狹小的廚房里傳來炒飯時的滋滋油響,賀予和謝雪坐在有些油膩的小餐桌邊。

    謝雪一掃陰霾,挺輕松地笑著等她大哥把飯做好。

    賀予也敷衍著笑著,心里卻翻了個白眼。

    廚房粘著招貼畫的移拉門被打開,先出來的是一陣熟悉的撲鼻飯香,然後謝清呈走出來,摘了圍裙,依舊是襯衫收腰,西褲筆挺。雖然他(性xing)情冷淡,但卻是個好大哥,因為他父母早亡,他是一家之主,從小照顧晚輩,所以做菜的手藝很不錯。

    謝雪見她哥卷著半截衣袖,端了個托盤,擺在了簡陋的小桌上,嘩地叫了一聲,歡快地蹦起來,幫著哥哥擺盤拿餐具。

    “好香啊。哥,你好帥你好帥!我好愛你我好愛你,快!餓死我了!”

    謝清呈沉著臉︰“女孩子不要把這種話掛在嘴上。不像話。去,先洗個手。”

    又對賀予道︰“你也是。”

    賀予很久沒有吃過這樣的炒飯了。

    謝清呈炒的飯蓬松金黃,米飯顆顆分明——賀予小時候曾經在灶台邊觀察過謝清呈炒這道妹妹最喜歡的主食,知道好的炒飯需要用隔夜的米,不能太潮濕,也不能過于(干gan)燥。米飯下鍋前,先在打了蛋液的大碗里翻攪,讓每一顆米飯都均勻地裹上金黃(色)。

    等熱油燒滾,鍋內飛快地下兩枚鮮雞蛋,打碎翻攪,迅速撈起。再下豬油,將裹滿了蛋液的米飯倒入平底鍋大火翻炒。

    但這其實不是正宗的揚州炒飯,謝清呈依照謝雪的口味做過調整,從來不放青豆,不過這並不妨礙它的美味,三盤熱氣騰騰的炒飯都是顆粒金黃,油汪汪地在燈下散發著光,里面擱著切作小塊兒的火腿,還有滑嫩的蝦仁,青嫩的蔥段灑在上面,(色)澤和味道都很誘人。

    賀予吃著飯,內心卻打著算盤。

    他實在有些食不知味,飯桌上謝雪一直在說說笑笑,但因為謝清呈來了,她多半的歡聲笑語都是沖著她哥的,他們兄妹倆在一起聊得自若,他反而因為太久沒有和這兩個人相處而有些(插cha)不上話,成了他們聊天的一塊毫無存在感的背景板。

    背景板很不高興,他得想個辦法,把謝清呈給支走。

    “還要嗎?”

    走神間,噴香的炒飯已經被自己默默吃得見了底,賀予回過神來,對看向自己的謝清呈客氣道︰“不用了。”

    “哥,我還要的,你給我再添點!”

    謝清呈拿著謝雪的餐盤去了,謝雪咬著筷子地對賀予道︰“我哥做的可比你好多了,特別美味,你不多來一碗?”

    賀予皮笑(肉rou)不笑︰“能壓壞體重秤的人,有你一個就夠了,我就不添亂了。”

    “喂!哪兒有你這樣的!你討厭我啊!”

    “是你先嫌我做的沒他好吃——”

    兩人正鬧著,廚房里傳來謝清呈的聲音︰“謝雪,你在這里放桶水(干gan)什麼?”

    “哦。”謝雪立刻停下了和賀予打鬧的動作,就像剛才與賀予嘻嘻哈哈的人不是她似的,正襟危坐道︰“學校說明天宿舍要停水,我打了一桶水屯著,但是廚房太小啦,放在別的地方礙事,只能先放五斗櫥上。”

    “放這麼高,推門不注意掉下來怎麼辦?”

    傻逼說︰“哎呀,哥,你不用管,沒事的。”

    說者無意,听者有心,熱衷于揪喜歡女孩兒辮子的賀予听著他們倆的對話,那雙漂亮清純的杏眸往廚房掃了一眼,心里忽然生出了一個極壞的損招……

    三人吃晚飯,謝清呈不喜歡打掃,于是賀予作為一個表面上溫柔可靠又優秀的男生,自然是主動承擔了洗碗刷鍋的工作。

    “要幫忙嗎?”謝雪問。

    “一會兒有需要再叫你。”賀予似笑非笑道,轉身去了廚房,並且關上了門。

    門一關他的笑容就消失了。

    賀予開始仔細觀察角度,他先是把五斗櫥上擱著的那桶水往外移了些,移到一個開門正好會撞倒的位置。

    再然後,他很淡定地找出謝雪放在五斗櫥第二層的吹風機,眼也不眨地放到了水池里,擰開了龍頭。

    “嘩——”

    謝雪屯了小半個月工資買的高端吹風機就這樣被她渾不疑心的賀少爺給沖成了一堆中看不中用的廢品。

    很好。

    賀予鎮定自若地把吹風機擦(干gan)了重新塞回櫃子里。

    前期準備工作結束。

    他從門縫里不動聲(色)地望了正在和謝清呈說笑的女孩兒一眼,回身挽起白襯衫的衣袖,安安靜靜地擰開龍頭,開始倒洗滌劑刷碗筷。

    那架勢,簡直大好人一個!五好青年一枚!

    然而大概壞事做多了總會遭報應。

    就在賀予運籌帷幄精打細算籌備完這一切行動,剛甩(干gan)淨手上的水珠,準備讓女主角進來接受這一次他策劃的“巧合”遭遇時,他忽然听到廚房外面穿來腳步聲。賀予立刻回頭,見磨砂玻璃外已經映出了一個高挑挺拔的男士身影。

    賀予睜大杏眼,還來不及阻止,就听得謝清呈在外面說︰“賀予,我進來洗個手。”

    “等——”

    半個字剛說出口,就听得一陣驚天動地的噪音,賀予故意擱在五斗櫥邊沿的水桶搖搖擺擺的晃了一圈,然後——

    “嘩啦!”

    那滿滿一桶的水,那按照賀予的計劃,本應該落在謝雪頭上的水,就這樣徑直地照著謝清呈的俊臉兜頭蓋臉的砸了下去!

    (操cao)!

    他媽的一滴也沒浪費!

    賀予︰“……”

    謝清呈︰“……”

    水花飛濺,滿室狼藉,功德圓滿的水桶骨碌碌地在謝清呈從頭濕到鞋的身邊來回滾動,最後老大爺遛彎似的,慢騰騰地滾到了客廳外面,在聞聲驚恐趕來的謝雪的拖鞋前,心滿意足地停下了。

    謝雪在外面目睹全程,嚇得人都抖了。

    完了……

    他媽的完了完了完了!

    謝雪看著她大哥渾身濕透,慢慢地朝自己轉過頭來,他一張原本就很白皙的臉龐在一大桶天降甘霖的洗滌之下更顯得膚(色)玉白眉目漆黑,被打濕的碎發垂在額前,正在往下滴著水珠。水珠穿過眉毛,流到他因難以置信而睜大的眼楮里,他下意識地眯了一下,然後回過神。

    “謝雪!!”

    謝雪渾身一個激靈,害怕地把自己縮小了。

    謝清呈甩開滴水的額發,怒不可遏地︰“早說了別把水桶放在五斗櫃上!!”

    “對不起對不起!”謝雪哆哆嗦嗦地跑進來,又拿拖把又拿紙巾,一邊把紙巾遞給她哥,一邊去五斗櫃里翻吹風機,“哥,我也沒想到它會掉下來……明明剛剛進出還沒事的呀……你先吹吹頭發,別著涼。”

    賀予在後面心虛地眨了一下溫良的杏眼。

    謝雪把謝清呈拉到客廳,毫不知情地翻出被賀予用水淋到報廢的吹風機,接上電板,一按開關。

    沒動靜。

    “咦?”

    再按。

    還是沒動靜。

    “……”

    反復按。

    “……哥。”謝雪看著她哥陰沉至極的臉(色),幾乎覺得自己死之將至,顫聲道,“吹、吹風機好像壞了……”

    謝清呈覷過冰冷的桃花眼︰“這就是你之前和我說花了四千塊買的那台吹風機?”

    謝雪差點跪下了。

    她怎麼會這麼倒霉啊!!!

    本來謝清呈就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買個比一台普通電視機還貴的吹風機,當時就把她罵了個狗血淋頭,得虧她反復解釋這台機器有多好,有多能養護頭發,最關鍵是質量過硬,用個二十年都不會壞。

    “我發誓,二十年內我就用這一台吹風機!不然你把我頭砍下來抵智商稅好了!”

    當時的話音還在耳邊,謝雪在謝清呈森寒的目光下,只覺得脖子發涼,忍不住後退一步,抬手捂住自己的秀頸。

    正不知如何是好,謝雪余光瞥見賀予擦(干gan)淨手,人模狗樣地從廚房出來了,她靈機一動,就像看到了救命的天神,忙不迭地朝賀予哭著奔過去,嚷道︰“賀予!請你幫個忙好不好?我吹風機壞了!誰知道這麼倒霉!你宿舍有換洗衣服嗎?有吹風機吧?能把我哥帶過去換一下嗎?老師謝謝你了!”

    “……”

    又在她哥面前裝得這麼客氣。

    賀予笑笑,很配合︰“謝老師,您可真太見外了。”

    目光轉向謝清呈。

    謝清呈後靠在沙發上,線條凌厲的下頜還在往下滴水,一身休閑灰襯衫完全被打濕,布料緊貼在皮膚上,能看到他隱隱綽綽流(露)出來的(胸xiong)膛輪廓,還有消瘦的腰身——這會兒他正側著頭,斜著眸,(薄bao)唇微抿,面(色)陰沉地盯著謝雪,似乎是準備大義滅親把這敗家妹妹給人道毀滅了。

    賀予看著他,感到輕微的頭痛。

    在他原本的計劃里,最後渾身濕透走投無路要跟他回宿舍吹頭發的人,應該是謝雪。

    怎麼就陰錯陽差,成了謝清呈?

    他是個鋼鐵直男,又討厭醫生,完全不歡迎謝清呈老人家蒞臨他的寢室。

    但是沒辦法,木已成舟,謝清呈都被他弄成這狼狽樣子了,謝雪都已經開口求助了,他只得輕輕嘆了口氣,走到謝清呈面前,對坐在沙發上神情陰鷙的醫生道︰

    “您都濕透了,就別瞪人了,謝醫生,跟我回去換一套衣服?我宿舍離這里不遠,就十分鐘路程。走吧。”

    .

    滬州大學藝術學院的男生宿舍是四人一間,賀予帶謝清呈回去的時候,正是晚飯時間,室友們都外出覓食去了,屋內並無他人。

    “穿這套。”賀予從衣櫥里拿了一套(干gan)淨的衣褲,遞給謝清呈。

    謝清呈面(露)嫌棄︰“運動t恤?”

    “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這種衣服都是讀書時期的男生才穿的,他穿這類款式都是十多年前二十年前的事兒了,他連自己以前套上這種衣服是什麼模樣都不太想得起來,現在根本不適合他。

    “你給我一件襯衫。”

    “嘖,真不好意思謝醫生,您沒得挑。”賀予笑了一下,但此刻謝雪不在了,他也就不裝了。

    他的微笑忽然就敷衍輕薄的如同一張紗紙,眼底黑沉沉的,什麼真摯的感覺都沒有,對謝清呈說話的態度也並不再那麼客氣︰“我這兒啊,還就真只有這一件是合適您尺碼的,我的襯衫您穿大了。”

    謝清呈抬起眼,目光穿過刺到眼前的濕潤額發,落到賀予臉上。

    賀予拭去了禮貌的偽裝之後,唇角的戲謔就顯得很明顯,對上謝清呈的視線,他略揚起眉︰“不穿?不穿您就只好裸著出去了。”

    “……”

    謝清呈狠狠從他手里拽過換洗衣服,板著臉去了浴室。

    賀予站在浴室外面等著他換衣服,突覺得這一幕有些眼熟……

    他隔著毛玻璃門,和里面的男人搭腔︰“對了謝醫生,我忽然想起來以前一件事。”

    “您還記不記得那年,我去您大學宿舍——”

    “不記得,滾。”

    賀予笑了,他的話還沒說完,謝清呈就直接否認,那和斬釘截鐵的承認又有什麼區別?

    謝清呈分明也和他一樣,是記得關于那樁舊怨的。

    冤有頭債有主,連件衣服都是他對謝清呈時隔多年的報復。

    這樣想想居然還有點高興,多年後翻身,大概就是這種感受?

    “那您快點兒啊。”沒了謝雪在,賀予的尾巴幾乎就要在謝清呈面前藏不住了,他笑著往浴室門邊一靠,雙手抱臂,聲線里幾乎流(露)出了一絲難以按捺的痞氣,屈起食指敲了敲磨砂玻璃,“換完咱們還要回去找你妹妹呢。”

    幾分鐘後,謝清呈氣勢洶洶地推門出來了,砰地一下撞到了賀予,甚至差點把人掀翻在地。

    賀予猝不及防,悶哼一聲,躬身捂住鼻子。

    謝清呈漠然抬眼︰“你為什麼離這麼近。”

    賀予疼得要命,徹底不想裝了︰“……謝清呈,你講不講道理?是你自己撞上來的。”

    他(性xing)子上來時,私底下還是會直稱謝清呈的全名。

    謝清呈頓了頓︰“去拿塊冰敷一下。”

    “我上哪兒找冰去?”賀予把手從撞紅的鼻梁上拿開,揉著,勉(強qiang)壓著火氣,卻還是忍不住要頂撞他,“我看你挺像冰的,拿你的手給我敷一敷算了。”

    謝清呈想象了一下那個畫面,冷著臉給了簡明扼要的評價︰“太gay。我恐同。”

    說著一把推開他的(胸xiong)膛,繞道走進了宿舍內,四處尋找。

    賀予被他弄得也無語︰“你說什麼,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恐同我比你更恐同……”

    “吹風機呢?”謝清呈不必恩準男生進行解釋。他也懶得听。

    “……凳子上。”

    謝清呈(插cha)了接線板吹頭發去了,賀予就站在陽台上,還有些不高興,他遠遠地盯著吹頭發的謝清呈看,實在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人會是謝雪的親哥哥。

    謝雪把她哥看得和救世主似的,崇拜他崇拜得不得了。

    他不明白謝清呈到底有哪里值得去崇拜。

    橫豎不過就是個老男人而已。

    但看著看著,賀予就有些走神了。

    他想起以前謝清呈在他眼里,算是一個童年的噩夢。他總是很怕他,又不得不見到他,不得不在他面前丟人現眼,儀態盡失。他發瘋的樣子謝清呈都看到過,他也曾被綁著拘束帶瘋狂地掙扎著,像一頭瘋狂的困獸朝他吼叫過。謝清呈那時候看他的眼神很冷靜,無影燈下向他走近,他聞到那冰冷的消毒水味,然後針刺破皮膚……

    那時候他覺得謝清呈好高。

    又很冷。

    力氣大,不容置否,陰雲般籠罩著他,他好像一輩子都擺(脫tuo)不了這個噩夢。

    但沒想到,幾年不見,誰仰視誰,誰俯瞧誰,竟都倒了個個兒。

    賀予略垂了眼看著他——

    怎麼回事。

    現在再看,他好像也沒以前那麼可怕。

    也許是因為很多人會對孩提時的一些事物留下虛幻的印象,那些印象是由大腦經過歲月的沉澱釀成的,其實並非原貌。比如小時候看過的電視劇,總覺得無比漫長,但回頭一看,竟然不過二十來集,再比如小時候畏懼的牧羊犬,總覺得比高頭駿馬還魁梧,可再瞧老照片,發現那動物也不過只到成年人的膝蓋。

    也許他對謝清呈就是這樣的心理相差。

    他的目光停了很久,久到謝清呈覺察。

    謝清呈回頭,冷眼︰“看什麼?”

    賀予靜了一下︰“看我的衣服你合不合適。”

    “……”

    “確實大了。”賀予說,“謝清呈,我記得你以前很高的。”

    謝清呈冷冷道︰“我覺得我不需要用身高體型來耀武揚威。”

    然後他就轉身繼續顧自己吹頭發了,只是轉頭前臉(色)顯得有些難看。

    賀予在這一刻忽然意識到,原來自己的童年噩夢也不過就是個平平常常的男人,甚至是有些清瘦的,自己的白t穿在他身上都嫌大,領口下凹處能看到蒼白的皮膚,像一汪雪山流落的水,盈在衣服的陰影里。

    奇了怪了,自己那時候怎麼會那麼怕他呢?

    不知不覺間,謝清呈吹(干gan)了頭發,直男不太會意磷約海 宰啪底雍芩嬉獾夭α艘幌攏 頭畔鋁舜搗緇 毓防炊院賾璧潰骸拔蟻茸 恕D愕囊路魈旎鼓恪!br />
    “不用還了。我不習慣穿別人穿過的衣服。你穿完就扔了吧,也舊了。”

    話都說到這份上,謝清呈也不再堅持,又撥了撥還有些濕的發尾,說道︰“那好吧,那我先走了。”

    “您不和我一起再去謝雪那邊了?”

    “不去了。”謝清呈道,“晚上還有別的事。”

    “寫論文?”

    謝清呈沒有隱瞞自己私事的社交習慣,又或許他並不在意,所以他戴上腕表,扣好了搭扣,瞥過賀予︰“相親。”

    原本只是和他隨口閑聊的賀予聞言,先是沒有反應過來,依舊很心不在焉,甚至還暗中高興謝清呈終于識趣地離開了,但幾秒過後,這兩個字終于從他耳中跑完了可繞地球一圈的反射弧,抵達到了腦部終點。

    賀予微微驚訝,倏地回過頭來,睜大了杏眼。

    謝清呈不是結婚了嗎?

    怎麼還要相親?

    謝雪怎麼都沒有和他提過?

    無數想法涌上來,賀予眨了眨眼,從這一片紛亂的念頭中握住一縷頭緒。

    他看著半張臉沉在光線陰影里很淡漠的謝清呈,遲疑片刻,試探著問︰“你……離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