工作中,他都是極力配合陳定海的工作。嚴格履行二把手的職能。

    眾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陳定海。

    陳定海淡淡的說道︰“輿論危機,堵不如疏。

    對于那些記者,千萬不要像東平市那樣藏著掖著,他們不是要采訪這兩個地方嗎,那就準備一場新聞發布會,讓他們可以在新聞發布會上放開了去提問。

    這個事情由高立剛同志親自坐鎮,王國富同志親自去執行。

    但是你們要記住一點,一定要想盡辦法抓住這些記者的心,一定要讓他們真正的明白一點,那就是我們黃龍市市委市府所在地一切,都是為了推動我們黃龍市經濟的發展,都是為了人民群眾的利益,我們沒有任何的私心。

    至于柳浩天同志,雖然他在高爾夫球場的時候說話的語氣甚至是內容有些偏激,但是有一點是不可否認的,那就是柳浩天在和松井浩南的這次較量中,實實在在的替我們吉祥省出了一口氣,真真正正的為我們吉祥省添光加彩。

    尤其是柳浩天同志在和松井浩南的這次高爾夫球的較量之中影響了20億的投資權,同志們呀,你們只看到了在這次輿論危機中我們所面臨的危機,卻根本就沒有看到這里面的機遇。

    20個億的指定投資,這可不是一筆小錢兒,甚至說白了,這筆無息貸款都要更加的讓人心動。

    同志們,難道你們就沒有人想過,如何去說服柳浩天,讓他把這筆資金投到我們黃龍市來嗎?

    如果我們黃龍市有了這筆資金,是不是可以解決很多老百姓的就業問題呢?是不是可以帶動我們黃龍市的經濟發展呢?”

    不得不說,作為省委常委,陳定海的站位明顯高于高立剛和其他的市委常委,而且他也並沒有被王富國的那番話所忽悠,在王富國的那番話的背後,他發現了新的機遇。

    而這一點,恰恰是其他的市委常委們所忽略的。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年紀都差不多的情況下,陳定海能夠成為省委常委,而其他的人卻只能成為廳級干部的原因。

    陳定海的目光和胸懷,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市長高立剛听陳定海說完之後,眉頭緊皺,他清楚,這個事情肯定會交給他們市府去做,畢竟這是關系到經濟領域的大事。

    但現在的問題是,王富國和柳浩天之間的關系已經鬧僵了,在這種情況下,要想在爭取柳浩天所掌控的那20億的投資恐怕難度很大。

    想到此處,高立剛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陳定海笑了︰“高立剛同志的擔憂確實是存在的,不過呢,事在人為,我估計現在很多人依然把他們的視線焦點聚焦在了我們黃龍市那兩個違規項目上,而這也恰恰是我們的機遇。

    所以,我建議你們市府那邊一定要把自己的胸懷和格局放的更寬廣一些,不要認為因為我們黃龍市和柳浩天以及自然資源廳之間有一些矛盾,就沒有辦法加強交流和聯系了,恰恰相反,我可以告訴你們,從我對柳浩天的做事風格的研究來看,柳浩天這個同志雖然年輕氣盛,但是胸懷和格局還是有的,只要你們能夠拿出自己的誠意,只要你們能夠提出一些有價值的項目,柳浩天未必會因為這兩個項目就直接否定了在我們黃龍市投資的機會。

    事在人為!”

    說完這4個字之後,陳定海直接轉移了話題,迅速進入了下一個話題的討論。

    散會之後,王富國緊跟著高立剛來到了他的辦公室,滿臉焦慮的說道︰“高市長,陳書記交給我們的任務很重啊,柳浩天那個人我也很了解,絕對不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這20個億的資金任務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高立剛輕輕的點了點頭︰“陳書記高瞻遠矚,一言九鼎,領導一句話,我們下屬就要跑斷腿呀,這個事情你是不能出面了,以你和柳浩天之間的關系,由你來出面只能壞事兒,如果要是派一個普通的副市長去,又不能展現出我們黃龍市的誠意,看來,這20個億的資金只能我親自去跑了。”

    王富國有些不爽的說道︰“高市長,您可是副省級的干部,由您親自出面,是不是太給柳浩天面子了?”

    高立剛苦笑著搖了搖頭︰“現在是我們有求于人,只有讓柳浩天感覺到自己有面子,才能夠感受到我們的誠意。

    至于說我個人的面子並不重要,如果因為我個人折損了一些面子就能夠為我們黃龍市拉來20個億的投資項目,我並不介意。”

    听高立剛這樣說,王富國也就不再枉做小人了,他很清楚,高立剛的事業心很強,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全力支持自己去操作那兩個違規項目的原因。

    他們都是那種不到50歲很有沖勁兒很有干勁兒的精英干部。他們都希望自己能夠做出很大的政績。

    他們對自己的定位都是實干型的循吏!

    王富國離開高立剛的辦公室之後,便立刻與市委宣傳部部長左秋水進行了聯系接洽,開始準備這次新聞發布會。

    因為他們都很清楚,這次新聞發布會能否成功,是他們能否化解這次輿論危機的關鍵。

    市長高立剛也沒有閑著,他直接一個電話打給了柳浩天︰“柳廳長你好,我是黃龍市市長高利剛,明天上午你有時間嗎,我想去拜訪你一下。”

    柳浩天對于接到高立剛的這個電話非常的詫異,因為他很清楚,高立剛作為黃龍市的市長,那是實打實的副省級領導,在級別上比自己高了一級。

    他親自來拜訪自己,這讓他有些紆尊降貴的味道。

    不過柳浩天的內心非常強大,听完之後,柳浩天連忙笑著說道︰“高市長,您是領導,還是我去您辦公室匯報工作吧。”

    高立剛笑著擺了擺手︰“咱現在不要從級別上去考慮問題,你現在是省廳的領導,而我呢,是黃龍市的市長,我們黃龍市在很多工作上,也是要接受省廳的指導的,還是我去拜訪你吧。”

    柳浩天也就不再堅持,笑著說道︰“那好吧,明天上午10:00,我恭迎大駕,歡迎高市長到我們省自然資源廳指導工作。”

    柳浩天說話還是比較低調的。

    這就是他的做事風格。

    在大家彼此交談的時候,我可以給足你的面子,但是,一旦涉及到具體的工作上,只要我有理,那麼對不起,不管你是什麼級別的領導,我都會堅持我的原則,絕不妥協。

    這就是柳浩天在這些年的宦海沉浮中所摸索到的一些門道。

    柳浩天非常清楚,有些人在官場上混,對自己的面子是非常在意的,所以,柳浩天並不介意在言語之中多給對方一些面子,這樣能夠減少自己工作上的阻力。

    其實柳浩天也並不喜歡這樣,但這恰恰是官場上的語言藝術。

    柳浩天現在只能把自己打造的外圓內方。

    掛斷電話之後,恰巧李耀先過來匯報工作,柳浩天便告訴他明天上午高立剛要過來。

    李耀先頓時眉頭一皺︰“難道高立剛想要過來興師問罪嗎?”

    柳浩天笑著說道︰“是這樣嗎?”

    李耀先搖搖頭︰“我認為這種可能性不大,而且也完全沒有這個必要,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高立剛很有可能是沖著你和松井浩南打賭贏來的那20個億的資金過來的。”

    說完之後,李耀先笑著看向柳浩天︰“柳廳長,你會把那20個億的資金投給黃龍市嗎?

    我可听說了,黃龍市那邊正在積極準備新聞發布會,很明顯是想要化解這次那兩個違規項目的輿論危機。”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