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過去。【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賀予醒來時,天已經大亮了。

    他眨了眨眼,看到謝清呈穿好了衣服,正坐在窗邊抽煙。

    窗戶敞開一道縫,煙從指尖流出去,晨曦從外面淌進來。

    謝清呈整個人的狀態都不太好。

    他很憔悴,沒人能被賀予這樣折騰一夜而不憔悴。盡管他穿著休閑西裝,但領口處隱約可見吻痕斑駁。

    還有那嘴唇,完全就能瞧見被咬過的痕跡。

    謝清呈看起來非常煩躁,煙灰缸里的煙蒂已經堆積如山。

    他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醒的,他的睡眠比賀予淺得多。

    听到床上的動靜,謝清呈回頭︰“……醒了。”

    “……嗯。”

    這樣一個早晨,他們之間可以出現任何一段相對溫柔些的對話。

    比如說,你還好嗎。

    比如說,要吃點早餐嗎。

    再不濟,也可以說一句,把衣服穿上吧,冬天冷。

    但謝清呈靜了片刻,望著那個與自己發生了太多次親密關系的男孩,最終,他選擇了最冷靜最無情的一句——

    “醒了就走吧。”

    賀予頓時愣住了。

    他實在沒想到謝清呈昨夜和他做成那個樣子,今天卻能說出這樣冰冷的話來。

    他愣了好一會兒,才道︰“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你是沒逼我,是我腦子昏了,我沒控制住。”

    謝清呈似乎思索了很久該怎麼面對他了,一番回答非常的迅速而無情,近乎機械。

    “我不怪你,你走吧。”

    賀予坐起來,像個賣力討好了主人,卻最後還是被無情拋棄的小龍似的。

    他的頭發還有點亂,支稜著豎在那里,額頭還有結了痂的血,嘴唇還有昨晚被謝清呈咬出來的傷。

    謝清呈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轉開了。

    窗外的天光將他滌得仿佛沒有半寸屬于人的鮮活氣。

    昨夜事情堪稱瘋狂,兩人像是中了邪,在新年夜做了些彼此都沒有想到對方會做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些不敢置信。

    一晚上如墜幻夢,兩個身在夢中的人,誰都不那麼真實。

    但或許是消耗了太多的熱氣,這一場狂亂的,完全在計劃外的造愛,把謝清呈最後一點人的氣息也抽光了。

    看得出來,謝清呈很後悔。

    賀予無聲地望著他,辛苦了一夜的龍崽子被說扔就扔,說不委屈是假的。

    但他的自尊讓他不肯露出什麼委屈模樣來。

    賀予終于也沉了臉,輕聲說︰“……你也不用這麼急著打發我走。送上門來的牛郎都不該這樣被對待。”

    謝清呈︰“牛郎是什麼?”

    賀予︰“……男/妓。”

    謝清呈︰“……那你又不是男/妓。”

    賀予板著臉不吭聲。

    謝清呈嘆了口氣,放下剛才一邊抽煙一邊偶爾瞥著的手機,走到賀予床邊。

    賀予的余光掃到他剛才在看的東西——水母視頻。

    以前他只覺得很好笑,不知道謝清呈為什麼總要看這種東西。現在他才明白這視頻對于謝清呈而言是一種心理鎮定劑,類似于養成的條件反射,那些沒有大腦沒有心髒卻還溫柔活著的生命,是謝清呈慘痛的過往里唯一的安慰。

    他因此知道謝清呈肯定非常的不舒服,精神很崩潰,才會一遍一遍地反復抽著煙,看著這視頻。

    盡管謝清呈是自願的。

    盡管謝清呈被他煩到了,被他撩到了,和他做了。

    但他知道,謝清呈事後是悔的。而且不一般的悔。

    果不其然,謝清呈走過來,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賀予,我們不該再這樣下去了。”

    賀予不說話,沉默地坐著。

    少年的背上還有謝清呈昨夜失控抓落的傷痕。

    而抓他的人卻和他說,我們不該再這樣下去了。

    賀予十分之怨恨又傷心。

    他抬頭,盯著謝清呈的眼,無聲地質問他。

    謝清呈的回應是去靜默了一會兒,然後返身去抽屜里拿了醫藥箱,拿了紗布,碘伏,棉棒,一點一點地,默默地把賀予額頭上的傷處理包扎。

    “大過年的,不要見著血出門。”

    棉棒蘸著碘酒,在傷口周圍旁輕輕擦拭過去,少年一點聲音也不發出,由著謝清呈給予他這一點事後的關照。

    潔白的紗棉在他額前纏了一圈,固定時謝清呈的手指在一排膠帶上停頓,最後拿了一塊印著卡通小恐龍的兒童創可貼,貼在賀予額頭上面。

    “好了。走吧。”

    “……”

    “過一會兒謝雪沒準就回來了。”

    “……”

    “我們這樣真的不對。昨天是我沖動了。”

    “……”

    “賀予。”

    賀予終于說話了,他坐在床上,仰起頭,紗布前落著一點點的凌亂碎發︰“謝清呈,我好渴。又累。我要喝水。”

    謝清呈嘆了口氣,他沒辦法,他這人思維是這樣的,只要他主動想要的,而別人又給了,他無論自己到底吃不吃虧,都會覺得是自己該付出些什麼,畢竟他是個大男人。

    于是他去給賀予倒水了。

    見他真的願意給自己倒水喝,賀予好像心情稍微好了些,謝清呈在茶台前忙碌的時候,他還探頭探腦的,時不時抬手摸一下自己的額角,以及額角處的卡通創可貼。

    可是等謝清呈端著水回來,他一看到那杯子,臉色就又沉了下去。

    甚至比之前還沉。

    “給你。喝吧。”

    謝清呈把一次性杯子遞給他。

    賀予盯著這李若秋同款紙杯,不喝了,嘴緊緊抿著,把臉轉了開去。

    謝清呈不知道他又哪里犯了毛病,姨太太似的不高興了,皺著眉頭︰“喝啊。”

    賀予瞪了他一眼,忽然啪地抬手把杯子打掉了,溫水灑了一地。

    謝清呈︰“你干什麼!”

    賀予還是瞪他︰“你說我干什麼!”

    “我怎麼知道你怎麼回事?”

    “你怎麼就不能懂我是怎麼想的?”

    謝清呈簡直無語至極。

    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抽了瘋招惹上這樣一個東西。他給李若秋倒水李若秋都會說一句謝謝哥哥呢,賀予他媽的操/了他一晚上還敢打翻他遞過去的杯子!

    “我告訴你賀予,鬧夠了就回去,昨晚的事你就當沒發生,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那就是一時沖動……”

    “那我要是個女的你昨晚這樣一時沖動,我就該懷孕了!”

    “……”

    謝清呈看他理直氣壯的樣子,頭都疼死了。

    不是,以他們昨天做的事情來看,要懷孕也不是賀予懷孕吧?他怎麼有臉?

    但轉念一想,賀予說“我就該懷孕了”,總比他像昨晚在床上時那樣,不停地說“你給我生一個”,“哥,你給我懷一個我的種。”或者說“你就該懷孕了”來得不那麼難以讓自己接受。

    謝清呈咬著牙︰“你就不是個女的。你是女的我也不會昏了頭和你這樣。”

    “為什麼我是女的你就不會這樣?你是同性戀嗎?”

    謝清呈臉都青了︰“我不是。”

    “那你是為什麼?”

    “……”

    謝清呈不願再與他胡攪蠻纏下去,他看了看牆上的鐘,說道︰“我跟你說不清楚,反正就是不會。這事兒別再說了,時候不早了,你趕緊走,別讓謝雪回來撞上。”

    “謝清呈你是個男人你就要負責吧?”

    “我對你負鬼的責!”謝清呈火大了,“我告訴你賀予,我們倆之間就應該干干淨淨什麼也別有。昨晚的事算這一切的結束,沒有下一次了。現在你給我起來。你起——”

    他話沒有說完。

    賀予就忽然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我不要。我不要回去。”

    “我家里就我一個人,我想在這里,李若秋沒地方去你還收留她呢,我怎麼就不行……”

    少年的額頭抵著他的腰,輕輕磨蹭,眼神里很有些固執的瘋勁,又帶著些混沌與迷茫。

    他蹭著蹭著,似乎覺得心里的容器滿溢了,被一種他所陌生的,他未曾命名的感情佔滿了。

    那情緒漲得他很疼,他的心髒需要一味藥,他本能地感覺到那味藥是在謝清呈身上,謝清呈的氣息可以成為他的緩釋劑。

    讓他的心口不被無形的刀子纏絞。

    他閉著眼楮抱了謝清呈好一會兒,忽然覺察到謝清呈的身子似乎在輕微地顫抖。

    再摸一摸,竟覺得體溫有些燙。

    賀予驀地從他腰上抬起頭來︰“哥,你發燒了?”

    “你身上怎麼那麼熱……”

    “……沒事。”謝清呈握住他的手臂,要把他的手拿開。

    賀予不肯放。他盯著謝清呈看了一會兒——

    “你確定那個能維持你身體健康的藥,它能一直有效嗎?否則你的身體怎麼會這麼差,隔三差五地就……”

    “正常人誰都受不了你這樣折騰。”謝清呈說,“把你的手松開。”

    賀予卻眉頭皺的漸深︰“而且你的視力也越來越差……”

    謝清呈不想听到他說這些東西。

    諱病忌醫的心態不僅僅是尋常人會有,其實只要是生了病的人,都不太願意面對那滿是問題的診斷書。

    謝清呈多少是被他的詢問刺痛了,手上的力氣用的更大,猛地推開他。

    “賀予,藥物可以延長我的壽命,但並不是說可以一直讓我的體力延續在巔峰時期。我會一直很愛惜我的身體,只要你別來招惹我。”

    賀予無言地把視線從他臉上,移到後面窗台邊的煙灰缸上。

    那里面的煙灰已經積了太多。

    他盯著謝清呈,也不知道哪兒來的一股深怨︰“你這叫,愛惜身體嗎?”

    “如果不是你煩我,我今天不會抽那麼多煙。”

    “……”

    “你走吧。”

    “……”

    “我想一個人冷靜一會兒。”

    賀予心里面的那種感情好像忽然生長成了一頭磨牙吮血的巨獸,從在他胸腔里一點一點地蠢動,變出了鋒利指爪,用力撕扯著他的內髒。

    賀予說︰“不行,我要帶你去醫院。”

    “我他媽不要去醫院!”

    又來了!一年要去幾次醫院?還都是因為被一個男孩子搞到身體受不了!

    “你生病了你不去醫院怎麼行?”但賀予問完又覺得不太確定,他畢竟是大少爺,“……年初一醫院開門嗎?”

    謝清呈看著他想要做事,卻又不知所措的樣子。

    忽然就覺得挺疲憊的。

    畢竟還是個孩子。

    他低低地嘆了口氣︰“這樣吧,賀予。”

    “你先回去,我自己會做一些處理。”對上男孩的眼神,謝清呈說了個謊,“而且今天醫院不開門。”

    “那我給你聯系我的私人醫生——”

    “你想把我們的關系鬧到人盡皆知是嗎?”

    賀予頓住了。

    謝清呈拿了他的手機,關了機,丟給他。

    “我請你不要這麼做,如果你真的把我當你的同類。給我留一點面子。”

    他不和賀予吵了,但是他不吵的時候,看上去好像更遙遠,好像下一刻就會消失在賀予眼前似的。

    連靈魂都變得很淡。

    賀予發現,自己竟有些慌了。

    謝清呈︰“回去吧。算我請你。”

    “可是我——”賀予白著臉,“你不應該……”

    “沒有什麼不應該的。我是個成年人,比你大了十三歲,你覺得我會不會照顧不好我自己?我不需要你來教我什麼。”

    “……”

    賀予看著謝清呈蒼白的,虛弱的,淡漠的,強大的,疏遠的樣子,一瞬間,他竟被胸口里面的惡獸嚙得幾乎連氣都喘不上來。

    他這是怎麼了?

    他這是……

    “昨天的事就這麼過去吧。”

    “為什麼……謝清呈……為什麼?我們那樣不好嗎?”

    “不好。”

    “可是為什麼……”

    謝清呈靜了一會兒︰“因為我不喜歡你,你也並不喜歡我,賀予。所以那就是錯誤的。”

    “你不是說男人應該負責嗎?那我告訴你,負責就是,以後,我們只應該和喜歡的人做這樣的事情。”

    “否則就是對彼此的折磨。”

    驀地。

    一切都靜了。

    “喜歡”兩個字入耳。

    胸口的巨獸吞吃了心髒。

    心跳都在驟然間停歇。耳中空然一片,什麼都听不見。

    賀予最後一點血色也從臉上褪去了。

    他猛地抬頭,緊緊盯住謝清呈的眼楮。好像忽然要懂什麼,好像忽然要觸及什麼真相——

    喜歡……

    ——我不喜歡你,你也並不喜歡我。

    我們以後,只應該和喜歡的人做這樣的事情。

    否則,就是對彼此的折磨……

    遙遠的山巒似乎在顫動,大地在抖,賀予的被惡獸吞咽下的心髒引發了一場驚天的地震,他破碎的,病態的心成了震源,巨大的震撼蔓延至他全身,連指尖都在劫難逃。

    喜歡?

    巨獸好像被心髒里甦醒的神明威嚴地喚了名字,那名字猶如緊箍,瞬間勒緊了它張牙舞爪的龐軀。

    “喜歡。”

    這個名字一遍一遍地在他烽火狼煙的心里盤旋著,一遍一遍得在怪獸耳邊盤旋著,那怪獸享受地眯起眼,對兩個字發出低沉的,不容回避的應和。

    對,它說。

    我就叫這個名字。

    我就是這種感情。

    你明白了嗎……你……終于在地裂山崩中,呼喚對了我的名字,找到了馴服我的鑰匙了嗎?

    巨獸慢慢地吐出了那一顆凝滯著的心。

    幾秒鐘之後——

    “砰咚”一聲。

    沾著血的心髒重新跳動了起來。

    一下一下,越來越快,越來越急,忐忐忑忑,瘋瘋狂狂,成了鼓聲,震紅了他的眼……

    賀予的臉色難看的很徹底。

    他在謝清呈的反詰中,猛然注意到了這些自己因循本能地去做,卻從來也沒有去深思過動因的行為。

    這一切……

    這一切愛欲情深,繞指柔間。

    這一切糾纏不休,無法舍卻。

    ——難道是……

    難道都是因為喜歡?

    他、他這是……喜歡謝清呈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