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搭建的小休息棚內。{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謝清呈和賀予面對面坐著。

    賀予要了那個讓劇組棘手不已的角色, 黃總估計這會兒都在偷著樂。

    這種角色戲份非常少,就是個龍套,但難度又十分高, 還有尺度不小的床戲, 很多人都介意。castg去科班拉個人,人家基本都不願意來, 找個群演, 又怕尬戲,而且編劇寫的是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老大, 相貌英俊, 氣質高貴”,上哪兒找那麼個臨時龍套去,其實是特別煩的一件事。

    結果賀予說他來。這簡直是天降甘霖啊, 黃總能不給呂總燒高香?

    拍床戲這事兒其實很講究,事先要商量得非常清楚,脫不脫, 怎麼脫, 脫到哪里,要演出什麼感覺,深情的,玩弄的,急切的, 克制的,經驗豐富盡在掌握的, 青澀茫然一無所知的,都得事前講明白。

    導演在拍戲前,特意找賀予溝通了一番, 溝通完之後導演都要熱淚盈眶了——

    黃總打哪兒找來的這麼一位救世主啊?

    賀予幾乎什麼條件也沒有,導演小心翼翼提出的需求,他都非常配合地接受了。

    他說他學的也是幕後,很能理解導演的難處,更能明白導演想要將作品完美呈現的那份匠心。

    他唯一提出的要求,就是要和本場的心理指導專家謝清呈,單獨多談一會兒。

    “您也知道,我沒有經驗。”賀予非常謙虛,簡直要把“清純良善”四個字給煉化成衣披在身上,“很擔心會給大家添麻煩,所以我想請謝教授提前多教教我這個戲。”

    他似乎干淨到連“床戲”兩個字都不好意思說。

    眾人一致覺得,這真是苦了賀少了。

    看看,多有修養的一孩子啊,他為了藝術也算是獻身了。

    孩子就這點小要求,導演能不答應嗎?

    立刻把謝清呈請來給他做單獨的心理輔導了。

    這場戲是露天的,講一個□□老大在野外和他對手的女人偷情。

    說是偷情也不對,那女的其實也喜歡這位年輕英俊的男人,但是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內心上過不去這道坎,加上自己丈夫還重病,她在最初偷腥的情潮過後,已經漸漸冷靜下來,盡管心里難受,她還是要和情夫分手。

    男人不願意,就將車停在了荒涼的郊外,把情婦給睡了,整個過程中,□□老大也好,情婦也罷,他們內心都是深愛著對方的,但各種錯綜復雜的關系已經將這份愛變得太扭曲。

    □□老大在回國接手他父親盤子前,還是個心理醫生,他在言語上很能誘導女人,那個女人從排斥到迎合,最後完全都軟在了情夫懷里,然而因為內心的痛苦和歡愉都太蓊郁,她回去後不久,還是因為承受不住雙重的煎熬,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

    冬季風大,劇組在露天荒道外,搭建了許多移動棚子。

    賀予和謝清呈此刻就在其中一間,棚子落著厚重的擋風簾,大家都知道他們倆在談事,沒人會進來。

    謝清呈在抽煙,外面嘩嘩的下著大雨,山區的冬夜非常冷,他的臉龐在寒夜中沒有太多的血色,那一明一暗的煙火,反而成了他身上最明亮的一點色澤。

    “這種心理狀態很瘋狂的床戲,謝教授覺得該怎麼演啊。”

    “不知道。”謝清呈沒有絲毫表情。

    賀予笑笑,忽然把他手里的煙拿過來,夾在自己修長的手指間。然後低頭就要去吻謝清呈的嘴唇。

    謝清呈驀地抬手,制住了他的手腕︰“你要點臉。”

    “我怎麼不要臉?是你不教我,所以我只能在你身上自學。”

    謝清呈把他的手甩開了。

    “這個角色是你本色出演。”謝清呈冷冷地隔著微晃的馬燈看著賀予,“你用不著我教。”

    “……”

    “這種畜牲事,找個心理醫生來問,那也是紙上談兵。不像你自己。賀予,你親自做過。”

    謝清呈言辭鋒利,賀予安靜地看了他一會兒,然後抬手,含住那支從謝清呈嘴里奪走的煙,他慢慢地咬住濕潤的濾嘴,甚至微抵舌尖將那截對方咬過的地方舔了一舔,一邊盯著謝清呈,一邊深深地抽入。

    煙靄呼出的一瞬間,他把煙拿開了,重新遞到謝清呈唇邊,垂眸道︰

    “您既然這樣說,那我也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吧。對了……這支煙好嗆人,您要接著抽嗎?”

    謝清呈當然不會抽賀予含過的煙,他接過那支煙,把它在桌上,當著賀予的面,就在賀予手邊,嘶啦一聲摁滅了。

    賀予沒吭聲,不錯目光,與謝清呈對視。

    頓了須臾,他目光搓揉著謝清呈淡薄的,猶沾煙草味的嘴唇,輕聲說︰“謝清呈,你就這麼躲著我嗎?”

    “可惜你躲不了。”

    “實話和你說,我確實也沒打算從你這里得到什麼演變態床戲的心理意見。只不過我得在開這場戲之前單獨和你待一會兒,然後呢,等演的時候,我也要時時刻刻看到你,這樣我覺得我才能發揮好。”

    “沒什麼比你本人的臉更能幫助我入戲的了,只要看著你,我就能想起那些晚上我們倆做過的事情,想到謝醫生你是怎麼顫抖的,想到你的腰有多勁,生氣罵我的樣子有多勾人……”

    謝清呈抬眼,沒有半點溫度地看著他,在正常情況下,謝清呈這種冷靜的人是不會被輕易激怒的。

    他看著剛才還在導演面前表演“我是純情處男優等生”的賀予,現在和個畜牲似的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詞,唯一的反應只是這樣抬起眼,然後說了句——

    “你要不吃點退燒藥吧,你這樣上去,我實在很替和你對戲的女演員感到不安。”

    可他嘴上說著不安,眼里只有諷刺的冷意。

    賀予驀地不語了,片刻後,他眸色幽寒地望著他。

    “您現在倒是知道管我了。之前我給您發那麼多消息的時候,還以為哪怕我病死了,您都不會再搭理一個字呢。”

    謝清呈冷道︰“你是不是听力有問題?我擔心的是和你對戲的女演員,不是你。”

    “……”賀予是真想一巴掌扇在謝清呈那張臉上,然後告訴他自己是真的快壓抑死煎熬死了。他媽的,他還在那里說風涼話。

    可是一巴掌扇下去又有什麼用呢?

    他曾經在會所當胸踹了謝清呈一腳,把男人踹的都一下子站不起來了,但謝清呈還是用那種不屈的,冷靜的眼神看著他。

    一巴掌能解決什麼?又能挽回什麼?

    賀予于是只淡笑了一下,笑容帶著些陰痞,他迫近他︰

    “那您給我退退燒?”

    謝清呈抬手看了下表︰“離開戲還有十五分鐘,以你的水平,估計夠來個三次了。也不是不可以。”

    賀予臉色微微青了一下,皮膚上輕微地印出了個咬牙切齒的動作。

    他覺得謝清呈真是存心想要用這種冷靜的氣場氣死他。

    “您還真是什麼鬼話都往外扯,是我太久沒和您獨處了,您連自己上一次是受不了撐不住昏過去的都忘了。”

    “謝醫生人到中年忘性大,看樣子我應該多給您加深些印象才是。”

    謝清呈調了一下腕表,冷淡道︰“恐怕你最近都沒什麼機會了。好好忙吧。”

    說完他起身,就準備出去了。

    賀予本來想拉住他,但又覺得這樣自己未免顯得太卑微了些。

    于是他的指尖只是輕微動了一下,他克制住了這種沖動。

    他只是站在帳篷深處,目光深深地盯著男人的背影,說︰

    “你知道嗎謝清呈。”

    “……”

    “我特別想和你演床戲。”

    “我演的時候會想著你的臉的。你在監視器前好好看著,和我演戲的不管是誰,我心里想著的上床對象都是你。”

    謝清呈站在已經被他掀開了半卷的暖簾前,听完賀予的言論,給了個臨床診斷意見︰“超過40度就去找你表哥看急診吧,別燒壞了。”

    說完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留賀予一個人站在還留著他淡淡煙草味的帳篷里,表情陰晴難測。

    賀予這個畜牲,最厲害的一點就是,他前一刻還葷話說的眼不眨,後一秒就能川劇變臉,和外人們做出溫文爾雅的完美表象來。

    謝清呈這場確實也得在主創棚子里看監視器中賀予的表現。

    賀予拍戲前先走過去和編劇他們打了聲招呼,燈光充足的地方就可以把他的臉看得很清楚,他做了一個很陰柔斯文的妝造,乜著眼望過來的時候,嘴唇帶著些溫柔含蓄的笑。

    看上去,竟還有些第一次面對床戲時的害羞靦腆。

    “放松點。”黃總說。

    “哈哈哈哈賀少,一會兒清場的,脫的也不多,別緊張。”胡毅說。

    賀予謝過了,走到謝清呈身邊時,忽然停了下來。

    謝清呈︰“……”

    賀予不動目光地看著他,眾目睽睽之下,他和謝清呈彬彬有禮地說︰“謝醫生,多謝您剛才的指導了。希望我等會兒的表演,不會讓您失望。”

    那麼客氣的一句話,只有謝清呈和賀予兩個人才知道,里面隱藏著多少濕潤的秘密,如曖昧的摩斯碼。

    謝清呈當著眾人的面,不好多說什麼,他拿著煙,腰背站得筆直。

    黑眼楮靜靜地回望著賀予。

    “我拭目以待。”

    賀予眼眸垂了,唇角落著微笑,側著身,助理在他身後打起傘,他與謝清呈擦肩而過,走入已經搭好的拍攝現場。

    床/戲容易尷尬,導演清了場子,讓無關人員都避開去,下著暴雨的車邊,導演拿著劇本,和賀予他們又最後講了一遍戲,然後鼓勵了兩位演員,就關了麥克風,讓他們倆坐在要進行表演的車上,互相適應一會兒。

    女演員是劇組費神找來的,雖然是三線,但是長相和經驗疊加在一起,已經是劇組能找到的最合適的人選。

    她在和情夫最後一次幽會旅途中,打算和對方挑明分手。

    這一天,她穿著紅吊帶睡裙,頭發也沒有梳得太整齊,在賓館里坐著,忽然就說想開車出去兜兜風,她就這樣上了男人的車,兩人一路開得沉默無言,駛出了很遠之後,她把想法都和對方說了,男人驀地停了車,接下來便是那段車/震戲。

    女演員雖然拍過很多角色經驗豐富,但演床戲,她還是第一次。

    她很有些緊張,不敢看賀予,在那邊撥弄著自己的頭發,撥弄著撥弄著,又覺得賀予比自己年紀小那麼多,還是個學生,自己好歹是前輩啊,怎麼著也該帶著些他。

    于是她清了清嗓,勉強讓自己鎮定下來,開始閑談。

    “小伙子,緊張嗎?”

    賀予笑笑︰“還好。和你差不多。”

    “沒事,一會兒你就當鏡頭不存在。別太擔心。”

    “謝謝。”

    女演員見弟弟也沒太緊繃,自己也跟著稍微放松了些,她終于有勇氣轉頭看賀予的眼楮了︰“談過女朋友嗎?”

    賀予看似一個很親和的人,但其實距離感和分寸感都挺重的,他笑而不語。

    女演員自顧自說︰“我有個朋友教我說,你如果談過朋友,一會兒實在入不了戲,你就閉上眼楮,盡量去想象對方的樣子。”

    賀予又溫柔地說了句︰“好。謝謝。”

    女演員眨了眨眼,臉有點紅。

    給他們的時間過得很快,兩人又聊了一會兒有的沒的,導演就要求正式來一遍了,第一條開始。

    前面一段文戲,全是女演員的獨白,女演員這段戲沒有問題,演得挺動情的,說的聲淚俱下,到最後已是泣不成聲。

    雨點 里啪啦地砸在窗玻璃上,賀予按下手剎,冷冷回過頭來︰“你說夠了嗎?”

    “你讓我下車吧,我想走了。”

    女演員松開了安全帶,要去開車門,賀予一言不發地上了鎖,將她拽過來︰“你有這麼討厭我?非要這樣對我是嗎?”

    女演員︰“我是個母親!我有丈夫有孩子,我丈夫還是你的對手,你知道我這些日子有多痛苦嗎?你饒過我也饒過你自己不好嗎?”

    賀予說︰“你根本就不愛你丈夫。你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這一點你心里應該很清楚。”

    女人不听,還是流著淚去掰車門,低聲道︰“我得回去。”

    “你如果要走,我就第一個拿他下手,你留在我身邊,他才能苟延殘喘地多活一陣子。你給我坐回來,你要敢下車回到他身邊,我今天就敢直接撞死你。”

    女演員驚怒,不敢置信地盯著情人的臉,好像第一次看清他似的︰“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簡直是個瘋子!”

    導演說︰“卡!倩倩,你這個情緒不對。”

    倩倩是這個角色的名字,導演一般直接叫演員劇中的名字,更方便演員入戲。

    女演員緩過神來,擦了擦淚,老實虛心地听導演指教。

    可惜導演是個特別酸的掉書袋讀書人,福建口音又重,女演員則是個北方女人,兩人交流起來實在有些費力,雞同鴨講,雲里霧里。

    最後賀予听明白了導演的意思,說︰“我來吧。”

    他問女演員︰“姐,你有沒有覺得你的台詞有什麼問題。”

    “沒有呀。”

    “你看。”賀予很耐心,“劇本上寫你很糾結,很傷心,但你骨子里是個性格強硬的人,也很聰明。你提出了分手,對我的反應,你其實是意料之中的。盡管我說你敢走我就殺了你這麼重的話,你確實感到了一些驚訝,不過由于你之前已經見過了我太多次殺人,你內心深處其實很清楚我是個怎樣的狠角色,所以這種驚訝的程度,不會太高。”

    女演員說︰“可、可我剛才演的就是這個意思啊。”

    這可能是南北方人之間性格張弛度的差異。

    賀予想了想,從隨身別著的麥里和導演溝通了一下。然後對女演員說︰“你在這里稍等我一下,我回棚里問一問具體情況。”

    女演員︰“那我也——”

    “你坐著吧。”賀予替她關上車門,盡管女演員也有一個隨組的生活助理,但這會兒雨實在太大了,她的睡裙又拖又長,萬一濺著泥水很麻煩。他說,“我去就好。”

    賀予返回了導演棚內。

    監視器前,主創一行人都坐著,謝清呈在最角落,看不出任何表情。

    賀予瞥了謝清呈一眼,但現在不是的時候,他又很快把目光轉到了導演和胡毅身上,與他們倆低聲交流了一會兒。

    三個人其實都是幕後工作的人,對語言的敏感度也很高,商量起來並不費事。賀予迅速和他們完成了溝通,正準備要回露天現場去,但手還未踫到暖簾,外面就有個人把簾子掀開進來了。

    是今天在附近跟b組的陳慢。

    陳慢迎面和賀予撞了個正著,陳公子朝賀予笑笑,賀予淡漠地將他從頭打量到腳,最後目光落在他提進來的一袋外賣熱飲上。

    “……謝哥胃不太好,這里太冷了,我那邊已經差不多了,我就下去買了些熱牛奶。”

    陳慢一貫很急,賀予還一言未發,他就連珠炮似的和對方解釋,解釋完之後他就側身進去了,貓著腰到謝清呈身邊。

    “哥,給你的,暖暖身子。”

    賀予側頭掃了他們一眼,謝清呈似乎也很意外陳慢來了,但他確實抵御不了熱飲的誘惑,接過了陳慢遞給他的紙杯。

    陳慢小聲地︰“吸管在這里,你們這邊還要多久……”

    “我們這兒才剛開始,你自己先回去吧。”

    “沒關系,我等你一起。”

    盡管聲音很輕,但賀予還是听得非常清楚。

    輕響。

    賀予忽然把暖簾放了下來,也不走了,他返身回到了導演身邊,低眸垂睫地在導演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麼。

    導演有些意外︰“沒事嗎?我特意清場的。”

    “攝影打光他們都還在。”賀予平和道,“也不差再多幾個。您得盯著監視器不能走,不過謝教授他們還是應該看著現場。也許有什麼問題調整起來更快,這樣效果還能好些。”

    救世主都這麼說了,又確實是在替表演效果著想,導演很是感動,答應了他,起身回頭,點了賀予要求跟過去看現場走戲的人。

    “胡老師,小張,謝教授,你們和賀予現場去一下吧。”

    謝清呈抬起頭來,隔著陳慢,目光落在了人模狗樣的賀予身上。

    賀予倒是很淡然,看也不看他一眼,眉宇間似乎還有些陰鷙的意味。

    ——對,他就是明擺著不讓陳慢和謝清呈能一起坐著。

    張助理和胡老師都已經起身,最終謝清呈也站了起來。

    謝清呈已經感覺到了賀予的挑釁,感覺到了賀予的沒事找事,他不想把陳慢連卷進來,更不想賀予再在陳慢面前說什麼過了頭的話,于是嘴唇幾乎輕微不動地對陳慢說了句︰“你先回去吧。”

    然後他走在最後,跟著已經頭也不回往前的賀予,去了野外床戲的攝制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