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你的武器看來有些特殊效果啊,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龍之介那只黑色的長刀手臂瞬間發生變化,紅色的流光附著上去,面對迪盧木多的長槍一下將其擊飛。{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這力量去勢不減,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長達十數米的巨大刀痕,深不見底的垂直高度顯的極其恐怖。

    “咳咳……還真是夠強大的力量。”

    迪盧木多整個人在地面上滑行數米,才把這股力量給全部卸掉,同時嘴里咳出一口鮮血。

    他沒有想到龍之介的力量居然完全超過自己足足幾倍,即便迪盧木多用上自己的全部力量,也連兩秒都沒有抗住。

    “那個家伙,不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要遠超吾等,接下來可不要掉以輕心了。”

    伊斯坎達爾單手放在劍上,他的寶具王之軍勢絕對不能用來對付龍之介,不然他的大軍可就要展開一場自相殘殺了。

    那狂亂的意志影響,對他是基本沒有什麼作用的,但自己的軍士們卻無法抵抗住。

    現在伊斯坎達爾能夠動用的,就只有自己那常年沖鋒陷陣的強健身體,與宙斯的雷霆。

    即便目前沒有神牛在這里,他的劍因為長年累月與那雷霆接觸,也擁有一絲可以召喚雷霆的力量了。

    “lancer,我們一起上。”

    阿爾托莉雅舉劍,那上方的風王結界讓整把劍都變為不可視的狀態,但是其中蘊含的力量卻不會讓人有所小看。

    誓約勝利之劍,傳說中只要亞瑟王手持此劍便沒有戰敗的可能性,從這一點就能看出其威力有多強。

    “好!”

    迪盧木多重新調整好狀態,三步跨越數十米的距離,當頭一槍砸向龍之介。

    而阿爾托莉雅也發起進攻,仗著自己的劍身不能夠被看到,她可以肆意的發動自己的攻擊。

    敵人看不到她的劍身,那麼就無法估算這把劍的長度,這樣一來在進行閃躲的時候就會出現錯誤的判斷。

    “有意思,這個世界果然不像我所看到的那樣平凡,這次回老宅的收貨真是大啊!”

    龍之介的臉上帶著無比癲狂的神色,這次回來可是給他帶來了人生中最大的驚喜。

    不管是見到了究極藝術的美,讓他知道自己所追尋的夢想是沒有盡頭的,更讓他知道這世界上還有這樣一群有著特殊能力的人。

    張開左手釋放出無邊的黑色雷霆,瞬間便把迪盧木多給逼退,但接下來大帝開始拔尖,藍色的雷霆將黑色雷霆阻擋下來。

    見到這一幕龍之介並沒有其他波動,只是默默加大左手的力量和伊斯坎達爾開始對拼起各自的雷霆。

    右手變成的長刀開始與阿爾托莉雅交戰起來,乒乒乓乓的武器踫撞聲顯的特別清脆響亮。

    “不對,風王結界被破除了!”

    看著每一次劍身的踫撞,都能讓自己的誓約勝利之劍顯露出一塊金色的光輝,阿爾托莉雅此刻也是有些震驚。

    手臂在龍之介的進攻下,逐漸變得吃力起來,即便阿爾托莉雅一身怪力非常強大,但還有有落入下風的趨勢。

    “遭了,那是我破魔的紅薔薇所擁有的能力,怎麼會在他那里!”

    迪盧木多一臉不可置信,這能力和他的那把寶具一模一樣,按理來說邪神不可能有這種能力的,它們也屬于神秘側。

    而他的寶具則是由傳說升華而來,有著一部分對神秘特攻的那意思,只要帶有這性質的都會被消除。

    “saber,你身上的鎧甲擋不住那把刀,它能夠將破開你那由魔力構成的鎧甲。”

    趕忙把自己寶具的能力說出去,迪盧木多是真的怕這家伙仗著自己有鎧甲上去硬拼,那時它們就要損傷一位強大戰力了。

    听到這句話,阿爾托莉雅地紅龍心髒加速迸發起來,源源不斷的魔力被制造出來流淌在體內振臂一揮將龍之介擋飛。

    “該死,這家伙的戰斗技巧的確不行,但是這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了。”

    阿爾托莉雅退回到兩人旁邊說道,臉色此刻無比的難看,這還是她第一次除了在梅林以外的東西身上感受到這麼強大的力量。

    光靠這純粹的肉體力量,可能除了梅林那家伙以外就沒人能比得上了,蘭斯洛特開啟狂化倒是能撐一會。

    “我們以牽制戰為主,等待archer和ruler的到來吧。”

    伊斯坎達爾想了一下後說道,寶具不能用的他實力折損十分嚴重,現在以它們三人不足以和龍之介硬踫硬。

    當純粹的力量達到一定強度,任何技巧都是無用的,任你萬般手段變化萬千,我自一拳以力鎮壓。

    “那接下來,吾等都拿出各自的手段,記得只要牽制就好,我們沒有能夠克制那不死性的能力手段。”

    伊斯坎達爾一揮長劍,直接發起沖鋒途中不斷揮劍召喚出雷霆來攻擊龍之介,對他造成了極大的干擾。

    阿爾托莉雅和迪盧木多也一左一右對他進行夾擊,大劍與長槍的光輝不斷閃過,打的龍之介接連後退。

    “神啊,請再次賜予我力量吧!”

    龍之介大吼一聲,他明白自己的戰斗技巧還是太弱了,面對三人的攻擊實在是反應不過來。

    現在能做的,就是像自己信仰的神請求更多的的力量,以此來達到一力破萬法的程度。

    強橫無比的氣息從龍之介的體內迸發而出,周安的地面都接連破碎,血腥與狂亂的思維逐漸佔據龍之介的腦海。

    “啊哈哈哈哈!!!”

    身體兩次長出四條手臂,全部化作不同的武器,將三人的攻擊一分不差的全部擋了下來。

    那羊靈頭的眼眸中,猩紅色光芒一閃而過,仿佛被激活了一樣。

    ……

    迷霧森林另外一側。

    吉爾伽美什強行開始飛舟將藤丸立香和瑪修帶到這里來,說是有個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他們二人做。

    “瑪修,那家伙有一種能力是復制眼前使用者所使用的招式能力,現在征服王的閃電和lancer的破魔能力已經被全部學了過去。”

    看向戰場那邊,吉爾伽美什眼中也升起濃重之色,他看到對方甚至將他的王之財寶也給復制過去了。

    只不過繼續向後觀看時,除了一片迷霧後便在沒有別的東西,應該是那個幕後的邪神屏蔽了吉爾伽美什的視線。

    “復制嗎?那可不好辦了。”

    藤丸立香本來還想著給眾人來波加護的,但要是這玩意也被學過去那可就不好了。

    現在他能夠做的也只有當個咸魚了,輪手段最少得肯定有他藤丸立香一席之位,基本全是從別人那白嫖來的。

    “吉爾伽美什王,那你帶我們來是……”

    瑪修看了眼藤丸立香後詢問道,她的心里總覺得自己家這個前輩心態有些不對,但是目前最重要的不是這個。

    “沒錯,那個家伙能夠復制眼前看到的東那麼看不到使用者的就不可能復制。”

    吉爾伽美什嘴角翹起一絲微笑,這是他在這麼短時間內能夠想到的最好辦法了。

    “王,您是說?”

    藤丸立香也反應過來,能夠復制看到的招數能力,那麼換成看不到的不就可以了。

    “沒錯,本王肯定是要奔赴戰場的,那麼就必須有人來制造看不見的攻擊才行。”

    單手一揮,吉爾伽美什面前的地面上瞬間出現十台王之號炮,在正前方則是已經被放大到五米長三米高的魔鏡。

    “瑪修,接下來你就負責通過墨鏡觀察戰場的情況,然後用王之號炮來制造看不到使用者的攻擊。”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