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陳峰明顯看得出來,那和尚是一個厲害角(色),只是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戰斗後,似乎那紅(色)的一團霧氣更為(強qiang)大。{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在陳峰這個位置能听到紅(色)霧氣之中傳來男男女女的怪叫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這聲音不是說有多少個人,而是來自紅霧之中,他的聲音在變換,根本分不清這是男的還是女的。

    “呵呵,你敢在這里找死,今日我紅山老魔就成全你!”

    紅霧之中再次傳來聲音,隨後霧氣散開,一顆方圓一米的大頭顱顯現了出來,這一個頭顱仔細看是由無數個骷髏頭組合而成的。

    張開大口,就要吞下和尚,和尚也不是好惹的,一身袈裟綻放光芒,符文遍布,全部都是咒語閃爍,那手中禪杖沉重無比,猛然(殺sha)了過去。

    轟隆!

    雙方炸開,互相退開,顯然紅山老魔只是退開了一點,而和尚一連退後了七八步。

    “你盤踞在這里,鎮魔司的人居然沒有出來收拾你,可惜我法照不是你的對手,即便如此,今日老衲也不會讓你好過!”

    原來他叫法照和尚,他忽然雙手放在一起,口中念念有詞,融合成了一道光束混合在禪杖中。

    這次直接劈了過去。

    法照和尚今年一百歲,走南闖北,還從來沒遇見過這麼厲害的妖魔,這段時間他路過這里發現這里妖氣縱橫,便找到了老魔,雙方多次有交手。

    只是他一百年的道行,還不是此魔的對手。

    再次交戰了數十回合之後,法照和尚便吐血連連,他的臉(色)已經蒼白了起來。

    “咳咳”法照和尚咳嗽了幾聲,渾身虛弱,看著那依然(強qiang)勁的紅霧,他嘆息一聲︰“阿彌陀佛,想不到我法照一生降妖伏魔,今日踫到一個厲害角(色),恐怕無力斬(殺sha)此魔了!”

    法照和尚一副視死如歸的神(色),似乎要拼命了。

    他已經身受重傷。

    那紅山老魔冷笑︰“你不是我對手,在多修煉幾年再來還差不多,不過你也沒有機會了!”

    紅山老魔看得出來,法照和尚這是已經要拼命了。

    刷!

    忽然法照和尚掉頭就跑。

    刷刷!速度飛快。

    本來要決一死戰的紅山老魔在原地楞了一會兒,就看到法照和尚已經跑遠了,等反應過來,法照和尚早就跑遠了。

    “居然跑了”紅山老魔本來想要追擊,不過想到這幾天是他的大好日子,也懶得追擊,身軀一閃便消失在了這里。

    跑這麼快?陳峰不得不佩服,打不過就跑,才是明智的。

    要是死戰,將自己(性xing)命丟了那就是掉的大。

    陳峰看到那妖魔也走了之後,小心翼翼的朝著深處而去。

    他在外圍,法照和尚跑的位置他也不知道,陳峰也沒興趣,他只是去抓詭,好將自己提升起來。

    這地方應該有很多詭怪,邪氣比較重。

    實際上在大唐這樣的地方到處都是,荒山野嶺很多。

    陳峰深入之後,由于是一個人,所以陳峰還是比較小心。

    不過並未找到什麼,陳峰想著等會換個方向。

    與此同時。

    一處小河邊,法照和尚跑到這里之後,喝了一口水。

    法照和尚大口踹氣,暗道剛才幸好跑的快,不然命沒了。

    “那個妖魔太(強qiang),貧僧打不過,看來也只能離開這里了”法照和尚搖搖頭,不是對手這也沒法。

    他在喝水,清理傷口,同時盤坐運功療傷,忽然他睜開眼楮,陡然看到不遠處一個身穿黑(色)道袍的少年走了過來。

    在這荒山野嶺的,怎麼會有人。

    法照和尚警惕起來,拿起放在腿上的禪杖,站了起來。

    陳峰沒想到在這里踫到了法照和尚。

    “你是人是詭?”

    法照和尚一雙眼楮盯著陳峰,雖然這麼問,但他已經確定陳峰是人。

    “師父,我是人。路過而已!”

    “這地方方圓十公里都無人,你怎麼會路過這里?小施主是來降妖伏魔的吧?我看你身穿的道士衣服!”

    “正是!”

    “哈哈哈!”法照和尚笑道︰“看來我們是同道中人,貧僧剛才與一頭妖魔對戰,受傷了,所以才到了這里。這位道友還是快快離去,這紅山嶺詭怪很(強qiang)大,小道友還年輕,降妖除魔是好事,但切記要先保住自己的(性xing)命!”

    陳峰笑了笑︰“沒事,我只是抓幾只小詭,而且,明天我就能斬(殺sha)那老魔。”

    陳峰和法照和尚聊了起來,法照和尚目光一驚︰“明天就能斬(殺sha)那老魔?”

    “你口中的老魔,可是我之前對戰的那個?”

    法照和尚一問,陳峰告訴他自己剛才都看到了。

    但法照和尚就不理解了,既然看到那老魔如此(強qiang)大,居然還有這個勇氣?

    這小道友哪來的自信?

    陳峰笑了笑,也不多說,他總不能說自己在這里(鎮zhen)壓兩個邪魔,或者是等到明天小蜜提供的鎮魔值提升後,自然可以(鎮zhen)壓邪魔。

    陳峰和法照和尚聊了一會兒,也沒多說什麼,陳峰便繞過法照和尚去了前方一條方向。

    法照和尚面(色)狐疑,稍作恢復之後,就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