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公子覺得他好用嗎?”

    陳慢雖覺他語氣不善, 但也不明所以,皺了皺眉︰“你誤會了, 謝哥不是我私人醫生,他一直都是我朋友。{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賀予微笑,眼神如冰,一言不發。

    陳慢還是那樣不知所以地看著他︰“我記得你也是謝哥的朋友。”

    賀予笑得更加斯文儒雅了。

    他心里很折磨,其實很想把謝清呈拽過來,當著陳慢的面把那男人推到牆上報復性地吻下去,當著所有人的面把謝清呈弄髒。

    但他被謝清呈刺痛的自尊心到底讓他沒有在別人面前做出這樣的事情。

    他甚至是極平淡,帶著些鄙薄意味地說︰“說笑了,我和他, 我們也只是合作人而已。”

    有胡毅在,三個人誰也不好再多講什麼, 各懷心事回了房間。

    但是一回到房間,賀予就繃不住了。

    他坐在沙發上出了會兒神, 始終無法擺脫心里的煩悶, 最後他下樓買了包煙。

    萬寶路, 謝清呈最近常抽的一款。

    賀予站在路邊, 修長的手夾著煙,慢慢地, 優雅而病態地抽完了一整支。眼神隨著煙頭的光一明一暗。

    等他再次回房後, 他就聯系了總制片助理, 要把自己的房間換到陳慢和謝清呈隔壁。

    “原來那個房間靠機房設備太近,我睡不著。”

    助理哪敢懈怠, 立刻馬不停蹄地給賀老板換了個房。

    賀予猶嫌不夠,看了看房間格局,硬生生把床搬到了緊貼著謝清呈他們房間的那面牆邊, 然後他在床上倒下來,閉著眼楮由著陰暗情緒啃咬著自己的軀體,好久之後他才拿起手機,給一牆之隔的謝清呈打語音。

    這賓館隔音並不算太好,賀予在靠牆的地方躺著,就能隱約听到隔壁謝清呈的手機鈴聲在連續不停地響。

    還伴隨著陳慢的聲音︰“哥,你電話!”

    然後是謝清呈的聲音,有點遠,很冷很平靜,以致于他說了什麼,賀予並沒有听清。

    但是很顯然,他最後沒接。

    他沒接,賀予就繼續打。

    陳慢︰“哥,他又打來了……”

    謝清呈還是沒接。

    等打到了第三次,賀予終于听到了謝清呈的腳步聲從遠到近,然後電話終于接通了。

    賀予剛想說話,謝清呈已經把通話調成了單向靜音模式,這樣他就不用听到賀予的聲音,然後他直接將手機扔到了電視邊︰

    “市/委/書記xxx,昨日前往xx區敬老院,看望當地的空巢老人……”

    賀予︰“……”

    看樣子謝清呈是打算讓他听一晚上的夜間新聞,讓散發著正義之光的新聞洗滌他骯髒不堪的靈魂。

    但盡管魔音穿耳,賀予仍然沒有掛斷通話。

    因為他可以听到謝清呈和陳慢之間的對話。

    “哥,要不我去和他說吧,你這樣冷處理也不太好……”

    “不用。”

    “……你們怎麼了?之前不是還挺好的嗎?”

    “你去洗漱吧陳慢。”謝清呈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早點睡覺,明天你還要去現場盯他們那場警局的戲。”

    陳大少爺實在是太乖了,賀予听到他竟然都沒有再多說一句話,他只是稍微沉默地坐了一會兒,然後耳機里就傳來了的聲音,陳慢去了洗手間,關上了門。

    賀予躺在床上,安靜地听著,他雖然平時不留劉海,但是他的發質黑軟,不仔細打理的時候,梳在旁邊的額發就會垂亂一些到額前。

    新聞一直在放,謝清呈也一直沒說話。

    賀予還是沒有掛。

    少年望著天花板,耳機里播放的內容已經從市/委/書記探訪孤寡老人,到某社區的寵物狗學會了叼著籃子出門替主人買菜。

    他就那麼一言不發地听著。

    賀予說不出自己現在是一種怎樣的感受,他的心中一直堆積著沉甸甸的塊壘,而現在他知道了陳慢的身份,知道了謝清呈這些天都在干什麼,都和誰在一起,這種塊壘就好像植物似的生出了粗虯的根,往他心髒血管的深處扎去。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在意,謝清呈算什麼,他對他而言只不過是個上床的對象而已。

    自己現在只是圖一時新鮮,嘗夠了,遲早就會膩的。

    可是手機就是掛斷不了。

    “古井原漿,地道好酒……”

    那一邊,已經在放廣告了。

    賀予听到謝清呈下床走近的聲音,然後擱在電視邊的手機被拿起。

    短暫的沉默。

    或許謝清呈也沒有料到賀予可以耐著性子听那麼久的電視新聞,當他看到語音通話仍在持續時,他確實是靜了好一會兒,手機里沒有別的聲音。

    然後賀予听到謝清呈和他說了一句話︰

    “你到底想要干什麼。”

    賀予答不上來。

    他眼神幽暗地望著天花板,拿起手機,湊近唇邊。

    他說︰“謝清呈。”

    “……”

    “你這樣的難看老男人,二婚還沒錢沒情調,身體又不好,人家紅三代是看不上你的。你要是和他在一起,你就是個傻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多扭曲的心理,才酸到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他也不知道謝清呈有沒有听到這些話,有沒有把他那邊的靜音解開。

    但是謝清呈最後直接把語音掛了。

    賀予再給他撥過去時,他已經關了機。

    輾轉很久,賀予都沒有睡好,他把手臂枕在腦後,一雙杏眼緊盯著吊頂,窗外偶有車輛途徑,光影被機械化地切割,在天花板上猶豫鯨魚游曳似的掠過。

    而他像是鯨落,一具死尸似的沉在深海里。

    他感覺自己的內心已經腐爛了,不像在杭市的那一次,他還能感覺得到痛。

    他整個人都是冷的。

    像是已經麻木了。

    漸漸的,夜深人靜了。

    有兩個女孩從賓館七樓的走道里經過,正巧走過賀予門前。

    躺在屋內還沒睡著的賀予能听到她們對話的聲音。

    “今天的活動特別有意思……”

    “是呀……哎,那是什麼東西?”

    姑娘們瞧見賓館走廊的盡頭,放著一只約有兩米多高的玻璃櫃。不過那東西看上去也不完全像是個櫃子,更像是一種膠囊倉。

    走道內燈光偏暗,玻璃櫃里模糊有一大團陰影,兩個夜歸的姑娘一看,竟覺得像一個人形。

    “啊…!!!”

    “這是……”

    “有、有死人!”

    “玻璃櫃里有死人!!!”

    這一叫可不得了,賀予從抑郁中驚醒了,他從床上起來,打開門走了出去。

    兩個女孩嚇得花容失色,見有個高大年輕的小哥哥出現了,踉蹌著往賀予那邊跑。一邊跑還一邊指著反方向︰“那里——那里有一個死人!在櫃子里!”

    也許是她們的尖叫聲太響了,不一會兒,賀予隔壁的門也開了。

    謝清呈走了出來。

    賀予和這個幾個小時前被自己打過騷擾電話的男人目光對上,謝清呈把視線轉開了。

    陳慢也從屋里跑到外面︰“什麼情況?出什麼事了?”

    女孩︰“那、那個櫃子里……直突突地……就那麼……就那麼站著一個人……一動也不動……一定是死了……”

    她嚇得面色溏白,和她的同伴一樣,很快就說不出連貫的話來了。

    謝清呈︰“我去看看。”

    他走過去了,賀予原本也想跟過去,但陳慢比他走得快,賀予見陳慢去了,便不願再往前。抱臂沉著臉站在遠處。

    謝清呈走近一看便清楚了。

    他回頭對那兩個女孩說︰“沒事,道具。”

    女孩︰“啊……?”

    “《審判》劇組的道具,過幾天拍攝用的。”謝清呈拿手機電筒照了櫃子內部。

    果不其然,借著手機清晰的光,女孩們看清了玻璃櫃里站著的只是一個逼真的 膠假人。

    女孩們在松了口氣的同時,有些惱怒又有些好笑的︰“誰把這種道具丟在這里啊。”

    “是啊,太缺德了。”

    陳慢︰“8樓是服化道的工作間,可能是運上來的樣本。暫時放在這兒。”

    女孩們這才拍著胸脯心有余悸地走了。

    謝清呈打量了那個玻璃櫃里的假人一眼,覺得那假人讓他不太舒服,大概是因為恐怖谷效應,假人做的太逼真了,簡直到了可怕的地步。

    他把視線轉開了,往房間里走。

    回頭的一刻,他看到賀予已經返身回了隔壁的房間,似乎當著陳慢的面,他連話都不想再和他多說半句。

    賀予的房門 噠一聲鎖上了。

    謝清呈正覺輕松,然而過了不到一分鐘,他的手機忽然震了一下。

    發件人︰賀予

    消息內容︰謝清呈,他是gay,我最後提醒你一遍。而且你們非常不合適,你是二婚,他才二十幾,你沒錢沒地位,他外公是王政委,你們哪兒哪兒都不配,他憑什麼看得上你?你別回頭被他騙了還給他數錢。早點清醒吧。

    “……”

    謝清呈覺得他毛病,把消息刪了,回了屋,也關上了自己的房門。

    他們誰也沒有看到,在玻璃櫃後面,樓梯口陰影處,站著一個穿著黑雨衣雨鞋的恐怖男人,那男人躲在陰暗處,半藏在雨衣下的手里,握著一把刀……

    “便宜你們了。”雨衣男陰森森地自語道,“本來今晚就想動手的。要不是上頭忽然把目標換成了更大的……”

    他嘻嘻笑了兩下,把刀慢慢收回去。

    “算了,今晚就不‘釣魚’啦。”

    《審判》第一天的拍攝不算太順利,有好幾處地方都出現了意外狀況,演員發揮也存在一定問題,這種影片的主創都是真的老藝術家,非常較真,不肯自降格調,幾番打磨,天已大暗,誤了散戲時間。

    “今晚看來是要很遲才收了。”場務坐在燈箱上嘆道。

    冬夜天寒,導演定了一箱熱飲外賣送到劇組,在休息的各組人員圍了上去,一人一杯拿了揣手里,無論喝不喝,都能暖暖身子。

    賀予在導演旁邊學習,盯著監視器盯得眼楮都疼,但好歹稍微轉移了些注意力。

    等一場重頭戲拍完下場,賀予才來到飲料箱邊,里面剩下的大多是果茶了。他不喜歡喝果茶,低頭翻找了半天,好容易找到一杯熱朱古力,但就在這時候,一只手卻不緊不慢地把那杯朱古力從他眼皮子底下拿走了。

    賀予抬起頭來,天色很暗,晚來欲雪,而這里又沒大燈,他適應了一會兒才看清來人。

    結果他對上了謝清呈的眼。

    賀予︰“……”

    謝清呈︰“……”

    謝清呈今天在隔壁b組。今日ab兩組都被安排在同一個場景地,也是主創們腕大鑽硬,居然敢在第一天就排這種大場戲。開機首日用的演員、指導、替身、群演就非常龐雜。

    謝清呈是這會兒才瞧見賀予,不然他可能都不會靠近。

    沉默幾許,他低頭拿起那杯熱朱古力,又拿了一杯果茶,轉身就走。

    也得虧他走了。

    賀予覺得自己現在看到落單的謝清呈,就很有些病態的沖動。

    他的精神病讓他想乘著謝清呈沒人陪,把男人拖進自己的洞穴里活拆了。

    想要把祭品拷在石床上,讓人類再也不能不听它的話,否則它就把這祭品的四肢都擰斷折掉。這是惡龍的本能。

    謝清呈既然做過了惡龍床上的人,哪怕成了骷髏,都應該腐朽在他的領地里,連尸骨都不能讓人沾染。

    賀予閉上眼楮靜了靜,壓下這種不適合在此刻發作的妄念,拿了果茶,沉著臉回了攝影棚。

    比起外面,攝影棚里倒還算暖和,不過他的心比剛才還冷——

    因為他發現專業支持需要,謝清呈和陳慢都已經從b組到a組來看拍攝情況了。而剛剛他讓給謝清呈的那杯朱古力,謝清呈直接遞給了在里面等著機位架好二次拍攝的陳慢。

    雖說謝清呈並不是故意的,賀予也沒和他說這是自己剛翻到的熱飲,但賀予就是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他寒著臉坐在自己的塑料椅上,問助理要了一份作廢的通告單,想了想,低頭寫了幾個字,然後把通告單疊成了紙飛機。

    紙飛機直兀兀地朝謝清呈背後飛去,擲在了謝教授的肩膀上。

    謝清呈回過頭,就看到十幾米遠的地方,賀予一手支著側臉,一條長腿架著,姿態懶散,目光漠然,靠坐在塑料椅中央。

    與他目光相接的瞬間,這個漂亮到近乎陰柔的男孩只略顯挑釁地揚了一下眉,然後就翻著白眼,神情散漫地把臉轉開了。

    謝清呈拾起紙飛機,那上面好像隱約有幾個字。于是他把疊紙打開,看到廢舊的通告單上鬼畫符般落著賀予心情欠佳時再難看不過的字跡——

    好喝嗎?二位喝的開心嗎?

    謝清呈看完了,面目比平時更冷。然後他當著賀予的面,把通告單對折,一撕兩半,徑直扔到了垃圾桶里。

    賀予沒吭聲。

    他知道謝清呈十有就是這個反應,但他偏就要這樣去做,然後看著謝清呈那張比外頭天氣更寒冷的臉。

    謝清呈回過頭去,和陳慢說話是眉眼間猶沾風雪。

    而賀予盯著謝清呈,眼神一點也不干淨。甚至遠比鏡頭里影帝對情人演出來的欲念更直白燙熱。

    他又是陰冷,又是火燙,覺得心里有一簇小火苗在慢慢煨炖著什麼東西,那東西逐漸熱起來,冒了個泡。他把臉轉了開去,喉結無聲無息地上下滾了滾。

    等謝清呈走到一個休息帳篷里坐下,賀予就找了個理由從導演旁邊離開了,他跟著進了那個帳篷里。

    謝清呈掀起眼簾,見是他,原本就很冷漠的眼神愈發降了幾度,凝了霜寒。

    賀予一進帳篷就有些煩,他原本是想找機會和謝清呈單獨說話的,誰知道這帳篷里圍著塑料便捷桌坐了好幾個在休息的工作人員。

    “還有座位嗎?”

    “這里還有張凳子。”有個工作人員見進來了個大帥哥,而且還是導演助理,立刻起身,從角落里找了張塑料凳,給賀予擦了,遞給他。

    “謝謝。”

    工作人員頓時羞紅了臉。

    不過她羞紅臉也是給瞎子看,賀予拿著凳子就在謝清呈桌子對面坐下了。

    這是一張長桌,大家都圍著這桌子坐,上面丟著些雜物,有幾個員工在扒拉盒飯。

    賀予挺愛干淨的,換平時,這種烏七八糟的地方他才不願意待著,但這會兒他坐在謝清呈正對面,眼楮里一點灰塵也沒有,只有謝清呈那張低頭玩手機的臉。

    謝清呈似乎打定主意不看他了,寧可盯屏幕都沒再抬頭賜給賀予半寸目光。

    賀予打量著他——這會兒什麼“要把人戒掉”,“不會再對謝清呈上癮”,“謝清呈是個難看又貧窮的二婚煙鬼老男人”這種話他全忘了,空氣里這麼多人的呼吸混雜在一起,他好像也只能聞到謝清呈身上冷淡的消毒水氣息。

    特別欲的一種味道。

    賀予凝視著他的目光越來越不清白,如果目光可以實化,可能謝清呈的西裝都被賀予解開了也不一定。

    但可惜人類的目光是一種非常誠實的東西,它質樸,直白,不知遮掩,難以成為內心的共犯,至于寬衣解帶,它更沒有這種犯罪能力。

    賀予從前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這麼要,他以前對人都挺淡的,對那些沉迷在酒肉聲色中的同圈公子們向來不屑一顧。

    他沒想到葷腥是這樣讓人欲罷不能的東西。

    謝清呈不看他,他就低頭給謝清呈發消息。

    “謝醫生。”

    “您裝看不到我?”

    謝清呈的手機在震了。

    他顯然是看到了消息。

    賀予等著。

    但謝清呈沒回。

    他心里的野草又開始瘋長,謝清呈越是不理他,那種內心的壓抑感就越強,而越大的壓迫力下,人就越容易干出變態的事兒來。

    賀予也真是膽大包天了,居然敢在這樣人員密集的場所,給謝清呈發了幾張之前他p過的“早上好”照片合影。

    “……”

    這一次,賀予看到謝清呈拿著手機的手都緊了起來,指關節微微泛白,面龐的線條也繃得更緊,渾身都散發出刀刃般鋒利又冰涼的氣息。

    這略微鎮撫了賀予陰暗病態的內心,他伸長腿,慢慢地,在桌子下面去一下一下地踫謝清呈的腳。

    謝清呈在這一刻終于抬起眼來,一雙眸子非常地銳利,雖然神色難堪,但竟還是冷靜的——他沒有想和賀予發火,和畜生發火又有什麼用?

    他漠然地回望著賀予,那眼神就像在盯著一個發情的畜生。

    賀予在這樣的注視下,莫名想到謝清呈之前被他整得狼狽不堪時說過的一句話︰

    人和動物是不一樣的,人有自控力。

    謝清呈沒說話,但賀予好像又從謝清呈的眼楮里讀出了這句話。

    他沒來由地感到一種強烈的憤恨——

    他曾經是有自控力的,是謝清呈把他的自控力拆得七零八落,那他難道不該負責嗎?

    謝清呈在他枕上目光渙散的時候,那就和被深刻標記,然後失去理智的雌性動物又有什麼區別?

    他怎麼有臉這樣冷漠地看著他!

    謝清呈要把腳拿開了,卻被賀予的腿不容抗拒的抵住。

    謝清呈︰“……”

    賀予︰“……”

    桌上大家都很放松,各顧各的,有的聊天,有的吃飯,有的玩手機,誰也沒有注意到這邊的暗流洶涌,桌子底下的曖昧糾纏。

    賀予像要把自己的目光嵌進謝清呈的瞳內,他深深地看著眼前這個……讓他自己都弄不清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男人。

    他陡地起了很強的報復心。

    然後他低頭打字︰“謝醫生的腿什麼時候這麼有勁了。”

    “之前在我這兒好像不是這樣的,是不是您其實很喜歡我那麼對您,所以才裝的沒有力氣?”

    “對了,陳公子知道謝哥你和我睡過嗎?他知道你和我做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嗎?”

    越打越不像話。

    如果讓滬大給賀予頒獎的那些院校高層知道,他們評選出來的“十佳優秀男青年”,“學生會男主席”,“新生楷模”,“校特級品學兼優獎學金獲得者”,華譽加身受勛無數的賀予居然能發出這麼下流的消息,恐怕那些老耆宿的眼鏡都能震碎,碎得四分五裂。

    “那個陳慢我一看就知道,他根本就不合你的心意。你和他在一起如果是看上了他的地位,還是趁早算了吧。你老老實實跟著我,你要什麼和我說,他能給你的,我也都能給你。”

    “啪”的一聲。

    謝清呈重重把手機反扣在桌上。

    力道之大,讓周圍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回頭呆看。

    謝清呈根本沒打算把這事兒鬧到台面上來,但是他太光火了,力氣確實沒收住,這會兒他也不想讓旁人看熱鬧,因此只字不言,最後極克制,極陰冷地盯了賀予幾秒,然後起身就準備出去。

    而就在這時,帳篷的簾子一掀一落,外面又進來一個人。

    謝清呈的目光微微一頓。

    賀予是背對著門的,但見謝清呈的神情,他估摸著是陳慢也休息了,進來了。

    他現在看都不想看到陳公子,甚至想得到一塊降維打擊的橡皮擦,把陳慢的存在從這世界上擦除抹淨。

    所以他沒有回頭。

    直到對方的聲音響起︰“……謝醫生,你也來了。”

    那是一個屬于成熟男性的低渾嗓音,而且居然也散發著一股子消毒水的氣息。

    賀予此時才轉了身,看到門口站著的是個穿著很考究的男性,大概三十五六歲的樣子,手插在口袋里,姿態穩重,眼神平和。

    男人的目光一轉,又落到了賀予臉上。

    他略微揚起眉︰“這劇組熟人真多,確實是大劇——表弟,你也在?”

    如果說剛才謝清呈見到這男人只是有點意外,這會兒听到男人管賀予叫“表弟”,他哪怕再冷靜,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這個男人就是之前謝清呈被賀予搞了一整晚搞得發燒,送夜間急癥後,給謝清呈看病的滬一急診科主任。

    但同時,他居然也是賀予的表兄。

    主任算是賀予的遠方表親,血緣有些淡了,兩家也不怎麼來往,賀繼威和他們家長輩的關系甚至還很僵硬,只在家庭大聚會上才偶爾相見。他們壓根漠不關心對方,感情比鄰居還淺薄,因此賀予之前竟然都不知道這位表哥也是滬一醫院的醫生。

    賀予都不知道,謝清呈就更不知道了。

    滬一太大,職工之間未必全認得熟,主任和謝清呈的來往也並不密切,不過聯合會診,以及醫生大會時見過幾次。

    謝清呈覺得自己雖與他接觸不多,卻還順眼。

    沒想到這個急診科主任,竟然是賀予的遠方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