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才走進去了一步, 賀予就听到了昏沉沉的房間深處,那張床上傳來了細微的喘息聲,他現在又不是處男, 哪能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他一下子愣住了。【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在他自己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怒火就已經沖上了頭, 他幾乎是狠狠把客房大燈的開關給捏拳捶開的,一時燈光大熾, 賀予燒紅著眼沖進去, 一把將那翻滾的被子掀了——

    “謝清呈, 你——”

    “我草你媽你有病啊!”

    “啊啊啊!天啊怎麼會這樣!”

    床上傳來一男一女的尖叫, 被憤怒沖昏了頭的賀予這才看清楚那對在翻雲覆雨的情侶哪里是謝清呈和陳慢, 分明就是劇組兩個小配角演員。

    男女演員這會兒也看清他了, 頓時從憤怒變得駭然。

    賀予︰“……”

    男女演員︰“……”

    雖然是配角, 但這種大戲里, 請的也不是十八線, 這兩位也是戲骨,男的女的都小有名氣, 所以賀予知道他倆都已經結婚了。

    那男的前一陣子老婆還懷孕了,在微博上曬甜蜜孕期照,還上過一次熱搜。

    但這會兒他倆躺一張床上,卻顯然不是一張結婚證上的人——二位老師擱這兒偷情呢。

    “你……你怎麼進來的……”

    “……”賀予靜了片刻, 漠然道, “拿錯房卡。這不是2209?”

    “這、這是2209啊……”女演員顫聲道, “我、我剛換的房……我那個房空調壞了所以……”

    “這房間不是有人住著的麼。”賀予根本懶得管他們偷不偷情,他對此毫無興趣,娛樂圈的爛事里偷情這種事最不新鮮, 因此他連表情都沒有,絲毫不意外,只直接了當地問︰“他人呢?”

    女演員小心翼翼地,先捧起被子把自己蓋得嚴嚴實實,然後抖著道︰“我們也不知道啊,我問前台要換房,她就順手給了我這張卡……是……是前面那個客人退房了吧……”

    賀予鐵青著臉轉身就走。

    女演員在後面哀叫道︰“哎!賀老師,您可千萬別往外說啊——”

    賀予去前台問了2209房客換去了哪里。

    大概是因為他神情凝肅,前台查了之後,有些緊張地抬起頭︰“……他退房了。”

    “退……”

    賀予一噎。

    退房?

    他看過統籌的後續安排,正常情況下謝清呈要再過好一陣子才能結束指導工作。

    可他不是換房而是退房,那他住哪里?

    他找不到人,就給謝清呈打了個電話。

    “喂,謝清呈。”賀予以為謝清呈會掛他電話,沒想到對方卻接了,他攥著手機,身子都因著急而微微前傾,“你在哪里?”

    謝清呈沉默一會兒︰“賀予。”

    “嗯。”

    “你他媽不會自戀到以為我真的會在房間里等你回來被你上吧。”

    上不上倒不是最重要的,他就想和謝清呈單獨說說話。

    “我看你腦子是讓門給夾了。”

    謝清呈罵完他,舒服了,這才把電話掛斷。留賀予面色不虞地站在原地。

    “……”

    你自找的。

    賀予想。

    他走到賓館大堂休息處坐下,啪地打開了手機里的黑客軟件,利用剛剛結束的信號收發,沒用一分鐘就定到了謝清呈目前所在的位置。

    謝清呈在南街一家砂鍋粥店。

    賀予不想有別人跟著,保姆車也沒叫,問劇組助理借了一輛普通到他連牌子都不認識的私家車,徑直駛去了粥店。

    到的時候才發現謝清呈並不是一個人。和謝清呈在一起的是副編和一個執行制片。三個人剛剛吃完了宵夜,正站在門口等車。不過剛才接電話的時候謝清呈應該是去旁邊接的,畢竟那麼私密的事情,他不會想讓其他人听到。

    “啊,賀少。”

    “賀老板。”

    賀予降下車窗時把那倆姑娘嚇了一跳,謝清呈也略微意外,不過很快就猜到了是賀予又用了他的黑科技,臉色就更加沉。

    “賀老板也來喝粥嗎?”執行問。

    賀予頓了一下,笑笑︰“只是路過。這麼晚了,你們去哪里?”

    “我們剛剛在談明天的拍攝。明天不是那場研究院的內容嘛,導演覺得道具上還是有問題,我們正準備帶謝教授去現場看看呢。”

    “那上來吧。”賀予一手搭著方向盤,一手解開了車門鎖,眼楮一眨不眨地盯著謝清呈,“我散心,正好帶你們。”

    帥哥的車誰不喜歡坐呢。倆小姑娘高高興興地爬上了車後座。

    副駕駛自然是給唯一的男士讓出來的,她們總不好讓謝清呈這大老爺們和她們擠在一起,雖然心底樂意,但還是怪不好意思的。

    謝清呈站在風雪里,和賀予對視了幾秒,沒有辦法,沉這臉邁出長腿上了車。

    他大概是太窩火了,上車後也忘了安全帶,就沉著面龐轉頭看著窗外。

    直到賀予的少年氣息靠攏,謝清呈才驀地回神,寒聲道︰“你干什麼。”

    賀予離他很近,傾著身子,這個角度後面的兩個女孩看不清,他垂著睫毛,放縱著眼楮里的欲望,也聞著謝清呈的呼吸。

    “這車是借的,被拍到了扣分會很麻煩。所以,麻煩謝教授您體諒一下。”

    他說著,手探過去,扯了帶子下來, 噠一聲鎖了扣。

    “我要給您系安全帶。”

    副編和執行在後面快快樂樂地看熱鬧不嫌事大。

    謝清呈不想和賀予多廢話,連發火的情緒也不願施舍。

    他只冷淡道︰“你有嘴,我也有手。請你提醒我,不用替我動手。”

    賀予笑笑︰“好。下次一定。”

    車子啟動,向次日的片場駛去。

    拍攝地是個棚子,離這兒不遠,但周圍都是田埂,除了少數工作人員外,沒有其他人。

    這場戲本來是賀予他表哥來盯的,但是醫院急診科不像大學研究所那麼工作規律,大表哥忽然接到了調令得先回去醫院,劇組這邊他只能遠程follow。

    一行人進了棚內,工人已經基本將第二日的場景按圖紙完工了,只是細節上還有很多待推敲的地方。執行和副編按剛才在粥店和謝清呈溝通的那些內容,開始一一調整起來。

    謝清呈和道具負責人也簡明扼要地說清楚了他的意思,然後就和賀予在旁邊安靜地看著。

    這整個棚子現在都被布置成了高科技地下實驗室的樣子,氧氣艙,玻璃皿,手術台,無影燈……

    各類道具設備一應俱全,仿真度極高,有些甚至是真的機器,劇組專門問合作醫院租來的。

    謝清呈站在其中,瞥過那些在牆角矗著的巨大培養罐,好幾個罐艙挨在一起,各個都有兩三米多高,里面存放著道具做出來的假人,浸泡在化學溶液里,人物做的很真,頭發海藻般飄浮著。

    這些就是那天在賓館走道上被誤會成裝了死人玻璃櫃的道具。現在裝了水,看上去就更詭異了。

    他的目光有一瞬恍惚,但很快又把思緒拉扯回來。

    “你搬去哪兒了?”賀予靠在他旁邊,忽然這樣輕聲問他。

    謝清呈知道賀予這種人,你要真不告訴他,他自己也能查出來,隱瞞也毫無必要。

    于是冷淡地說了個酒店的名字。

    “為什麼搬去那里。”

    “因為在其他酒店,你沒有隨便拿別人房間房卡的權限。”

    “……”

    真是一針見血。

    “住外面多貴啊。你那麼節省……”賀予也戳謝清呈軟肋。

    謝清呈點了支煙︰“我退了房,劇組給了我房補。”

    “………”

    傻逼劇組真傻逼,一點眼力勁都沒有!資本家賀少要睡的人,他們居然給房補讓人住外頭去了!

    “咳咳咳咳!”這個棚子的走道太窄,在里面抽煙會影響到其他人,果然執行小姑娘有些受不了地咳嗽起來。

    謝清呈立刻把煙掐了。

    賀予看了他癮頭發作的樣子,靠著牆站了一會兒問︰“咱們出去走走吧。”

    見謝清呈眼神,他又補了句︰“就門口,外面都有人。你也不必這麼怕我。”

    “我什麼時候怕過你,真給你自己長臉。”

    謝清呈說著就往外走。

    賀予追上去︰“那你不怕我為什麼換賓館——”

    “我嫌你煩。”

    “……”

    外頭天寒飄雪,原野然。

    謝清呈靠在棚外默默地抽一根煙,賀予就一直在他旁邊站著——他有很多話想問謝清呈,但他知道不會有一個答案。

    他也有很多事想和謝清呈做,但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渴望。

    雪越下越大了,夜也更深,工作人員完成了手頭上的事,陸續離開現場。

    謝清呈煙沒抽夠,懶得回去,拿出手機想給執行發消息,問她們什麼時候好,結果一看信號——零格。

    “這里就是這樣的。”他問了旁邊一個正在裝箱上車的工作人員。

    那工作人員披著雨衣,臉瞧上去眼生。他把一堆看不出用場的道具往車後備箱一放,其中一個道具箱沉重碩大,他搭了個上貨梯台還有些費勁。

    謝清呈給他搭了把手。

    工作人員︰“謝謝。”

    謝清呈︰“沒事。”

    “要信號是吧?”那人拍了拍手上的灰,又和他解釋,“這里信號覆蓋特別差,時有時無。你得開出去五百米的樣子,信號才穩定。走嗎?要不我開車載你們一程?”

    “不用,謝謝。我們有車。”

    “……”工作人員又盯著謝清呈看了看,拉下雨衣帽檐,笑笑,也沒再說什麼,收拾完東西就走了。

    這是最後一輛大車,意味著里面留下的人已經很少。謝清呈就在外面等著執行和副編出來,然而等到第三支煙也結束,倆小姑娘還在里面,也不知道遇到了什麼問題,竟然溝通了這麼久。

    謝清呈原本想進去,但一看煙盒里還剩最後一根煙,又有些忍不住,干脆把剩下一支也一起抽了。

    他輕輕咳嗽著,還是把zippo打亮,正要湊過去點煙,賀予說︰“別抽了,這支給我吧。”

    “……”

    他用的是商量的口吻,卻沒有商量的意思,直接將煙從謝清呈柔軟的嘴唇間奪走了,又順了謝清呈手里的火機,然後走到遠一些,二手煙飄不過來的地方,擦地一聲點亮。

    那一點橘黃色的星火,就在賀予的指間一明一暗地閃爍著。

    謝清呈皺著漆黑的眉,望著他。

    賀予這個人的脾性其實非常的讓人捉摸不透,他可以一會兒笑著很溫柔地和你說話,一會兒又露出張豺狼虎豹的臉,他笑的時候未必是好事,發火的時候也未必就是真的不能收拾。總之他是個很難被窺心的人。

    就像現在,謝清呈也不知道他抽的是哪門子瘋,為什麼忽然就抽起了煙。

    而且還是他的最後一支煙。

    賀予仰頭呼出一口青靄,望著茫茫的風雪。

    他抽煙的樣子很漂亮,優雅且性感,絲毫沒有那些名利場上的男人油膩膩的腥味,但也和謝清呈不一樣,謝清呈抽煙顯得男性氣質很重,非常帥,醇酒似的。

    賀予更像是王家衛電影里色澤溫柔的一個剪影。

    最後一根煙盡。

    賀予踏著薄薄的積雪回來,走到謝清呈面前時,睫毛上還沾著雪籽︰“她們還沒好?”

    “沒有。”

    “進去看看吧。”

    里面真沒剩什麼人了,攝影棚的燈已經基本都熄滅,里面很暗,只有最頂上一點常亮的微弱光源。

    賀予和謝清呈往里走,砂石粒在腳下吱呀作響。

    忽然——

    “ 嚓。”

    謝清呈立刻回頭︰“大門怎麼關了?”

    “可能是風太大。”賀予也回頭看了眼,略微蹙眉。他想了想︰“把人叫了就走吧。”

    他們沿著長長的走到進入大棚子深處,那幾間被改造為片場實驗室的地方,兩位小姑娘之前就是在最大的那一個房間和布景老師交流的,但當謝清呈和賀予回來之後,卻發現那房間里沒人了。

    空的。

    房間里非常安靜,賀予喊了她們倆的名字,沒有回應。倒是隱約听見有持續不斷的沙沙噪音,從遠處的房間傳來。

    謝清呈問︰“她們剛才出去了嗎?”

    賀予︰“肯定沒有。”

    一種不祥的感覺從內心深處漫上來。

    謝清呈拿出手機看了眼屏幕,信號還是零格,這種不祥的感覺就更明顯了。

    他對賀予說︰“去旁邊房間看看。”

    賀予沒動。

    謝清呈回頭,見他正定定看著這間“實驗室”里安放著的巨大培養皿艙,那里面按劇本要求浸泡著一個個的 膠假人。

    片刻之後,攝影棚最上面的昏暗燈光閃了一下,也幾乎是同時,謝清呈听到了賀予輕輕的聲音——

    “謝清呈,你快來看這里面的人。”

    賀予的聲音里藏著的情緒忽然很緊繃。

    溶液在昏暗的燈光下反射出變幻莫測的光,倒影在賀予臉上,將他的面龐襯得非常蒼白。

    “——他好像是——”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的感謝也截止晚上17點∼

    感謝在2021-11-02 17:00:00~2021-11-03 17:00: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深水魚雷的小天使︰賀予ろマゆゆ 10個;xxcsupreacy 1個;

    感謝投出淺水炸彈的小天使︰saji、ranwannist燃晚配 1個;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ノろモソチシ 3個;ノんゼア、ranwannist燃晚配 2個;ビネク、ゼアア、只有這個名字配得上我、ろネニア、雷雨熙lyx、-月亮庇護所-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やビ、夜夜夜夜、樹下陌璃、ろァペ、番茄小狐狸、兔羽三、黃油炒蛋、江風晚吟∼、れノコ、ranwannist燃晚配、慕容九少、我不是lsp啊、やゲゑモ、やノ、パコ、やろ、87年的大吉、46240979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ill 40個;伯賢的豆子 4個;28848159、亓洋、kikyowith 3個;只有這個名字配得上我、shioisu、歐陽復雪、怪作貓 2個;ベブよア、藍葉藍夜、55612303、阿薩辛、ガペシ、-人造月-、烤卷、驕傲的大公雞、孤暮殘霞、nfsir、雲諗、ナソろ、明媚、七十四、エゆオゆ、七夜之遙、大小姐脾氣、予予和傾城、嫻、p醬愛看書、okie音、老3、鐵頭功痛痛、莓果、偷寧、隔壁班小番茄、イゑヘ、53615690、jayzzz、橘子不甜、ろス、糖豆刀子、kyuu、hanliya、代山山山、aiba相、黎離、我要天天開心、ian、敘語、lily、沈蘭舟的脖梗、exo俊哲花期未定、starry、羨羨不要了、懶懶小羊毛、nanashiro、柒罌、55680570、senchafloat、アモ狐、鴠蝔陛B米果晶、糖山_、巫山怨侶、ベベ☆、仔喵喵、習清哥哥的鼻尖痣、阿敬啊啊啊、39503257、元氣少女二豬豬、55748483、エモベ(sunri)、ホモホモゼゼ、無名、愛吃雪餅、葵小小、ツゲろツろイモ、甜的香茶、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听巫、康康的小城記事 30瓶;(0--0) 26瓶;山海經的智慧生物 25瓶;exile、習清哥哥的鼻尖痣、河骨、覺夏是人間理想、39645287、29858461、謝俞、無糖可口可樂不好喝、懶懶小羊毛 20瓶;白榷 16瓶;雲與海 15瓶;50573664、嗯嗯、蔥花魚好好次呀、xu、55580955、為晚寧攬月、尋咯喬、花若語、巫山怨侶、55456208、白日依山、丸子君、長風入夢、我俞哥的744、睡眠不足的白術、李彥青、我想去學習、無名、羋靡迷、29997235、蘭香、清甜、青木和、lily 10瓶;yaka 9瓶;連川 7瓶;kj、鐵頭功痛痛、ranwannist燃晚配、臨淵空游、想看小朋友涂黑色指甲、一只林熊、yuandan yyds 5瓶;wyxznb、哇哈哈 4瓶;但渡無所苦1129、烤卷、是晚寧呀∼ 3瓶;隱德萊希之月、rayrayg、49912126、煙雨行舟慢、給你一個大嘴巴子、人生無悔 2瓶;瘋批殊方、我是我、西北有高樓、九霄墨染、44770843、追重啟小三爺咯、31563702、箐茹許、愛源于瀧、aiba相、樹下陌璃、逗芽君、小小雯、6kk、驚恐的江晚吟、ciao、白衣楚客、孤暮殘霞、晚夜清秋、小孩一裝一麻袋、帶眼屎的大臉、trity2104、夏洛至、49768049、apple16429、g扣子、啄啄啄木鳥鳥、花椒吃辣椒 1瓶;

    謝謝包北們,我會繼續搞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