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秋是大年夜從家里跑出來的。{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她當時執意和那已婚男人在一起,被那男人的妻子發現了。男人與發妻的愛火早已燃到了頭,這件事成為了壓垮他們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

    兩人離異後,李若秋成了男人名正言順的老婆,過了一段非常恩愛的日子。男人嘴甜,浪漫,謝清呈沒能給她的驚喜,她全都在另一個男人身上得到了補全。

    她也是真的很愛他,在他最落魄的時候變賣身上所有值錢的首飾去支持他下海經商。

    他們的小家越來越富有,生活越來越幸福。

    直到——另一個更年輕的女孩出現。

    先生是什麼時候搭上那女孩的,已是不得而知了,她是在美容院做臉的時候無意間撞見先生帶著那個貌美如花的女學生來豐胸的。

    李若秋試圖把這一切往好的方向去想,也許是他工作需要呢?畢竟他現在經營著一家模特公司,也許……

    她沒有想完,所有的幻想都在她于暗處看到男人笑眯眯地摸了摸女孩的臉,低聲說︰“胸要大一點,我覺得那樣你更完美。”的那一刻,轟然崩塌。

    李若秋和謝清呈離婚時,曾說愛情是不顧一切的,是可以犧牲掉責任,道德,以及一切的。

    然後她看到了沒有責任的愛情,在花謝之後,結出的惡果。

    除夕夜,女孩上門來鬧,帶著懷孕的身子。

    李若秋是生不出來的體質,她被刺得太痛,和女孩起了爭執。曾經寵愛她,說她是人間獨應吾愛的丈夫,為了保護那個女孩和她肚子里的孽種,反對她大打出手。

    她不堪屈辱和痛苦,迅速收了一些東西就離開了那個家。

    在高鐵上,她不知去處。

    她父母都已經走了,從前的閨蜜又因她成了闊太後的趾高氣昂而與她淡了聯系。

    她在這時候,忽然非常非常地想念謝清呈。

    春運高鐵票是買不到了,她現在住在杭市,離滬不遠。她干脆就有錢燒的慌,打了輛車要回陌雨巷。

    司機見她這樣,路上忍不住問她︰“美女,你怎麼回事啊,這大年三十的,是你丈夫對你不好嗎?”

    “我要不帶你去報警吧?”

    李若秋愣愣看著車窗倒影里的自己。

    很多年前,二十多歲的她曾在一輛出租車上抱怨︰“哎,我家老公好沒情調啊,今天是情人節,他都不知道給我買點禮物送束花……”

    開車的師傅笑了笑︰“姑娘,花不花的,有那麼重要嗎,對你好不就行了。”

    “可是他連花都不送我,怎麼算對我好呢?”

    司機看了眼她腿上擱著的購物後的大包小包,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李若秋好像到這時候才明白過來,司機當時那個舉動背後藏著的意思究竟是什麼。

    謝清呈是不記得什麼紀念日,這個節那個節,他太忙了,又不喜歡折騰這些過于甜膩的東西。

    但謝清呈的工資卡永遠都是丟在她那邊的,他的開銷讓她知道的很清楚,而她想買什麼,想怎麼用,他也從來不說一個不字。

    她其實可以用他給她的錢,買上很多很多的鮮花。

    “美女?”

    恍如隔世,李若秋在出租車上終是捂著臉,失聲痛哭。

    她說︰“我以前…我以前…老公人特別好,特別善良又負責,對別人好,對我更好……但是我……我……”

    好容易在司機的安慰下緩過來了,李若秋看著自己臉上的青紫,擦了擦淚,盡力給自己畫了個掩蓋傷痕的妝。

    她知道自己回來一定會遭異樣的打量,八卦,以及白眼。

    她原本是想悄悄地去敲一敲謝清呈家的門,請他收留她一晚的。

    可李若秋沒想到陌雨巷有長桌宴。

    她的狼狽,也成了他的難堪。

    就這樣,在年三十的歡騰熱鬧中,演變為一段漫長的,尷尬的沉默。

    屋內。

    謝清呈和李若秋單獨坐著。

    這兩人談話,其他人並不方便進去。

    “喝點熱水吧。”很久之後,謝清呈開口了。

    他起身給她倒了點水,遞給她。

    水還是溫熱的水,杯子卻不是她從前的杯子了。她捧著那待客用的一次性紙杯,怔怔地,又掉下了一串淚。

    謝清呈把沙發讓給她坐了,自己坐在硬邦邦的椅子上,椅子和她之間有一個很禮貌的距離,他問她︰“發生了什麼事?”

    李若秋搖了搖頭,不停地擦著淚,半晌才道︰“謝哥,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今天是這個場面,我沒有想讓你為難的……”

    “……沒事。”謝清呈說。

    他這人是這樣的,他有很強的性別固化觀念,他總認為女性是弱勢的,並且認為她們不可以這樣,不可那樣,有很多的封建觀念。

    可他同時也因他的大男子主義,幾乎不會和女性計較些什麼。

    而李若秋一直是個非常理想主義化的女人,喜歡偶像劇,愛做白日夢,感情上面確實不太有底線,但除了這方面之外,她這個人在其他地方心眼並不算壞,甚至在某些方面非常心軟善良,不然謝清呈當初也不會和她結婚。

    只是因她素來喜愛浪漫,會幻想些不著邊際的東西,而以前謝清呈沒有達到她的預期,她就總是忍不住和他爭吵。

    那時候謝清呈就習慣了不反駁,不管她說的有沒有道理,由著她鬧就是了。

    他不會隨便和一個女人,尤其還是自己老婆起爭執。

    也許正是因為他的這種忍讓,縱容了李若秋內心深處某種貪得無厭的。她潛意識里似乎是覺得不管她做什麼,謝清呈都是會理解她的,都是不會和她吵架的。

    可謝清呈當然不會容許她東食西宿。

    兩個人走到鏡破釵分,扯了離婚證後,再也沒聯系過。

    直到這一刻她忽然出現,帶著臉上的傷,滿面的淚。

    她把事情的原委,完完整整地和謝清呈說了。

    謝清呈看著她,沉默良久後問︰“那你今後打算怎麼辦。”

    “我……我也不知道……我是實在沒地方可以去了,大過年的,我心里特別難受……”

    “……我能理解。”

    李若秋又哭了︰“你說他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

    謝清呈抽了根煙出來,想按打火機,看了看她,又沒按下去,把煙放下了。

    “你總是活在你的幻想里,李若秋。”謝清呈和從前無數次,在她遇到困難時,和她冷靜地講道理一樣,“但現實並不一定是能和你的想象達成一致,甚至完全是相悖的。”

    “現在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你該做的是想一想自己接下來要怎麼打算,你是不是還願意這樣過下去,如果願意,你得回去好好和他談一談,如果不願意,你需要保存好能夠保護自己的證據,然後找一個靠譜的離婚律師。”

    李若秋︰“那、那你說我該怎麼選……”

    “我不能為你的決定提任何的建議。”謝清呈安靜地看著她,沒有落井下石,但也沒有更多的溫度。

    “李若秋,你要知道,我們已經沒有什麼關系了。”

    李若秋的身子顫了一下,她良久無言,而後抬起頭,慢慢環顧這個曾經也是她的家的地方。

    恍惚間,她好像瞧見了自己第一次以妻子的身份走進這個屋子時的身影,少女在窗台前抱住他,踮起腳吻他,笑嘻嘻地看著他淡淡的面容,說︰“老公,我好喜歡你。我要和你一直在一起。”

    但現在什麼都變了。

    她的痕跡在這個屋子里被抹去,只有結婚照相框擺過的位置,還有一點淺淡的痕跡。

    眼前的男人曾經讓她從一個少女變成一個女人,她初時覺得他什麼都好,後來卻又覺得他什麼都不好。

    她一直覺得謝清呈給她的東西太少了,從來也沒想過是不是她所要求的太多。

    李若秋看著看著,想到了他們之前在這個家里的種種過往,又想到了自己如今那段風雨飄搖的婚姻,她想著,如果自己沒有出軌,是不是依然可以和謝清呈在除夕夜一起包餃子煮八寶飯?謝雪還是會叫她嫂子,還有……還有……

    听到外面孩童嬉戲打鬧的聲音,不知道是出于怎樣的情緒,李若秋忽然很傷心地和謝清呈說了句︰“謝哥。”

    “怎麼了?”

    “……要是之前,我們能有一個孩子就好了。”

    “……”

    “那事情也許就不會……”

    她沒有再說下去,大抵也是覺得自己失態了,掏出精致的手帕,擦了擦淚,輕聲道︰“對不起。”

    這最初好像是老天給她的考驗,後來又成了老天給她的懲罰。

    她和謝清呈在一起時因為沒有孩子,心思更易活絡,最終出軌了另一個男人,覺得自己的人生還能重頭開始。她慶幸自己因此得到了自由。

    可後來又是因為難以有子,她竟因這種可笑的緣由被另一個年輕女孩比下去,她又成了被出軌的那一個。她傷懷自己因此失去了婚姻。

    所謂造化弄人,或許正是如此。

    謝清呈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看了下手腕上的表︰“時候不早了,我讓謝雪陪你去酒店開個房間休息吧。”

    李若秋︰“我……”

    “走吧。”

    他起身,也是要送客了。

    李若秋滿眼的難受,最後看了看他桌上未動的煙︰“那你要少抽一點。”

    “……嗯。”

    “這樣對你身體不好。”

    謝清呈點頭,再也不說什麼了。

    他打開門,準備送她到黎姨家里找謝雪,結果沒想到一推門,就差點撞到了一個男生。

    “……”

    是賀予靠在門外。

    男生靜靜站著,手插在兜里,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也不知道听了多久。門開了,他和謝清呈的視線對上,謝清呈眸色一沉︰

    “你在這里干什麼?”

    賀予目光不善地端詳著他,眼楮里很有一種壓抑著的獸性。

    但還沒來得及答任何話,李若秋已擦了擦淚,收拾了皮包走出來,女人遇上了這個十九歲的男學生。

    賀予把目光移到她身上時,又瞬間變得很淡了,他安靜地看著她。

    李若秋起先沒認出這個青年來,畢竟賀予和她那時候招待的初中生已經差太多了,過了一會兒才猛地回過勁︰“啊,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