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攝制現場的雨下得很大, 工作人員搭起了遮雨油布,好讓其他人站在里面避雨。{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不過所幸現場也沒留太多人,站著並不嫌擠。

    賀予上了車, 把溝通完的結果和女演員說了︰“我們刪一句台詞。”

    “哪句?”

    賀予點了點她手上的本子︰“這句。”

    女演員又把台詞念了一遍︰“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簡直是個瘋子!”

    賀予說︰“對, 你只說最後一句就好,不要有太大的情緒起伏,聲音輕一些。你把那種驚訝的情緒,更多的轉變為和愛人溝通未果,他理解不了你的痛苦, 你心如死灰的感覺, 你試試。”

    女演員喃喃地琢磨了一會兒。

    然後她看著賀予,輕聲說︰“你簡直是個瘋子……”

    賀予點頭,通過隨身麥對導演說︰“導演, 我們再試一次吧。”

    這一遍果然順利許多, 雖然還不能打八、九十分,但至少勉強能合格, 兩人進行了一番高情緒的對話。

    女演員很意外,導演喊卡之後, 她問賀予︰“你怎麼知道這樣演會好?你以前演過這樣的戲嗎?”

    “沒有。”

    “那你……”

    “我見過這樣態度的人。”

    賀予頓了一下, 目光略側, 落到隱在打光布後面站著的謝清呈。

    謝清呈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 甚至沒有在看他表演, 而是低頭玩著手機,十有是在和陳慢發消息。

    賀予收回目光, 那種陰沉的感覺更甚了。

    稍事整頓,第二段劇情又開始。

    這一段,就是床戲了。

    一鏡到底, 車震床戲的一開頭是講賀予被艾倩倩再一次堅定地拒絕,盛怒之下兩人發生爭執,艾倩倩被他激得情緒失控,推搡間賀予按捺不住內心的暴躁和佔有欲,低下頭,把她按在副駕駛座強吻,然後吻戲逐漸升溫,變成那段車震。

    表演開始。

    “你是不知天高地厚了。我這里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把我當什麼人?”鏡頭之下,賀予陰沉地抬起杏眼。

    青年演技青澀,但氣場卻是對的,端的一張豺狼虎豹的臉。

    他俯身過去,逼視著她,嘴唇翕動︰“艾倩倩,你和我什麼事都做過了,現在突然要做什麼貞潔烈婦,你可不可笑。”

    女演員︰“你住口。”

    她用的是賀予之前帶給她的情緒,依舊端著,冷靜和傷心居多,憤怒還壓著。

    這種情緒是對的,能勾到賀予的戲。

    賀予低頭笑了笑︰“你一個已經結了婚的女人,還帶著三個孩子,我紆尊降貴看得上你,你實在是不識好歹。”

    “你別說了……”

    “你自己也知道,你和他是回不到過去了,你已經被我弄髒了。”

    女人︰“這是我最後的選擇,無論怎麼樣……我不後悔……”

    “你有選擇的資格嗎。”山雨欲來風滿樓,賀予眼神沉幽,里面暗流洶涌,然後未及對方反應——

    他夾著煙的手按在車座上,將座椅放下,動作忽然粗暴,低下頭去吻她,女演員睜大眼楮……

    “卡!”導演的聲音從麥克風里傳來,“那個,倩倩啊,你情緒還是不太對,我們得再聊聊。”

    導演是個細節狂,賀予松開女演員,給了她和導演溝通的時間。

    他自己則在這時側過臉,一雙猶帶劇中陰沉瘋狂,又非常漂亮的眸子一掀,再一次似有若無地從謝清呈身上瞥過。

    結果這一次,謝清呈還是沒有看他。

    ——電影里那麼狎昵的台詞,扭曲的愛意,和賀予進行床戲的同樣是個結過婚的角色,同樣是這樣混亂的關系。

    他演的時候,眼楮望著女演員,想的卻全是謝清呈在床上的樣子。

    但謝清呈卻好像一點也不願意做出這樣的聯想,謝清呈甚至都不願分給他半寸眼神,他白白地在原地作戲良久,招惹不了那個男人內心的絲毫波瀾。

    賀予不舒服了。

    他看女演員還在和導演溝通,就徑自下了車,砰地甩上車門,雨幕里他手插著口袋,臉上的表情介于“賀予”和“年輕的黑//道老板”之間,這種氣質像軟劍蛇鞭,看似不那麼堅硬肅冷,但誰都知道狠起來也足夠要命見血。

    眾人都有些戚戚然。

    他鑽到擋雨油布帳下面,和胡毅客氣地點了下頭。

    胡老師︰“賀少是不是還有什麼問題呀——”

    所有人的注目里,賀予笑笑說︰“我心理上有點兒把握不準,找謝教授談一下。”

    這里人太多了,雨又太大,如果沒有下雨,他一定會找個理由把謝清呈拉到旁邊齊人高的蘆葦從里,在葦草的遮掩下狠狠地吻上謝清呈那冰涼的嘴唇,以此來發泄心中過熾的怨氣——誰讓他不看自己。

    但現在他沒有辦法,如果大雨天的拉個人眾目睽睽鑽葦塘,那還不如直接拿個擴音喇叭喊大家好介紹一下這人和我有一腿。

    他只能在都是人的油布下,在忐忐忑忑,湍急不息的雨聲中,站在謝清呈面前,盯著他的眼,陰柔地,溫聲溫語地︰“謝教授,您說說,我剛才演的情緒對嗎?”

    “……”謝清呈周圍的人都知道謝清呈剛才根本沒在看戲。

    其實謝清呈非常負責,其他人的場次,需要他看的,他都指導的很到位,一點表演的細節他都不會錯漏。

    其他人估計謝清呈今天可能是有什麼事,所以賀予演戲的時候,他才在玩手機。但大家也覺得謝清呈真是倒了霉了,賀公子居然親自過問。

    那他怎麼答?

    謝清呈掀起眼簾,靜靜地看著賀予︰“我沒看你演。”

    眾人︰“……”真直接。

    賀予笑著低頭︰“謝教授,導演要您指導我,您就這麼指導啊?”

    “因為你之前和我溝通時說的情緒都是對的。”謝清呈說,“我認為我甚至沒有必要繼續站在這里。”

    賀予不笑了,一雙杏眼黑沉沉地,凝視著他︰“請您繼續站在這里。”

    “……”

    “沒有您,我心里就沒有底。”

    “……”

    “今晚不管有誰等您,請他回去吧。您得看著我。”賀予森森然道,“我和您說過的——只有您站著,才最方便我入戲。”

    ——他的原話本該是無論我和誰演床戲,我心里想著在睡的人都是你。

    現在人多,他不會這樣講,但是謝清呈哪里能不明白他的言下之意?

    他看著賀予說完話之後無聲無息咬了一咬下唇,那一點虎牙又尖尖地露出來了,與之出鞘的是旁人角度瞧不見的邪佞。

    盡管這對話確實在感情上有些過線,但听到的人想了想,估計是這倆之前剖人物心理時,謝清呈和賀予說了些什麼,賀予需要謝清呈在現場才能完全把那些話想起來,情緒激發出來,因此也沒太在意。

    導演的狗腿子小張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他提醒了一下謝清呈接下來就不要玩手機了,仔細看看賀予的表演有沒有需要指正的。

    這一條又將重新開始。

    賀予回到車內時,女演員顯得很有些無助。

    ——因為她還沒能和導演達成內心共鳴。

    導演一直在試圖讓她自己明白那段床戲是哪里出了問題。

    “你到底應該表現出什麼嘛,你再好好想想。”

    女演員面對腕兒那麼大的導演,本來就慌,眼見著導演有些火了,就更是無助︰“我……我應該表現出驚訝。”

    她只敢按劇本上的內容說。

    賀予一回來就看到她這樣窘迫,想了想︰“姐,你試一試轉過頭去。”

    “包括等會兒演床戲的時候,你應該是激烈抗拒的,不用顧及我什麼,你要是高興,想咬人都可以。”

    頓了頓,賀予又補了一句。

    “但是那種抗拒不是完全仇恨的抗拒,你的內心其實又很喜歡這個男人,你明白嗎?”

    他說罷,還讓她不要那麼緊張。

    導演給了時間,讓兩人醞釀情緒,以及商量接下來表演細節,等重新打開錄像開始時,導演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收獲。或許因為賀予本身學的是編導,他比大多數他這個年紀的純演員要通透,大膽,也放得開。

    女演員得了點撥和引導,情緒也慢慢步入了正軌。

    爭吵,落淚,氣氛一點一點地往上升溫。

    麥克風收到賀予沉緩的威脅聲,步步逼人,而被逼的女演員從強自冷靜到憤怒,從憤怒到傷心,兩人的對話形成了一個無形的氣氛漩渦,慢慢地就把那些原本還心不在焉的工作人員們的目光吸了過去。

    謝清呈也在角落里冷眼看著。

    別說之前賀予特意讓他過來別玩手機,只論現在的氣氛,這粘度也太高了,所有人都開始被卷進去,他若刻意轉開,反而顯得古怪。從他這個角度瞧不見賀予本人,卻能看到攝像的小屏幕,屏幕上投影出青年的側影,像陰雲垂落,把女演員壓制得無處可退。

    賀予低下頭,女演員把臉猛地轉開去,卻被對方以更凶狠的力道掐著下頜掰了回來。

    女人吃痛閉上眼楮,悶哼。

    賀予不理會,手撐著座椅,一根煙在指縫間燃到了尾,他渾不覺痛和燙似的,眼也不眨直接捻滅了火,然後再一次照著女演員被他強制掰起的臉龐吻了下去。

    一瞬間,荷爾蒙的張力幾乎要穿破屏幕。

    現場鴉雀無聲,仿佛連空氣都開始變得凝粘,賀予親吻著女演員,控制得很好,只是嘴唇相近,並非真的舌吻,但不斷變換角度,似是深探入里,在外人看來的確是纏綿至極的親熱。

    濃重的感情隔著屏幕傳來。

    麥克風收到了女演員在這樣氣場下,微弱又難耐的聲音,那聲音里的感情竟听不出是演的,還是真的有些意動……

    很多工作人員的臉都看紅了,編劇和導演助理對視一眼,知道總體的氣氛是再好不過的,會讓人看的心跳加速,可兩位演員卻連衣服也沒有全脫,只到凌亂,卻也足夠火候。

    演到最後,賀予松開女演員,對方眼神發愣,檀口微張,背貼在皮質座椅上,整個人幾乎都要軟成泥。

    但她總算在導演看不下去又要喊卡的一瞬間,記起了自己身在何處,所飾何人,身子仍在抖,卻驀地緊繃起來。眼神也驟然絕望冰冷下去。

    于是一雙眼欲未消,又催出悲慟,還帶著些女演員本人及時補錯的倉皇。

    那種倉皇放在監視器里看,似乎也能理解為角色的倉皇。

    導演看著鏡頭里女演員含淚的漂亮眼楮,心想都拍到這里了,總也有能用的,而且長鏡頭這樣重的情緒,演下來不容易,于是這條便算了,喊停的動作緩下去。

    女演員慢慢拾掇回神志,這樣屈辱地望著賀予。

    “你這樣對我,我只會恨死你。”

    賀予按劇本演,這時候角色的火已消了,理智回歸,看到喜歡的人如此神情,心驀地一痛,陡然間又後悔了。

    他有些手足無措,想要擦她的淚,被她打開了。

    賀予垂下手︰“……對不起。”

    “……”

    “你別恨我。”

    “好,卡!這條過了。機位調整,演員休息一下,等會兒再來第二條。”

    一場戲好幾個角度拍攝,其實沒什麼一條過的,哪怕拍的合適,也會多留幾條,方便剪輯。

    也就是等會兒他們還要再來一次。

    賀予直起身,從助理那邊拿了一張紙巾遞給女演員,他克制得很好,盡管他確實有些在情緒里出不來,但那種情緒是與他自己的經歷有關的,與女演員無關。他完全把自己沉浸到了之前與謝清呈的那些荒唐事中。

    他很想看謝清呈這一次是什麼反應。

    于是披上上衣,走到油布下面,然而——

    得到的結果還是很令他慍怒。

    謝清呈看是看了,但他現在在角落里抽煙,神情極淡,好像半點都未受到剛才賀予表演的情緒波及。

    “……”

    他怎麼就能無動于衷?

    賀予想。

    他怎麼還能無動于衷?!

    盡管他不在意那些工作人員,但那些工作人員里,男的也好,女的也罷,即使未敢與他對視,他也能感受到他們身上或躁動,或尷尬,或不安,或臉紅心跳的因子。

    這場吻戲他這麼投入,多半有故意要演給謝清呈看的意味在里面。

    但其他人都有反應,唯獨這個人沒有。

    謝教授抽著他的煙,輕輕一呼就是一片迷離的人間四月天,他像天上人,雲里霧里看不見。

    賀予今晚的憤怒幾乎到了極點,謝清呈不分給他半寸眼神,他便管自己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沉著臉不說話。

    他本身氣質平易近人,長相還有些陰柔之美,不過演變態年輕黑老板才更接近他的真本色,這時候借著入戲的由頭,便可以肆無忌憚地把“我有病,你們離我遠點”掛在臉上。

    他周圍沒人敢說話,甚至沒人敢靠近。

    助理凝神屏息地給他遞了水,他仰頭喝了,卻好像不渴,拿水漱了漱口,然後往塑料椅上一坐,氣壓低沉地開始看後面的劇本。

    大家仍沒從氣氛中出來,除了雨聲,周圍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耳聞。賀予來回嘩嘩翻著劇本,忽然邪火上涌,還是捺不住,啪地合了本子。

    “可以別抽煙嗎?”

    冷不防一聲帶著怒氣的斥責,嚇得眾人心尖一抽。

    左顧右盼,吸煙的人只有導演的特助小張和謝清呈。

    小張之前也抽,賀予根本沒管人家,能忍就忍。他的不滿是針對誰,心竅玲瓏的一想就能明白。

    零星有人朝謝清呈望去。

    謝清呈不想多 攏 惺焙蚶渚駁幕賾Ρ確 鷥芙餼鍪慮椋 運蜒滔 鵒耍 倭碩    院賾璧潰骸安緩靡饉肌!br />
    賀予驀地回頭繼續翻劇本,也不再看他。

    在這比深海還壓迫五髒六腑的氣氛中,新機位被迅速架好,小張松了口氣︰“來,各位老師回來了,第二條。”

    第二條開始。

    這一條拍得比前一條更激烈,因為戲里那種混沌暴戾的氛圍蔓延到了戲外,裹得女演員越陷越深,她竟是超常發揮,演得極為動情。

    賀予則在鏡頭下吻她,假動作尺度把握得很好,可也比前一條看上去更痴纏,好像拿定主意,不管那人看不看,他都要往最切骨的方式演。

    演到深處,喘息著分離,女演員揪緊了他的衣服,眼尾堪堪落下兩行淚來。

    “我……”她哽咽著,“我……”

    這一條她最後的結束詞是“你這樣對我,我只會恨死你。”

    可她的心被吻得軟透了,喉頭哽著,就那麼不尷不尬地卡在哪里,我了半天說不上來。

    導演在監視器前氣得和周圍的人小聲直嘆,連拍桌子,眼見著再等下去不行了,干脆就要喊停。

    然而就在這時,賀予忽然接了她忘詞時,演著恨,演著怒,帶著慌,帶著怯的反應。

    賀予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用了一種和前一條完全不一樣的神情,他是絕望的,熾烈的,仿佛要觸死南牆,飛蛾撲火,又瘋又冷︰“沒關系。那從今往後,你就惡心我,厭棄我,恨我吧。”

    距離很近,謝清呈站在油布篷下面,外面瓢潑大雨也蓋不住賀予的聲音。

    于是他听到了這句話。

    冷靜了一整個晚上的謝清呈,終于在賀予這句話出口時,驀地僵了。

    ——他們第一晚深墮時,賀予俯在他耳邊,曾和他說過類似的句子。

    一種野火般的惱怒和震愕燒向他的四肢百骸。

    賀予這是在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把加了密的,只有他們倆知道的秘密,釋放在光天化日之下。

    謝清呈盯著監視器屏幕——

    監視器上青年的眼神狠絕,沾染著不計後果的狂熱,一如那個荒唐到他亟欲將之在記憶深處亂葬的夜晚。

    賀予還不肯停,他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讓謝清呈與他共沉淪,于是他講了他們那一夜瘋狂時,他說過的另一句話︰

    “從來沒有人真實地愛過我,至少以後會有強烈的恨,那也是好的。”

    滿室寂靜。

    這台詞改得太震撼,情緒太令人心顫,導演怔了好一會兒,才猛地擊節撫掌︰“好!卡!”

    賀予沒有立刻收,他睨過眼楮,望向鏡頭,逼人心魄的一雙眼,想要直直地戮進鏡頭外某個人的心里。

    收了戲,胡毅對這條的即興非常滿意,笑著攬過賀予的肩和他絮絮叨叨。

    賀予結束了表演,又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樣子,他長睫毛一掀,回到導演棚子,在監視器前細看效果時,有意無意又瞥了所有同行的人一眼。

    然後他頓了頓,眸色更深。

    謝清呈不在了。

    他看了一圈,整個棚子里都沒有了謝清呈的身影,那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了,消失在了雨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