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于把這個意外的(插cha)曲處理好,一行人又累又餓,賀予就問他們要不要去吃宵夜。對于這個提議,第一個舉手歡呼積極贊成的人,是和他們無甚(干gan)系的白晶。

    “好的呀好的呀,去吃粥好伐啦?外灘那邊有家酒店,做的魚翅海膽粥那是一絕,去吃那家怎麼樣?”

    賀予轉頭看謝雪。

    謝雪擦了擦眼淚,有些不高興地瞅了白晶一眼︰“我想吃燒烤,吃垃圾街。”

    “那就吃垃圾街。”

    白晶︰“啊……這也太……好吧……”

    謝雪在場,賀予多少顧及點謝清呈的面子,也問了他一句︰“你呢?”

    “我就不去了。我帶這狗去打針,做個領養檢查。你要養的話,回頭給你送去。”

    說著看了眼乖乖坐在他腳邊的小黃。

    小黃倒是很喜歡謝清呈,繞著他歡快地打轉,搖著毛茸茸的黃尾巴︰“汪!”

    .

    半個小時後。

    滬州夜市攤。

    “老板,要五十串掌中寶,五十串羊(肉rou)串,十串烤年糕,十串烤香菇,一打烤生蠔,再拿五瓶啤酒哦。”謝雪一到燒烤店門口,就熟門熟路地招呼道。

    “這種地方會不會很髒啊……我從來都不吃的。”白晶伸出兩根手指,恨不得用指甲尖來翻弄油膩膩的菜單。

    謝雪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不是你硬要上車,硬要跟來的嗎?”

    “哎喲,小妹妹你這麼凶(干gan)什麼啦。我也餓了呀。”白晶一面說著,一面就往離賀予最近的那張座位上老大不客氣地擺好了她尊貴的臀部,“就是麻煩你點清淡點的,太晚了,我怕會長胖。”

    謝雪瞪她,凶神惡煞地一拍桌,拔高嗓門︰“老板,再**切十個油爆兔頭!”

    白晶︰“你——!”

    賀予淡淡地︰“那你來二十個吧,我也想吃。”

    白晶︰“……”

    烤串這活兒說簡單簡單,說難也很難,同樣是烤掌中寶,換做伙計烤的就缺了靈魂。而老板胳膊一顛,竹簽一震,烤至金黃滋滋冒油的軟骨就滴落了多余的脂肪,酥油跌在木炭中(發fa)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油脂的焦香和四散的星火一同竄上來。隱匿在青煙中的老板就像一位深藏不(露)的絕世高手,鼻翼微動,只一聞就能從煙氣中捕撈到微妙的美味因子,知道這個時候該離火了。

    于是裝盤上桌,趁熱呈上,一把烤串的火候個個掌握得恰到好處,這些慰藉人心的串燒好像都成了美食界的東家之子,嫩一成則嫌生,老一成則嫌柴,焦酥得宜,咬一口脂香能在口中像雪花般吱呀融化。

    謝雪算這家店的熟客,點了一桌子烤串,幾乎要把鋪著輕薄塑料桌布的小桌壓垮。她在對這一桌美味風卷殘雲,白晶卻還端著,盡心竭力地表演了一場川劇里的精髓把戲——變臉。

    “賀少爺不是阿拉滬州人哦?”白晶眨著做了半永久的卷睫毛,抹得珠光唇彩的嘴咧老大,“听口音不像的。”

    賀予笑著問︰“**,您查戶口嗎?”

    “哎呀,沒有啦沒有啦。”白晶忙擺擺手,尷尬地捋了捋頭發,“那個,我之前在燕市讀過研究生,燕市經濟大商管系的。听你普通話挺標準的,我就在想,會不會是北方人。”

    “那您是個高材生。”賀予很斯文地笑了笑,在烤盤里翻撿出一只瞪著眼楮死不瞑目的兔子的腦袋。

    白晶沒听出來,繼續絮叨︰“是啊,所以我在專櫃工作主要也是為了積累經驗,以後要晉升管理的啦。在一線可以長見識,我服務過的挺多明星和老板的,前幾天還見到了一個演員,就是最近那本黃金檔電視——”

    賀予 嚓一聲,森森白牙將兔腦殼咬了個粉碎。

    白晶噎住了,好像沒說完的話都被賀予隔著空氣咬碎在她的喉管間,她瞬間感覺脖子有點疼。

    賀予微笑,白晶這會兒才發現他有虎牙,但生得不算太明顯,要斜嘴笑的時候,才會從他的(薄bao)唇下面隱約(露)出來一點兒。賀予慢條斯理地吃著兔腦漿︰“**邊吃邊說,你既然是和我們一起來的,也不要餓到,你不喜歡兔頭嗎?”

    白晶慌忙擺手︰“我、我平時飯量可小了,只喝幾口可樂就飽了,不用不用……”

    “是嗎?”賀予把碎裂的兔骨往盤中一扔,笑了笑,“那真是太遺憾了。”

    酒過三巡,白晶雖在言行上收斂了些,但最後實在忍不住(誘you)惑,想去加賀予。見狀如此,謝雪終于忍不住了,這女的是和她大哥相親的,加賀予(干gan)什麼?也太不尊重人了吧!

    因此怒氣沖沖地說道︰

    “不好意思啊,他不能給你。”

    “為什麼啊,你是他女朋友嗎?”

    “我——我不是!”謝雪怒道,開始瞎編,“但賀予有女朋友了,大美女,(性xing)格特狠,很會吃醋,比他大好幾歲,管他很嚴,不听話會扇他巴掌,出門也要我看著他老不老實呢。是不是啊賀予?!”

    誰料賀予淡道︰“你說的那是軍統特務。”

    草!

    謝雪氣得在桌子下面踩他。

    賀予︰“我沒有這種女朋友,我也不喜歡很會吃醋(性xing)感特狠的大美女。”

    **!

    謝雪踩得更重了,結果發現自己的腳有點疼,低頭一看,絕了,她踩的是桌底架。

    賀予笑了笑,不動聲(色)地把靠在桌底架旁邊的長腿收回了,將灑了花椒粉的烤串遞到謝雪盤子里,然後轉過臉對充滿期待的白晶道︰“不過呢,小姐,我確實有喜歡的人了。所以不隨意加女孩子的,請你見諒。”

    白晶頓時難掩失落︰“咱們做個普通朋友也不行嗎?”

    賀予這回連敷衍的笑都沒有了,平易近人的青春氣似乎在一瞬間從他身上消失殆盡,他靜靜地看了對方一眼。

    “謝謝。但我覺得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

    說完這句話,等于無形中拆去了對方的台階,氣氛一時僵硬地厲害。

    賀予抽了張紙巾,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把拿過簽子留下的油漬擦拭(干gan)淨,然後將紙巾一扔,冷淡地乜過那位面(色)精彩的女士,平靜道︰“我去洗個手。”

    這世上不是每個人都社交白目听不懂人話的,白晶準確接收到了這位金主帥哥對她不屑一顧的冷硬態度,而餐桌上姓謝的那女的顯然經歷過之前的事情,也不想和她多費唇舌。她自覺尷尬,終于找了個托詞說是臨時有事,灰溜溜地離開了飯桌。

    過了一會兒,賀予回來了,見她已經走了,揚了揚眉,連問都沒多問一句,一臉無事(發fa)生的樣子在謝雪身邊坐下。

    謝雪連翻幾個白眼,又罵了白晶幾句,然後才吱吱嘎嘎地咬了兩串掌中寶,扭頭對賀予道︰“你剛剛說你有喜歡的人?真的假的,誰呀?”

    “我逗你玩的。”

    謝雪拍了拍(胸xiong),又小口抿了啤酒︰“哦,那你可嚇死我了……”

    賀予手上的動作微微頓了一下,望向女孩心無城府的側臉。

    “你看著**嘛?”

    “我有喜歡的人你害怕嗎?”

    “那當然。”

    “為什麼?”

    “因為我還光棍啊,你(脫tuo)單了我不就不能經常來找你玩兒了?”

    ……什麼**理由。

    謝雪︰“你笑什麼。”

    賀予抬起手,拇指輕輕擦拭去她唇角無意沾上的胡椒粉,展開眉目,當做無事(發fa)生道︰“你怎麼吃個烤串還能蹭嘴上。”

    其實他想和她告白很久了,從回國起就一直有這個打算。

    只是賀予這人考究,他覺得告白這事兒吧,應該是鄭重其事的,而不是頭腦發熱心血上涌,然後不假思索地,在鬧哄哄的街頭就這樣道出自己隱藏了那麼多年的心事。

    這樣想著,他岔開話題︰“你以後別讓你哥和這種年輕姑娘相親了,他都老大不小了,本來(性xing)格就古板,同輩的阿姨們都受不了他,何況這種女孩。她和你哥的代溝得有多深。”

    “你(干gan)嘛說我哥壞話啊?他對你又不差!”

    賀予︰“我說的是實話。”

    “我呸!”

    賀予翻了個白眼,無法理解謝雪的兄控︰“真的,你把濾鏡摘了仔細看看,你哥都大齡二婚男士了,找個賢惠點的(性xing)格好的就差不多了,這麼年輕的真的不適合他。”

    “你就省省吧,我哥那麼帥那麼好,他憑什麼將就?”

    “他帥,成天就趾高氣昂斜眼看人,又沒人欠他。”說到這里賀予眼前就仿佛浮現了謝清呈那張神(色)淡漠的臉,想到他微微松口,傾身,齒間咬住吸管的樣子。

    那架勢,就好像哪個總裁在理所當然地被助理服務一樣,明明連錢都沒有。怎麼就能那麼氣定神閑,挑釁諷刺。

    賀予想著就又有點來火,不知杵到“謝總”嘴邊的得換成什麼才能讓他的鎮定掃拂(干gan)淨,才能令他眼神迷茫,面容被狼狽與屈辱所侵襲。

    不過,謝清呈那張臉上真的會(露)出那種脆弱的神(色)嗎……

    賀予從未見過,想了一下,居然也想像不到。

    “你在思考什麼呢?”

    賀予心不在焉地︰“想你哥。”

    “啊?”

    “……我在想你哥有沒有失態無措被人比下去的時候。”

    “哦,那你**這條心吧,從我記事起我就沒見他那樣過。我大哥特別厲害,可冷靜可(強qiang)悍了,你別看他現在成天西裝西褲拿本書,他像你這麼大的時候是我們那片最會(干gan)架的,有一次一群流氓欺負我,他一個人掄著根鋼管就把他們十多個混混給收拾了拎去派出所……後來那群小流氓見到他就差拿地毯給他鋪著走道兒了,全部點頭哈腰管他叫哥,只有一個人除外……不過那是個別現象,不能作數。”

    賀予看著她眼里泛著的光,更不舒服了,笑笑︰“你怎麼還是和小時候一樣,一提起他就面(露)崇拜,總覺得你哥是你的救世主。”

    “他就是啊!你根本不知道他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還當哥地把我養大有多不容易……”

    “那你也很听話,很給他省事。”

    “……哎,我不行,我連他十分之一的能耐都沒有。”謝雪一邊吃串一邊搖頭,“哎我不行我不行。”

    兩人說著話,賀予在鬧嚷的酒肆煙火中看著她自慚形穢的樣子,覺得她有些好笑,眼神漸漸溫柔起來。他想,那麼好的一個女孩兒,不會只有他一個人喜歡。

    他確實不能再等了。

    當天夜里,賀予沒有回寢室,時間太遲了,他不願意吵到室友們,于是在把謝雪送回教工宿舍後,他讓司機把自己丟到一家常去的酒店,洗了個澡就在蓬松的鵝絨枕頭間躺下。

    “我到了,你……”

    手指飛快地摁過手機屏幕,但思緒在打到一半時就觸了礁。

    賀予最後嘆了口氣,把對話框里的內容刪除,凝視了聊天界面上那個夢游熊的頭像半晌,只發了最簡單的兩個字。

    “晚安。”

    剛要關機,就听叮的一聲,賀予以為是謝雪的回復,立刻拿起來看。

    但消息居然是救世主發來的,原來是一條轉賬信息。

    “剛才在醫院網銀設了限,現在我弄好了,錢還你。”

    賀予原本就特別討厭謝清呈這樣,加上不是謝雪的回復,更加冷淡。

    “我救個人而已,為什麼要你付錢。”

    謝清呈也特別討厭賀予這德(性xing),又懶得和他吵,(干gan)脆說︰“那算服務費。”

    “什麼?”

    “你給我開車的服務費,我就算現場找個代駕也找不到像你這樣年輕力壯會飆車的司機。”

    “……”

    他真能耐。

    這世上有幾個人真的敢把賀少當司機還給他打服務費?

    而且這怎麼听起來和嫖/資一樣!

    賀予眼神陰霾,正準備再回,忽然不小心退了一下,看到了謝雪的聊天界面。

    他又想起了謝雪提到謝清呈時亮閃閃的眼楮,還有那句︰“你根本不知道我哥一個人把我養大有多不容易……”

    “……”

    算了,他好歹是她的大哥。

    賀予于是回復︰“不客氣謝哥,以後您有需要隨時叫我,包您坐的舒服,**滿意。”

    “先給我看看你在國外的車險理賠單再說吧。”

    賀予的臉又黑了︰他就不該給他一點好臉(色)!

    這時手機又震一下。

    這次不是謝清呈,是謝雪。

    謝雪回他︰“晚安!今天謝謝你了。”

    她從滬大的教工宿舍浴室出來,擦著濕漉漉的頭發,打著哈欠,剛(摸Mo)出手機就看到賀予給她發來的晚安。不由笑了,回了他這條消息。

    然後她坐到桌前打開手賬本,雖說這年頭幾乎沒什麼人會用紙筆記錄自己的日常生活,但總有幾朵奇葩有這份懷舊的心,願意與袤萿瑣奶禲A修尖的鋼筆,米黃的紙頁一起徜徉在昨日里。

    把寫字台上的燈調亮,謝雪開始寫自己的(睡Shui)前小記︰

    “今天我哥又去相親,但是那個女孩子我不喜歡,我覺得……”

    洋洋灑灑寫了五百多字,可能是提及了謝清呈的感情狀況,不免也想到了自己至今單身。

    謝雪嘆了口氣,望了望窗外閃著路燈幽浮的夜。

    她和她哥不一樣,她哥是對愛情和婚姻已經很失望的人,活得太清醒,桃花眼乜過來,看誰都顯得有些許不耐煩。

    但她卻是有喜歡的對象的。

    眼前隱約浮現那個人的身影,從小到大,時常瞧見他在自己面前晃蕩,那麼近又那麼遠。

    雖然她清楚他們並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圈層差距太懸殊。何況他還比她年紀小……

    但是如今他們倆都在滬大了,她也看得出來,對他有意的姑娘們一茬一茬比秋天的麥浪更熱烈。

    如果自己不告訴他,時間也就不多了,就這樣錯肩而過的話,她以後或許會後悔吧……最終落得和她哥一樣的下場——和沒有太多的感情的人計較著生活的瑣碎,說著言不由衷的誓約,走進婚姻的墳塋,然後某天再從墳塋里詐尸還魂,重新孤身一人,為了不讓長輩傷心,還要不停地相親。

    她有時候真的不忍心看她大哥這樣,她感覺謝清呈很多時候是在為別人活著的。說什麼不在乎旁人的目光,可是對親眷最在意的也是他。

    謝清呈過得太緊繃了。

    她也不是沒有勸過他,但是每次話在唇齒間尚有半截未出匣,當大哥就橫她一眼,不是讓她好好學習管好自己,就是訓她說大人的事兒你少管,你一個小姑娘你懂什麼。

    其實最不懂感情的人反而是他自己。他活了小半輩子,卻只得到過一段非常失敗的婚姻。

    “我想試試和喜歡的人告白,從小哥哥就要我勇敢點,我覺得在這件事上也一樣。不管成不成功,總是努力過了。以後想起來,我也不會後悔。”

    謝雪寫完最後一句話,合上了手賬本。

    她不知道的是,在幾公里之外的酒店套房內,賀予也有了和她相似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