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靈劃好了界,自然回香港去了,留在橫濱的十幾個外國人,大多是設計或者規劃員,以及工程師之類的。{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他們受命快速給出一個橫濱英國居留區的城市規劃設計圖紙,這不就得在橫濱好生忙活了嘛。

    所以說啊,一旦進了工地,只要你沒有在頭前的幾個禮拜提桶跑路。那就以後就會越來越認命,變成工地的“奴隸”。被像寶靈一樣的領導,打發到橫濱這種爛工地上面,風吹雨淋,掙幾個辛苦錢。

    哈哈哈哈哈哈……

    實在不好意思,沒忍住笑出聲了。

    悖 也凰嫡猓 矣椅爛旁詬橋淞肆礁齜 耄 慊羋斫 ⑴5冒馴α櫚陌凳敬 莞麓 葉 途 林卞觶 胍 虼蟠  胍﹦櫨 睿 磺卸己盟擔  塹黴 讎諢搖br />
    反正寶靈也不在,忠右衛門不妨扯個謊,只說帶英和露西亞,也就是沙俄已經開戰了,他們本國在歐洲亂打,亞洲這邊帶英希望幕府也出點人,給帶英打打配合。

    人數估計不用太多,有個千把人就行。正好根據國際法,幕府算是和英國有友好合作專條,可以和沙俄宣戰。不說打下什麼阿拉斯加吧,那太不切實際了,起碼把蝦夷附近的小島給佔全乎了。

    可是忠右衛門以為的那種紛紛點頭同意的情況並沒有出現,幕閣諸位大臣對于派兵隨同英國一道作戰充滿疑慮。而且歷數最近數十年,幕府與沙俄的沖突,實際上都沒有佔到什麼太大的便宜。

    雖然也確實借著沙俄補給困難,人員稀少的劣勢,多次擊退了沙俄對于蝦夷的試探和攻擊,可沙俄那些大鼻韃子的戰斗力,還是給幕府留下了深刻的影響。

    有一說一,能夠在西伯利亞的嚴酷氣候下生存下來的人,基本不會有什麼善茬。而且身體素質肯定也非常的好,不好的一準兒埋了西伯利亞的冰雪。

    也不算是夸大什麼沙俄的戰斗力,作為三百多個人就滅亡了西伯利亞汗國,三四十個人就敢于闖入楚科奇人的領地的“猛男”。沙俄在遠東干下的爛事多了去了,屠村什麼的,更是不知凡幾,西伯利亞被他們滅絕的少數民族多了去了。

    嚴酷的環境使在遠東的俄軍野蠻強硬,戰斗力確實不容小覷,小規模沖突以及白刃戰,保不齊就是同等的英軍職業軍上去,也得吃大虧。

    幕府就這點人馬,根本折損不得!

    更重要的是,忠右衛門心里面沒有把這個當成一回事。知道帶英是真的準備揍沙俄一頓,並沒有帶什麼坑人的想法。而在以井伊直弼為首的幕閣諸位看來,英國是剛剛逼迫幕府開國的元凶之一。

    英國人頂多也就是比美國人好說話一點,但是歸根到底,一樣是蠻夷無信無義之輩。誰知道是不是帶著什麼壞心思,先把傳習隊給騙出去,然後全部坑殺了,好趁著幕府虛弱過來再干幕府一票?

    或許井伊直弼他們的想法才是正常的,到是忠右衛門天真了!

    事情不出意外的,陷入了某種僵持之中,忠右衛門只能一個一個的去說服他們接受。帶英的援助不是那麼好拿的,幕府不拿出一點誠意來,帶英未必願意收狗。這個年頭被人利用不可怕,最可怕的連被人利用的價值都沒有。

    ………………………………

    京都的深秋不如江戶那般寒冷,但是路上的行人,卻也大多換上了厚衣。

    據說京都的典當行有這樣的“風景”,許多公卿有專門的冬裝,但是他們會在溫暖時將冬裝典當給當鋪。既免去了自己保管貴重衣裳的麻煩,也能夠讓自己手里有一筆活絡錢。只要等秋後幕府發俸祿的時候,再把衣裳給贖回來便是。

    也算是某種寅吃卯糧的辦法,當然京都公卿的窮酸,肯定不止這麼一處。若是說起來,幾千字幾萬字未必能夠闡述明白。

    這不又到了幕府給公卿發俸祿的日子了,平時公卿人模狗樣的,看不起遙遠東國來的下三濫粗魯武士。現在不照樣像狗一樣,趴在門口听風聲,等待領取俸祿的僕人歸家。

    幕府用區區十萬石,養活這樣的一群人,看似浪費,其實也有點用處的。就是那種給一口飯吃,要說完全吃飽吧,也不能夠。可舍了這碗飯,去別處尋摸吃的,又令人不舍。大約就是雞肋的感覺吧,算是把絕大多數公卿給養廢了。

    若果歷史上的公卿廢物中沒有出一個岩倉具視,公卿們的表現會是一副什麼樣的可憐相,真不得而知。

    譬如未來“皇國史觀”里鼎鼎大名的“落難七卿”之一東久世通禧,這會子領了三十石三人扶持的俸祿,正高興著呢,今晚又可以喝一杯小酒了。

    與他不同的是岩倉具視,此時正跪坐在孝明天皇的面前,拿著一封不具名的信函,痛陳洋夷在地上神國肆虐,甚至已經使幕府同意建立居留區的消息。

    孝明天皇是個古板的人,一直自認為日本是自神武天皇以來,萬世一系的神國,怎麼能容洋夷南蠻子在這樣神聖的土地上逞凶呢?

    反正他也沒有見識到英美聯軍的堅船利炮,在他想來一條兵船能有多大,幕府明明有旗本八萬騎,還在江戶灣新建了炮台,怎麼就打不過洋夷了。

    恰好已經擔任了孝明天皇侍從的岩倉具視在一旁煽風點火,將孝明天皇的各種不滿全部給勾了出來。

    京都公卿中僅有的幾個野心分子,看到市面上的那些所謂攘夷派,大聲疾呼幕府亂國,擅自允許開港,令神國蒙羞。他們也跟著哄抬聲勢,前關白鷹司政通又和孝明天皇吹風。

    國家變成了這個樣子,得我們力挽狂瀾啊!

    身為水戶慶篤姨夫的鷹司政通都這麼說了,孝明天皇深感自己肩扛重責大任,須得好生提醒幕府攘除洋夷的重要性。內外鼓動之下,一封措辭稀里糊涂的旨意就被撰寫了出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