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里人多聲雜。[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江糯原本是想低調的走進去,但沒想到,他一推開門,就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

    “呦,這小孩真漂亮。”

    “怎麼到這兒了?該不會是走錯了吧?”

    “甭管走錯不走錯,咱們先把人給哄過來。”

    低低的議論聲,都被福寶給捕捉到。

    福寶警惕道︰“糯糯,好多壞人!”

    肖想他家糯糯的,都是壞人!

    江糯單看他們的眼神,就能看出來端倪。

    他面不改(色),走去吧台要了最便宜的一杯飲料,然後端著去到角落沙發里。

    “福寶。”

    剛落座,江糯覺得手環又在發熱。

    已經好幾次了。

    手環**發熱,他**都找不著親哥!

    “這個手環,我怎麼覺著不太好用啊。”

    他低頭瞅著手環,再抬眼瞅瞅四周。

    這地方,怎麼都不可能有親哥在吧。

    福寶也有點茫然︰“這個手環,是我花了全部工資給兌換的。”

    系統打工也有工資的,是由主神大人底下的財務部發放。

    一般來說,系統跟著宿主,也算是給宿主打工,大多宿主都會再給系統點兒好處。

    只有福寶,他不僅從宿主這里拿不到錢,還要用自己的錢養小宿主。

    “福寶,你可以把它退掉嗎?”

    全部工資兌換這個,摳門的小魅魔想要拒絕。

    “不能退。”

    福寶蔫蔫的道︰“這個買的時候打了折,打折的東西不給退貨的。”

    退也退不了,那只能繼續用。

    江糯安撫著明顯低落下來的福寶︰“沒事的福寶,說不定一會這個手環就有用了!”

    手環還在發著熱,也許哥哥真的在這兒附近呢。

    福寶沒被安慰到,可他打起精神,還是去檢測起了李仁的狀態。

    為了確保信息的準確(性xing),從而不報假警,給警察叔叔添麻煩,一人一系統才特意來蹲點兒的。

    福寶去(干gan)活,江糯則是耐心等著他。

    面前的橙汁,江糯一口都沒動。

    在外頭的飲料,江糯早就被叮囑過,不可以亂喝。

    “小朋友,你來這兒沒有家長陪著嗎?”

    有男人湊上來,笑著問江糯︰“要不要哥哥陪你玩會兒?”

    江糯抬頭看看他︰“不需要。”

    男人被拒絕了也不惱,他繼續笑著︰“小朋友這是認生?”

    江糯直接不搭理他了。

    陪男人過來的還有同伴,他們見狀,彼此對視一眼,打算組團誘哄。

    江糯也不是個傻的。

    他睨著這幾人,冷冷道︰“我有老公了,我老公馬上來。”

    “你們再騷擾我,我就對我老公告狀!”

    這個世界,同(性xing)婚姻正在一點點推行。

    江糯說老公說的認真,還挺能糊弄人。

    可這麼漂亮的小男孩兒,實在不多見,錯過了也可惜……

    有個(色).心大的,往門口看了眼。

    這會兒沒來什麼人。

    “小朋友,有老公了又怎麼樣?你老公沒來,哥哥正好陪陪你啊。”

    男人一邊說,一邊還直接上了手。

    現成的便宜,不佔白不佔。

    江糯躲開他的咸豬手,怒道︰“我老公超凶!你敢踫我就死定了!”

    “嘖,你這一口一個老公,你老公是誰啊?這麼有能耐,還能讓我死定了?”

    面對江糯的躲避,男人忽然生了點疑心。

    江糯想也不想,(脫tuo)口而出一個名字。

    “傅景琛。”

    在他眼里,大魔王是這個世界最可怕的人,所以,用來嚇唬人也非大魔王的名號莫屬。

    他說完傅景琛這個名字,面前的人一愣,隨後哈哈大笑起來。

    “哎呦我天啊,現在的小孩膽子是一個比一個大。”

    “想讓傅總當老公……這比我都還狂啊。”

    這幾個人都是知道傅景琛底細的。

    傅景琛是什麼人?

    他是傅氏集團的掌權人。他的商業帝國,至今都無人能撼動。

    這麼一尊煞神,感情生活一直都是空白的。

    有人說,他不近美(色),誰敢給他送人,都會惹他厭煩。

    也有人說,他是那方面不行,所以才這麼單著。

    總之,眾說紛紜中,所有人都知道——

    傅景琛身邊沒人。

    他更不可能,是誰的老公。

    江糯撒謊被戳穿,他還嘴硬著︰“傅景琛就是我老公!”

    反正大魔王不在這里,他可以隨便說。

    “嗤,還挺倔。”

    見這小孩兒是個沒老公的,男人不再客氣,打算把人給(強qiang)行帶去玩玩。

    正好。

    福寶此刻上線︰“糯糯,確定了。這里的地下室,李仁他們幾個都在(犯Fan)罪!”

    幾人都在,正好能夠一網打盡。

    江糯顧不上跟這幾個人扯皮,他翻過沙發,撒腿跑到一邊兒。

    110撥出。

    江糯語氣嚴肅,向警察叔叔舉報了李仁等人的惡行。

    國家對這方面向來極度重視,電話剛打出去,對面就立馬出了警。

    並且,還不是隨便出警,而是派了專門應對這方面的緝.毒警察。

    電話那頭。

    接線人向江糯確認著︰“你確定報警屬實麼?”

    “確定!”

    這種事情,他才不會用來開玩笑。

    把信息地址都匯報完,江糯一扭頭,發現那幾個男的還跟了上來。

    “小朋友,躲在這兒給老公打電話呢?”

    看上江糯的男人,調笑道︰“你乖乖的,哥哥陪你玩完,就送你去找老公了。”

    要是放之前,江糯就要直接威脅對方,自己報警了。

    可這次不行。

    他不能提到警察,更不能嚇到地下室的那些人。

    幾個圍他一個。

    這波不好打。

    江糯左右看著路,打算找個逃跑路線。

    可方向都被堵**。

    “福寶,警察過來大概要多久?”

    “十分鐘。”

    十分鐘,他需要撐到警察叔叔來,再順便把這伙人給帶走!

    “听話點兒,跟我們走。”

    男人不斷靠近,越來越靠近,咸豬手也直往江糯的臉上招呼。

    就在江糯忍無可忍,要跳起來糊對方巴掌時,靠近江糯的男人,突然從後面被拎了起來。

    男人︰“???”

    江糯︰“!”

    江糯瞪圓眼楮,看著把人輕輕松松拎起來的陌生男人,只覺得好像一個黑∣社∣會。

    穿一身黑西裝,長那麼高,還很健壯。

    雖然俊氣的臉上沒有電影里常見的刀疤,但氣質跟電影里黑∣社會老大一樣的。

    江糯往後退了兩步。

    這個大哥,該不會也看上自己了吧?

    他可不是什麼隨隨便便的小魅魔,看上了他也不會給(睡Shui)的!

    江糯的眼神充滿了防備,堅決不跟任何人走。

    但下一秒。

    男人提到了傅景琛。

    “我听你說起傅景琛,你跟傅景琛什麼(關guan)系?。”

    江糯張嘴就來︰“他是我老公!”

    所以,快放棄打他的主意!

    男人挑了挑眉,冷硬的面容上似乎是帶了點笑。

    “傅景琛會喜歡上個小朋友?”

    “他只喜歡我這一個小朋友。”江糯淡定的瞎扯道︰“特別喜歡特別喜歡。”

    “哦,有多喜歡?”

    男人饒有興趣的問道,被他拎起來的人,此刻面(色)漲紅,剛要反抗,就被掐住脖子,幾欲窒息。

    江糯被他漫不經心行凶的模樣給嚇住了。

    自個兒還這麼小,要是被他拎到手上掐住……

    江糯不敢再想下去。

    他眼神閃了閃,不敢跟這個貨真價實的大哥對視。

    “就是很喜歡,他會給我講題,還總想跟我(睡Shui)覺。”

    江糯這兩點說的倒是實話。

    有人淡聲作證道︰“嗯,他說的沒錯。”

    “對吧,我沒有說謊!”

    被人附和,江糯條件反射的得意起來。

    但沒得意兩秒,他就意識到這附和的人,聲音好像有點耳熟。

    一抬頭。

    哦豁,是老公來了。

    不對,是假老公,真•大魔王來了!

    江糯完全沒想到,被他扇歪的劇情,竟然還能頑(強qiang)走下去。

    正在行凶的男人,看到他過來,笑出了聲。

    他把手里的垃圾摔到牆上,對著傅景琛笑︰“傅總,你還真是這小孩兒的老公啊?”

    老公兩個字傳到江糯的耳朵里,燙的江糯耳朵尖都紅透了。

    他垂著腦袋,小鴕鳥似的盯著自個兒的腳尖。

    傅景琛頓了下,沒應。

    他幾步走到江糯面前,放緩聲音問道︰“被這些人嚇到了麼?”

    江糯愣了愣。

    他搖搖頭,又點點頭︰“剛才有點怕,現在不怕了。”

    有大魔王在,他不會有危險了。

    傅景琛抬手,揉了揉面前少年柔軟的頭發。

    “跟我來,這兒交給刑一。”

    刑一正是把人拎起來揍的男人,他跟傅景琛是合作(關guan)系,彼此也剛認識不久。

    江糯拽著傅景琛的衣服,乖乖跟著傅景琛走。

    走了兩步,他小聲問︰“傅總,刑一是□□嗎?”

    身後還沒聾的男人︰“噗。”

    這小孩兒可真有意思。

    傅景琛似乎也覺得這問題可愛,但看著身旁少年認真的小臉,他低低回道︰“可能是。”

    江糯愈發嚴肅︰“我猜的沒錯!”

    待會兒警察叔叔過來,他要再舉報一個!

    傅景琛被逗的唇角(勾gou)了(勾gou)。

    後面。

    被揍的那人膽子都要嚇破了︰“你,你想(干gan)嘛?我告訴你,**……還有(殺sha).人,都是犯法的!”

    “你誘騙小孩兒,就不犯法了?”

    刑一嗤笑道︰“現在論到你自己頭上,你倒是跟我講起了法。”

    傅景琛隨口說的沒錯。

    刑一不是什麼好人。

    他慢條斯理把幾個垃圾處理完後,剛好還看到了警察過來。

    垃圾們看到警察,卻沒一個敢去告狀的。

    他們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酒吧。

    在江糯的舉報下,酒吧的地下室被警方找到。

    里頭的人,以及罪證,全部被警察叔叔們抓了個現行。

    江糯本人被警察叔叔帶去詢問了一番。

    最後,警察叔叔拍著他的肩膀,給他承諾︰“江糯同學,你放心,我們局里很快就會給你批獎金。”

    “不過今天這個事兒,一定得保密,這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

    “嗯!”

    江糯懂行的點點頭︰“我知道。”

    沾毒的人,大多都心狠,報復心也極(強qiang)。

    江糯舉報歸舉報,但這事兒是不能公開的。

    事情處理到快半夜。

    傅景琛把江糯給送回了家,在家門口,他日常一問︰“要搬去我哪兒麼?”

    江糯糾結的時間,如傅景琛所料,比上次更長。

    “我,我要再想一下。”

    “好。”

    傅景琛松弛有度,沒繼續這個問題。

    回到家。

    江寧又不在。

    江糯撓撓腦袋,在線敲福寶︰“福寶,我哥呢?”

    福寶找了一下︰“他在兩千米外,唔,他的情緒波動很厲害!”

    “我去找他。”

    天氣預報說是今晚上還有雨,他正好還要給江寧送傘。

    江糯住的地方偏,他走了一會就嫌慢了。

    “糯糯,你可以飛呀。”

    福寶忽然說道︰“你都要成年了,現在也許能飛起來了。”

    福寶說的飛,不是變成小煤球飛走。

    而是以人形狀態,後背伸展出翅膀,再飛起來。

    就像西方畫里長翅膀的大天使。

    在福寶的鼓勵下,江糯原地站定,板著小臉,開始發力。

    吭哧!

    一對巴掌大的小胖翅膀,慢吞吞長了出來。

    江糯︰“……”

    江糯用力撲騰了兩下,喪起小臉︰“飛,飛不動。 ”

    福寶幽幽的嘆了口氣︰“唉,那還是變成小球吧。”

    書上記載,魅魔的翅膀都是又大又壯觀的。

    怎麼他家糯糯的翅膀,這麼多年來,都是短短胖胖呢。

    被打擊到了的小魅魔,自閉的變成小煤球,朝著江寧飛了過去。

    一抹黑影在小煤球飛走後,跟著轉瞬即逝。

    而如果沒看錯的話,那抹黑影的輪廓里,有巨大的翅膀。

    是成年魅魔的翅膀。