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沒想到世界上居然還有這種生物!”

    龍之介看著面前出現的生物有些驚奇,渾身奇黑無比只有雙血紅雙目,都是類似于各種神奇生物的樣子。{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比如天空上飛的那只陰影獅鷲,就是現代世界不可能存在的物種,但是在神話中獅鷲可就不太值錢了。

    地面上也布滿了陰影生物,有的像狼一樣,有的像是老虎和獅子,還有和蛇類似的長條物種,無一例外,這些生物的體型都無比巨大。

    “就是不知道,你們會不會流血。”

    龍之介的右手開始鼓動,血肉和骨骼的踫撞聲無比清脆,到最後整條右臂都變成一把巨大的黑色刀刃。

    雙目看向前方那群陰影生物,龍之介伸出舌頭舔了下嘴唇,下一秒身體瞬間彈射而出,直接將兩頭狼形陰影生物撕碎。

    見到龍之介開始行動,這數十只陰影生物也怒吼一聲撲了上去,先前被撕碎的兩只也重新凝聚好身體加入戰斗。

    在龍之介與陰影生物血拼之時。

    “前輩,你在做什麼?”

    看到藤丸立香已經拿出鐵鍬開始挖地,那速度之快簡直不亞于挖掘機,一撬撬泥土被拋到遠處的地上。

    瑪修帶著疑惑發問道,自從剛才吉爾伽美什離開之後,自家前輩就開始拿出鐵鍬在這里瘋狂挖地。

    “你們也別閑著,大家提起來,按照術式方位開始。”

    藤丸立香沒有回復瑪修的話,而是從隨身空間中再次取出四把鐵鍬交給眾人,同時扔去一張刻畫好術式的紙張。

    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就收按照術式上記載的方位開始挖坑,爭取在龍之介打敗所以陰影生物前做好準備。

    “瑪修,那具身體已經擁有了神的不死性,連吉爾伽美什王的詛咒寶具都無法克制那強大的治愈能力。”

    “並且這邊已經被我們封鎖住,此刻兩儀式也無法進來,用令咒強行召喚的話也做不到,畢竟那可是梅林親自念咒施展的結界。”

    “除非是和邪神同位的神出手,否則那該死的治愈能力就是無解的存在,只能依靠一場盛大的洗禮才能夠消除異端。”

    藤丸立香給瑪修解釋了一下,這術式的作用就是能夠將洗禮詠唱擴大到覆蓋周邊半徑2公里的程度。

    只有這樣盛大的洗禮,才能夠徹底消除龍之介和對方身上的那股邪神之力,並且保證不會有再生的余地。

    “迪盧木多,如果是龍之介先突破封鎖過來的話,麻煩你用必滅的黃薔薇去纏住他一下。”

    轉過頭,藤丸立香又和那邊挖坑的迪盧木多說了一下,他們這些人里只有必滅的黃薔薇有那種能力。

    吉爾伽美什則有更重要的工作,他要獨自一個人負責三面的術式布置,可不像藤丸立香幾人只需要完成這里的。

    “放心吧,ruler!”

    迪盧木多點點頭說道,隨後繼續投入到挖坑大業當中,在深度達到兩米後將手中的術式給埋了進去。

    其他人也都陸續完事,藤丸立香見到這一幕不禁想念起了貞德,有她在的話自己也不需要親自來挖坑了。

    有可愛的貞德醬在這里的話,藤丸立香就可以把自己的挖坑工作扔給對方,自己去做別的事情了。

    可惜的是,貞德被他派去護送御主了,也就是愛麗絲菲爾還有小櫻她們,邪神的力量對普通人有精神污染。

    像是它們在這里的話,是根本抵抗不住這股力量的,而英靈就不一樣了,都已經是死去的人,本體也不在這里。

    “各位的術式都已經埋下去了吧,接下來我們要把龍之介給打殘然後引到這里來,”

    想要用洗禮詠唱搞掉那家伙,必須要龍之介不是滿狀態,不然藤丸立香可沒有把握能夠成功辦到。

    邪神之力對于洗禮詠唱還是有抵抗性的,藤丸立香可不敢直接去硬踫硬,他怕自己不小心給弄翻車了。

    “那大家就出發吧!”

    得到回復後,藤丸立香並沒有從隨身空間中取出長槍,而是換上了一套能夠增幅自己魔術威力的裝扮。

    這次戰斗藤丸立香不能靠的太近,他可不想自己被邪神之力影響到,畢竟他還是個活人而且這就是本體。

    “今夜,大戰一場吧!”

    伊斯坎達爾拔出自己的寶劍,天空中雷霆不斷閃過,戰車從雷霆離劈開的縫隙中迅速跑出,來到他的身邊。

    讓阿爾托莉雅和迪盧木多兩人也一同上來,他們開始前往龍之介的位置,與其展開一場盛大的戰斗。

    藤丸立香則看向遠方的高空,他在等吉爾伽美什那邊完事,王的任務可是最重要的。

    過了兩分鐘後,金色的流光出現在天邊,正是駕駛著飛舟的吉爾伽美什。

    “上來吧,本王那邊已經完事了。”

    對著藤丸立香和馬修兩人喊了一句,維摩那立刻降落下來,達到能夠讓他們跳上去的程度。

    “王呦,龍之介那邊怎麼樣了?”

    上來維摩那之後,藤丸立香對主位上的吉爾伽美什問了一下,這片森林可都是在這位王的視線當中。

    “哼,那個雜修實力還不錯,已經要把陰影生物給全部殺死了。”

    恢復了一句後,維摩那瞬間加速,很快便已經追上了大帝的牛車,兩人的坐騎呈並駕之勢。

    ……

    黑色的通天樹木倒在地上,各種看不清當然碎塊散落在地面之上。

    龍之介掐著一只類雙足飛龍的陰影生物,臉上帶著嗜血般的狂熱之情,隨後單手用力直接將其捏爆。

    “無聊,這種東西根本看不出藝術。”

    那些碎塊在掉到地上後還掙扎了兩下,但是最後也變成一攤死物,純黑的顏色讓龍之介一點興奮都沒有。

    他現在越來越想要得到那幾個家伙,用他們做出來的畫一定會遠超之前的所有畫作,成為巔峰之作。

    “那邊的小子啊,可不要高興的太早!”

    天空中,一道粗壯的雷霆瞬間劈下,直接將龍之介全部籠罩進去, 啪的聲音不斷回蕩在森林上空之中。

    黑色的流光一閃而過,伊斯坎達爾的牛車直接被打爆,三人從高空中墜落下來。

    龍之介單手一揮,瞬間釋放出的攻擊直接摧毀了座駕,這威力已經和阿爾托莉雅的風王結界不差多少。

    但是這只是平a,就能有如此的威力。

    “感謝你送來的招式!”

    龍之介對住下落的三人張手,黑色的雷霆瞬間涌出,狂暴的力量讓周圍掀起無窮的旋風。

    在半空中的三人自然不能坐以待斃,身體靈活的扭轉一下,直接避開了這道攻擊。

    “還真是強大,僅僅一擊就徹底破壞了我的坐騎啊。”

    落在地上的伊斯坎達爾發出感嘆,他的神牛蹄子上可是有宙斯的雷霆,這都可以算是帶有神性的攻擊了。

    可是對上龍之介卻絲毫作用沒有,反而被對方給學過去用來攻擊他們,這真是無心之舉啊。

    “亞瑟王!”

    “好!”

    迪盧木多和阿爾托莉雅兩人瞬間沖了上去,長槍與大劍狠狠的襲向龍之介。

    面對著迅猛如雷的攻勢,龍之介並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是一副笑臉。

    只見他的右臂瞬間轉化,一把漆黑無比的大刀瞬間形成,直接擋下了這波攻擊。

    “這不是魔力……而是單純的血肉和骨骼!”

    見到這把大刀的第一秒,迪盧木多整個人臉色瞬間變了,不能夠被破魔的紅薔薇消掉,那麼答案只有一個。

    這把刀,沒有任何的魔力參與進去,完全是依靠龍之介那只手臂上的血肉和骨骼所組成。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