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哥, 您現在,是不是恨到想要殺了我啊?”

    “殺你?”

    謝清呈銀牙咬碎,一字一頓︰“你倒是不傻, 你逃了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賀予竟沒想到他會這麼開口, 剛剛收拾出來的從容與陰狠頓時被豁開一道口子,露出底下屬于少年的窘迫來。【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男孩子瞬間不笑了,臉色微微發青︰“我沒逃!”

    “你沒逃?”

    “……我那不是逃, 我只是……我……”

    “你只是?”謝清呈眯起眼楮, 步步緊逼。

    “……”

    “你只是早上醒的早了點, 穿上褲子覺得神清氣爽, 看看外面天氣不錯, 想著最好來個放松身心的健康晨跑,為了不被昨天的爛帳打擾, 你把老子電話和微信都一起拖黑了,然後覺得萬事大吉直接離開了房間, 高興地連自己開的單都忘了結。是嗎?!”

    “……”賀予的臉色更難看了,中了毒似的。

    “你真他媽垃圾,賀予。你就一犯了事兒只會逃的垃圾。”

    賀予鐵青著臉, 尷尬和憤怒里有些委屈,甚至都有些屈辱了︰“我說了我沒有逃!我這不接到你電話就回來付錢了嗎!”

    謝清呈也火了︰“你有臉?老子要你付這錢?我告訴你要不是……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

    爹沒說假話,他要卡里有168萬,那他真能自己付了,壓根不會叫賀予這孽障回來。他也是男人, 他用得著賀予付房費?

    謝清呈一直怒罵賀予。

    賀予也急赤白臉地回瞪著他。

    兩人盡管都下意識壓低了聲音, 但那種劍拔弩張的氣氛是掩蓋不了的。

    剛剛那個收銀的小姐姐在遠處服務台偷瞄觀望, 忍不住又翻謝清呈一個白眼。

    ——媽的, 這大男人一晚消費少爺168萬怎麼還把小少爺整委屈了呢?

    不要臉到了極點!

    相互對峙許久, 賀予心里壓著一口氣,也不和謝清呈講這個了。他重新調整了呼吸,用力讓自己平復下來。

    “那你現在想怎麼樣。”賀予恨恨地說。

    “我人已經回來了,要不你問前台再要把刀,直接把我殺了?”

    他盯著他,語氣中帶著些凶狠的諷刺。

    “直接把你殺了?”謝清呈冷笑一聲,“想太天真。我他媽是想拿刀一刀一刀活活解剖了你!”

    賀予听了,早有預料地笑了笑,眼楮仍有些紅,臉色仍有些青︰“好……好。沒關系。”

    他又重復一遍︰“沒關系。”

    “隨你怎麼說都沒關系謝清呈。不管你是想把我活剮還是鞭尸,我都無所謂。死不死的對我而言其實根本不重要。反正死活我也就是個沒人待見的東西。”

    少年講這些話的時候,唇角落著的弧度說不出是諷刺還是自輕︰“你知道嗎……從前我信了你說的那些謊話,蠢得要死,去努力了那麼久,一朝信念崩塌,都是拜你所賜。”

    “我其實寧願盧玉珠的槍再打得準一點,一了百了,我現在就不會那麼惡心。”

    他深色的眼珠緩緩轉動,目光落在了謝清呈身上,嗓音里壓著某種痛苦的情緒。

    “您也是這麼想的吧?要是我那時候就死了,會更干淨,您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倒霉。”

    “……”

    謝清呈手指狠狠點了點賀予,豺狼虎豹似的狠勁。

    但在賀予說到盧玉珠的時候,謝清呈的心其實被不期然地撞了一下。

    賀予或許是故意,或許是無心,但是檔案館盧玉珠這件事,就是謝清呈認為他虧欠了賀予的。

    謝清呈有萬般恨意涌上,可耳邊仿佛傳來當時那一聲槍響,猩紅的血從賀予的肩頭流出來,刺得他視網膜都疼了紅了。

    這時候槍聲又化作藤蔓,將他的暴怒勒住扼住,讓他不至于狠一巴掌扇在賀予臉上。

    “……賀予。”最後謝清呈咬著牙,一字一字地說,他身體又難受,精神折磨又大,和賀予在這兒耗了一會兒,嗓音已是沙啞地不像話。

    虛弱的,冷極的。

    “你今天要和我論這個是吧?”

    “好。那好。那你給我听著,我哪怕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對,哪怕不願意繼續冒著風險當一個醫生,我哪怕虧欠了教我的人,要被從前的同事鄙視,唾棄,瞧不上……”

    “但我不該被你這樣折磨。”

    “我或許有些事處理的不夠完美,讓你心里有怨恨,但我在為你治病的時候,我沒有做過任何真正對不起你的事情。”

    “……”

    “你自己想想看,你這樣做卑不卑鄙。”

    他深吸了口氣,在強烈的頭疼和眩暈中,帶著濕潤的氣音喃喃︰“你自己想想。”

    如果說剛才的對話還只是讓賀予難堪。

    那麼現在,賀予卻是被他的這番話狠狠地觸痛了傷疤。

    他原本不打算和謝清呈多廢話的,謝雪的事情他也沒打算和謝清呈再多說。可是這一刻他驀地忍不住了,在眾目睽睽之下,賀予一把將謝清呈拽到了盥洗室, 噠鎖上了門。

    “你讓我想什麼?”

    “啊?謝清呈,你讓我想什麼!”

    “你以為我還什麼都不知道,是嗎?”

    賀予的情緒激動起來︰“我告訴你,我現在什麼都知道!我什麼都清楚!——妄想癥,自我保護,虛無,謝雪在我記憶里做出的很多事情,其實都是來自于我求而不得的自我麻痹和想象,我都清楚!!”

    謝清呈的臉白了一白,這使得他看上去更像一縷游魂了。

    “我什麼都知道……”

    賀予眼神瘋狂,說話的聲音很輕,但一字一句都像刀在劃著謝清呈的臉︰“謝醫生,您也什麼都知道,但您不說,您就眼睜睜地看著我犯傻,您擔心我對她糾纏太過,又擔心我知道真相不能接受,所以您拖著時間,您什麼都不告訴我,卻時時刻刻提醒她要遠離我。”

    賀予說︰“七年了,連我老子都知道我所依賴的朋友不過是幻想中的東西,只有我自己不知道!只有我自己越陷越深!這出戲,您看得滿意嗎?”

    “是不是很好笑啊謝清呈?你不覺得你很殘忍,很自大,根本不曾把我的內心放在眼里嗎?我在你們眼里到底算什麼?——部分想象的人,我連想要一點安慰,都得靠一個部分想象的人!誰都沒有真正地愛過我關心過我。連生日都只能一個人去過……靠著幻想得到一句祝福,一塊蛋糕。”

    賀予掐著謝清呈的脖頸,盯著他的面頰。

    謝清呈的臉色是白的,但皮膚是燙的,這個男人昨天被自己折磨了一整晚,雖然還能強撐,但賀予一踫之下,就知道謝清呈已經發燒了。

    燙熱縈在指尖,賀予死死盯著他。

    很久之後,賀予听到謝清呈說︰“……你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也還是會這樣去做,我還是會讓她遠離你,還是會選擇不告訴你真相。”

    賀予被他觸怒了,猛地把謝清呈撞到盥洗室的黑色瓷磚牆面上,黑沉沉的磚襯著男人紙一般蒼白的面容。

    如果不是掌中的溫度那麼燙,賀予簡直會覺得謝清呈是雪做的,就要這樣融化掉。

    謝清呈輕輕咳嗽著,眼神卻和初見賀予時一樣的冷銳鋒利。

    “賀予。”

    “……”

    “我這麼做,是因為我知道你承受不了。”

    “……”

    “這是最上策。無論你怎麼想,在這件事上,我沒有覺得我有過錯。”

    “……”

    其實謝清呈原本想說,我是欠你的,賀予,我過去欠了一份對你的真誠,你選擇把心交給我,你把你自己的內心捧在掌心里,踮著腳仰著頭給我遞過來,我卻只把你當做一個病人看待,看不到你眼里迫切的渴望,渴望有個人真心實意地陪伴著你。

    確實是我太不近人情。

    以後不會這樣了。

    雖然我不太會溫言和語地對待一個人,我可能依舊會很固執,很冷硬,但我願意成為你的橋梁,因為在我孤立無援的時候,是你選擇了給我以幫助,是你為了那一點點我都不曾認為是恩惠的鼓勵,差點連命都搭了進去。

    你想要的,我或許不能完全給你,但是,我可以不再是謝醫生了,對于你,我就是謝清呈。

    只要你還願意。

    ——這些都是他在昨晚之前,心里所想的,想要去做的。

    但現在,什麼都變了。

    謝清呈不想再和賀予說這其中任何一句話,身上的滾燙,隱私/處的痛感,眼前的眩暈,這些都是賀予的瘋狂在他體內烙下的恥辱之印。

    那一點屬于謝清呈的感情,似乎就在這一夜間,被一筆勾銷。

    謝清呈被賀予掐著臉頰,散亂的額發下面,是一雙與過去無異的,刀刃般銳利的眼。他狠推開賀予,當著對方的面,點了一根煙,抽了一口又覺煩躁,嘶啦一聲將煙在賀予身側的牆面上摁滅了。

    謝清呈逼視著賀予,眼眶有些泛紅。

    “那七年時間,我作為一個醫生,做了我所有該做的事情。”

    “但你為了這些,犯下昨晚那種破事,賀予,我告訴你,你就他媽的是個豬狗不如的畜生。”

    他說完直起身子,繞開賀予,忍著強烈的不適感,大步往外走去,手在搭上門把手時,卻被賀予一把按住了。

    “我/操/你媽的你還要干什麼?!”

    謝清呈猝不及防被賀予抵在盥洗室的門上,他的桃花眼都淬了火了︰“我現在沒工夫再和你在這兒浪費時間,我家里有事,我要回家!你他媽給我立刻滾!”

    賀予有那麼一瞬間是真的想掐死謝清呈,他原以為謝清呈人都被他進去過了,在他面前總該弱一點軟一點了,可是並沒有。

    謝清呈甚至變得比之前更加冷硬,就像冰層下的水沉岩,字句都寒涼。

    他的這種態度無疑讓本就精神瘋狂的賀予愈發暴躁,心中血腥暴力的念頭狂風駭浪般翻涌,他不知道自己要干什麼,或許現在有把槍在身邊他都可以把謝清呈殺了留一具不會反抗的听話的尸體。

    但他攥住他,扯著他的胳膊把他摁在門背上時,兩人的呼吸交錯糾纏,賀予听到謝清呈因為吃痛而發出的那一聲悶哼,他卻又僵住了。

    昨晚在床上的一幕幕就和走馬燈似的被喚醒,從他眼前急掠而過。

    “……”

    “你放開我……你他媽給我……滾!”

    謝清呈因為發燒而燙熱的身體在他身下掙扎,賀予在幾許微妙的沉默後,發現自己……竟然……竟然有感覺了……

    “……”

    這個反應謝清呈還未覺察到,賀予已經發現了,但這無疑讓他備感震愕,他一下子被自己驚到,立刻站直了身子,睜大了杏眼,好像謝清呈帶了什麼媚/藥春毒似的,不敢再靠近。

    昨晚那件事是個意外。

    並且,他自己也是喝了59度梅催情的。

    他不認為完事之後他還能對謝清呈有什麼想法。

    他們之間發生的關系完全出于天意湊巧,因一杯酒倒錯而起,連蓄意為之的一夜情都算不上。他怎麼還能對謝清呈再有任何反應?

    謝清呈不知道他怎麼了,但賀予既然一下子把他松開,那就是好的。

    他喘了口氣,狠盯著賀予,那眼神充滿戒備,而後他調整好自己被揉亂的衣領襯衫擺。

    那襯衫其實是小了些,會所只有一些備用的簡約款,尺碼也並不全,謝清呈180的身高,這襯衫碼子現在是沒有的,袖口短了,露出一截雪色手腕。

    謝清呈很少穿短袖,哪怕再熱的天,都是長袖襯衫,西裝革履。

    尺寸合適的西裝是不太可能讓男士露出手腕偏上的位置的,所以謝清呈的腕,賀予很少見到。哪怕是在昨晚兩人做的時候,他也因為情緒太激動,感官太熱切,他的眼楮只長時間地盯著謝清呈的臉看,生怕錯過謝清呈任何一瞬脆弱狼狽的表情。那時候他的生命只沉浸在軟窪濕熱里,體會著從來沒有感受過的爽利。

    那種感覺太刺激,所以他並沒有去太關注謝清呈的其他部位,哪怕自後面疊按著謝清呈的手背時,他也根本無瑕分心去瞧那手腕一眼。

    直到這時他才想起了謝清呈手上是有文身的,他很早以前就見過。

    而此時此刻,他又一次瞥見了謝清呈蒼白的左腕,那骨修色薄的手腕上方,有一道長長的、縴細的、淡煙灰色的字母文身。

    “here lies one whose na ritten  water”

    此地長眠者,聲名水上書。

    賀予盯著那文身,太多年了……如果不是這一場交集,他都快忘了謝清呈手腕上的這字跡。

    而謝清呈扯端正了自己的衣服,最後狠剜了賀予一眼,轉身推門而出,砰地關上了盥洗室的大門。

    賀予一個人站在里面,面對兩個人方才凶狠糾纏的地方。

    他靜了好一會兒,讓自己荒唐的欲,和自己躁郁的心都靜下來。

    眼前不停地晃著那一段文字……耳邊則是謝清呈冰冷的,卻好像壓抑著什麼情緒的聲音——

    “那七年時間,我作為一個醫生,已經問心無愧。”

    “你為了這些,做出昨晚那種事情,賀予,我告訴你,你就他媽的是個豬狗不如的畜生。”

    “你自己想想。”

    “你自己想想看……”

    于是冷不丁的,一頁舊章就被疾風驀地吹開,惡龍確實清晰地回憶起了他幼年時的一件往事。

    關于這文身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